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粥der杂货铺》by小猫不吃糖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粥der杂货铺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H / 正剧 / 虐身 / H有
《宠物夫人》
家暴/年上/sm/sp/虐受/虐身/天然渣攻/舔狗受/双性受/1v1he
《闹剧》
年下/甜文/sm/sp/腹黑攻/忠犬受/受宠攻/dom变sub/1v1he
《弟弟》
骨科/年上/sm/虐受/虐身/万人迷攻/舔狗受/双性受/1v1he
《处处吻》
过程np结局1v1he/sm/虐受/虐身/美人攻/忠犬受/受宠攻
《傲娇》
腹黑攻/傲娇受/1v1te
嗯,没错,是我写的

宠物
家暴/sm/sp/虐受/虐身/天然渣攻/舔狗受/双性受/1v1he

闹剧
甜文/sm/sp/腹黑攻/忠犬受/dom变sub/1v1he

处处吻
过程np结局1v1he/sm/虐受/虐身/美人攻/忠犬受

弟弟
骨科/sm/虐受/虐身/万人迷攻/舔狗受/双性受/1v1he

傲娇
腹黑攻/傲娇受/1v1te

内容我都记不住啦所以tag就说这么些
如果是第一次看我的文,可以尝试
《闹剧》→《宠物》/《处处吻》→《弟弟》的顺序
《傲娇》没什么雷点,除去攻不爱受

所有文都不同程度虐受,he的甜度自行定义
《宠物》上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
最令电竞少年苦恼的莫过于钢枪时的消息,团战时的来电。

来电遮挡住小地图,晏千俞看到来电联系人,蹙了蹙眉。
没法拒接也不会拒接的电话。

晏千俞站起身,对朋友指门示意,在生化老师视线下点点蓝牙耳机,边游戏边走出教室。

窗外落叶簌簌的吹,橙黄色落叶,湛蓝色的天。

晏千俞嗓音是少年的清澈:“您好?贺助理是么,请问有什么事?”

贺助理是晏千俞未婚夫的特助兼情人兼宠物。

人爱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把他的过错迁怒给自己和其他人,晏千俞也不例外。
他对这助理毫无好感。

.
ICU旁。
刺鼻的乙醇味,肃穆的白。

俊美的桃花眼男人躺在另一位男人腿上看平板电脑处理工作。
他说:“你猜,他听你发骚,还会不会来。”

贺添答不上。

他和晏千俞不熟,也没和这类人打过交道。
但他希望晏千俞不来。

阴性血太少见,只要晏千俞拒绝,重新找合适的血源,病房里的那位怕是少有活路。
虽然他刚替自家爷挡了刀子,但贺添还是希望他能风风光光地走。

更何况,哪有未来女主人跑来救男主人宠物的理。

想到这,贺添配合男人所说的“发骚”一词。
他声音含媚的喘:“晏少爷,路爷的影帝朋友急性出血,血库存货不够,发现之前献血的那位恰好是您,请问您方便来医院一趟吗?”
“不方便就不麻烦您了,啊…爷…,嘶,我会去联系临省医院来空运…”

.
“…”Victory占满手机屏幕,晏千俞手上凸起隐隐的青筋。
正是大学生,正是脾气大的时候。

他显然被激怒,却未成全贺添的想法。
“哪家医院,你是狗么喘来喘去?别现在玩有的没的,哭丧呢这。”

一声带着磁性的笑吻上晏千俞的耳膜:“上次带你去打胎的医院,来吧。”

晏千俞嗓音一涩,注意到自己的失态,低声叫“爷”打招呼。
他扯下耳机,边给司机发消息边到校门口。

.
酒精味一直是晏千俞的最爱。

他手捏橡皮球,有一搭没一搭被护士长搭话。
这医院是私人医院,但见过他的人不多,他也乐得像平常人一样同他们相处。

“600cc,你很勇敢。”护士长笑的很温柔,眼中充满关心,“不舒服记得和我说,我给你冲点奶粉喝。”

晏千俞嘴唇有些发白,他看着右臂源源流出的血液,笑容很清浅:“那就麻烦您给我杯温水。”

护士长将水给他,声音柔和:“一般我们推荐献血量是最多不超过400cc,您的体重比同身高孩子低些,这次献完血之后记得好好休息,以后也多补充营养。”

晏千俞看电子秤上的二百多克,神情有些恍惚。
他昨天白天刚在校内进行过献血,此刻精神高度紧绷,令他有些吃不消。

与贺添的惶恐不同,他从未将ICU内的人和贺添加以分别过。
他今天来这拼着身体救人,心中在意的是病床上的病人,而非病床上的未婚夫的宠物。

.
路倦书静静看晏千俞与护士长的互动,对正在抢救的救命恩人倒冷漠到可以。

身为路家未来的主母,这小孩每日逃课数和吃饭量他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比如最近这小孩和其他男生玩的很近,没向他申请就去献血,因过度紧张晕在地喷洒一身的血。

其实他倒对这小孩感情不深,他能成他的未婚妻,凭的只是勉强能让路家不扫面子的家族,符合他的性向的性别,和一口能给路家延种的穴。

路倦书向来处事恣意拔虐,眼光挑剔。
但他承认,当他拳交撕裂晏千俞的处子膜,少年眼角溢满生理泪水却不敢阻止求饶的模样很取悦他。
他也乐得将这只猫锁在家里,看他跪在家门边卑微地服侍自己,女穴涂满淫药却不敢手淫,看自己同其他人上床的模样。

他起身:“把夫人的备用血拿来,人救不回就去陪着。”

贺添听到路倦书对晏千俞的称呼从“晏少爷”变成“夫人”,心凉一下,还是乖乖答应。

.

路倦书从没打算让晏千俞的血流进别人的血管里,就像他也不会让ICU那位的血流进晏千俞的血管里一样。

这只是伤人心的小教训。

门被推开,路倦书身上裹挟的血气掺着冷。

晏千俞无法起身,扬起笑看向男人。

耳光捆在青年的面颊上,留下浅浅的手印。
针头从静脉蹦出,血液顺着青年线条流畅的胳膊一股股划落。

护士长手忙脚乱替晏千俞止血,连声劝着自己惹不起的大少爷不要生气。

晏千俞头昏昏涨涨,摸上火辣辣的脸,舔净打破的唇角的血味,轻声说:“爷,桌上有充电线,小心手。”

路倦书轻笑,拿出准备好的戒指:“戴么?”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