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州梦之逐晓日》by吴瑞年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云州梦之逐晓日

作者
吴瑞年

云州梦之逐晓日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中H / 正剧 / 美人受 / 虐爱
连筱努力变得更强、更坚韧,
只是希望自己不要像两个哥哥一样,
成为男人身下的玩物……

依旧
生子

第一章 暴烈之欲
“云师父,您先去铺子里。我去南风馆送了东西就过去。”连筱说着跳下了马车,接过赶车人递过来的篮子。

“你爹亲让你送过去的?”云川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快到五月节了,爹亲和爹爹去燕郡前慌里慌张的交代我那么一句。”

“那你小心,送了东西就赶紧出来。”

“好。”

连筱拎着篮子,走在街上。快过五月节了,即使是早上,街道两边都错落着摆满了小摊。各个商铺也早早的开了门,把各自的货物摆在外头,看着玲郎满目!

云州城就是这么的热闹。这里是去西北边境的枢纽,向来都挤满了走卒贩夫。早就习惯了家乡的喧闹,连翘融在其中,感受着浓浓的生活气息,心情也难得的愉快。

连筱一边走一边看着小摊上的货品,脚步也渐渐慢了下来。突然一把匕首吸引了他的目光。那匕首放在一堆兽皮、水壶之间,原本毫不起眼。可是连翘的眼睛不经意的瞄向那里时,匕首上原本暗淡的深红色宝石反射着阳光,映入连筱的眼中。连翘一下看上了这把匕首,走到那个摊位前蹲下身,拿起匕首仔细看着。

摊主见状,忙招呼着连筱,“小公子,您看我这里的兽皮,绝对都是最好的……哎,小公子真是慧眼识珍珠啊,这刀不仅外面雕的漂亮,绝对的锋利啊,是把好刀……”

连筱不理老板的啰嗦,用手指感受着刀鞘上细致的花纹。听到老板说刀刃很锋利,连翘站起身,拔出匕首,朝着太阳的方向比划了出去。刀锋的寒光只是闪了一下,阳光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连翘吓了一跳,心想差一点就伤到了人。他不满的放下匕首,瞪了一眼挡在眼前的人,看到那人的长相后,连筱小声嘀咕了一句“胡子”,又蹲下身。

最后连筱用自以为合理的价钱买下了匕首。付了银子后,连筱把匕首别在腰间,拎起身边的篮子就要离开。不想身边的人也正好站了起来,连筱要走左边那人就挡在左边,连翘要走右边,那人也晃到了右边。连翘在原地站住,想等那人先过去再走。可是他停了下来,那人也停了下来。

连筱的视线只到那人的脖子,他抬起了头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进入视线就是刚才那张胡人的面孔。连筱更加不悦,又瞪了一眼,随后绕过那个人高大的身躯走了。

“小狐狸……”乌日翰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不顾手下的阻拦朝着连筱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

“汗主,咱们还有一家的粮食没看……”达坦跟在乌日翰的身边,用自己民族的语言小声的提醒着。

“达坦,那只小狐狸说我是胡子……”刚才连筱的话被乌日翰听得一清二楚。乌日翰懂得的汉人话不多,但是“胡子”这两个字听多了,自然也就记住了。

达坦听了撇撇嘴,到中原的这几日听了不知有多少句“胡子”了,都没见乌日翰这么上心过。

乌日翰没想到今日会碰到这么个有意思的人,那刀锋的寒光后出现的脸仿佛印在了脑海里。少年的眼清澈生动,闪着一丝愉悦。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有些透明,微小的绒毛都看得清清楚楚,光滑白皙的皮肤反射着柔和的光。部族中号称第一美人的达娜都没有那么嫩的小脸,乌日翰很想触到少年的皮肤。可是少年很明显是不喜欢自己,一会儿功夫就瞪了两眼。

乌日翰无视达坦的提醒,一直远远的跟在连筱身后。连筱走出了热闹的集市,到了一条稍微安静的街上,然后拐进了一条巷子。乌日翰紧跟了几步也走了进去。

“那是什么地方?”乌日翰眼看着连筱进了大门,有些遗憾的问达坦。

达坦看了一眼大门上“南风馆”三个字,又打量着周边的环境,回道:“应该是个小倌馆。”

“什么是小倌馆?”

“大概相当于妓院,只是这里都是小倌,也就是男人。”

“男人?刚才那个人也是小倌?”乌日翰没想到少年居然是个和妓女差不多的人,顿时皱起了眉头。

“大概是吧。要不然怎么长得比达娜还好看。”

没想到达坦也是这么想得,乌日翰心中燃起了一丝怒意。达坦看到乌日翰黑着脸也就不敢再说什么。

“汗主,那人出来了。”达坦正想劝乌日翰回去,就看到刚才进去的少年空手走了出门。

乌日翰也看到了连筱,他想一下,迎着少年走了过去。达坦见状忙跟着。

“怎么又是你?你想干什么?”连筱看着挡在面前的乌日翰。

“你不是卖的吗?我包你。”

“你说什么?”连筱听不懂乌日翰的话,但是他看得懂乌日翰脸上轻蔑的表情。

听到乌日翰的话,达坦也吃了一惊。

“告诉他我说的什么。”乌日翰对达坦说。

“我们主子想要包你……”达坦用汉语对连筱解释道。

“你说什么!滚开!”听了达坦的话,连筱怒气冲天。怪不得那人脸上一副瞧不起的表情,原来是把自己当成是南风馆里的小倌了。连筱本来就很鄙视那种到处寻欢作乐的男人,而跟前的这个胡人居然把自己当成是南风馆里的人,那肯定也好不到哪去。连筱不想再和眼前的两个胡人纠缠,退了一步想要绕开两人。

乌日翰看连筱要走,一把抓住了连筱的手臂,“跟我走,我包你了,你要多少钱?”

“你放开我,你个混蛋。”连筱不依不饶的踢打着乌日翰,可是所有的拳脚就像打在铜墙铁壁上一样。最后连筱一口咬在了乌日翰的手上。

“呃”,乌日翰手上一痛,使劲儿甩开了连筱。

连筱被乌日翰的蛮力推倒,后脑猛地撞在墙壁上,晕了过去。

达坦看到乌日翰被伤,连忙凑上前去护在乌日翰身前。

乌日翰看了看手背上沁着血的牙印,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连筱。他推开达坦,走到连筱身边,将连筱抱在怀里。

“是不是男人?这么轻轻的一碰就晕倒了。”虽然这样说,乌日翰也知道那一推用得力气有多大。当他摸到连翘后脑的血迹后,还是有些后悔。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