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钓系海王》by日三千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非典型钓系海王

作者
日三千

非典型钓系海王
原创 / 男男 / 其他 / 高H / 搞笑 / 美人受 / 高H
温尤一直觉得自己只是一个长得漂亮舔狗罢了,舔一个也是舔,舔两个也是舔,于是他就干脆舔了许多个。
可能因为他是舔狗,加上这些人被舔的比较舒服的缘故吧,所以尽管他们发现了彼此的存在也没有想着报复他,反而还冲上来说自己才是最适合他的。
管他的,反正这些人有钱又颜有身材,他就勉为其难继续当他们的小舔狗叭。
万万没想到最后绑定系统,他还是要顶着自己的身体去当舔狗。
他不想死,看在能吃好喝好的份上,舔就是了:)

自以为是舔狗的海王受×攻们

青楼篇:成了小倌既要应对“花魁”的调教还要接受将军之子、小侯爷的调戏,就连敌国王子都要来横插一脚。(√)

电竞篇:在全球夺冠的战队PGM的野王×会从千里之外向你奔赴的钓系游戏小主播(√)

末世:手无缚鸡之力只能攀附末世强者最后还跟丧尸王跑了的菟丝花。(√)

兽世:仓鼠受×蛇攻×人鱼攻×人类攻×虎攻×老鹰攻
真·海陆空全包(√)

盲盒篇:总裁和他的撒娇精小男友
男高中生和他的作精小男友(√)

中世纪:身为夜莺的小吸血鬼在血猎、亲王、军官以及炼金术师身边游走,他游刃有余的勾引他们:大人,我只需要一个金币一夜。(√)

现实篇:这大概就是舔狗的逆袭吧(√)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1)青楼
古色风味十足的亭台楼阁,红砖黛瓦。千转百回的廊道,轻薄飘柔的红纱透露出这栋古楼别样的暧昧与风情。

白日鲜少有人光顾的朱色楼宇,对比夜晚的繁华热闹显得冷清许多。

然而属于京城中最大的一所青楼,亮堂的白天依旧有人进出。

“将他带进去清洗干净!”尖锐掐嗓的老鸨发话了,这个丰腴的中年妇女依稀还能辨出昔日的风华,只是这会儿的横眉冷目却让她显得刻薄势利。

硬生生拉低了那外貌颜值。

“妈妈,别这样。他好歹也是丞相家的小公子,细皮嫩肉的经不起折腾。”吴侬软语的小姑娘劝着她,让这位老鸨脸色好看了不少。

“你、你,进去帮他洗洗。”老鸨指了指随身两个小丫鬟,心里门儿清,这位小公子锦衣玉食被人伺候着的长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恐怕还不会自己的洗澡呢。

刚刚不过是给个下马威,从一开始就要把对方的傲骨打断。

将指尖捏的发白,穿着囚服披头散发的温尤才没什么铮铮铁骨,他只想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系统传送的时机可真好,他被下了软筋散没什么力气,就这么被两个小姑娘轻而易举地拉进房内洗刷。

从来没这么接触过女性的温尤小脸臊红,遮哪里都不是,两个小丫头从小就是干活长大的,十四五岁两个加起来比他一个成年人力气都大。

“咯咯咯,他皮肤好滑啊!”

“天呐,简直像是白玉。”

“嘻嘻嘻,你摸过吗就这么形容。”

