《小钗》by离昀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小钗 NP
作者
离昀

內容簡介

一个是两小无猜,婚约在身未亡人,
一个是相濡以沫,患难与共痴心人,
—倘若再来个居心叵测,色授魂与的表弟抢人,如何?
—打出去!
媚骨倾城的小钗无从招架,只能从了。

罗海琼版岳小钗(金剑雕翎)非常美,此文以此版本为脑x。
高H孕期play,伪SM play,妊娠play。
不喜勿入,敬谢。
NPHx文爽文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海棠含苞春睡迟
彼时,在萧翎的英雄大会上,岳小钗虽然失忆,却凭着本能为萧翎挡了一掌,掌风急转,虽未伤到小钗,她却撞到头昏迷了过去。萧翎此时才看到x思夜想的岳姐姐,闻讯而来的张俊这大半年为找小钗已然疯狂,此时一见根本不能放手,两人对着受伤的小钗,彼此达成一致,都愿意待在小钗身边照顾她,也不愿小钗左右为难,苦于抉择,愿与她偕老,再不放手。
小钗昏迷醒来,只记得自己是谁,却想不起消失的这大半年发生了什么,三人缠绵两月,后来大夫复诊告知萧翎张俊二人,夫人倒是身体无碍,似之前中过药,但药效大部分已经过去。不过已有三个月身孕,需好好静养。
萧翎少白二人听闻此事,自责不已,消失的大半年不知小钗在外遭遇了何事,只都将自己拳拳之心告知小钗,我们会陪着你,再也不让你离开,只跟小钗说刚有两个月身孕只是不知这孩子是萧翎的还是少白的,全不让她知道这孩子父不详,都只说这孩子无论谁的都是我们的孩子。
是夜,星子璀璨,红烛已熄,三人于房中休息,小钗卧在两人中间,萧翎少白两人都是武林精英翘楚,气息本就盛于常人,她越发觉得周身潮热酸软,转辗不安。
少白扶起小钗,柔声问道,“娘子,你翻了几个身,怎么睡不着吗?”
小钗羞得地低下了头,脸上早已红晕浮起。幸而房里未点灯,不然自己周身的媚态早被少白翎儿看见。小钗自己虽是天生媚骨但从前从未有过如此悸动,猜想是失忆时被强灌过春药,由此引发这情潮难耐,她双腿已经忍不住摩挲,一丝呻吟逸出唇去。
萧翎起身把灯点燃,见平x里原本高贵若仙人的岳姐姐现在居然主动攀住自己,伸手抚摸进自己衣口,“唔,姐姐今天竟然这么主动!”小钗本埋在少白x口的脸更如红云,“平x里哄着姐姐往我身上来,姐姐可羞羞答答不理人,到要我和少白弄得姐姐泻了身子才主动些,今天姐姐这是想我们了?”
少白脸贴着怀里那柔若无骨的妙人,摩挲着那柔嫩的脸,真真心里爱极了,笑道,“娘子,你现在可是有着身子呢!”手却不听话挑开小钗的亵裤,那粘腻湿滑的花水浸了一手、还坏心的折磨着那颗小豆豆,“啊,别,别闹了,少白!”少白极爱她这羞态,坏心地把中指猛地xx进那xx里,小钗尖叫了起来,那xx竟收缩地更厉害了。
萧翎这时也忍不住了,急急扒下小钗的的亵衣,抚摸着娇嫩的白鸽,低头将那红樱含在嘴里不停吮吸,打着圈在那浑圆尖尖上不住逗弄,这一吸更是把小钗好不容易抑制的呻吟激荡开来,“唔……不要啊,翎弟弟……我不行了……”小钗手作势要推开俯在她x前的萧翎,这上下夹击下,岳小钗早已不复仙子模样,螓首摇晃、乌黑长发已经凌乱贴在她身后激动不已的张俊x前。
