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by兆不浪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暗涌推
红楼梦衍生,民国上海,王熙凤×尤氏
兆不浪

红楼梦[红楼梦] – 王熙凤×尤氏
同人衍生 – GL – 长篇 – 完结
民国 – 正剧 – 小说同人 – 因缘邂逅 – 人气剧情

简介

汪伪政府统治下的上海,恰如藏污纳垢爬满虱蚤的华美袍子——容得下纸醉金迷,容得下欲望纷争,却也容得下慷慨悲歌、血海深仇。

“此身深陷污浊,此心自甘跌堕,未曾想此生竟得遇见一个你。”

第一章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都明白命运的随机与盲目,都不知所谓的命运早已用千万只眼睛盯住我们。
——阿摩司·奥兹

海上风大,迎着风站不一会就得把纠缠在一起的长发抿在嘴里,接着舌尖就麻酥酥地发咸,像是拍碎的海浪里的盐都析出来了一样。于是王熙凤也只得顺着风向偏过头去,与靠在甲板围栏上的人们前后看着没有表情的后脑勺。
陆地还很远,她望着远处开始下落的太阳直到那橘色的光开始晃眼睛才复又垂下来,心中有些渺茫。就在这时身后快步走来一名身穿西装的男子,冲她板板正正地一鞠躬,用日语道:“王小姐,川崎先生请您去一趟。”
“知道了。”对身边乘客脸上混杂着防备与敌意的神情视若无睹,她点了点头用日语回答,转身麻利地理好了一头黑发,盘起在头顶。
“尤老板,今日在这里相见也是有缘,我希望能听您为我们在座的宾客们演唱一段。”船舱里因为密闭拥挤充斥着甜腻熏人的汗臭与潮湿气味,而挤在其中的人们的叫嚷声用“嘈杂”已经不足以形容。就在王熙凤按着太阳穴准备往那个听起来就不怀好意的声音方向甩出一记眼刀时,那边又客客气气地回了一句:“多谢您抬举,只是今日在这里确实不太方便。”
“尤老板是嫌弃这里太简陋吧,无妨,我们只是想听您亮个嗓。”操着生硬中文的男人又说。用眼角余光王熙凤都能看到那张留着仁丹胡的黝黑长脸上得意的笑,“今日若是一再拒绝,可就是不给我们这些日本戏迷面子?”
“诸位,恕难从命。”对方拒绝得不卑不亢,王熙凤侧目看到她裹在深蓝色旗袍中纤瘦的身影,在人头攒动中笼罩着月下玉兰一样清冷疏离的气质。
“不过是个中国女人,你神气什么!”在同伴的嘘声中男人有些颜面上挂不住,又或许是劣质酒水上头的原因涨红了脸颊,粗鲁地伸手抓住女人的手腕喝道,“我是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我要你唱,你就必须要唱!”
“田口君,你这幅样子真给你的祖国丢脸。”穿旗袍的女人未曾言语,带着讥讽的笑语从男人背后传出来。来人声线中自带三分凉薄,醉醺醺的男人稍稍清醒了一下,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来人,接着咧嘴也笑了起来,“是你啊,王小姐。”
“你应该听到了,这位小姐拒绝你非常明确。作为帝国的军人,难道你受到的教育就是强人所难?”王熙凤不轻不重地剜了男人一眼,扯开他还紧抓着女人皓腕的手,“还是说,你那个只会打打杀杀的脑袋里根本就听不懂呢?”
“岂有此理!你不会忘记自己也是个中国人了吧,你们这些只配给我舔靴子和被宰的家伙,有什么资格——”男人嚣张地怒骂,意外地发现王熙凤突然弯下了腰。正当他准备洋洋得意地发笑时,王熙凤口中的两个字令他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
“老师。”
被称作田口的男人脸上的酒气一下子被惊恐的苍白取代,王熙凤直身时恰好看到他颤抖的厚唇嗫嚅着:“川、川崎先生。”
“田口君,看来你是把我的命令忘了个一干二净。”川崎贤三身着黑纹付羽织,两道长眉下射出的目光严厉冰冷,“马上道歉!另外,直到我们到达上海你都不必出来给帝国丢脸了。”
“是!”田口惶恐地鞠躬,转而又鞠躬到了王熙凤面前,“对不起王小姐,是我不敬,请你原谅!”
王熙凤扬了扬眉,目光越过田口去望着一言不发站得笔直的女人,口中道:“田口君,果然你还是不够清醒。你真正该道歉的,是你身后这位女士。”
田口对她的话正要报以怨毒的瞪视,却被站在她身边的川崎贤三吓退,转身把猫着的腰落得更低:“尤老板,请您原谅!”
“是我的部下失礼了,还请尤小姐不要放在心上。”川崎贤三脸上堆出谦和有礼的微笑,低了低头说,“在下川崎贤三,向您的老师问好。”
女人脸上依旧不为所动,黑色的瞳仁古井无波,丹唇轻启留下一句“多谢记挂”,便提步转身离开。
“熙凤,刚才田口君的话你不要往心里去,出生在中国并不是你的错,”注意到王熙凤若有所思的神色,川崎贤三拍拍她的肩,安慰地笑道,“你这样优秀的人,不必在乎那些。”
“谢谢老师,我知道的。”王熙凤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眉,扬起纤长的睫毛笑得从容不迫,“错的从来都不是我……们。”她把最后一个字讲得很轻,用川崎贤三听不到的,切齿的声音。

