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巴》by武林至尊的男人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哑巴

原创 / 男女 / 现代 / 高H / 喜剧 / 女强 / 虐心
在他二十五岁生日这天,脸皮薄,胆子小又自卑的哑巴鼓起勇气来找他偷偷暗恋了十年的人。
可是对方竟然把他当做出来卖的鸭子。
然后花了八百块就干了他一场。
被按在沙发上的哑巴忍不住悲哀的想,难道在她眼里他只值这么便宜的价格吗?
更可笑的是,后来忍不住再来找她的哑巴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嫖资竟然连八百块都远远不足了。
他只值一颗糖。

01林雪  顾回
繁华热闹的A市的十一点是座不夜城,灯红酒绿的喧嚣下藏着无数男女们彻夜不休的欲望放纵。
把无良老板丢下的一堆杂七杂八琐事做完后,林雪整个人都仿佛被抽空了,但刚得到了工资就想犒劳一下自己。
于是下了班没立刻回家,而是转道去了附近熟悉的酒吧。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灯线昏暗的酒吧里慢慢悠悠的回荡着舒缓的轻音乐,随便一个角落都能瞥见穿着艳丽的男女们纠缠在一起咬耳朵,空气里充斥着暧昧不绝的嬉笑打骂声,那点欲遮欲掩的曲调几乎快是沉灭。
高高的吧台边,林雪一边浅浅啜着酒一边视线打量四周,想挑选出一个比较顺眼的和她共度今夜。
在这种夜色漆黑的夜晚,多得是她这种醉酒不在意的人。
她太久没来了,这酒吧也不出名,好的已经名花有主,剩下的大多都是些浓妆艳抹,翘指娇笑的,就连她这个不怎么挑嘴的看后也难以吞吃下肚。
这酒吧开的偏僻名气不大,来的客人大多是附近偷摸寻来的,真正身家高容貌好的主儿压根看不上这里,看来看去挑来挑去就是这么些人,哪里容得她挑剔太多。
她正欲打电话找以前光顾过的熟家时,忽然余光一扫无意瞧见了最偏僻的角落里端端正正坐着的一个男人。
那是看着就很干净很文雅的男人。
脊背挺拔,眉目低垂,虽然穿着一身简单略显得陈旧的衣物,却不妨碍他周身散发着温雅安静的气质。
周围都是暧昧纠缠的人声笑语,唯独他只身一人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静悄悄的,像是一抹清冷的月光照进了吩闹人间,无论你看与不看,他就在那里静静坐着,如水月照花一般的平静,给人不能拒绝的心安感。
明明看着就不像是她们这个圈子里的人,许是无意走进了这里,又或许是有别的什么原因,但不可自免的,林雪只看了一眼就心动了。
“阿白,那是谁?”
年轻有洁癖的酒保正专心致志的擦着玻璃杯,抬起头顺着她悄悄指的方向看了眼,然后低下头漫不经心地说:“不知道。他一早就来了,点了杯度数最低的鸡尾酒就一直坐在那里,谁去搭讪也一声不吭,看样子是第一次来。”
“那我……”
“我劝你最好别去。”酒保头也不抬的淡淡道,“他明显是新人,估计是有什么苦衷才不得已来的,这种人一旦招惹上小心甩不掉!”
林雪暗暗打量那人许久,到底是忍不住,丢下喝到一半的酒杯就往那边凑近。
酒保瞧见了,抬头送去一眼后收回,低低无奈的吐出一口气。
“心肠软的笨蛋一个。”
林雪小心翼翼的走近那男人的身边,就像是靠近一只野外觅食的兔子,唯恐丁点大的声响就会把时刻警戒着周围的兔子吓得掉头就跑。
原本低着头沉思的男人敏锐的察觉有人靠近,抬头就看到束手束脚的林雪正站在桌边小心的瞥他。
桌上摆放照明的彩灯照进他漆黑的眼珠里,流光辗转,像是两颗黑宝石熠熠发光。
林雪被闪的心口一动,忙摆出个平常接待客人的招牌笑脸,礼貌询问:“你好,我可以在这里坐下吗?”
男人抿着唇看了她半响,轻轻点头。
在男人对面坐下后,林雪接着问:“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吗?”
男人再次点头。
从始至终他都不曾开过口,对面的林雪不禁显露几分疑虑。
他看后犹豫半响,伸出桌底下的手沾了点酒水在桌面上写下清秀俊逸的五个字。
——我不能说话。
林雪啊了一声,恍然大悟道:“难怪之前阿白说很多人搭讪你,你也一直不吭声呢!”
男人似乎很介意自己不能说话的事,写完这几个字就满目紧张的看着她的反应,见她只是惊讶没有露出嫌恶的表情,才是微微松出一口气。
但他仍不敢放松,随后又一笔一画的写出几个字。
——你会嫌弃我吗?
“怎么会呢!”林雪使劲摆手,笑着安抚他道,“你长的这么好看,就算不说话也会有很多人喜欢你的,你别太在意这事啦!”
听完这话,男人才是偏头微微一笑,一直紧蹙的眉头缓和了许多,看起来又温柔又漂亮。
漂亮的都不像个人。
林雪看着面前笑容温和的男人,心里便不住的叹息,可惜这么漂亮的人,却因自身的残疾和生活所迫到这里来卖,真是可怜极了。
情色交易在哪里都是盛行的,尤其在这种伦理扭曲的圈子里更是常见,因为很多人的身心变得颠倒古怪,需求自然大,就不乏有些因窘迫困境,走投无路而出来卖身的人。
而面前这个穿着陈旧,面容紧张的男人显然亦是其中之一。
其实她很想帮助这个干净而漂亮的男人,可拮据的经济告诫她不能当豪爽一掷的好人,因此她尽量的温和声气,不冒犯的轻声询问道:“那你一次多少钱呢?五百够吗?”
男人嘴角的笑容一僵。
林雪以为他遇到的困难这些钱尚不足够,迟疑了两分钟,还是狠狠一咬牙,从兜里摸出多张红艳艳的纸推到了他面前。
她沉声道:“我只能再多加三百,如果还是不行,我就帮不了你了!”
她的工资不多,八百块已是占去了她一半的薪水,若非是看在这个男人身有残疾,又是第一次被迫出来卖的份上,她绝对不能一狠心就把这刚到手里还没捂热的工资都给了他!
可她的好心在男人看来就是赤裸裸的讽刺,他垂眼盯着面前的几张红纸,感觉此刻浑身的血在倒流,冷的他心口寒彻。
又听见她后来补上的那句话,他甚至想冷笑,却笑不出来,帮他什么?帮他把自己卖了?
可他最后依旧什么都没有辩驳,更没有愤怒的把钱都扔回她身上转身就走。
相反,在林雪见他久久不答后略显失望的叹声里他依稀听见有什么东西悄悄破碎的声音,于是他默默的伸出手把桌上的钱都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指尖捻着口袋里薄薄的几张纸时,他忍不住地低头嗤笑一声,这钱真烫心啊。
真是讽刺,在他生日这天,他穿着以前的衣服鼓‖驰誉‖起勇气来找她,结果竟然是被她当成出来卖的,只花了八百块就可以把他当鸭子干一场。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