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春》by吾妻见信好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回春 限
第一次见到爸爸的时候,他看到了我最不堪的样子
吾妻见信好

原创小说 – BL – 长篇 – 完结
H/C – 双性 – 父子 – 年上

入冬之前,他好像什么都失去了。

不过他本就拥有得很少,也算不上可惜。

预警

亲父子年上

首章有抹布情节

会有少量BG-性描写

 

01

已是十一月的末尾,临海的濛城气候仍旧宜人。昨夜一场秋雨,街边的法国梧桐被凌虐整晚,叶子散落一地,湿哒哒黏在道牙两侧。
这本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周五清晨,如果忽略掉电视里传出的早间新闻的播报声。
“……据前方记者现场报道……事故发生地为宣义路香橼郦舍,大火已于凌晨扑灭……现场两名死者身份不明……是否意外失火仍需进一步调查……”
陆偌霆将没喝完的咖啡搁在手边的茶几上,视线从窗外移向电视机画面,入目是一栋已经变为废墟的别墅。“宣义路香橼郦舍”几个字吸引了他的注意,陆偌霆起身走向书房,拉开书桌右侧第一个抽屉,里面躺着一封信。
信封上无寄件人信息,三天前随一份快递一并投放至陆偌霆居住的馥雪佳苑楼下。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收到快递的当天,陆偌霆并没有在意塑封盒子内的东西,而信上内容更让他觉得是无稽之谈。本该当成是恶作剧的信件和未知U盘他没有扔进垃圾桶,反倒是鬼使神差地留了下来。
“我快要死了,就在你收到信的后两天。我留下了一个孩子,请你救他,那也是你的孩子,我们唯一的孩子,请你一定要救救他!宣义路53号荣丰仓库,11月24号晚上十点,求你一定要来!我很想你。——知名不具”
不足一百字的内容,一眼就看完了,这甚至只能算得上是一张便条,任谁看过都觉得这是一场恶作剧。可是为什么信上写的地址如此巧合地就在新闻播报事故地的两条街之外,为什么真的有人死了?还有那孩子……
“孩子……”陆偌霆皱眉吐出这两个字,不怪他觉得莫名其妙,虽然自而立之年已过了六七个春秋,他一直孑然一身。床伴换过不少,可都是好聚好散,若说是这一年多相处的那位……陆偌霆摇了摇头,绝不可能,展大小姐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
墙上的挂钟报了早七点的准点,陆偌霆刹那回神,快步走出书房,取了玄关上的外套便离开家门。他有一种直觉,信上说的是真的,而这种直觉在他下电梯进停车场时到达了顶峰,以至于启动车子的时候他甚至惊出了一身白毛汗。
会不会迟了?已经过了一晚了,那孩子还会在吗?动作快过思路,一脚油门下去,银色的奔驰滑出地下停车场,驶入还未曾苏醒的街区。

“嘀嗒,嘀嗒,嘀嗒”分不清这声音是雨又开始下了,还是仅仅只是残存在屋檐上的水想争先恐后地往下跳。不管是什么,它们总归是要回到大地的。就像人若是死了,烧了也罢,土葬也罢,最后总不过是一抔土,也会回归大地。
死亡,在过去的十几年间,兰因偶尔也会想到这件事。但相对于活在这世上的十七年,这六千多个日夜,其实想死的时候也是屈指可数的。
还能更糟吗?
“谁让你碰的!你也配碰这幅画?哪只手碰了给我伸出来!”三岁的兰因被钢尺几乎打烂了掌心,那是他懂事以来第一次看到那个男人的怒火,那个他应当称之为“外公”的人,他吓得不敢出声,眼泪在他晚上躲在被子里才姗姗来迟。
还能更糟吗?
“你叫谁妈妈?不准叫!不准叫你听到没有!”“啪!”清亮的耳光声响彻整个客厅,家里的佣人们默不作声地做着手头的事,对这个四岁才学会叫人的小少爷动了恻隐之心,但是也不敢上前扶起他,抱抱他。这哪里是什么小少爷,比丧家之犬也不如。
还能更糟吗?
“上什么学?你让他出去上学?他个不男不女的怪物去哪里上学?他能跟男孩子一起撒尿吗?他用鸡巴还是用逼撒尿?”在外人面前永远潇洒儒雅的兰墨白,在女儿面前指着外孙的鼻子骂,横眉怒目,满嘴生殖器,那眼神不是在看一个人,仿佛在看一个畜生。
还能更糟吗?
“兰因,昨天教你写的那几个字练好了吗?写给外公看看。”这个男人不发疯的时候,兰因其实很想和他共享天伦之乐。就比如现在,他乐颠颠地写好了字,是刚学不久的颜体书,捧到兰墨白面前,换来的却还是一记耳光。“谁让你写这个的!谁教你的!你个不知羞耻的东西!我看你这手也别要了。”兰因很疑惑,这八个字是外公昨天当面写好留在他桌上的,只是当时这个男人眼中的柔光和现在判若两人。还是没被打怕啊……
还能更糟吗?
“小月,来试试这个,国内市面上还没得卖,爸爸从国外弄回来的,过来。”看着妈妈双眼迷离,瘫在画室的沙发上呼吸急促的样子,兰因吓得两腿打颤。在这个家里他尽力做到不引人注意,假装成一颗盆栽,这样才能换取尽可能久的安宁。只是到底还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偷看也不会藏好自己,被兰墨白发现以后拎起来就是一顿毒打。“看什么看?好奇是吗?你是不也想试试,啊?”如果不是兰竹月突然抚上兰墨白的手背,桌上那剩下的白色粉末可能已经进了兰因的嘴里。
还能更糟吗?
兰竹月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许是精神被毒品蚕食得所剩无几。某一天的夜里兰因被晃醒,眼前是妈妈那双如自己幼年时期经常对视的明亮双眸,她说了什么?“因因,逃出去,活下去,妈妈以后不能陪你了。你爸爸会来接你,等着他,记住了吗?一直等到他来。”终于……妈妈要抛弃我了。这是兰因站在荣丰仓库门前想到的事。
确实还能更糟。
当兰因被三个陌生男人拖进废弃仓库里面时,他还抽空对比了一下之前觉得糟心的经历。他潜意识里知道即将发生的是什么,即便是经年累月练习的表面波澜不惊此刻也还是被打乱了,他害怕。眼中的慌乱惊恐早已出卖了他的内心,兰因“啊,啊”地叫着,拼命推搡着凑到面前的手和脸。
“哑巴?还是结巴?”一个胡子拉碴皮肤黝黑的壮汉淫笑着摸了摸兰因的下巴。
毛线开衫被粗暴地扯开,内里的白衬衣上的扣子也摇摇欲坠。兰因徒劳地想要抓紧上衣,牛仔裤连同内裤却已经先一步被拽了下来。听到面前三个男人同时倒吸一口气,兰因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