张俊早已被眼前美景吸引,实在忍不住,“小钗,给我吧,你身子已经大好,大夫说可以同房了。”小钗紧闭双目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那张俊立刻褪下小钗亵裤挺身而入。两人几乎同时发出一声惬意的感叹。少白得了舒爽立刻挺动了起来,已然小半年未亲近小钗使得这位俊朗公子忍不住大力鞭挞着幽x,小钗在他怀里上上下下起伏,幽x久未经人事大力绞紧着那根骇人的男根,x长的昂藏几乎要戳穿小钗,带着那番x暴不怜惜,其实这两个男人都不想要这个孩子吧,但这毕竟是小钗的孩子,所以这两人还是带着克制的,克制地嫉妒。
小钗原本纤弱的细腰只微微凸起,少白克制不住,用力抚上爱人的腰肢,触手柔软细腻,忍不住用下力道,将小钗往自己xx按去。小钗半闭星眸,忽然感觉花x中的xx猛地一挤只往壶心中钻,忙抬头回眸望向张俊,隐隐皱起好看的弯眉,含羞带泣:“少白,太深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少白知道自己娘子恍若神仙之姿,又兼天生一股媚态,常人见之本就难以自持,加之这大半年又被人暗地强占灌了不少媚药,更加x媚入骨,一听这娇娇弱弱暗含哭音的娇啼已然克制不住,便稳住心神,低头吻住小钗的樱唇,灵活的舌头一层层扫过贝齿,哄得娇妻轻启檀口,舌头更是往腔中探去。
“唔,别……”小钗已然顾不得xx失守,光是口中舌吻已经让她晕头转向,被少白刺激得xx泌出不少汁水。
少白的男根本就刺得又深又重,顾不得什么九浅一深,次次挞伐入里,x弄得好不舒爽,他玉箫郎君自小师从正统,内力本就纯正,底下那事物天生好本钱在心爱的人身上更加卖力,直x得小钗浑身紧绷,裹紧他的花x抽搐不已,自己的xx次次刺入那x环,一股汁水只扑门面,他掇弄得舒爽又屏住想要释放的意图,内力运转,加紧抽刺那处,想要让心爱之人达到二次xx,让她记住现在x弄到她花房失守春潮连连的人到底是谁。终于那物件喷x出汩汩热流烫得小钗几不能呼吸,那雪臂伸向空中,似要抓住什么,又浑然无力,颓然垂下,臂上虾须银镯叮咚作响。
“岳姐姐,你真美!”萧翎比小钗本就年小几岁,再兼一张娃娃脸更显得稚嫩,他自小便视天仙一般的小钗与他人不同,对她只一股痴情闷生,从不曾断过。尽管失散这么些年,但好不容易寻得姐姐就算她现在怀着别人的孩子,也全然不可能放手。况且姐姐心中看得最重的除了替她娘报仇便是自己,他现在只一心一意待在姐姐身边,全然一股痴态,哪是江湖人人称道的萧大侠呢!
萧翎师承谷底三圣,通身一股天然热量,一双手更是温度高于常人。他低头抚上一片嫣红中的x豆,小钗便被他烫的轻咛一声,一双玉腿反x性地夹紧,抵住萧翎的手不让他再放肆。
“翎弟弟,好烫……我受不住。”那柔柔之音带着一股餍足后的慵懒,她刚刚已得张俊滋润,体内x动压制住不少,已略略缓过来,现在萧翎的手仿佛烧烫的鹅卵石激得她玉珠颤颤,一股说不出滋味,也令她神智清醒几分,体内汹涌而来的情潮堪堪压制住几分。刚刚被少白从身后x弄的场景已被萧翎全然看在眼中,她脸皮子薄,虽然恢复记忆以来,翎、俊二人已经对她表白心意,三人就这么处了下来,但平时极少两人同时调弄欺负她,她一时之间仍是无所适从。
“姐姐,别怕!我爱看你这模样,被x得越狠这儿就越红,越好看……”萧翎怎么不知心上人在害羞,只是他真是爱极了她,分开的这六年,每一天每一刻就是思念她,他加倍练功根除了三阴绝脉就是为了活着见到她,五年中梦里也常是姐姐的一颦一笑,刻骨相思如何不自知,在谷底的岁月他从书上知道男女情事,他自小聪慧,与姐姐分散前只如小孩般亲过姐姐芳泽依偎过姐姐身躯,但在梦中姐姐却被他欺负过,花羞露泣,春残玉碎,他只想在这现实中将姐姐拥在怀中,一遍一遍做着梦里才能对她做的事。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