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by磨叽磨哩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作者
磨叽磨哩

人生若只如初见
原创 / 男男 / 古代 / 微H / 正剧 / 美人受 / 虐心
上辈子的简文若用一生苦等一人,最终得知竟只是一场欺罔。投胎后他不再是痴傻寂寞的简文若,而成受尽宠爱的雪见。
虽然孟婆汤没起作用,但上一世的苦楚断肠已成往事。
恨渐渐淡了,雪见决定忘却前尘,离那人越远越好。
谁知命运开了个玩笑,两人阴差阳错在灯火阑珊处偶遇,那人如初见时一般一把扶住了失去重心的他。
面对着雪见与前一世近乎一样的脸,那人却神色平静,温和问道:“公子可还好?”
雪见简直难以置信,几百年过去,这人的脸还如蚀刻一般印在他脑海中,但他倒好,这样负了、欺瞒了自己、令自己憔悴一生后,竟然就可以这样完全不记得他,连他的模样都忘了个干净?!
已经放下的恨意骤然浮上心头,雪见改变了主意……
———————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001 与君初相识
我单手端着煮好的清粥,另一只手推开竹门,“云奚,吃饭了。”

站在竹窗旁的人一身布衣。却因为姣面如月,无端风骨,生生将这样粗布衣裳穿出了泠泠仙气。

他原本正眉头紧锁地凝视着窗外,闻言转过来冲我温和地笑了下。

那笑很是浅淡。即便唇角弯起,眉宇间仍不掩疏离。

虽是我救了他,但我有一点怕他。

我将粥放在了桌上,在对面坐下,“李婶跟我说下午给我换条鱼,晚上我给你做鱼汤喝可好?”

他又笑了下,在桌边落座,拿起瓷勺轻轻翻搅热粥,冲我温柔道:“都好。劳烦了。”

我看着他姿态端庄又极其缓慢喝了两口粥,询问道:“今日你可有想起些什么?”

他放下瓷勺轻轻摇了下头,眉头又有一点要拧起的趋势。我连忙安慰道:“没事,你且在这里安心住着。也许还有哪里受伤了但看不出,等都好了便想起来了。你不要太着急,恢复记忆需要时间。”

他“嗯”了声,垂眸冲我道了声谢。

他笑容看着没有多少真意,道谢却很是认真。

我有些无所适从。其实我并未做许多,与其说我救了他,不如说我是怀揣着私心把其带回了家——

云奚是我在青溪畔捡到的。那时他半身泡在水中,仙衣上血迹斑斑,细细探察却不见外伤。

我将人带回家乃是图报答、图钱,谁知他竟然失忆了。

失忆的云奚面对这个世界时的陌生和焦虑令我感同身受——

我并非这个世界之人。

乃是从其他世界一夜之间掉落此处。虽然渐渐安了家,生活也过得下去,但从无融入之感。内心甚是孤独,而这种孤独无人可诉。

得知云奚失忆后,我便对他生出了几分同病相怜。

瓷勺碰到了碗面发出了很轻的声响,我恍然回过神来。对面的云奚还在慢条斯理地搅粥,搅好几下才文雅地吃一小口。

捏着勺柄的手指像是琼玉雕就,修长优美。连指甲的颜色都比旁人的好看。

我下意识多瞅了两眼,起身道:“我去干活了,你慢慢吃。”

云奚放下瓷勺,看向我道:“什么活,我帮你可好?”

他看着这般不食人间烟火,我怎好意思让他帮我砍柴挑水,当即摇头道:“不必了,你身体还未好全。好好休息。我干这些活早已习惯,你若是闲来无事可再去溪边找找剑。”

云奚安静了几秒才低低“嗯”了声。

他像是不抱希望。前后去过五六回了,皆失落而归,许是早就将溪水周围找了个遍。

我安抚道:“下回我帮你去市集里问问,也许是有人捡到了。若是见到了我们便想办法买回来。”

他又一次向我道谢,我摆手道:“不必谢我。若你有什么需要便同我说,我先去干活了。”

雨后初霁,山上弥漫着泥土芳香。我此番上山是为了寻找竹笋,找到便可同鱼汤一起煮来提鲜。

云奚虽从来不挑剔吃食,但吃得好些总归能开心些。

找竹笋需要些技巧,而我经验并不丰富。辨认着竹尾的方向,挖了大半天,才找到一根细小的竹笋。

天色渐沉,我心下失望,打算打道回府。直起身子远眺时,忽而在一斜坡上看见了一冒了尖的春笋。我惊喜地攀爬过去,站在松软泥土中,正要挥动锄头,脚下蓦地打了滑。我毫无防备地向后仰着栽了下去——

电光石火间,我被人稳稳接进了怀里。

抬眼时见到了意料外的面容。云奚撑着我的腰,见我站直后就将我放开了。

他对上我惊讶的目光,开口解释道:“李婶将鱼送来时道山上最近有熊出没,叫你这段时间尽量避免上山。”

我按捺着欣喜确认道:“你可是担心我出事,因而专程来寻我?”

云奚似乎不觉得他来找我是件多么大不了的事,态度平常地“嗯”了声,抬眸看向留在竹笋边的背篓,问我道:“你上山可是为了找竹笋?”

“嗯,煮鱼汤用。那个挖了便够用了。”

他应了声“好”,吩咐我道:“你在此稍候片刻。我帮你取来。”

我迟疑地答应了。只见他轻松跃起,悠然落于竹笋边,好似毫无重量,踩在苔藓落叶之上竟也不会沉下。

他捡起我落在一旁的锄头,轻巧地翻了下,深埋于泥土中的竹笋便滚落而出。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躬身捡起竹笋,拍落竹笋上的泥土,将它放进了一旁的背篓里。

他很快带着零落物件落回我身旁,弯了下唇,柔声道——

“文若,我确能帮到你,对吗?”

我猛地从床上惊坐而起,大口喘息着。

月华如霜,清清冷冷,透过窗扉散落在丝锦衾面上,像极了那个人。

我不由打了个冷颤,这才发现自己竟出了一身汗。

我已很久未曾梦到他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