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米嚼豆干》by蓝胡子小女孩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花生米嚼豆干(年下,H)
作者
蓝胡子小女孩

內容簡介

这世上唯有韩胥言,在知她常用纸笔后,会细细啄吻过她指节生出的薄茧。

年下 | 破镜重圆,年龄差六岁左右。

HBG年下女性向

0001
清晨六点,韩胥言从床上坐起来,额前的碎发乱七八糟搭在他的脑袋上。他定了半晌,神情逐渐变得清明。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又做梦了,梦里又是她。

她蹲在教学楼前的草坪边,拿钥匙逗弄在石头边玩耍的猫咪。那只猫咪有一只眼睛发炎瞎掉了,学生嫌它丑,少有愿意逗它玩的。

她没有嫌弃,甚至还从装着校本的提包里摸出了根猫条,唇瓣微动似是诱哄,喂着那只橘猫全部吃掉。

他就站在教室门口,在栏杆边远远看着她。那天她穿了条黑色的裙子,肤色尤其白。

韩胥言皱着眉闭眼刷牙,努力屏蔽掉夜晚的梦境。这一会儿下身即便是晨勃也该老实了,可他还硬着,因为梦到她。

洗完脸后,韩胥言面无表情看着镜前的自己,心里发出无限的唾弃。只是做这样干净的梦,他也会硬,他真的有病。

预备出门的时候,二楼的卧室门被打开,一个女人拿着脸部按摩仪走出来。她的皮肤有些苍白,长长的睡裙几乎曳地。

韩胥言转头凝视她好一会儿,艰难移开视线,他道:“我去学校了,沈婺。”

沈婺没说话,见他离开后,挑眉看向他的屋子。这死孩子,除非万不得已,从来不肯叫她姐姐。

两个周前,收到读博申请通过消息的那天,她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彼时她刚从导师办公室出来,手里提着一袋导师给的黑玉葡萄。

和沈母关系极好的韩倩和她住在一个城市,明天要和沈母一起去b城处理韩倩前夫的问题,因为怕前夫来这里骚扰刚上高三的韩胥言,便让韩胥言在沈婺这里住上个把月。

沈婺本也没多想,虽然没见过这孩子,但也常听母亲夸他,说是个稳重成熟,上进心挺强的孩子,高考就是奔着清北去的。

故她也对他极其放心,想着这么个小孩,和她作息完全不同,天天早出晚归的,即便住下也没什么。

但韩胥言吧,长得太好看了。一个清俊的男高中生,高高瘦瘦,平时话也不多,见了自己又讲文明又懂礼貌的,沈婺空窗期有一段时间了,很难不有些别的想法。

顺坡下驴,不过一个周也就和他熟了。

而这时,韩胥言才提起到,他从前见过她,在学校。

那一次沈婺的大学在临平一中搞讲座,沈婺和自己导师同去。讲座开始后,那里的老师挺热情的,拉着闲下来的沈婺给高二几个重点班也去讲了几句,串了串文学的发展脉络之类。

沈婺看着他的脸,只觉得饭都吃的比平时多了一些。她道:“噢,那还真没想到,是挺巧的。”

韩胥言没说话,只以一种难以言说的沉沉表情看着她。

她对韩胥言感兴趣,但也只停留在感兴趣。

色字头上一把刀,兔子不吃窝边草,她没想好如果真的搞到手要怎么面对母亲和韩姨,所以干脆只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欣赏下男色,面上仍是姐姐的做派。

在她这住了两周了,床单被套一直用的同一套。沈婺问过韩胥言两次,他的话本也不多,闻言只是说:“没事的,你教过我一楼的洗衣机用法,我自己洗就行。”

沈婺本来要去厨房的步子转了个弯,走向了韩胥言的房间。

这间屋子本来是客房,韩胥言住进去两周后变化也不大,只是多了些人气。沈婺走进去看了两眼,注意到韩胥言原本每天出门的时候,都会提着自己屋内垃圾桶的袋子,今天不知为什么,忘记带走了。

她没多想,弯腰把袋子理了理就提了起来,准备过会儿出门的时候和别的房间的一起带着扔掉。

但在提起袋子的时候,她闻到了有些熟悉的气味,是安全套的润滑油的味道。

沈婺脸色微微变化,她发誓她不是故意的,只是好奇而已——袋子很轻,只有几张草稿纸,余下就是那味道的根源。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