两人边洗边闹着,“哗啦啦”的晶莹水珠从温尤玉白身子上滚过,丝毫不顾忌话题中讨论着的主人公的心情。

温尤用尽力气扒拉了一下挡住脸的长发,抬眸望过去,水润润的鹿瞳腾起薄雾,从水雾中看人,朦胧忧郁,看得人心疼极了。

至少将两个刚才还嘻嘻哈哈吃豆腐的两个小丫鬟盯得愣住,母爱光辉升起,下手都轻柔许多。

想起少年的身世,心中又升起怜悯和同情。

当今丞相尽忠职守,顶天立地,一心为国为民,却被奸臣所害,一家老小更是死的死,流放的流放。

还有就是像眼前这位容颜昳丽惹眼的小公子一样,被送进青楼。

但这不是她们这些小丫头管的着的,思绪一闪而过,又纯又欲的钓系小美人就被打理好了。

小美人刘海卷长,遮住饱满光洁的额头,一根绿色发带虚虚捆住一半头发,露出莹白如玉的耳朵。另外一半垂于后背,发丝流畅优美。

肌肤刚从热水中浸过,白里透红。嫩红小嘴润泽饱满,鼻子秀气挺立,确实生的一副好相貌。

穿着浅淡素色交领衣裳,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蹙眉间惹人怜爱,难掩绝色。

老鸨打量好几眼,很是满意,凭着这张小脸蛋和滑嫩的肌肤,她怎么也能靠着这位小公子日进斗金,何况还是罪人,想跑也跑不掉。

青楼里不仅有女妓,还专门划分出一个南风馆,里面的小馆儿来招待好男风的客人。

一些人脸皮薄,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有断袖之癖,就来这所青楼逛,谁知道你是嫖男的还是嫖女的呢。

老鸨将他带进雕梁画栋的朱漆屋内,坐在这儿喝茶敲打他一番。

还给他娶了一个伶名——莲尤。

取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之意,象征着疏风朗月,皎皎美人。还有谐音之意,盼着他的那些恩客能够怜惜他。

温尤听完之后差点挂不住笑,尬得他脚趾扣地,要是有泥沙,恐怕都能给他抓出个两层楼的别墅来。

老鸨瞧见他不悦的模样,竖目凶狠道:“你现在可不是丞相家的公子,以往的日子就当一场梦给忘了吧!”

“莲尤,你现在只是个罪人。能给你一口饭吃让你活着已经是皇恩浩荡,陛下仁慈了。”

“你要是不听话,老娘有的是办法折腾你!”

“但如果你乖乖听从安排,博得有钱恩客欢喜。这楼里的人都可以听从你的吩咐,珍馐珠宝、金银首饰,你从前过的奢靡生活也是唾手可得。”

打个棒子再给颗甜枣,软硬兼施,消磨斗志是老鸨向来喜欢使的好手段。

温尤像是被她这套连环招给打懵了,傻愣在原地没反应过来。

老鸨冷哼一声呼啦啦带着一群人离开,门锁好留了两个人看管,让他一个人在屋内冷静冷静,好好消化认清现实。

V587将背景放出来。

【辕和年间,皇帝昏庸无道,沉迷长寿炼丹,穷奢极侈,大肆征税,民不聊生。】

【辕和帝不问政事,忠奸颠倒,夜夜笙歌,故黔首揭竿而起,农民一唱百和。敌国趁此入侵,王朝终将颠覆。】

【萧家大将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年轻将军终将敌国军队赶出本朝,拔出沉疴,去除积弊,建立崭新朝代……】

【员工温尤,在末世之中遇到众多气运之子。】

他明白了,看了这么多小说,绑定的这个系统肯定是让他去抢夺气运之子们的气运!

【给予他们如春风化雨般的关爱,简言之,就是做他们的舔狗。】

【什么?!】怎么和他想的不一样?!

【叮——】

【舔狗系统v587竭诚为您服务】

温尤坐在床上,姿态虽没有吊儿郎当,但也是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让老鸨看了绝对会拧紧眉头呵斥他的那种。

他在脑海中和V587交谈着:【看背景气运之子应该多是正义凛然品节高尚之辈,他们怎么会来逛青楼。】

【还是嫖男人的南风馆这边!!!】

V587淡淡解释:【放心好了,主系统不会给完成不了的任务。】

这话并没有安慰到温尤,他还在悲伤自己在青楼这段时间,还不知道会受到怎么样的磋磨呢。

至少老鸨没有丧心病狂到让他刚来第一天就去接客,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她不想让懵懂无知的情事小白温尤坏了自己的名声。

老鸨派了两个人教他规矩、姿态姿势,以及琴棋书画。

前面两项还好,但琴棋书画他学的一团糟。可能是太紧张的缘故,老鸨还怀疑他到底是装的,还是他根本不是丞相家的小公子。

被温尤一句从小被父亲惯着给打发了。

哪怕是青楼小倌也是要上台表演的,他不可能一项技艺都不会,男人不得很快腻了他啊。

所以老鸨面目狰狞的逼着他一定要学会跳一支舞,不管怎样,第一次出场必须惊艳全场,吸引所有人眼球才行!

