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之痒》byNINEZZZZ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八年之痒 限
中青年夫夫的婚姻危机
NINEZZZZ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HE – ABO – 破镜重圆

“Lovers forget how to love”

八年前他们是校园里人尽皆知的情侣

八年后他们一纸协议分隔两地

这场婚姻里 究竟谁对谁错

Alpha程展清(可乐威士忌)xOmega常嘉年(柠檬草)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1

夜总会的包间里灯光昏暗,极好地掩饰了在场身着正装之人的下流动作。程展清一边提高音量和坐在最中间的甲方聊业务,一边不露声色地躲开那些不安分的手。
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机从口袋中滑落。
从凌晨一点开始手机的显示屏便不断亮起,可怜那点手机音量夹杂在歌声中、交谈声和起哄声中显得十分微不足道。
手机电量被一点点耗尽,在程展清的手机关机前,最后一通未接来电是凌晨1点58分,来自常嘉年。
程展清站在路边,强撑着精神把甲方客户送上了车,面带微笑目送他们远去,一转头就瘫在出租车后座,脸贴在车窗玻璃上给自己降温。
可能真的有点上年纪了,下次不能这么喝了,程展清靠在车窗上晕乎乎地想。
他掏出手机想看眼时间,却发现自己的手机早已没电。他问司机师傅现在几点,声音含糊不清。
“啊,你说什么?”司机师傅没听清,重新问了一遍。
然而后座却再没传来声响。
程展清睡着了。
到了小区门口程展清还是被司机师傅叫醒的,他下了车,拒绝了保安的帮助,歪歪扭扭地走到自己的家门口。
“嘀。”
电子锁解锁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他没想到客厅还有一盏落地灯亮着。
常嘉年在睡衣外披了件针织衫,靠在沙发扶手上打瞌睡。
“老婆。”程展清走过去抱住常嘉年,蹭着他的脖颈撒娇,贪婪地吸食着他的味道。
老婆好香。
常嘉年直接被他吵醒。
如果灯光再亮一点,如果程展清没有喝到这么醉的话,那时的他一定能看到常嘉年难过的表情。他很关心常嘉年的,所以一定会看到。
两人贴在一起,常嘉年轻而易举地闻到程展清身上不属于他的味道,不止一个人的。
他不耐烦地推开程展清,说他好臭。
“上楼洗澡睡觉。”常嘉年捏捏眉头。
本来想和程展清谈谈的,但现在显然不是个好时机。
常嘉年起身上楼,却被程展清勾住小指,他甩不开黏人的程展清,只好牵着他上楼。
“去洗澡。”常嘉年把睡衣扔到程展清怀里,顺便把他往浴室里推。
“老婆我好累,能不能明早再洗。“程展清回身抱住他,额头抵在常嘉年的肩上。
“那你去客卧睡。”常嘉年冷冷地说。
程展清不情愿地哼了一声,转身进了浴室。
等他出来时常嘉年已经钻进被窝了,他轻轻掀开被子躺在常嘉年身边,一只手搭在他的腰上。
“老婆。”他轻声叫着常嘉年,其中夹杂着落在颈侧的几个吻。
在车上睡了一觉又冲了个澡,程展清觉得自己酒醒了一点,他闻着自己的老婆格外香,想做些什么,但看起来常嘉年已经睡着了。
“老婆晚安。”他紧紧贴着常嘉年,准备入睡。
可常嘉年仍旧在黑暗中睁着眼,他好像还是可以闻到那些味道。
他想着明早起来一定要把这身衣服洗了。
干脆扔了也行。
第二天程展清醒来,身边早已没有人,他洗漱后下楼,发现常嘉年和程彧早饭都要吃完了。他摸了摸儿子的头,坐下来碰了碰常嘉年的小臂。
“怎么不叫我?我觉得我今天要迟到了。”
“你今天还能上班吗?昨天喝那么多,不如歇一天。”正好两人也可以借此机会谈谈。
“能不能都要去啊。”程展清叹了口气,“说好今天签合同的,不去不行。”
“我有事想和你谈谈。”
