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十六岁》by酩酊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重返十六岁【校园NP】
作者
酩酊

內容簡介

一场车祸,裴言回到了十六岁的高中生活。
十六岁有什么,有还没长成海王的校草男闺蜜,有未来变成炮友的温柔学霸。
还有……讨厌的臭脸前男友。
裴言:前男友可以不要,小帅哥麻烦都留下。

男主有三个:
随地发情的校草男闺蜜
温柔且腹黑的学霸炮友
总追妻火葬场的前男友

校园文,走心走肾走剧情。

NPHNP校園H校園重生

0001 一 再遇前男友
01

裴言死了,死于车祸,还死在了参加前男友婚礼的路上。

那辆大客车迎面撞来的一瞬间,裴言脑子闪过的最后一句话是:“坏了,江越不会以为我是因为他伤心过度自杀的吧?”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死亡的感觉好像没有那么可怕,不过是把人生都走马灯在眼前过了一遍,最后定格的,是她和江越最后一次吵架分手的画面。江越冷眼看她,语气里是她最熟悉也最憎恨的高高在上:“裴言,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成熟,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你谈那么多你想要的风花雪月的恋爱,要过日子就好好过,不想过的话你现在可以走。”

听过无数遍了,江越嫌她幼稚,嫌她不够成熟,嫌她只想活在浪漫恋爱生活里不切实际。每次吵架江越总会这样毫不留情地指责她。

凭什么啊,他就是仗着她先喜欢他,仗着每次吵架她会灰溜溜地回来跟他和好,他一点也不怕失去她。

可是这一次裴言终于清醒,她很平静地看向他,笑了笑:“好呀,那我就走吧。”

江越那张好看的脸闪过一瞬的错愕,随即转化成更浓烈的怒气:“好呀,那你别后悔。”

裴言想,我当然后悔,后悔整个高中都来暗恋你了,要是重来一次,一定跟各种各样小帅哥统统恋爱一次,让你江越滚一边!

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

物理老师握着粉笔在讲台上唾沫横飞,黑板上是裴言阔别多年的物理公式。裴言坐在教室倒数第二排的座位上,再一次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宽大蓝白色丑校服。已经一节课了,裴言以为自己再醒来会身处阴曹地府或者地狱天堂,却没想到是嘀嘀嘀的上课铃响和江越把她从座位上推醒后的那张冷漠脸:“要上课了别睡了,你昨晚干嘛去了?”

再一次看到江越,裴言还有些发愣:“江越?你不是结婚去了吗?”

后桌传来一阵爽朗的发笑声,裴言和江越的座位中间伸过来一个脑袋:“裴言你做的什么梦啊,还能梦到江越结婚,新娘是谁啊,你吗?”

江越毫不留情的给了他脑袋一巴掌把他拍回了座位,他也不生气,随手拿起桌上一支笔在细长灵巧的手指上转圈:“你看吧你看吧,就江越这个臭脾气开不得玩笑的死古板,谁跟他结婚谁倒霉。”

江越冷眼一横:“宋柏岸,你再多说一个字,下次数学作业别抄我的。”

“别啊!我的错我的错!”

裴言愣愣地看着嬉皮笑脸讨好江越的宋柏岸,更不可思议了。宋柏岸的确曾经是江越最好的朋友,可是后来因为江越对她的冷漠态度让宋柏岸为她打抱不平而和江越吵架闹翻……而后来,因为和江越分手,她也很少和宋柏岸联系了。

“嘿嘿嘿!”宋柏岸伸出手在裴言眼前晃了晃,“你盯着我不放干嘛,怎么,暗恋我啊?”随后嘴角一扬,那双骗了无数女生的桃花眼里泛起不正经的笑意:“我这个人吧,本来不准备谈恋爱,不过对象要是你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哦。”

裴言还没说话,江越冷冰冰的声音就又严厉地从右侧传来:“上课,闭嘴。”

于是裴言花了整整一节课,终于接受了眼下的事实。

她穿越了。

回到了高一,回到了十六岁,回到了最开始,她喜欢上江越,暗恋江越的时候。

转过头偷偷看了一眼正认真听课的江越,侧脸很优越,鼻子高挺,睫毛纤长,下颚线漂亮又流畅,即使过了这么多年裴言还是不得不承认江越就是长在了她的审美上。特别是对于十六岁还没见过世面纯情的她来说,江越就是漫画里走出来的人物,长得好成绩好,性格冷冰冰不苟言笑正是女生们最爱的高岭之花人设,要不然当年她也不会色令智昏深陷不可自拔。只可惜对于二十五岁的她而言,她已经尝到了和高岭之花谈恋爱是什么体验。

