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陌生女人霸占了房间怎么办?》by你在胡说这什么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被陌生女人霸占了房间怎么办?(abo)
作者
你在胡说这什么

內容簡介

被陌生女人霸占了房间怎么办?!
——和她一起睡!

健气年下A和别扭年上O~
应该是和以往一样的风格,短篇~

1V1H輕鬆百合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0001 1一觉醒来家里多了个陌生女人?!
1

一夜狂风暴雨之后,气温骤降,凉意一丝一丝从窗外渗了进来,邹音早就循着本能把自己全部裹在了深蓝色的小毯子里。

只是好像没什么用,她还有些冷,蜷缩着的身子还在发抖。邹音无奈地发现这薄薄的毯子无法阻止身体产生的热意逃散,认命地挣开了眼。

她看着客厅里的天花板,伸懒腰的时候想到了自己的处境,眼底带着朦胧叹了一口气。

浴室里哗啦的水声提醒了她这个房子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她侧着脑袋看过去,却恰好看到一阵朦胧的水汽从慢慢拉开的门缝中透了出来,还没来得及闭眼,就被随即出来的女人抓了个正着。

“醒了?起来做饭。”莫讯微的眼神好得很,只是瞟了一眼就看到出房门时拧成一团的人此刻全身都舒展开了,一双黑亮的大眼睛还嘀哩咕噜的转。

邹音的眉头一下就耷拉了下来,垂着脑袋闷闷地回了一声:“哦。”

然后爬了起来,把小毯子叠好放在了沙发的另一头,趿拉着拖鞋懒着身子往厨房的方向走过去。途中还抬起眼睑瞄了一眼站在那里故作冷淡的女人。

这个时候,浴室不属于她,她很清楚。

莫讯微看着高高瘦瘦的女孩子撇下的嘴角,笑意一下就涌了上来,愉快地哼着歌又走进了洗手间。

厨房里,Alpha面无表情地煎着鸡蛋。

洗漱间里,omega眉开眼笑地一边哼着歌一边捣鼓自己的脸,心情似乎因为Alpha的敢怒不敢言更加愉快了。

……

邹音看着锅里滋啦作响的鸡蛋,搞不明白半个月前自己还是个自由自在的打工人,为什么半个月后就变成了一个自由自在的打工人加苦命的保姆?!

差不多十五天前,邹音加了一晚上班,将近凌晨一点才到家的她随意洗漱了一下倒头就睡了过去。这一觉睡得很沉,再加上第二天是休息日,没了负担的邹音更是睡得天昏地暗。

只是现实并没有给她犯懒的机会。

Alpha是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的,她的眉头紧皱着明显不想醒来,手一抬,把被子扬起又盖在头上,然后把耳朵紧紧捂住。

可是这声音怎么这么大?!还越来越大!跟在耳朵旁边吵着一样?!

邹音越想越不对劲,困意也在一瞬间消失殆尽,猛地掀开被子,连拖鞋都没管,赤着脚就打开了房门。

果然……

她的小客厅里多了三个陌生人。

一个女人,两个男人。两个男人应该是Beta,在进进出出地搬运着东西,女人则像是雇主,踩着恨天高,衣着也是光鲜靓丽,但是脸上面无表情隐隐还有一些怒气。

邹音不自觉就打了一个哆嗦,想要冲破喉咙的尖叫在一瞬间止住,她微微抬头看向omega,梗着脖子想让自己的颤音不那么明显,但是开口的一刹那还是泄露了她的害怕:“那……那个,女士,你……您为什么在我家里啊?”

莫讯微刚刚回了一个信息,就听到耳侧一个弱弱的声音,她回过头来,上下打量了身前这个高瘦的Alpha,眼珠转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给了邹音一个无法回答的答复:“搬家。”

嘎?我能看不出来你在搬家吗?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搬来我家!还有我家的钥匙好不好!

任凭邹音心内的腹诽已经跟火山一般快要爆发了,但是看着omega冷酷的面容,Alpha依然好声好气:“可是……这是我的家啊……”

但是这句话没被忙碌的omega听到,她又接了一个很紧急的电话,踩着高跟鞋在不大的客厅里踱步,声音冷淡却有着咄咄逼人的气势,整个人的气场十分强大。

昨天刚被领导骂了个狗血淋头的邹音心底对于这种强势的女人不自觉就有了心理阴影,呆在原地竟有些不知所措。

一个电话打完已是十分钟以后了,omega还是没理殷切看着她的邹音,而是径直走向一旁给两个搬运的师傅签字结账,点好箱子的数量之后才让她们离开。

“那个……不好意思……”

“把箱子搬到房间里去,这两个带着蓝色标签的。”

“啊?!”邹音的话再一次被忽视,短短几十分钟她已经习惯,倒是omega这话让她大吃一惊:“把箱子搬进房间?!”