程展清看常嘉年神情严肃,不似开玩笑。
“那我今天早点回来好吗?”
常嘉年慢条斯理地喝着粥,直到勺子碰到碗底发出清亮的声音,程展清才听到常嘉年说好。
常嘉年送完程彧上学回来,程展清已经去公司了。他把碗碟都放入洗碗机,上楼拿着两人昨晚穿的睡衣,思考了几秒钟,还是把他们塞到了垃圾袋扔出了门外。
然后在网上下单了新睡衣。
他坐在电脑前活动着肩颈,把昨天工作剩余的部分收了个尾,一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两点了。程彧的学校和程展清的公司都有食堂,所以一般午饭时常嘉年只用做自己的饭,久而久之他也犯懒,有时简单下个面条,有时就吃些糕点,等到晚饭不只有他一个人时再多吃一点。
今天他没什么食欲,于是上床睡了一会就起来做晚饭了。
他不知道今晚和程展清的谈话会是如何,于是拜托他爸妈去学校接走程彧,明天他再接程彧回来。
常嘉年把饭摆上桌,一边回消息,一边等着程展清回来。陈哥手里有个活儿,问常嘉年要不要接,常嘉年思考了一下这几天不确定性因素太多,就先推了。
和陈哥聊完,他刚想发消息问程展清怎么还没回来,他和程展清的对话框就跳到了最上面。
“老婆,我有个临时会议要开,走不了,今天要晚回去了[哭哭]“
程展清还怕常嘉年不信,把群里通知要开会的截图附在了下面。
常嘉年的手指顿在屏幕前,而后打开了和陈哥的对话框,说又有时间接活儿了。退出和陈哥的对话框,常嘉年把程展清的备注由“老公”改回“程展清”,取消了他的置顶。
程展清在常嘉年的置顶待了2999天,今天被取消。
常嘉年毫不拖泥带水地完成了这一系列操作后,胃口大开,自己一个人开动起来。
等他吃完晚饭程展清也没回来,他去书房想要打印文件,那台年头已久的打印机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常嘉年左拍拍,右拍拍,文件就是打不出来。
他感叹今天诸事不顺,打算先洗个澡再说。
程展清开完会就往家赶,回家发现桌上的饭已经凉透了,他喊了几声老婆都无人应答,心想常嘉年一定是生气了。程展清两步并作一步往楼上走,路过书房时刚好听到打印机工作的声音,他以为常嘉年在书房,便推开门。
书房内空无一人,只有打印机在缓慢地吐纸。
他本不想看常嘉年的文件的,只是题头的“离婚协议”几个字太过显眼。
程展清不知道在打印机前站了多久,也不知道那几张薄薄的纸他翻来覆去看了多少遍,直到常嘉年洗完澡出来。
他站在书房门口,看着程展清拿着那两份离婚协议,语气毫无波澜:“看到了?有什么问题吗?没问题的话签字吧。”
“为什么?”程展清的声音连着手都微微颤抖。
“什么为什么?你对哪部分有疑问?”常嘉年走近他,穿着新睡衣,散发着程展清最喜欢的味道。
“为什么要离婚?”程展清一脸委屈。
“因为我觉得我们不适合在一起了。”常嘉年冷静地回答。
“可你甚至提都没提过,就要直接签协议吗?”
“这好像是你没给我开口的机会。”常嘉年抱着臂,让程展清好好回想这几天他说过的话。
程展清回想了近一周常嘉年总想和他聊聊,但他好像因为各种事情再把两人的谈话不断推迟。
他垂下眼:“那我们现在谈谈好吗?我不想离婚。”
常嘉年把头转向一边:“你还记得我们有多少个纪念日吗?去年我们过了多少个?”
程展清一时哽住,他回想起两人交往的第一年,好像隔几天他就和常嘉年会过个纪念日,有时他会送常嘉年路边买的花,或者请他去学校食堂吃最好吃的烤鱼,那时他没什么钱,常嘉年骂他形式主义,不让他做这些花钱的事。程展清抱着他,说这是仪式感,他们就是要过很多纪念日,今年,以及以后的每一年。但他记不清到底有多少个纪念日了。
还有去年,程展清努力回想了一下,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自己在出差,常嘉年的生日他在应酬,是常嘉年开车接他回家的,唯一三个人在一起的是程彧的生日,尽管那天他九点才回家,程彧靠在椅子上已经睡了一小觉了。
“老婆,我…”
“你还,记得我最讨厌的是什么吗?”常嘉年的声音很轻。
