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家犬》作者:吃一口椰冻txt百度云全文完结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文案

——用一生爱一人的豪赌,不甘心就此输掉
——被爱所抛弃之人,为丧家之犬
【精英冷漠渣攻x大叔糙汉受】
周闲重生了。
前世的他宛如丧家犬一般死在了曾经爱人沈温与他白月光婚礼当天。
这一世他重生在死之前的三个月。
为了复仇,他提出和沈温谈最后三个月恋爱。
*
事业有成的沈温有个上不得台面的爱人——周闲。
他厌恶着周闲身上的市井气息、厌恶着周闲事无巨细的念叨,更加厌恶着周闲的存在会提醒他曾经落魄又不堪的过去。
在与昔日白月光重逢的时候,沈温立马被白月光的温柔、体贴以及乖巧懂事所吸引。
于是,沈温抱着他的白月光,疼惜安抚,“我不爱他,我怎么会爱他?”
直至向来围着他转的周闲离开他,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他慌了。
他惊觉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像周闲这么爱他了。
他哭着求周闲不要走,可周闲依旧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大冬天,他在周闲家门口等了五个小时,却只等来周闲和其他男人出双入对。
他重病住院,没等来体贴的关心,却等来周闲无比冷漠的一句,“沈温就算倒贴我也不要他了。”
他浑身发疼,思念疯狂泛滥成灾,他只能红着眼眶把他公司双手捧上,只求周闲不要跟别人在一起。
那一夜,周闲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字一句同他道。
“沈温,三个月恋爱是设计,害你公司差点破产的举报信也是我寄的,我不爱你了。”
他哭到声音发颤,一遍又一遍的道,“我不介意,求你爱我。”
我不是不爱你,只是不敢承认爱你。
————
周闲:
大叔,外表看起来为人散漫随意,实则内心细腻体贴善解人意,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最喜欢沈温这种类型的帅哥,各种意义上的颜狗,年轻时候玩的花,不过真正动心爱上的只有沈温一个。
遇到沈温之前一直当1,遇到沈温之后稀里糊涂成了下面那个。
最后悔的一件事:捡沈温回家
最无语的一件事:十六年我没让沈温爱上我,等我不爱他了,他却又爱我了,这他妈叫什么事啊?
关键台词:我喜欢你的时候,你在我心里就是宝,我捧着你,护着你,疼着你,现在我不喜欢你了,你就是草,你是死是活也不关我事。
沈温:
上市公司老板,从小就是优等生,智商高,情商低,理智冷血,从小阴暗的家庭环境让他认为人性是恶的,亲情爱情都比不上公司重要。
性格高傲,一直不愿意承认自己会喜欢一无是处又年纪大的周闲。
追妻前:我不爱他,我怎么会爱他?
追妻后:你要我怎么做才能像以前爱我?
关键台词:我只是不会爱你,你要的我都能给你,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第一章我活了
我死了。
死的挺惨的,被迎面呼啸而来的大货车撞了个正着,从身上碾过去,上半身在那头,下半身在另一头,那紧紧的攥着喜帖的手飞了出去,血肉模糊,当场死亡。
我没想到,我出生的时候平平淡淡,死却可以死的如此轰轰烈烈。
前来带我走的是披着黑色斗篷手里挎着把镰刀脸上戴着面具的死神。
我盯着死神完全不觉得害怕,只是心中觉得好奇,那面具底下会不会是一张帅到惊为天人的脸。
毕竟我是个没有节操到认为颜值即正义的颜狗。
“周闲,死于2020年2月14日,死因:车祸,还有什么遗愿吗?”
死神低头念着簿子上的信息,道。
我想了片刻,末,跟死神道,“临死前没能上成沈温算不算?”
因为一直到死,我都是被上的那个,如今想想,我实在太吃亏了。
死神,“……”

我活了。
准确来说,我回到了死之前的三个月。
这一天,是沈温要跟我分手的日子。
此时,我想操很久的沈温正裹着一身带着寒气的大衣站在那阳台前抽烟,修长而挺拔的身姿格外的优越,举手投足间那叫一个矜贵高雅,吐出来的烟就在他那张棱角分明、格外俊朗的脸上慢慢的消散开来。
而我,年过三十年老色衰的大叔正穿着件破洞背心,蓝色大裤衩,脚踩人字拖搁那没有形象的啃着西瓜。
我想,我和年轻又帅气,并且事业有成的沈温站一块,大概没有人会相信出来,我们是一对。
不信也没办法,我们确确实实是一对。
至少,目前还是。
这时候,阳台上的沈温吐出一个烟圈,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缓缓响起。
“周闲,我觉得我们不能老这样下去。”
我继续啃着西瓜,啃的背心上全浸满了流下来的西瓜汁,假装充耳未闻。
沈温终于忍耐不住,他把亮着火星的烟头狠狠地按在栏杆上,转过身来,朝我这边望来,说出了我意料之中的那句话。
“我们分手吧。”
我终于停下了动作,用胳膊擦了擦嘴边的西瓜汁,朝沈温那边扭过头去,由衷的从心做出一个笑眯眯的表情来,爽快的回答,“好呀。”
沈温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爽快,连一点纠缠不休都没有,所以反而愣住了。
真是奇怪,我之前纠缠不休死活不愿意分手的时候,沈温是那么的厌恶我,可如今我答应了,他又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不过也正常,毕竟我和沈温可是整整交往了八年,沈温之所以有今时今日这种成就,也全靠了我,我为了沈温把我的所有都赔进去了,现如今的我一无所有。
又老又丑又没钱。
典型的三无人员。
所以这也让沈温认定了我会对他死缠烂打。
我这么爽快的答应分手,以他谨小慎微的性格估计会以为我在背地里正在憋什么坏水针对他。
果不其然,沈温愧疚又谨慎的小心翼翼问我,“你……不要什么赔偿?”
沈温这种势利的生意人嘴脸我真心不喜欢。
还是沈温小的时候比较可爱,结果越长就越歪。
我强忍住恶心,继续往下说道,“我只有个条件。”
“你想要多少钱?”
沈温很迫不及待的道。
我很悲哀,在一起八年的男朋友是个满脑子只有钱的渣男。
大概是背心湿透了,所以捂的我小心脏拔凉拔凉的。
“沈温,我一分钱都不要你的。”
我提高了音量,“我只要你陪我谈三个月的恋爱。”
三个月,这是我最后的时间。
三个月后,我会死。
可沈温不知道,他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我知道为什么,因为他答应了他那个心肝小宝贝三个月以后要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
他已经不想在我这个老男人身上浪费时间了,他苦恼的抓了抓住头发,“周闲,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最终都走到了现在今时今日这种地步,我并不觉得三个月可以挽回什么。”
我笑了,“小温,你八年都忍过来了,连最后三个月都等不了?”
况且,我并不是想挽回沈温。
当初的我太过愚蠢,一无所有到只能依附沈温,才觉得没了沈温就宛如世界末日。
大概是被我戳破了秘密,沈温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慌张与计谋败露的恼羞成怒。
“三个月而已。”
我继续道,“三个月后我周闲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划算吧?”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 回复“小说名”获取未删减资源——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