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谋_强制爱》by玉京仙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同谋/强制爱by玉京仙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美人受 / 腹黑攻

攻:闫大(闫业书),32岁,身高195,纯Gay,黑帮老大,不洁。
受:何清持,30岁,身高180,直男,精英律师。
1 v 1  ,虐身短篇甜文

心狠手辣黑道攻 & 清冷孤傲律师受
简介:何清持作为一起强奸自杀案的原告律师,第一次开庭因证据不足被告无罪释放,于是何清持开始暗地里调查……却一不小心让自己深陷泥潭,万劫不复。

第一章 绑架/初见

“刚才庭上,对面的那个辩护律师叫什么?”闫大把玩着扳指对着旁边的小弟问道
“好像姓何,叫……叫…叫何清持!”
“何清持……名字倒是好听,就是说话不大好听。”闫大转身望着百级阶梯上的法院嗤笑道
“老大,要不要……”
闫大做了个禁声的眼神,警告道:“回去说。”
小弟闻言殷勤的打开了车门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而此刻法院里
“何律师,就让那个人渣这么走了?可怜了我的女儿,被那个人渣强奸后精神失常跳楼自杀了……何律师,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若让害死我女儿的人一直逍遥法外,我怎么向我女儿交代,那还不如随她一起去了…"
何清持微微侧身躲过了原告的拉扯,又将手里的文件置于胸前,随后安慰道:“你不要着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目前证据不足,还请你配合警察的调查,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尽力而为。”
“我家女儿才刚满十八岁,大好年华还没开始,就…就…呜…"
“放心,我会将坏人绳之以法的。”何清持皱着眉向抱在一起哭诉的死者亲属承诺道。
半月后,何清持看着手里调查的资料,叹了口气。
本来想从黑帮手下的小产业下手,但是十多天调查下来,太干净了,说是正道的产业都没人怀疑,难怪这么多年下来,警察都拿他无可奈何,若是,他真的做了那件事,那岂不是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何清持正打算将手里的资料用碎纸机销毁时,突然听见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这么晚了会是谁这么着急的找我?难道是警察有了线索!
何清持快步走到门口,打开了防盗门……
一辆黑色的奔驰在暮色中疾驰,何清持被蒙着双眼,双手束缚在身后坐在后座上,这会冷静下来想了想,除了黑帮还会有谁呢?
"你们绑架了我不怕把罪名坐实了吗?“何清持想明白后,语气冷静的试探道。
“我们老大只是请你去帮会坐一坐。”小弟不甚在意的回他。
果然是黑帮绑架了自己。何清持动了动被束缚的手,嘲讽道:“你们帮会请人的方式挺别致。”
“这一次请人的方式确实别致,若是平常,被我们老大“请”的人都是装麻袋里抬过去的。”小弟见他如此冷静,忍不住吓唬道。
何清持装着没有听出他言语中的恐吓,淡定的问道:"那为什么这次如此别致?”
“那自然是……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等会见了老大自然就知道了。”小弟终于发现这个律师在套自己的话,气急败坏的警告道。
何清持见人心生警惕,便不再试探,开始闭目养神。
在车停下的一瞬间,何清持睁开了眼睛,眼前还是一片黑暗。这种不明所以的情况让何清持突然心生烦躁,刚想问一句便听见刚才跟他说话的人吩咐其他人摘了他的眼罩。
何清持被摘了眼罩后发现车停在了一处地下车库
“下车,别让老大等久了。”已经站在车外的小弟不耐烦的催促道。
何清持下车后默默地走在他们中间,走到电梯口后,何清持被推了进去,然后皱眉看着比较有话语权的小弟进来用一张卡片对着电梯感应器扫了一下后退了出去,并交代了一句:“老实点上去,老大在楼上等你。”
三楼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何清持来不及多想,电梯门就打开了。
以为会看见在法庭上稳重如山的那个男人,却没想映入眼帘的却是让何清持觉得富丽堂皇的大厅
何清持走出电梯,见没人得时候,是想着再坐电梯下去逃走的,但是他仰头看见了墙角的监控摄像头,便打消了念头,缓步向大厅走去。
貌似这一层楼是圆形的,主要以大厅为主,肉眼并未看见有其他房间,但是大厅有一整面墙改成了和汉尼拔的书架异曲同工之妙的书房,太高,何清持看不见上面到底放了什么书。却看见了刚才入眼就让他觉得富丽堂皇的水晶吊灯,顺着吊灯往下是处于大厅中间的休息区
铺着一块圆形地毯,地毯是白色的,上面放置着茶几和围着茶几看起来特别柔软的沙发,地上还散落着4.5个抱枕,色调都是冷色调。
除此之外是将整个休息区纳入进去的巨大落地镜……
何清持站在地毯边上,抿着薄唇看着茶几上放着的一本法律专业的书籍…
“何律师久等了。”
何清持转过身看见闫大手里端着两杯咖啡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蹙眉直接问他:“你绑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闫大将手里的咖啡放在茶几上后,走到何清持的身后,一边解着绳子一边回:“自然是有事想请教何律师。”
何清持当然不会相信他所说的话,但是此刻却不容得不相信,见闫大解开了自己的束缚,何清持抬起手腕捏了捏
“是什么事情让你深更cyzl半夜的将我“请”了过来?”请字咬的特别重。
闫大没有立刻回答何清持,而是坐在了沙发上,喝了口咖啡后:“旁边沙发后备了一双拖鞋,请何律师换了后坐沙发上,我们慢慢说。”
何清持没有动,抱着手臂垂目看着靠在沙发上翘着腿的闫大。
从第一次在法庭上见到闫大的时候,何清持就觉得对方更像是运筹帷幄的商人而不是心狠手辣的黑帮老大,何清持想了想,他会不会想收买自己?或者是发现收买不了后原型暴露直接威胁?想到这儿,何清持眼里闪过一丝轻蔑,抬脚直接走上了白色的地毯,坐在了闫大对面的沙发上。
在何清持打量他的时候,闫大也在打量着何清持
闫大作为纯gay1,喜欢各种类型的美人,从来不缺床伴的他在法庭上第一次见到何清持时就被何清持清冷孤傲的样子给吸引了,派人去调查了一番,三十岁的南方人,还是个直的,本来闫大是打算放弃的,可是后来发现这个律师居然敢调查自己,这一下又把闫大的胃口给钓起来了。
看着对面眼里闪过的一丝轻蔑,又见他直接穿着皮鞋踩上了地毯,闫大毫不在意的勾了勾唇角。
“我就想咨询一下何律师,这强奸罪怎么判。”
就这个问题?何清持犹豫了一下,特别专业的答到:“这个案件是强奸致被害人自杀,属于情节严重,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
闫大发现何清持称得是“这个案件”而不是直接说的“你…”,清冷孤傲?怕不是外冷心热吧。
“何律师果然专业。”闫大说完起身将另一杯咖啡向何清持的方向推了推:“何律师,深夜打搅了,喝杯咖啡,醒神润喉。我还有很多问题想咨询何律师。”
除了刚才绑架自己的行为,这会儿闫大“通情达理”的行为让何清持理不清头绪,拿过咖啡抿了一口后,何清持忍不住说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别拐弯抹角,大家都是明白人,你直说。”
闫大见他喝了咖啡,便又放松的靠在了沙发上,问了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何律师觉得这里装修的怎么样?”
【作家想说的话:】
一个伪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故事:我变成了你的同谋/你是我的斯德哥尔摩情人(甜肉)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