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Beta在军营六年后》by南方姑娘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一个Beta在军营六年后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中H / 正剧 / H有 / 科幻
他怀了敌方Alpha指挥官的孩子。
甜文,alpha✘beta

1

清晨温兆起来训练的时候听到了“上面”传来的风声,皇室的王位换人了,这意味着军营可能也会进行一次大换血。
上级人事调动就要暂时停止战争,谈判的人前天就去了,昨天回来的,本来这事是没成的,可谁知派去的人回来没多久,那边又派人来说同意停战五天。
这很令人费解,众士兵都在猜测,莫非联邦军队也在进行人事调动?
温兆没有去参与他们的讨论,不管停战与否,该训练的还得训练,而且只是暂时停战,说不准什么时候又开始了。
不一会儿就有中士来组织训练,不过他们的监管并不走心,一个个的都深皱着眉头,在为自己的未来担忧。
帝国军营里不乏有靠着关系进来的人,他们整日在军营中混日子,混军功,靠着家里或大或小的势力。
温兆负重跑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在跑,过了一会儿他身边就跑来一个人。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是严庚,一个alpha,靠着家里关系进来的,准确的说是他父亲逼来的。
他在来的第一天就向温兆疯狂吐槽他的父亲,把他送到这个鸟不拉屎的边境。
温兆从不知道alpha也可以这么话多。他安安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床位上,听着对面alpha的咒骂。
他是一个beta,作为家里不受待见的存在,他的那些所谓的alpha哥哥很看不起他,很少会和他交流,Omega们更是保持自己矜贵的身份从不与他交流。
此时严庚和他跑在同一跑线,向他传达着一线最新消息。
“联邦同意停战这个事情有内情。”严庚保持着他的神秘感,没有立即说出他“内情”。
温兆知道他这个室友的尿性,但他不打算惯着,于是他没有说话。
严庚看他冷淡的神情,“啧”了一声,继续说起了自己的内情,以他alpha的高傲,他不屑于去和其他的普通的士兵交流,只能和这个唯一算是相熟的室友交流。
“听说是他们的指挥官到了易感期,他这次易感期来得气势汹汹,整个人像得了神经病一样的发疯,他们的总司令把人关了起来。”严庚说着嗤笑了一声,似乎对这样不能在易感期控制自己的alpha表示不屑。
温兆见过易感期的alpha发疯的样子,他们像瘾君子一样渴求着自己喜欢的那一屡甜美的气息。
克服易感期Omega的诱惑是那些高级军官的必做训练,当然初级士兵也需要,只是没有特别严格罢了。
但是总指挥官这样高的职位,温兆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容易在易感期发疯的男人。
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在午饭结束后,他们便被召集起来,听上将传达着新上级的指令。
他们要挑选二十个建有特大军功的士兵去进行一项任务——突袭联邦军营,时间就在明晚。
温兆和严庚都要去。
晚上回到寝室的时候,温兆皱着眉。总指挥官易感期混乱,联邦的戒备只会更严,这个时候去突袭,并不合适,更不要说那个指挥官还在易感期,如果遇上,光是凭借强势的信息素,就能匠人吓退。
而上级显然不这么想,第二天早上去吃饭的时候,温兆看到了上级们面上得意的笑容,似乎胜利已经在眼前。
他们似乎格外着急结束这场战争,却又不愿意以投降的方式。
新上任的王者应该是个很要面子的人,他的位子坐的并不稳,温兆想。
温兆等二十个人为晚上的突袭做了一天的准备,尽管知道这件事不可为,但是他无法违抗军令。
和严庚住了有大半年,温兆并不想他一股劲的莽冲去送死,于是他对室友道:“这次的任务并不如想象中的简单,不要掉以轻心。”
严庚并不放在心上,他认为着并没有什么好怕的。
深夜行动开始之后没多久温兆就带着几个人到了一个戒备森严的地方,他们的任务是炸掉敌方的仓库,再混入其中脱身。
在军营中,戒备森严且房子空间足够大的地方一般来说都是仓库,但现在多了一个地方,那就是关押联邦那位总指挥官的地方。
温兆对信息素并不敏感,嗅觉也不如alpha。他向队里的alpha打手势询问有没有闻到信息素的味道。
那位alpha屏息嗅着空气中的味道,是青草混合着阳光的,温暖而清新的味道。
他们此刻藏匿于草地中,而边境气候干燥而热,这种味道在这种时候存在是很正常的,那位alpha也没有感觉到这气息中的攻击性,他认为那距离他们大约一公里的地方就是仓库。
温兆看了看天,大概是凌晨一点多了,距离他们完成任务并且顺利逃出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
了,再去找一个类似于仓库的地方已经很难。
温兆打了手势,几人便摸索这向前,到达事先说好的地点埋好了炸弹,到点就引爆炸弹再混入其中火上浇油,毁掉仓库。
温兆悄无声息的绕到门口的守卫身后,身手迅捷的拧断了守卫的脖子并迅速撞向另一个守卫的头,两人头头相撞,来不及发出呼喊就命丧当场。
当温兆刚从守卫身上摸出钥匙的时候便听到一声爆炸声,他紧皱这眉头,忽然意识到这次的行动被泄露了,军营中有内鬼。
一声出后,之后便是无数声响起,其中一个靠近门处,温兆杠打开第一层门看到第二道门的时候,那门便被那炸弹炸开了,而温兆也被狠狠炸进了“仓库”。
温兆躺在地上,感觉五脏六腑似乎都被炸的移了位,空气中浮动一股气流,带着丝丝的压迫感,温兆承受不住的晕了过去。
而此时外面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外面的士兵碍于里面信息素的压迫而不得靠近,只敢在外面守着不让人进入,其他的士兵在排查敌军。
巨大的爆炸声惊动了军营的军官们,他们急忙从被窝中爬出来,去查看那位的情况,但在尻郡那房子的五百米左右的地方被那爆发的信息素震的无法靠近。
众人守到天微微亮,那信息素的压迫感稍微降低了些,便又靠近了些用遥控合上了最后一重保障,隔绝了那压迫感极强的信息素。
温兆从疼痛中清醒时看到了头顶的灯光,他被那光刺了下眼睛,于是他把脸转到一边躲避着灯光,也看见了自己被绑的手。
温兆皱眉,稍稍动了动手腕,以他现在的情况根本挣不开,他又稍稍动了动脚,没被绑着。空气中流动着的一股气息压迫着他,让他不能有过大的动作。额头上传来同感,那里被磕破了,有血流出来。
他又把头转到另一边,打量了一下无力的情况,密不透风,没有窗户,只开了一个小窗,装了一个信息素过滤器,既能通风,还能把信息素过滤掉,或者降低浓度。
等等,信息素。
温兆奋力抬起头,看到了一个压迫感极强的男人。他看起来很年轻,面部轮廓立体,一双桃花眼本来是很冰冷的,但在接触到温兆的目光之后,变得温暖起来,桃花眼潋滟生辉,很勾人。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alpha,温兆想,着也许就是那个指挥官,那个在易感期神经病一样发疯的alpha。
他盯着alpha看了一会儿,想不通这个alpha把他绑在这儿要干什么。抬头的动作让他感到疲惫,于是他倒下去,安安静静的躺着,并不打算出声和这个传闻中要发疯的alpha交涉,即便他现在看起来人畜无害。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