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短情长》by孑孑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夜短情长

作者
孑孑

夜短情长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H / 正剧 / 黑社会 / 强攻强受
傲娇攻VS美强惨受
1V1双向奔赴却不宣之于口的平淡爱情
梗概:受因为生日的一场意外遭遇,导致家破人亡,申诉无门绝望自杀被攻救回,然后筹谋十年复仇的普通故事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海棠春睡(纯H)
阎霖阔步穿过一片低矮的老旧小区,由南往北走,或有人安静地聚在一起下象棋,或有人坐着竹凳躲在楼房的阴影里晒太阳,或有人拄着拐杖佝偻地立在门前,浑浊的双眼毫不掩饰地打量这位年轻的误入者,这些人皆年过半百,时间在他们滞缓的动作中仿佛被拉长或封印,空气里是唧唧喳喳的鸟鸣和着咿咿呀呀的戏曲声,这里与50公里外的繁华格格不入,阎霖下意识放慢脚步。

及至北区最后一栋,再往左拐,深灰斑驳的水泥围墙尽头处右边,爬满了疯长的爬山虎,直直蔓延到了旁边的七层高楼旁,不走近看根本发觉不了,爬山虎近根的茎部攀在一方生锈的铁门上,铁门镶在约莫一人多高,80厘米宽长方形的门洞里,终年不关。

阎霖推开铁门,发出吱呀的刺耳声响,在这偏安一隅里格外地突兀,门内别有洞天,入目就是一条六米多长的葡萄藤通道,中间放着一把老年人惯用着晒太阳的木质摇椅,发白的水泥地上一层不染,春日的光被层层嫩绿的葡萄叶子遮得只剩丝丝缕缕打下来,羽毛毯子似的,踏上去每一步都像是蹂躏和亵渎。

一颗枝叶繁茂的桃树立在尽头,树龄看上去很老了,树高却被刻意控制,修剪压低,营养都分给了那些横生得不管不顾的枝条,在懒洋洋的日头里闲适地舒展开,歪七扭八地几乎挡住了这间老式平房入户门的三分之一。

正值早春,枝条上挂了好些粉嫩的花苞,平房门门洞大开,季层岚坐在书房里工作,说是书房,其实也是客厅,这间房子统共才一室一厅,厨房也只有门外的一方烧柴的老灶,浴室是后面迫不得已加上的,因着客厅的一面墙上放满了爷爷留下来的旧书籍,家人过世以后,他都当书房在用。

听到院子里的铁门声响,季层岚先是手顿了一下,片刻后就若无其事地继续敲打键盘,待脚步声走近也只是斜眼睨了一下,并未抬头。

阎霖抬腿进门就若无旁人地坐在了季层岚对面的木椅上,双腿交叠姿态随性,拿了茶桌上的车厘子就往嘴里送,盯梢猎物似的,眼仁一刻也不离开电脑前西装革履的那人,直到桌上垒了六粒籽核,才听季层岚的声音轻轻飘来:“要喝水吗?”,柔和更甚刚刚院内的春日,眼睛却一刻也不肯离屏幕。

阎霖低低地笑了一声,起身信步绕到季层岚座椅边,食指抬起他的下巴,迫使他看向自己,轻佻地说道:“我可不是来讨水喝的。”。

季层岚并不犹豫,松开敲击键盘的手指,顺势拿起桌面的湿巾抽了一张,仔细地擦拭完每一根手指,凑上去娴熟地解开面前的裤子,露出鼓囊囊的一团,又覆手上去不紧不慢地揉搓几下,才慢慢拉下内裤,直挺挺地性器挣脱束缚便弹跳而出,拍打在了季层岚的左脸。

阎霖居耐着性子高临下地看着,伸出右手包住他的脸,拇指在刚刚被拍打的地方摩擦,像在安抚,又像在鼓励。

季层岚见到直面而来的物什有一瞬间的愣怔,随即嘲弄般轻笑一声,伸出舌尖在那东西顶端轻柔地舔了一下,阎霖身体像过电一样,瞬间没了耐心,将他的头往前按了按,季层岚才抬手拢住根部,轻轻舔湿了嘴唇,含了上去。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