Alpha又重复了这一句话,张大了嘴巴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困惑:“我的房间吗?”

莫讯微刚把手机放进包里,听到邹音的疑惑,扫视了一圈房子,侧过头问道:“不然呢?这里有第二个房间吗?”

“还是说你想让我一个omega睡客厅?”

“你睡我的卧室那我睡哪?”宕机的邹音一下就被带跑了,完全忘记了她刚刚问的还是这个陌生女子为何就这样登堂入室的问题,傻乎乎地只记得自己的小房间。

“嗯……”莫讯微用手抵着下巴,站起来扫视了整个房子一圈,凝神思考了一下,最后用她的纤纤玉指指向了客厅那个并不大的沙发,语气里有些小得意:“你睡这里吧。”

“啊?!”邹音下巴都要掉在了地上,震惊不已,正准备开口,那一瞬间她的智商回笼了,叉着腰自以为气势汹汹实则无比弱气地喊道:“不是!这位大姐,这是我家,你凭什么在这里颐指气使的发号施令让我去睡沙发?!!”

“大姐?”莫讯微眼睛睁大了一下,似乎对于这个称呼有些诧异,然后轻笑了一下,没去理会这人故意把她喊老的称呼,从包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了还在气呼呼的邹音。

也就是三五秒的事情,邹音看着这张熟悉的照片,手指抚了抚左边那个笑得灿烂的女人,又恨恨地瞪了一眼右边的女人,随即像一只被戳破了的气球一般,全身失去了力气,一下耷拉了下来,仿佛刚刚那个气冲冲的人不是她一般。

莫讯微讶异地看着这人的变化,她知道那张照片起了作用,但没想到效果这么快,看来邹絮早已跟她说过了。

沉默良久,Alpha最后闷头闷脑地吐出一句:“那我睡沙发吧……”

……

邹絮作为邹音的亲妈,自然对她保护得很好,只是保护得再好也因为身体原因离她远去,好不容易给她留下了点财产,却还是和人共同拥有的。

就是这套房子。

当年邹絮和莫讯微不算熟悉,因为家里的一些往来也算是认识了,虽然年纪差异有些大,但是在邹絮寻求帮助的时候,莫讯微思量了一下还是选择了帮。

邹音要上中学,没学区只能去最差的学校,而家里因为她未婚先孕对她视而不见也不给予她任何帮助,死倔的她也不愿意妥协,宁愿借钱也想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环境。

莫讯微是她最后一个找上的人,其他人忌惮她家后面的权势,除了劝导几句,没人肯拿出一分一毫来。想着莫讯微还在上大学,邹絮也不过是病急乱投医,并没有抱任何想法,但是这个一向独立的女孩却给了她最欣喜的决定。

她没要借条也没要什么保证,只是提出占房子份额一般的要求。邹絮自是满口答应,所以在走之前的那段时间,她拿出了一张她和莫讯微的合照,把邹音喊到了病床前,把她们之间的事简短的说了一下。

邹音没什么很大的反应,对这个陌生的姐姐(或阿姨?)心存了一点点感激。

但是现在那些感激早就因为这个omega对她的呼来换取而荡然无存。

尤其是她看着早餐挑三拣四的时候!

“你这煎鸡蛋放这么多油做什么?没有不粘锅吗?我想吃无油的,还有土司片也太甜了,下次换个牌子,最好是全麦的,不容易长胖。”

听着女人这挑事的话,邹音的脑袋嗡的一下就爆炸了,语气也有了些不耐:“你怎么这么多事!”

莫讯微可不在乎这人的语气,慢悠悠地撕着手中的土司送进嘴里咀嚼,细嚼慢咽吞下后,才轻启薄唇,嘴里说的话跟动作一样也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你怎么这么跟我说话?你妈妈不是嘱咐你要尊敬我,孝顺我吗?”

听到这话邹音又泄了气,这倒是真的,邹絮临死前给她的嘱咐里就有这么一条,作为曾经的妈宝女,邹音不敢违逆,只好耸着鼻子恨恨地说了一句:“那明天我做无油的吧。”

“也不用完全无油,放点油煎味道还是好一些。”

“你!”

“你什么你?记得叫阿姨。”

“……”

这样的场景几乎是从莫讯微入住的第二天就出现了,omega不仅对着房子里的各种摆件各处角落充满了不满,对于这人做的早餐晚餐也有着无尽的挑剔。

自己不做就算了!还挑!

邹音对这人可谓是恨得牙痒痒,可是自己又不敢惹她,只好生生受着,要不然跟上次那样,穿着个暴露的睡衣在家里晃来晃去受折磨的还是自己。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