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依赖》by罐子糖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错误依赖 限
我的新监护人是我素未谋面的舅舅
罐子糖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日常 – 暗恋 – 骨科

朝夕相处间,我爱上了我舅舅,那个跟我拥有相似眼睛的男人

傅深(攻)x程亦阳(受)

细水长流,日常流水账故事,平平淡淡才是真

(上卷)第一章:归程

m国某酒吧包间中,一群花季少男少女们正疯得狂热,一个个不是在斗酒,就是在吞云吐雾,眼神迷离.
还有几个怀里抱着人的正在嘴对嘴喂酒,嘻嘻哈哈,疯疯癫癫,气氛既热烈又暧昧.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在这一片群魔乱舞之中,窝在角落的少年安安静静,既不喝酒也不抽烟,他双眼有些空洞的望着虚空发呆,因此显得格外突兀.
赵逸看不下去了,推开围着自己狼嚎的一群酒鬼,起身走向那少年.
“喂,我说程亦阳,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主动约局的人是你,大半夜一个电话把我从被窝里叫出来的人也是你,陪你出来玩结果来了又自己一个人坐在这儿发呆?”
坐在沙发上的人低垂着眼,没什么反应.
赵逸见人不理他,眼睛一转,打趣道:“怎么?我家不知人间疾苦的小少爷终于栽在哪个漂亮姐姐手里阴沟翻了船?”
“好吵”,这是此时程亦阳心中唯一的想法.
但是他又不得不借助这些喧闹到让自己头疼的噪音来告知自己身边还有人,有很多人.
就像那根小小的火柴之于小女孩,尽管最后还是逃脱不了被冻死的结局,但也聊胜于无.
周围摇滚乐依旧聒噪刺耳,舞台上的音箱震动得好似地震,程亦阳像个溺水之人,周围的声音如同隔着一层水膜,传入他耳朵时模糊而沉闷.
眼前的光线突然被人挡住,那人在前面晃来晃去的很是烦人,程亦阳想看清是谁,然后叫他滚蛋,然而尝试了几次眼睛都没聚焦成功.
他有些烦躁,骂人的话几次快要冲出喉咙最后却只发出了几声微弱的气音,最后他实在没有力气,干脆把眼睛闭上,眼不见为净.
程亦阳靠在沙发上,心想,浑身没劲,难受.
“喂,程亦阳,我跟你说话呢!你装什么深沉!”赵逸一边皱眉一边伸手想去拉程亦阳起来.
手刚碰上他的肩,程亦阳猛得往后一缩,好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他木着一张脸,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出脸色,不然赵逸一定会被他吓到.
离得近了赵逸才发现程亦阳的身体在不停颤抖,他被眼前的情况搞懵了,语气瞬间弱了下去,“卧槽…阳子,你别吓我,你怎么了?”
赵逸上前去扶他,结果一摸到他的手便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怎么这么凉?
这下他真的慌了,赶紧抓起程亦阳跟其他人打了个招呼便匆匆离开.
赵逸一路拽着人才不至于让他直接坐到地上,好不容易把人弄上车,程亦阳终于不抖了,车上灯光明亮,赵逸看着程亦阳惨白的脸色,眉头皱了起来.
车里只余两个人的呼吸声.
终于赵逸叹了一口气,问到:“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
程亦阳嘴角绷成一条直线,从他被赵逸拉出酒吧的那一刻,冰冷的空气打在他脸上时,他就从那种混沌状态里清醒过来,他转头看向窗外,语气平淡却在颤抖:“我爸妈死了…车祸.”
车厢里陷入沉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赵逸才小声的怕惊动对方一样,“阳子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别开玩笑了好吗?上个周末我还吃了阿姨做的饭呢.”
程亦阳摇了摇头,说完这番话似乎用尽了他全部力气,他有些脱力的陷进座椅里,眼皮无力的垂下,用沉默告诉赵逸,这就是真相.
赵逸一下子坐起来,头差点撞到车顶,他一脸惊恐的瞪着眼前表情平静到近乎呆滞的少年,不敢相信耳朵里听到的话.
“那…他们什么时候出的事?”
“三天前.”
“那你今天…”
程亦阳看向一旁脸色复杂的赵逸,他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似乎怕说错什么而刺激到自己.
“我不敢一个人呆在家里.”
赵逸和程亦阳从小学就认识,初中又成了同桌,两个人同是华人又年纪相仿,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这么多年也算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程亦阳他爸爸程宇是个律师,由于能力出众,工作五年后便能够自己出来单干,开了一家自己的律所,律所不大,不过生意倒还不错,在市里小有名气.
妈妈傅怡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白领,早出晚归,忙碌程度不比他爸轻.
