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汪春水》by给你加个霸虎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一汪春水 限
真正经侠客被不正经美人缠上了
给你加个霸虎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古代 – 轻松 – 双性 – 荤素均衡
长篇

从京城来的公子沈粲在当大侠的路上被男扮女装的林梦惊给缠上了,还被作为男人的林梦惊硬生生喊作相公,本来沈粲是很生气的,结果没想到后面真成了林梦惊相公……

沈粲(攻)×林梦惊(受)

1v1双洁 受是双性

角色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PS:年下,攻比受小两岁,练车文,剧情为辅,文笔一般,虐的地方很少,不过小虐怡情,大体是轻松小甜文,HE。

 

第一章 玉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是夜,月色如水。
街上依旧喧闹,只见一对行人,男人一副侠客模样,斗笠挂在脖子上,手里握着把剑,五官深邃,相貌英俊。其身旁并肩而行的是一位女子,女子身着白衣,五官精致,眸子里透着魅惑之色,那双眸子会勾人,已经让好几个男人驻足回望了。
“你最好老实点。”只见那侠客打扮的人冷声警告身旁的女子。
女子闻言勾了勾唇,玉指纤纤,勾起男人的手娇声道:“眼睛长在他们身上,又不是我逼的。”说话时,手指有意无意地摩挲着男人的手,简直就是在勾引!
男人不为所动,“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说话的好,一说话就露馅。”他的语气里带着点嫌弃,不过说的倒是实话。
那娇媚女子看着可人,可刚刚说话时开口声音虽有些尖细,但明白人一听就知道是名男子的声音。
“沈相公所言极是,到时到了客栈可要劳烦相公出钱了,毕竟奴家一开口恐怕会吓到人家。”女子抿了抿唇,双手抱着沈大侠的手臂,皱着眉头看向一边,一副无辜又可怜的样子。
沈粲听后气结,如今的他只觉得后悔,为何那日要多管闲事救了这个麻烦精,结果自己反倒被纠缠上了。
沈粲冷哼一声,说道:“哼,你只是哑巴了,又不是双手不健全,怎么不能自己付钱?”
“呀!”女子闻言挑了挑眉,话说得刺耳,“正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叫了你多少声相公你自己数得过来吗?现在倒好,吃干抹净就要抛弃奴家了是吗?人家肚子里可是有你的骨肉……哼!负心汉!”说着,他抱沈粲的手臂抱得更紧了。
“……我可没对你做过什么,你不要辱我清白。”沈粲皱着眉,他知道,只是他常用的技俩,之前有一次他想甩开他,结果被他这么一弄,引来了很多人,然后自己就成为了抛妻弃子的负心汉了。
“我告诉你,今日已经到了运城,明天你就给我去找你要找的人去,别再来纠缠我了。”沈粲咬牙说道。
女子见他像是要服软的样子,这才满意地笑了笑,“那住宿的房钱呢?相公?”
沈粲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我给你出。”
“哎呀!相公最好了!”女子见状,转头看向沈粲,踮起脚在沈粲的脸上亲了一口。
沈粲被亲得猝不及防,瞪大眼睛怒道:“林梦惊你!”这亲自己的人若真是名女子倒也还好,可是他明明就是个男子,而且一路上自己都不知道已经被他明里暗里占了多少次便宜,简直是不可饶恕!
“我怎么了?”林梦惊听他被惹恼了,反倒没脸没皮地反问。
“不知羞耻!”沈粲瞥了他一眼,便看向别处去了。
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救他!
大概是在仲夏之际,沈粲那时行至一处偏远山林,看到有几个大汉堵着一个瘦弱姑娘的路,不觉眉头一皱,提着剑就走了上去。
几个大汉被自己好一顿收拾,然而当他看向那姑娘时,那姑娘竟然没骨头般走近他然后直接扑在他身上。
沈粲握着他的腰肢,想要把他固定住,结果手一滑,随着丝滑的布料就来到了他的胸口……平的,当即给了沈粲莫大的打击。