“你最讨厌,一个人待着。”这次程展清答得很快。
比谈恋爱的程展清还黏人的是谈恋爱的常嘉年。明明当时两人不是同级也不是一个专业,但只要常嘉年有空,他就会陪着程展清上课。他什么也不做,只要和程展清贴着腿就幸福地冒泡。一起吃饭、自习、出游…两人正值青春期,信息素匹配度又极高,有时一个眼神,一点接触都会把对方撩得起火,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这么早就有程彧的原因。
但程展清也想不起来,从什么时候起常嘉年就不怎么黏他了。
常嘉年轻轻笑了声:“你记得,却还是总让我一个人。”
程展清恐怕不知道,他每个应酬的夜晚,常嘉年只有等他回来后才能入睡。
“对不起,老婆。我…工作太忙了。”
“是啊,大忙人年薪每年都是成倍地往上涨,房子越换越大,可是你要挣够多少钱才肯早点回家呢?”
“可是…我想让你和孩子过上好生活。”程展清辩解道。
常嘉年叹了口气:“你还一直在意我爸妈说的话吗?”
程展清用沉默的方式表示默认。
常父常母不喜欢程展清,认为他家境不好,和自己孩子门不当户不对。
“就你这样,是要年年和他肚子里的孩子和你过苦日子吗?”
程展清不服输,凭借自己的努力让一家人过上了极好的物质生活。
“可那是我爸妈认为的好日子。”
常嘉年很怀念他们在那间50平米小出租屋的日子,两个人站在过道里就免不了身体接触,晚上两个人躲在被子里偷偷亲热,生怕吵醒了睡在一旁婴儿车里的程彧;又或者那时两人工作太忙疏忽了孩子,常嘉年主动辞职在家里照顾一大一小,每天早晚都可以得到两个亲吻。
现在的常嘉年好像拥有了许多,也好像失去了所有。
是从哪里开始不对的呢?常嘉年想了许久,也找不到答案。
“昨天晚上,我打了你十几个电话,你都没接,你在做什么?”
“在应酬,真的在应酬。”程展清语气有点急,“房间里太吵了,我没听到手机铃声,后来又没电自动关机了。”
“可你衣服上有别的Omega的味道。”
“当时是有Omega,但那都是我的同事和客户,老婆,你要相信我,我只爱你一个。”程展清急忙解释道。
常嘉年终于扭过头和他对视:“你爱我吗?或许吧,但你忘记表现出来了。”
“老婆。”程展清拉住他的手,“再给我次机会吧,我会改的,我会多多陪你,陪孩子,好吗?”
“程展清。”常嘉年叫了他的全名,“你记得这句话你说了多少次吗?”
常嘉年第一次信了,第二次他还选择继续相信程展清…太多次了,程展清已经把自己的信用值耗光了。
常嘉年不敢再相信他了。
“可,我们离婚,你也是一个人待着。”
常嘉年惊诧地看着他,觉得这种话不应该从程展清嘴里说出来。
他不是这样一个人的。
紧接着常嘉年就闻到了Alpha身上散发出来的带有压迫感的信息素。他腿一软,直接跪坐在了地上。
“程展清你干什么,把你的信息素收起来!”
程展清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情绪激动导致信息素失控的问题,这是第一次。
他连忙收了信息素,和常嘉年道歉:“老婆对不起,我一时没控制住,不是有意的,真的。”
常嘉年刚洗完澡的身体又出了一层薄汗,他知道Alpha情绪失控可能会出现这种问题,程展清不会是有意的。可如果程展清控制不住,自己在Alpha的压迫下,会同意Alpha的一切请求,Alpha可以把自己的Omega囚禁一辈子。
所以他看到程展清伸过来的手时仍一阵后怕。
“离我远点!”
程展清想要拉常嘉年起来的手停在半空中,又缩了回去。
常嘉年撑着桌子勉强站起来,扶着墙走到书房门口和程展清拉开距离。
他观察着程展清的表情,觉得自己刚才那句话好像伤到他了。
他尴尬地咳了一声:“我们都冷静一下吧,冷静完就把字签了。”
程展清垂着头,不甘心地问真的没可能了吗?
“我会改的。”
“你知道的,”常嘉年转身往外走,“满怀期待后的失望比没有希望还要让人心灰意冷。”
常嘉年的心,在无数次期待后的失望中,早就停止为程展清跳动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