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安风华录》by初代小狗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大安风华录
世事多变,小掌柜喜欢南诏少主不变
初代小狗

原创小说 – GL – 长篇 – 完结
古代

简介

您问我家宝掌柜?
宝掌柜走啦!
去寻那南疆来的俊俏姑娘了……
唉,
不知那小画师与小将军怎么样了……

主角团:乌满 豆卢宝 上官执 狄秋
——————————
写文动机:所有质子入京的那些喜闻乐见的情节,我们gl必须都要拥有!
其中所有古代的东西都是在下编的,历史架空,以大唐朝为依照,不要苛责
整体行文会缓慢些?

已完结!

第一章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天元十五年,南诏归顺大安。
为保局势稳定,南诏未来国主入大安为人质,为期五年。今日便是质子入国都的日子。
安朝特设晚宴,比照除夕晚宴大安皇家习俗,宴请文武百官及其家眷,共同庆祝南诏归顺,百姓安居。
平常的除夕宴,除了皇亲国戚外,只有二品以上官员和封了诰命的家眷才可入席。这次的晚宴则比除夕的更加盛大,凡是四品以上的官员亲眷皆可参加。
这是豆卢宝头次到皇宫大殿吃酒席。
这次共有上百人,席子从大殿一直摆到殿外,不同的品阶不同身份用着不同的器具不同的菜色,密密麻麻,看得豆卢宝脑袋阵阵发胀。
“豆卢县主,你可听说了?这南诏来的质子竟是个女子。”
豆卢宝点点头,手里不停摩挲着个白玉雕的元宝,元宝滚圆透亮,一看便知是主人被时时把玩。
豆卢宝道:“这事我听说了,此女名叫乌满佩珠,是南诏国主的继女。这可有意思了,本送个犄角旮旯里的皇小子也罢了,竟然送个姑娘,来这异国他乡做质子,也不是享福的事,可要苦了这人了。”
“可不是呢,送个野丫头过来,说好的南诏未来国主呢?这不是耍咱们呢?”
豆卢宝摇摇头回道:“我看南诏未必敢,或许南诏与大安风俗不同,女子也可做国主也未可知。”
“豆卢县主说笑了。”
“估计也是没说清楚,”豆卢宝开始闲猜,“算起来这人也是公主,若不算质子,和亲也未尝不可,只是如今皇上子嗣不多,说不准安排给哪个小王爷,嘿,也是好事一桩。”
豆卢宝一边与身边官员的家眷闲聊,一边开始好奇这南疆来的质子究竟是何许人物。
听说今早早朝,这南疆来的丫头刚一踏进殿门,有几个老臣就开始嚷嚷起来,左不过什么南诏无信失礼,小小女子怎能代表南诏云云,皇上的脸色也有了几分难看。谁知这人不卑不亢,大殿之上,借译官之口用南疆的语言徐徐回应,毫不怯场。大意是自古以来,质子本质便是两方盟约,以命做保,男子之性命是命,女子之性命难道就不是命?
此言传出,豆卢宝听闻之后心里实在忍不住击节叫好,而这些还只是此人言行之一二。豆卢宝听说,此言之后,有些老臣依旧不依不饶,言语上又为难了一番,但是都被这乌满佩珠一一回击,那些个为难的人口舌上没占到半点子便宜。
其中有个八十多岁早就该告老还乡的护国公。此人无甚大功绩,只仗着三朝元老的身份被特许“旁听朝政”。据说这倚老卖老的人物被南诏的质子气得旧疾复发,当场晕倒,给抬进了御医院。
那些文臣老臣一辈子好一身挑刺的功夫,同朝的官员挑不够,当然要在圣上面前好好挑剔一番这南诏来的质子,不然怎么表忠心呢?
豆卢宝摩挲着左手的白玉元宝,心里对着这些老臣一阵刻薄。
那些老臣多半一身酸腐气,豆卢宝倒是很想亲眼看看这精彩的朝堂对决。那些老头对着一个小丫头吹胡子瞪眼却无计可施的模样,定然大快人心。
谁叫他们曾经在皇上面前讲过豆卢宝的坏话呢?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其实也不算是讲豆卢宝的坏话,多半是说豆卢宝的亲爹靖国公豆卢研教女无方,请圣上严加约束云云。
靖国公豆卢研没有军功,也没有实权,为人懦弱无争,常常被那些想在皇上面前晃一晃又怕得罪别人的朝臣拿来做文章。
豆卢宝心里愤愤地想,她那些事,如果放在一个小子身上,都算不上事儿,可就偏偏豆卢宝是个丫头,那些事儿就都是事儿了。
不就是女扮男装么?不就是逛青楼么?不就是次数多了几次么?不就是看上个小倌么?不就是……养了那小倌人一阵子么?有什么的?那些个朝臣就有许多有着家室的还养着外面的,自己不是什么正经东西,倒管起别家的孩子了。
“孩儿不养小倌,难不成还养个丫头?”豆卢宝跪着对豆卢研如是说。
靖国公的脸色十分精彩。
“犬女正当年少,这个嘛,倾心俊美的男子实在不必大惊小怪。”豆卢研跪着对当今圣上如是说。
皇帝的脸色也十分精彩。
细细想来,那些个“上梁不正下梁歪”的评价倒也不算妄言。
本来念着靖国公祖上功绩,加上当今皇上皇后慈爱,豆卢宝本能被封个郡主,结果因为这档子事,圣上只给她封了个县主。