可正当他想要询问时,那姑娘竟然自己开始做起了戏,“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
沈粲这才感到不妙,后悔之意翻涌而出,可惜为时已晚,这人就这么赖上自己了。
后来得知他名叫林梦惊,要去运城找人,找什么人也没说,不过听他的语气感觉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很亲密,这下沈粲才算稍微安心了些。
其实林梦惊那个时候并不需要沈粲来救,就这么点人他三下五除二就能解决,不过当沈粲走过来时,细看他的打扮,虽是侠客模样,但身上的东西都是些值钱货。他一眼就瞄到了沈粲腰间的玉佩,这是个好货,而且他手里的那把剑看样子也是价值不菲……稍微打量了一番,最后才来到他的脸,嗯,一脸正气,看样子,这些东西不像是抢来的。
林梦惊这才下定决心,决定之后就跟着他了,这样就不用为往返路途中银两不够而发愁了。于是他便用了自己目前比较有优势的东西,脸蛋,想要色诱沈粲,从而让沈粲带上自己一起走。
结果没曾想,那色小子在抱住自己的时候直接就往胸上摸,这一下就暴露了!
不过也没关系,他脸皮厚比城墙,就算被他知道自己是男子又怎样?他自己装糊涂不就好了?只要他不承认,沈粲也拿他没办法。
结果沈粲并不是很吃他这一套,义正言辞地说自己可以带上他,但是他要说清楚去哪里,目的是什么。
沈粲就是那么古板一根筋,不问清楚就不理林梦惊,自顾自地走着,林梦惊在后面相公相公地喊,沈粲实在受不了了,直接席地而坐,扬言他不说清楚自己就不走了,他也休想再跟着自己。
林梦惊见状没办法,只得老老实实说了目的和情况,不过他隐瞒了一些无伤大雅的部分。后,见沈粲松了一口气,林梦惊立刻就凑了上去,抱着他的手臂喊相公,沈粲看起来有些排斥,但最后还是没有把手抽出来,任由他抱着。
“相公,想什么呢?”林梦惊不知何时来到了沈粲的客房,一只手搭在沈粲肩上,没有一点女子模样。
沈粲被他的话唤回了思绪,颇为嫌弃地看了一眼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没什么,你还不会自己的房间睡觉吗?明天不是还要找人吗?”
“找人是明天的事,不着急,再说了,我要你陪着我找。”林梦惊说得很不讲理。
“为何?”沈粲也料想到了他会提这样的要求。
“你看我这般美艳动人,万一到时候遇到坏人,我可要相公保护我呀。”林梦惊收回放在沈粲肩上的手,转而撑着自己的下巴,另一只手的食指指尖轻划脸蛋的轮廓。
沈粲看着他,眼底波澜不惊,“你换回男装不就好了?”其实他也挺奇怪的,为何林梦惊一直穿着女装,说着,他垂眸为自己倒了杯茶。
林梦惊却没有回答他。
只是在倒完茶抬眸时,见其在手里把玩着一块玉,时而脱手,玉石与木桌碰撞发出响声,后又将其拿起,继续把玩,似乎不甚爱惜。
“你这块玉,之前怎么没见你拿出来过?”沈粲皱眉问道。
林梦惊抬眸与其对视,他勾了勾唇,“以前拿它当宝贝珍藏着,不过自从见了相公腰间那块玉后,便觉这块不能与之媲美,也不是什么稀世珍宝,倒也不必那么爱惜。”
沈粲听后觉得有些好笑,“玉的价值在你口中怎是说变就能变的呢?”
林梦惊却摇了摇头,修长的手指摩挲着打磨精细的玉石,“那我明天就将它变卖了,卖了换成钱岂不是更有价值?”
“随你。”沈粲懒得同他多讲,拿起杯子又抿了一小口茶,“我要睡了,你回去吧。”
“奴家想看着相公睡。”林梦惊对着他舔了舔唇,那双漂亮的眼睛盯着沈粲,看得沈粲打了个寒噤。
“你再这样我明天不陪你去了。”沈粲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了。
林梦惊见他如此,也懒得再做样子了,冲他翻了个白眼就起身向房门走去,在开门前还转头嘱咐:“你可是答应我了哦,明天在我房门前候着。“说完,还冲沈粲笑了笑。
随后便抬脚离去。
已是子时,林梦惊屋内的灯已被他吹灭,可他还坐在桌前,窗户打开,可以看见外面的月亮。
先前把玩的那块玉在他手里握着,带上了独属于他的体温。
“金玉在外,败絮其中。”他口中喃喃,眼中冷意极盛,只听啪的一声,那玉便被他用力放在桌上,不过他力度控制得很好,没有摔坏,只是边角有些磨损。
这玉,也不过如此。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