赵逸情况和程亦阳差不多,八九岁就从国内跑出来,借宿在国外留学的姐姐家里,两个没人管的少年所幸有对方陪伴,倒也不觉得孤独.
由于爸爸妈妈都是一整天都不着家的主,程亦阳从小就很独立,也就是刚来m国的那两年人生地不熟外加年纪太小,吃喝拉撒都靠保姆,后来就自干自的,很少依赖大人了.
赵逸听说程亦阳小时候被绑架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对于这个年纪的男孩来说程亦阳有些偏安静,不爱说话,害怕陌生人,喜欢待在熟悉的圈子里.
傅怡说过很小的时候程亦阳就是个小鬼灵精,皮得很,当然那时候他还在国内,没见过那样的程亦阳.
“叔叔阿姨的后事都办妥了吗?肇事司机呢?”赵逸有些忐忑的问.
“都交给爸爸律所的人办了,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程亦阳转了个身,头朝窗外,有气无力的说到:“肇事司机?酒驾,赔钱坐牢.”
所有大人都在忙着办理各种手续,律所的后续处理,公司员工档案的记录,案子的官司进度,赔偿金有多少.
所有人都忙的晕头转向,他倒像个局外人,完全插不上手.
只要一靠近大人们就会用同情而怜悯的目光看着他,藏在喉咙里的话不自觉的咽回去,他们只会安慰他,劝他早点回去休息.
程亦阳垂下眼,他知道,他现在是一个人了,和六岁那年被扔在潮湿黑暗的小房间一样,没有人在他身边,只剩下自己.
“那你以后怎么办?你还未成年,你还有其他的亲人呢?”
“我爷爷奶奶早就去世了,虽然他们没在我跟前说过以前的事,但我多少知道一点,我爸小时候家里穷,亲戚对他们并不好,他跟那边的关系本就淡,出国这些年基本断了来往,原本监护权是交给我外公外婆的,但考虑到老人家年纪大了,最后经协商交给了我舅舅,我明早回国的飞机.”
说到这程亦阳自己也有些忐忑,监护权落在一个从没见过的人头上,以后的事情都是未知.
赵逸有些沉默,这一切太过于突然,他都没时间震惊就已经开始为程亦阳的以后担忧,两人没在说话,一路安安静静的将人送到家,车停在别墅门口.
“今晚我陪你吧,明天顺便送你去机场.”
晚上两个人躺在床上,床头小灯一直开着,程亦阳没说要关,赵逸也不提醒,尽管自己有灯睡不着.
暖色光线照在两个少年身上,室内静悄悄的,过了一会儿赵逸出声问到:“明天几点的飞机?”
“九点,到s市的航班.”
赵逸转过头看着紧闭着眼的人,昏黄的光照在程亦阳脸上,藏住了脸上的苍白却藏不住那股消沉气.
程宇的律所以及两个人的财产全部交给律师去处理,程亦阳不懂,也帮不上什么忙,他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睡一觉,什么也不做.
虽然一闭眼脑海中浮现的就是小时候的事情,他从没发现自己对于以前的记忆如此清晰.
爸爸妈妈经常不在家,那时候自己年纪太小,为了安全专门找了保姆来照顾他.
记得刚来m国那几年,爸妈的事业还没站稳脚,条件一般,但每年他的生日都办的很用心,双手抱不住的大蛋糕,最新款的变形金刚玩具,一直都有.
知道爸爸妈妈工作辛苦,异国他乡,两人都没什么根基,只能拼命工作,虽然很少陪伴自己,但他很懂事,学业上从来没让两人操过心.
胸口又开始闷起来,眼睛酸涩,程亦阳把头埋进枕头里,他不想被赵逸发现自己在哭.
第二天清早,赵逸就陪着程亦阳赶往机场,程亦阳行李很少,除了当季要穿的衣物,其余东西全部快递托运.
m国的别墅暂时先搁置着,他不打算卖掉,谁也说不准他什么时候又会回来,有个落脚地总归是保险些的,并且这个住了好多年的地方留有太多美好回忆.
最后看了一眼房子,程亦阳转身上了车.
……
傅怡是有钱人家的小姐,有一个小十六岁的弟弟,傅家老来得子,原本是一件喜事.
但那个时候正值叛逆期的傅怡早恋,早恋对象就是程宇,小伙子长得好,学习好,没有什么不好,但因为家庭条件很是一般,父亲早逝,母亲守在乡下,傅妈妈极其反对.
傅家前十六年只有傅怡这一个独生女儿,向来对女儿宠爱有加的傅川和宋澜第一次反对自己,傅怡想要的从来没有失手过,当年的她对此极不理解,甚至产生了逆反心理.
由于大女儿闹早恋,整个家对于新成员的关注度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多.
后来家里搞得鸡飞狗跳,终是以两人分手,程宇转校收场,也因此傅怡对自己父母非常不满,对他们的怨恨甚至转移到她那刚出生不久的弟弟身上,从来没去看过他一眼.
然而傅怡跟程宇并没有断联系,后来经过一番辗转傅怡偷偷瞒着家里跟程宇报了同一所大学,两人成绩优秀,郎才女貌,在没有熟人的外省读书,两人过了一段很是自由而甜蜜的时光,而这些都是瞒着傅川和宋澜的.
再然后,程宇母亲离世,恰巧又收到了国外一家大公司的offer,了无牵挂的他有心想出国去闯一闯.
傅怡没什么犹豫就跟着一起飘洋过海,自那之后再没有回去过了.
也许是对当年父母的做法耿耿于怀,心里始终有所埋怨,傅怡和家里关系逐渐冷淡.
后来为人母的傅怡也渐渐释怀当年父母的做法,近几年也时不时飞回国见见父母.
两个老人看着成熟不少的女儿也知道自己当初做得有些偏激,看着女儿不靠家里也过的很好,两个老人也渐渐松口,说着下次把程宇和程亦阳也带回来看看.
下机提醒响起,程亦阳收回飘远的思绪,看着窗外,机身离地面越来越近,他不自觉握紧了手.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