县主的月例可比郡主的足足少上一倍还多。
一想到这,豆卢宝咬碎银牙,恨不得将手里的白玉元宝攥出裂缝。
断人财路,实在不怨她对那些朝臣愤恨不已。
一声“皇上皇后驾到——”,将豆卢宝的思绪拉回到今晚的夜宴上。
“跪——”老太监拉长了嗓门大喊道。
一时间,大殿之上肃静异常,只听人们纷纷起身行礼,压低了脑袋,衣料摩擦,簌簌之声。
豆卢宝响起亲爹交代的话,跪的时候可用大拇指垫着脑门,这样可使脑门不必与冰硬的地砖直接碰触落下头风。
靖国公豆卢研因病今日没来,便只来了个豆卢宝。
喊过千岁万岁,待皇帝皇后落座,说了平身之后,众人这才起身,但都没落座。
豆卢宝微微抻了一下跪麻的腿,也站着。
“今日盛会,各位带着家眷,不必拘泥礼数。”皇后坐于大殿之上说道。
“皇后所言甚是。”皇帝接道。
一时间,殿内“谢皇上皇后,祝皇上皇后圣体康健,福泽绵延”等词不绝于耳。
待殿内众人落座之后,一声“有请南诏国公主进殿——”响起,引得众人纷纷向殿门望去,都想看看这来者究竟是何等人物。
豆卢宝座位靠前,抻长了脖子想瞧瞧这南疆来的公主。
只见几个南疆打扮的随从进殿后,这南诏国公主缓步其后,每走一步,她的身上就响起窸窸窣窣的清脆响声,仔细一看,这公主满身精巧的银饰,乌发编成的数股小辫攒成一股,用一顶极大极精致银冠束起散于脑后,其冠服的样式果然与中原人不同。
豆卢宝离得太远,看不清公主长相,但是那公主身上的配饰倒是引起了她的兴趣,豆卢宝最喜爱研究这些金银玉器之物。
说不定可以拓了样子,拿去宝月坊作为新季的样式,可称为‘南疆风情’,准能大卖。
宝月坊是豆卢宝偷偷盘下来的一间首饰铺子,已经营两年有余。
正当豆卢宝打着如意算盘,那南诏国公主已经走到大殿中央。豆卢宝远远看着,虽不分明,但看那公主身量纤纤,一身银饰,却没被这精致的贵器压了半分的气度,与大安纤纤细步的淑女风姿不同,有几分南疆野性。其站定行礼,行的是南诏的大礼,也与大安的跪礼有所不同。
“佩珠啊,今日晚宴,是为庆贺,朝臣和家眷都在,你不必拘礼。”皇后开口,直接叫了公主名字。这其中显出几分亲昵的意思。豆卢宝揣测着,约摸因为这是个公主,皇后开口叫其名,就是把她当成自家人的意思,估计圣上是要将来与南诏和亲。
听闻皇后这样讲,这南诏国的公主说了几句豆卢宝听不懂的南疆话,译官随即释道:“我家主人是说,五年之期一过,主人必定返回南诏不敢多叨扰大安,因此我家主人万万承受不起大安皇后娘娘厚爱。”
“这孩子真是倔。”皇后旁边的皇上开口笑道。
皇后又道:“世事难料,我大安好男儿之多,怎知留不住公主呢?”
皇后语毕,言语间几分玩笑,随即殿内便附和起一片低低的笑声。
译官将皇后的话译给南诏的公主,听闻后,南诏的公主并未随众一起调笑,她面色虽不改,脊背却僵了几分,豆卢宝无端感觉这公主身上多出几分肃杀之气。
大安民风开放,当众唤女子闺名调笑几句也不算难堪事,想来这南诏国地处南疆,民风应该比中原大胆许多,想来也无妨。
不料这公主又叽里咕噜说了几句南疆话,译官随后译出。
“回禀殿下,我家主人说,她是南诏国未来的国主,定然不会留在大安,按照大安的说法,就算公主下嫁,与大安结亲,也只能大安入赘我南诏。”
此话一出,殿内肃静了片刻,众人心里嘀咕,却不敢说话,都拿眼睛去瞧圣上作何反应。
豆卢宝当下也心里一惊,皇后娘娘一向对小辈很是宽厚,几句玩笑话这公主竟然都句句紧逼。南诏已是大安属国,用‘下嫁’‘入赘’这种词也实在不妥当。
这南疆来的公主怼人怼疯癫了罢。
皇上虽脸色垮了几分,但随即抚掌大笑,皇后跟着玩笑道:“皇上快看看,听闻南诏民风剽悍,连女子都十分刚强,今日臣妾算是领教了。”
殿内随即响起一片低低的笑声。
豆卢宝一边陪着笑,一边去看那南诏公主,公主没笑,依旧面不改色。
不过话说回来,豆卢宝心想,若不是这样句句不落下风,说不定今日,这南诏公主就被赐婚打发了也未可知。
圣上不是傻子,就算为了目前两国局势,断不会为难南诏质子,毕竟还要有一个‘宽厚属国’的名声在。所以这南诏来的公主质子言语冒犯一些也无妨。
豆卢宝心里对这南诏质子多了几分敬佩,。
是不知接下来会如何安置这位人物。
“调笑几句,倒忘了正经事,”皇后说道,“既然南诏来了个公主,原来安排的住处便多有不便,本宫已经和皇上商定,给公主一个新的住处。”
殿内一片附和。
“靖国公府豆卢县主何在?”
豆卢宝摩挲着手里的元宝,准备好好看热闹,却听见皇后在座上唤自己,她吓得把白玉元宝往袖子里一收,赶忙站起来作揖。
“回禀皇后娘娘,小女在此,”
豆卢宝说着,心里一惊,猜到了皇后要说的话。
皇后温和地笑着,和缓道:“靖国公府位置僻静,是个好地方。府内只你一个孩子,这南诏来的公主与你年岁相仿,就安置在靖国公府吧。”
大殿正中,南诏国乌满佩珠面色如常,不改毫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