是做太多说太多都换不来一个笑脸,是情人节要不来一束花,是希望对方说一句甜言蜜语时他会皱着眉头嫌你太幼稚浪费他的时间,是永远都得不到回应的恋爱。

回想起那几年,裴言又深深叹了口气。

所以说少女漫画言情小说害人不浅。

“认真听课。”她眼神太直白,江越终于转过头,皱眉出声。

裴言撇撇嘴,移开眼。视线落到课本上的物理公式,好神奇,高一时怎么都理解不了难懂的晦涩公式现在落在眼里稍微看一下就能融会贯通。物理老师刚好在黑板上出了道题,裴言两三下写出了答案,开始无聊观察周围低头做题的同学。

她前面坐的是李铭吧,上高中那会就很热心,后来毕业当了消防员,因为冲进火场连救五人还上了新闻。

右侧方的……周依依?她没割欧式大双眼皮前还挺清纯好看的,谁能想到后来她成了女主播,整了容。

看了一圈正准备收回目光时,却对上了一双清澈温和的眼。

时予。

她在心里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他们班的学委,未来国内最年轻最前途无限的胸外科专家,还有另一层身份……

她后来的炮友。

明明是同样款式的丑校服,也能被穿出加了日系美少年温暖滤镜的味道。裴言对他的记忆其实更多的是他后来穿着白大褂的精英利落模样,和……脱了衣服时的好身材。高中时她一门心思都扑在江越身上了,压根不记得其他人是帅是丑了,现在才发现,其实时予从高中时就这么好看了。

她正盯着时予出神,压根没想到她的目光多热切。时予怔愣了一下,不太好意思冲她礼貌微笑,随即飞快低下头。

???她没看错吧,是害羞脸红了吧?

要知道后来的她和时予的见面就只有她败下阵脸红求饶不要,时予却还能面不改色地进行一些更羞耻的动作,逼得她流泪溃败。

一些和时予的床上记忆不合时宜地窜进脑海,裴言也禁不住脸红起来,殊不知她和时予对视互相脸红的样子早就落到了某个人眼里,成了眉来眼去暗送秋波脸红害羞的铁证。江越把手上的笔往裴言桌上砸落,吐出的字句有些咬牙切齿:“你不做题在瞎看什么,老师说的你听懂了吗,你会做吗?”

裴言疑惑看他,她记忆里江越是很爱管她学习,但是也没有到这种稍微走神他就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吧?难道真的是当年的恋爱滤镜让她猪油蒙了心?

“我听懂了啊,也早就做完了啊。”裴言把手边的草稿本往江越那边移了移,上面清晰利落地写着她的解题过程,毫无差错。江越接过来有些错愕:“这题难度挺高的,你真的会?”

裴言翻了个白眼,学着她最熟悉的江越式刻薄嘲讽他:“你自己觉得难就不要觉得别人都做不出,江同学,不要动不动就瞧不起别人,觉得别人心智不成熟幼稚低下,你不了解的还有很多呢。”

江越脸色难看起来:“我没有这么觉得。”

裴言冷哼:“你最好是。”

江越气急败坏:“你能不能别这么阴阳怪气?”

裴言无辜眨眨眼:“我有吗?我没有吧,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玻璃心,把人想得太坏啊。”

“你就是神经病。”江越终于彻底恼怒转头不理她。

战斗胜利的裴言笑得很开心,下课时去上厕所都脚步轻快,回座位后身后的宋柏岸用笔点点她后背,凑过来小声问:“你怎么和我们老江吵架了?”

“我没有跟他吵架啊,是他自己生气而已,干我什么事。”

宋柏岸神色古怪地看她:“不对啊,你以前可是天天哄着捧着我们老江,生怕他不理你,怎么今天突然就转性了,欲擒故纵?”

裴言一巴掌落到他肩上,“欲擒故纵个屁!他又不是我祖宗我还得给他磕头上供,谁要哄他啊。”

宋柏岸默默竖起了大拇指:“你说得对,我们老江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差,不能惯着。”

坐在一边表面在做题实际上听得一字不漏的江越额间青筋直冒狠狠地掰断了手中的签字笔。

“唰”地一声,凳子突然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太大,偷偷讲坏话的二人顿时噤声,看向忽然起身的江越。

“越啊,去哪儿啊?”宋柏岸心虚堆起笑询问道。

“要你管?”江越冷冷横他一眼,拿着书出去了。

裴言和宋柏岸默默对视,彼此都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你看吧,真把自己当祖宗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