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by我吃糖果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情人(高干H)
作者
我吃糖果

內容簡介
沈非白35岁,成熟男人,A城市长,有过一段政治婚姻,私下包养了风评极差的女明星。

排雷:男主包养情人时还未离婚,夫妻各玩各的,没有感情
架空,不与现实搭架
言情向剧情肉

高H1V1H年上

0001 chapter1
“谢小姐,沈市长让你今晚在酒店房间等他,请您做好准备。”

看到这条短信,谢呦呦坐在车上愣了几分钟,可能午睡刚睡醒,脑子还有点不清楚。

她反复确认了短信上的内容,随手拿了瓶矿泉水一饮而尽,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确实是沈非白秘书发来的短信。

她回了对方一个字:“好。”

A城的市长沈非白已经包养她两年多了,但总共也就啪过那么两三回,一个手指都数得过来的次数,他也从来没有在她这里过夜,做完就一定会离开回自己家,无一例外。

前年他们还在车上有过一次,那次之后,沈非白就没再见过她,只是让秘书每个月按时给她打零花钱,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金主不提这事儿,谢呦呦也没问,反正他每个月都会准时打钱到她卡上。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一个已经三十五岁的老男人了,身体和气质都处于成熟的阶段,五官长得端正,不管是穿正装还是休闲装,都充满了属于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在床上恰到好处的放浪和收敛,这些东西,确实很吸引二十岁年龄段的小女生。

今天这场戏拍完,谢呦呦特地看了眼时间,下午三点半。

刚好在金主到酒店之前,她还可以有时间准备。

在衣帽间选衣服的时候,她又有点犹豫,到底是穿白色连衣裙,还是款式火辣的情趣内衣,她不知道沈非白会喜欢哪种风格。

第一次去见他的时候,她还很懵懂无知,穿着戏里的旗袍就过去了,她没想到,自己会被沈市长看中。圈子里漂亮的单纯的名声好的,一抓一大把,但沈非白却唯独看上了她一个风评极差的女明星。

当时男人看了她一眼,眼神没有太大的波澜,完全是喜怒不形于色的样子,根本看不出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加上这两年他们基本没啪过一次,谢呦呦完全不知道对方的喜好。

算了,还是情趣内衣吧。

谢呦呦最后选了情趣内衣,大部分男人总是喜欢刺激眼球的东西,她当初穿旗袍见他的时候身姿曼妙,妩媚多情,一双细长白嫩的玉腿从开衩处露出来,和情趣内衣的风格差不多,就算沈非白不喜欢,也应该谈不上反感,总不会出错。

她长得比较幼态清纯,五官精致,在镜子面前散发着满满的青春气息。

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状态,还算满意,谢呦呦化了个淡妆,看着镜子里的人气色极好,才将心里那股紧张和不安驱散了一点。

她都已经两年没见那男人了,多少有点紧张和忐忑。

看了下墙上的钟,才五点半,还有两个小时沈非白才会来。

谢呦呦端坐在床上矜持地等了一个小时,终于坐不住了,就这么躺在了被子上,眼神有些涣散,好累啊,明明什么都没做,就只是等个人而已,怎么这么累,还要再等个把小时,早知道晚点到了,在外边走走,还能消耗点时间。

沈非白一直不来,她的心也一直吊着,神经一刻不敢放松。

等着等着,肚子突然饿了,为了转移注意力,谢呦呦准备吃点东西。

酒店客服送了水果,她坐在床上,吃了几颗草莓,口红一会儿再补。

突然,谢呦呦听到门口传来滴的声音,心里咯噔一下,她知道是沈非白来了。

谢呦呦看着地上的果皮纸屑,又看到自己的高跟鞋歪在地面,有些慌乱地收拾了一下,这才七点,沈非白怎么提前半个小时就来了?

论哪个金主来了,看到自己包养的小情人不乖乖坐在床上,做好准备好好伺候金主,反而悠闲自在地吃起了水果,地上都是果皮纸屑,那心情也都会很微妙。

她本来说吃完就收拾了,谁知道沈非白来的那么快,根本毫无预兆。

沈非白用门卡打开房间,门在身后关上了,发出轻微的声响。

男人的皮鞋踩在地毯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房间比较大,他走了一段路,目光四处寻找了一番,最后看到谢呦呦赤脚蹲在房间里,拿了一个红色塑料袋装着什么东西,慌乱地塞在抽屉里,又坐在地上换上高跟鞋,现场整一个兵荒马乱。

沈非白看着她的动作,深邃的目光里,多了一丝困惑。

她在干什么?

对于自己包养的这个小情人,沈非白的记忆是相当陌生的。两人除了二年前几次露水情缘,甚至都没有再见过,他已经忘到后脑勺了。

如果不是这次过节,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儿子去厨房倒水喝时,妻子坐在那低声问他,私下有没有包养过女学生,沈非白才想起来,女学生没有,女明星有。

巧的是,他们正在看的电视剧,就是他的小情人演的。

小情人的脸长得很清纯,是别人口中的初恋脸,长得很纯,身材却很火辣,腰肢纤细,胸大概有D那么大,他在床上还揉捏过。

他手指捏着半截烟,摩挲了几下,烟灰落在地上,突然打算来见一见他的情妇。

还没等沈非白走过去,谢呦呦刚把果皮藏好,回头看到男人出现在背后,还吓了一跳,马上站起来。

沈非白戴着一副斯文的金丝眼镜,身材很高大,五官是深邃的英俊,轮廓比较深,时间在他脸上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有的只是成熟和儒雅。

谢呦呦和他对视上了,她表现出来的慌乱情绪和男人眼底的波澜不惊,非常真实地形成了对比。

他已经35岁了,但他保养得很好,又很爱健身,其他男人一旦结婚了,都开始发福秃顶油腻,沈非白身材很有型,像是行走的衣架子,完美地撑起了这身价格昂贵的西装。

沈非白看她慌乱的样子,问了一句:“怎么了?刚刚在干什么。”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或许是经过时间的沉淀,更低沉好听了。

虽然他语气听上去比较温和,但谢呦呦却也不敢在他面前轻易放肆,或许也根本没人敢在他面前轻举妄动。

谢呦呦说:“没什么。”

“沈市长,要不要喝杯水?我给你倒。”

“不用。”

沈非白看她一眼,漫不经心地走到了床边,随后坐下了。

谢呦呦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一直紧张不安,尤其是沈非白靠近她藏果皮的抽屉,她就跟屁股扎了针似的,坐立不安,但她又不能让沈非白发现自己的异样。

沈非白自然把谢呦呦慌乱的样子看在眼里,她自以为还掩饰得很好,他垂下的眼多了几分困惑,随手拉开了抽屉。

谢呦呦和判死刑了一样,站在那没动。

沈非白看到那个红色塑料袋,用手指拨了一下,看到里面的草莓残渣。

联想到谢呦呦刚刚的所有表现,他嘴角扬了一下,已经明白了一切,他没说话,又把抽屉送回去了。

他坐在床上,松了松领带。无名指上的素戒,在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显得更加有魅力,但也随时提醒着别人,他已经结婚了,是别人的男人。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