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歌》by十日有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狂歌 限
又名帮派大佬和他捡回来的暴力甜心
十日有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HE – 黑道 – 养成
年上

【非历史文 勿较真 无原型 故事纯属虚构 设定原因攻受都不是好人】

外热内冷脑子很好用的笑面虎大佬攻x内外都有点笨蛋但武力值高的甜心受

半养成 在混乱世代中作彼此的救赎

六七十年代的香江,黑帮横行,个个都是土皇帝。

陆清文,英文名Christopher,中葡混血,胜堂少帮主。

他的华人父亲住在半山,有钱有权,在洋人堆里仍然被看不起。

遗传了母亲的墨绿眼睛高鼻梁和父亲的黑头发,陆清文这种混血儿是华人眼里的洋鬼子,洋人眼里留着猪尾巴的唐狗。

有一天,他带着人在清理门户时捡到一只落难的小狗。

小狗的眼神勾起了陆清文的顽劣心思,抱他回去洗干净。

然后获得了一只漂亮小狗,未来的漂亮老婆。

小狗单名一个“辉”,没有英文名,广东逃难下来的,陆清文给他取名陆小辉。

鲜有人知道,人称笑面阎罗,手段狠绝香江的陆大少私下最喜欢抱小孩一样抱着他的辉仔,亲他额头和软软的脸蛋。

墨绿眼瞳温柔又深情地看着深棕色的眼睛:“辉仔,唔好唔理我。”(别不理我)

Ps因为背景设定在香江(港) 辉仔又是广东人 所以会有粤语部分出现 会有翻译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楔子

六七十年代,香江虽受国内不稳局势影响造成暴////////动,但经济仍稳步成长,人口高增。洋人及少数富有华人聚居半山,剩下的则聚居于寮屋或廉租的公共屋邨,居住及卫生环境都很差。
此外,社会帮派横行,各占地盘当土皇帝,其中“三不管”的寨城更成为了犯罪温床。
而在众多“香堂”中,胜堂是其中一个势力越来越大的帮派,却也最是低调神秘。

“命案150余宗,因赌博伤人380余宗,借烟酒卖粉234宗。这些坐馆,香主,红棍,白纸扇,草鞋(注),没有一个无辜的。”灰蓝的烟雾缭绕。
“特别是寨城,一锅端了吧。”盘着核桃的人这样说:“香江只要胜堂一个皇帝就够了,你当年不是很喜欢那个小孩么?他现在就在宋恒手下。”
看到暗下去的眼神,陆桦满意地笑了笑:“Chris,拿回来,胜堂只能姓陆,要换,也只能换你的血脉。”
“是,爸爸。”