拍出去的初夜价格必须得高。

两个月之后,温尤必须被调教成合格的小倌。

蓝山和蓝月两个在这待了几年的人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教导温尤,幸而这个学生不是蠢笨不堪那种。

“坐,需轻轻盈盈,虚坐在男人腿上。”蓝月以蒲柳之态,弱不禁风地示范。

“你且记着,咱们不是女子,份量不轻,否则压坏了人有你好果子吃!”

“喂酒的时候,手势一定要优美,脖颈一定要展示出最漂亮流畅的线条,让男人一眼望过来就看见你最美的姿态,就像这样。”蓝山演示一遍。

他将衣领拉开,露出大片肌肤,白净的天鹅颈线条利落,这个角度看过去最是动人。

幸而温尤在现代学过舞蹈,虽然是炫酷的街舞,但也需要身体柔韧才行。换成衣袂飘飘、舞动飘逸的霓裳舞也不会太痛苦。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何况是这么多人聚集的小楼。

温尤时不时地听一耳朵,也算了解不少这所青楼的信息。

青楼名为生还楼,背后的靠山不清楚是谁,反正有权有势就是了,因此才能在这乱世将现之时还能这么红火。

在温尤看来不过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必不会长久。

最令人吃惊的还是楼中花魁不是隔壁怡红院的艳丽女子,而是南风馆的於白公子!

据说这位於白公子媚骨天成,因此才会取这样一个伶名压下那逼人的艳气,但这并不影响他那勾魂夺魄、容色绝艳。

楼中客人们爱他胜过爱那些貌美女子,一掷千金也要他陪上一夜,便是王公大臣也拜倒在他的云袖锦袍下。

简直像是标准的玛丽苏小受文的主角标配。

而他也终于在一个多月后碰见了这位倾世卓越的於白公子。

哪怕在同一栋小楼,白日他要练舞,於白要休息。夜晚一个睡觉,一个陪客,碰面机会压根不大。

老鸨见温尤乖巧听话,没有吵闹着逃跑,才对他放松了看管。

入夜他也可以去外面透口气了,只是不能跑出楼,怕被前院客人瞧上,他只能委屈自己去后院的竹林里看看风景。

竹林中蚊虫繁多,温尤没待多久就受不了了,撩起衣服下摆就往外跑出去,冒冒失失地撞在一个宽厚胸膛上。

鼻尖都冒酸了,生理性泪水在眼眶中打转,耳边传来V587的提示声。

【叮——】

【气运之子卿苏羨上线!您舔的一号对象上线!】

下巴被人勾住,那人喷洒出的气息都带着酒味,轻佻地蹭捏两下。黑夜掩盖不住那多情撩人的明亮桃花眼,一袭红衣灼眼夺目。

“对……对不起!”

“哪里来的小兔子?”这人声音仿佛带着勾子,拥有一种特性的慵懒,天然生媚。

温·小兔子·尤的瓷白小脸泛起红晕,小声反驳:“我不是小兔子。你喝醉了,要我扶你回去吗?”

那人本来还歪歪扭扭,似乎要倒伏在温尤身上,闻言站直了身体,眼神冷冽,声音也带着寒意:“回去?”

“回去让外头那些男人糟蹋践作么?”

温尤怔了片刻,一个人名缓缓浮现他脑中,傻乎乎滴问道:“你就是於白公子?”

他豪情万丈地说:“那我们就不回去了!我陪你在这里待一晚上。一夜而已,凭你的地位,妈妈就算生气也不会对你做什么。”

小家伙挺起胸膛,学上了江湖人士要为兄弟两肋插刀那一套,瞧着倒是正义凛然。

於白嗤笑一声,正视起这只精致艷丽的小兔子来,那双狭长眼眸深沉如渊,似乎要剖开胸膛,看进滚烫鲜红的心脏。

想起小兔子的身份,这人问了一个冒昧古怪的问题:“你就不恨?”

温尤愣了一下,抿紧了唇,略微有些哭腔:“活着才有机会。”

於白蹙眉,淡声道:“抱歉。”

一身白的小兔子和一身红的狐狸蹲在竹林,喂了一晚上的蚊子。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