到了夜里,船舱里安静得不真实,旁边睡着的女仆渐沉的呼吸声好像从透明隔膜之外传过来,令王熙凤感觉自己正置身海边洞穴的风口中。
过了半晌,她一脚踢开还压在身上的崭新毛毯,沾着手上的潮湿把鬓发熨帖,披上挂在床头的短风衣走出了房间。
甲板的积水里盛着明晃晃的月亮——因过几日就是十五,已经圆了七八分的样子,留下点小小的缺口,王熙凤看着莫名觉得那不曾发觉的夜雨就是从那漏出来的。
清鲜微凉的海风涌入肺里,她不禁全身打了个惊喜的冷战,眼前也跟着从朦胧中清明起来,也就是这时王熙凤发现甲板上已经站了个人。
那人背对着她,好看的身段裹在暗色的披肩里,旗袍之下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王熙凤静静地看着她倾身靠在围栏上,右手从纸盒中倒出一根细长的烟。
女人二指夹着烟卷,低垂的目光投在船底翻滚的海水之上。月光皎洁,把桅杆的阴影画在女人身上,她的身子轻轻一动,就是一阵无声的惊涛骇浪。
“尤小姐也抽烟么?”虽说是问句,王熙凤手上的打火机已经吻上了烟卷。
女人恰到好处地怔了一瞬,抬起眼帘望着王熙凤微笑说:“谢谢,既然您不介意。”她吸一口烟,轻缓地吐出一口云雾。
“我叫王熙凤,敢问尤小姐芳名。”丹凤眼含笑看着对方,她又不紧不慢地添上一句,“有些日子不曾回国了,对您所知甚少,希望没有冲撞到您。”
女人微一摇头,嗓音清冽:“不碍事,本就是虚名而已。来仪,我叫尤来仪。”
“来仪……尤小姐可是唱刀马旦吗?”王熙凤沉吟一会,问道。
“是,师傅孟雪砚先生就是以刀马旦见长。”尤来仪眼眸一亮,笑道。
王熙凤眸中的怀疑一闪而过,再开口时依旧热情不减:“尤小姐去哪里,也去上海吗?是要回去探亲?”
“是,去上海。”尤来仪点点头,手中燃烧着的烟卷把烟灰抛撒在海风中。
没有得到完整的回答,王熙凤也便配合地不再追问。只用镶祖母绿的胸针把身上披着的风衣别起来,喃喃了一句“晚上开始凉了。”
话音刚落,身后传来一声响亮的喷嚏。王熙凤与尤来仪一同转头,看到一个约摸八九岁的白净男孩——身上的马甲有些小了,尴尬地把他露出来的雪白衬衫上勒出许多道皱褶。他的眼睛在夜色中黑得发蓝,因为脸上泛着困意,像是浸泡在雾气里的两颗星子。男孩有些不知所措地用白皙的手背蹭着鼻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个高挑的女人。
“小北,不是讲过不要乱跑吗?你这孩子。”尤来仪皱了皱眉,语气却依旧是轻柔的。她说着就迈步走上前去,却被王熙凤不紧不慢地抓住了肩膀。
“尤小姐,在孩子面前还是把烟先交给我保管的好。”王熙凤迎着对方疑惑的眼神翘起嘴角,轻描淡写地把从尤来仪指间接下的烟送在嘴中深吸一口,在烟圈中转身离开,还不忘晃了晃不知何时从尤来仪身上摸出的烟盒。
“诶,不是,”尤来仪拢在男孩衣领上的手拿也不是,放也不是,忍不住扁着脸苦笑起来,“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等到尤来仪再见到王熙凤,已经是三日后到达上海时。
头顶瓢泼大雨,阴惨惨的天像是随时都会压下来砸断人的脖颈。码头上等人的却还是不少,从船上看去好像深灰的土地上开着五彩斑斓的花。花的根系彼此相顾无言,小心而专一地经营着自己脚下小的可怜的土地。
尤来仪拉着穿雨衣的郎小北,隔着黑伞之外的雨幕耐心地寻找前来迎接的老师的友人。
王熙凤就是这个时候朝着她走过来,身后跟着提行李的女仆。她目不斜视,撑着伞两条长腿走得潇洒,只是难为了矮她半头的女仆——那姑娘只好把伞夹在腋下,扣着雨衣的帽子小跑起来。
尤来仪心中不知怎的突然一松,正要伸手冲她打个招呼,对方却像是不认识她一样目不斜视地从她身边快步走过,身上卷裹着的冷气顺着尤来仪的领口钻了进去,令她来不及防备地噎了一下。
“……罢了。”她自嘲似的摇了摇头,紧接着感觉自己方才竟然全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就在她想要开口问好时,仿佛有狞亮的匕首抵在脊背上,寒气渗入四肢百骸。她不清楚这股杀气的来源,只能任由它随着缠绕在鼻端的王熙凤身上的香气一同飘远。
铅灰色的上海上空闷雷滚动,雨中穿行的人们行走在缓缓拉开的大幕下,毫不知情地走向自己避无可避的结局。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