大宅里,水晶灯闪烁,伴着悠扬的古典弦乐,看对眼的男女随乐声慢悠悠地跳舞,曚黄的灯光像金箔一样盖到每个人身上,真正的纸醉金迷。
一辆兰博基尼在大门停下,戴着白手套的门僮把车门开启,走下来三个男人。
“胜堂恒爷到——”穿着马褂的中年男人把宴会厅的门打开,引来全场注目,许多人不禁对视一眼,低声说话。
“胜堂啊?他们来干什么,挑衅?”“说不定是来下战书呢,今天不就是前少主的洗尘宴吗。”
“欸我刚从澳门回来,那个是不是笑阎罗以前最喜欢的那小孩?还没死?”“你说呢?不过这位爷回来了,他也离死不远了,再喜欢也忍受不了背叛啊。”
“可惜了,长得跟小妮子一样漂亮。”“男人漂亮有什么用?比他老婆漂亮哦,那可不行啊。”
“⋯⋯”
为首戴着眼镜,剑眉星目的“恒爷”左右分别站着两个男人,高高瘦瘦穿白衬衫的,是“跟小妮子一样漂亮”的少年,另一个较矮,清瘦,有双大眼睛,身穿浅青马褂。
正是胜堂坐馆宋恒最得力的左膀右臂,红棍陆小辉,以及和胜堂关系十分密切的九龙卫生总长林真。
“恒先生,别来无恙啊。”拄着拐杖,戴着佛珠,一头银白整齐向后梳的男人笑道。
“托陆局长的福,不错。”宋恒和其余二人从侍者的银托盘拿过香槟,像乖乖回答长辈问候的小辈。
各人暗暗看戏,谁不知道陆局长的腿就是宋恒指使他手下那红棍打伤的。
当年胜堂坐馆还是陆大少,宋恒的至交好友,宋恒为了这个位置,连好友的父亲都能加害,实在是令人唏嘘。
陆桦摆摆手,身后的人躬腰,往楼上去了。
“恒先生抽空来小儿的接风宴,实在是令人受宠若惊。”陆桦脸上慈祥地笑,但眼神蕴藏锋利。
宋恒笑得一脸无害,心想他倒不想来,要不是⋯⋯一抬眼,便顿住了。
楼梯走下一对男女。
男人穿了一身做工精细的燕尾服,戴着黑色绸缎手套,身形高大,黑发向后梳,露出了光洁的额头。他肤色如洋人般白,最标志性也是最突兀的是深眼窝里一双墨绿色的眼睛。
“笑面阎罗”,陆家大少陆清文。
他挽着一个看上去与他年龄相近的女士,梳时下最受欢迎的堆云装*,穿着刺绣精致的祖母绿色旗袍,修身的设计更突显出玲珑浮凸的身材。
陆小辉拿着高脚杯,看到如葱白的玉手与黑手套交握而来,瞳孔一缩。
“来,Chris。”陆局长对众人介绍:“这位是程家的千金,Chris在英国的同学,这次他回来,也把程小姐带回来了。”
有个不怕死的啤酒肚问:“陆局长,可是新抱仔*啊?”
陆局长哈哈一笑:“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年轻人的事我是不怎么管了!”
“看吧,说不过来你非要过来。”林真看着没分他们半点眼神的陆清文,杵了杵陆小辉的肩轻声道。
宋恒踩了踩林真的脚,人好险没跳起来:“不就是同学吗,也许只是朋友呢,我没听Chris说他交女朋友了啊。”
林真看了看陆小辉,瞪了眼宋恒:“你看看他们的手,再看看陆老头那笑,你信吗。”
“我⋯⋯”“行了。”少年的声音有点闷:“大少回来了就行。”陆小辉看着大少笑意温柔地微微弯腰与程小姐耳语,咬着玻璃杯边,是他无措茫然时的习惯:“少奶奶长得漂亮,很配大少。”
林真蹙眉,略担心地看他。
宴会在简单的致辞后继续,陆局长是个精神英国人,办宴会都是用冷餐形式,可把陆小辉的广东胃饿惨了。
“Hello,你是胜堂的?”陆小辉正想把盘子拿出来,肩就被拍了拍。
一看,是一个满头波浪的女生。
陆小辉礼貌一笑,没正面回答。
女生也没介意,自来熟地道:“先生长得好看,愿意和我跳一只舞吗?”她示意正有几对男女翩翩起舞的中央,顺着看过去,就见那对璧人在跳舞,贴得很近。
“Sorry Miss,我一个粗人,不会跳舞。”他垂下眼眸歉道。
其实他会跳,还是陆清文亲自教的。
女生状甚可惜地叹口气,又凑近问:“那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陆小辉不动声色地后退一点,微笑摇头。
对他们这种人来说,多一个外人知道真实姓名,就多一分危险。
女生感觉到有道冷冷的视线盯着自己,但是环视全场,没人注意这角落。眼前的靓仔不太搭理自己,只好耸耸肩:“好吧,不过我真挺喜欢你这种的。我叫Lucy,以后你们胜堂和我爸爸,就是长生的梁老板啦,有事或者有东西需要,报我这名字,他们会帮你的。”
女孩伸出了手:“握个手敷衍下我吧?”
陆小辉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自己让女孩子做到这份上,也太不男人了,另一方面又觉得这个姑娘颇有江湖女侠的豪爽洒脱。
成功握手,女孩被他的笑容晃了眼,连靓仔手掌粗糙的触感也忽略了,看痴了。
“失陪。”陆小辉一晚上光喝酒水,有点内急。
上完厕所,陆小辉没有马上回到宴会厅,反而沿着外面慢慢走。他是为了见大少才来的,看看他过得还好吗,开心吗。
现在见到了,虽然大少没有看他一眼,但现在有少奶奶了,两人郎才女貌,应该会很幸福吧。
悠扬的琴声和灯光隐隐穿过门的阻隔,衬得他形孤影只。
陆小辉轻轻叹了口气,转身打算回去。
经过昏暗的转角,突然被极大的力道钳着手腕,半推半按到红砖墙上。
身为红棍的陆小辉自然能挣脱,甚至能一肘把人的脖颈撞断,但他跌入的是朝思暮想着的温热气息,所有反抗的能力都自动无效。
黑手套把他的头护着,绿瞳在夜色里闪着细碎的光。
“大⋯⋯”话音未落,唇舌就被强势地堵住。带凉意的薄荷,但霸道地伸进来的舌,相缠的呼吸,又是那么滚烫。
陆小辉软倒在陆清文的怀里,心里涌上一股委屈。
深吻一阵,分开时扯出令人脸红的银丝。陆清文仍是刚才衣冠楚楚的样子,只是呼吸沉重,低头和他的辉仔额碰额,眼里翻涌着滔天的浪潮。
正想再吻下去,“辉?是你吗?走了。”林真的声音打破短暂的暧昧氛围。
陆小辉像被惊醒了一样,推开陆清文。正如陆小辉对他不设防一样,陆清文对他也没有防备,所以轻易被身型小他几圈的人推后几步。
借着稀疏的月光,长得越来越清俊漂亮的,他的小辉眼睛蒙了一层水气,唇珠打上诱人的晶亮,吻上去很软,被亲红的唇翕动了几下,终是什么都没说,跑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