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杀》by碑前三恹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姬杀

作者
碑前三恹

姬杀
原创 / 女女 / 现代 / 微H / 正剧 / 暗黑 / 奇幻
我将为你剔除附在白骨上已腐烂的黑暗之色,为你迎接你若想要的黎明。

姐妹骨科 略微烧脑 已完结。

楔子
“经我市气象部门预测,四月四日凌晨四点,我市将有特大暴雨,请市民们注意安全……”

“自四月三日下午一点起,各省陆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

“建议学校提早放假,医护人员随时待命!”

“陈医生!已经没有床位了!”护士站内正在做记录的护士匆忙抬头,“有三台手术在同时进行,另有九名孕妇已开七指,准备生产!”

“今天是怎么回事?”陈医生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他看着走廊上的同事和病人家属,蹙了蹙眉,“小林,问下其他医院的情况,看看能不能就近转院,我们接不下更多的病人了!”

“打不通啊!”林护士急得脸颊通红,她不停地拨打电话,可耳边除了占线二字再无其他回复。

窗外阴云密布,原本还透亮的天空在此刻如同一张轻薄的宣纸,被嚣张的黑云重重碾过。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紫雷滚落云边乍现一道银光,墨绿色的树木因风起舞,四周升起的阴森之意让不少临近窗户的人纷纷后退。

“老婆别怕。”双人病房内,男人关上门窗,走到柜旁调了一杯温水,递给躺在病床上待产的妻子,“只是下雨而已。”

“我总觉得不放心。”女人捧着温水小心啜了几口,抬眸有些担忧地看着丈夫,“我看外面这天阴森的很。”

蔺瑜听到这话,不由得看了眼窗外——外头已见不到一丝光,即便医院提早开了路灯,仍然被逐渐下沉的雾气吞没。他仔细观察了下,发现那雾看似飘渺,实则饱含重量,如果它们继续往下压,那么不出一分钟,人们的视线内再无可见之物。

这显然不是正常的景象。

蔺瑜的喉结上下一动,他握紧拳头,几秒后才展开,“你呀,外面不过是一些雾气,没什么好怕的。”他一边说一边直起身子,将本就不长的窗帘拉到妻子那半边,挡住她的视线,“你之前跟我说已经想好了姐妹的名字?”

“啊,是。”知理被丈夫这句话分了心神,她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自己胀起来的肚子,眉眼中的害怕被爱意所代替,“那天我看到B超里的姐妹时就想到了。”

“阿瑜,医生说那个大一点的是妹妹,小的才是姐姐。”知理看着站在床后的蔺瑜,轻轻道,“我就在想,或许……姐姐在让着妹妹呢。”

“我也看到了。”蔺瑜放缓声音,一字一字道,“她们都很可爱。”

“姐姐应该照顾妹妹的,所以我想……不如姐姐叫蔺驯,妹妹叫蔺雏吧,阿瑜你觉得呢?雏之一字,可意为幼,她会是我们一家人的宝贝。”

“小驯就不是了吗?”蔺瑜走到妻子身边,用力地抱住她,“不过没事,小驯有我疼呢。”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小驯当然——啊!!”

窗外雷声猛地落下,惊起大半飞鸟。知理被这一声吓得面色发白,浑身发抖。

“知理,知理!”

走廊外的喧闹声不知在何时停下了,寂静的氛围唤来了缩在角落里的“恐惧”。

蔺瑜面色阴沉地看向窗外——没有光了。

诡异的天象带来无边的惧意,寂静过后的医院像是陡然被烧开的沸水,在刹那间四溅。

哭闹、惊叫、安抚、还有从未停止过的奔跑声。

“陈医生!二房的也要生了!”

人声竟成了一针镇定剂。蔺瑜僵硬的身躯逐渐放软,他拥着知理,脸贴着脸,用最温柔的声线安抚她,“没事了没事了,只是打雷而已。”

知理没有回应。她紧拥着自己的丈夫,指腹死死地按在单薄的衣物内,企图从那温暖的怀抱里汲取所剩不多的安全感。

“几点了……”过了半晌后她轻轻问。

“已经五点了。”蔺瑜轻拍她的后背,“知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小驯和小雏,或许明天就要出生了。”

他不停找话题分散知理的注意力,“我记得你之前做了很多计划表?你希望姐妹两能够学会你一直学不会的钢琴,哈哈哈,我还记得你买了很多小衣服——”

“阿瑜。”知理突然打断他,声音里带着点苦涩,“我不求那么多了,只要她们平安就好。”

病房内一时变得十分安静,静到能听清外头飞鸟扑棱着翅膀,树木摇晃着发出飒飒声,还有……终于到来的雨声。

暴雨在顷刻间浇湿地面,随之而来的,还有知理双腿间的一阵暖流。

“医生,医生!”

林护士急匆匆赶到这个病房,“还要再过一会儿,要等开指。”说着她靠在门边喘了一口气,闷在口罩内的声音听不真切,“累死了,我们这一天接生了十多个孩子。”

“奇怪了……明明有些预产期还有两三周呢。”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查看知理的身体情况。

林渝在旁着急地走来走去,他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发现不知不觉间竟已到了六点。

知理的预产期是在明天。

林渝心疼地看着妻子,“知理——”

“差不多了。”林护士在凌晨两点时进来查看了一下后说道,“进产房吧。”

雨水拍打在紧闭的窗户上,灰白色的墙面被染成深色。黑色的雾气聚散在医院外,它们或高或低,似乎在窥视着什么。

凌晨三点,医院大厅内的液晶屏幕上播报了最新的灾情。

异象突生带来的不仅仅是惶恐,还有死亡。

暴雨淹过不少地势较低的城市,凌晨突然落下的拳头般大小的冰雹砸死不少赶路回家的路人。

这是一场打得人类猝不及防的灾难。

“窗外……白天……不,黑夜!是黑夜!”

蔺瑜的目光猛地从屏幕上抽离,他看着身边的人涌向窗边,尖叫和惊呼再次缠绕在一起!

他心下一震,拔腿朝着窗边跑去。

凌晨四点,诡异奇观乍现。

白昼黑夜分割天下各占半壁江山。红色预警下的暴雨在黑云的庇佑下肆意妄为,摧毁着一座又一座的建筑物;悬在白昼上的炙热阳光如同火炉几乎将人的骨头熔化为养料,丢弃在山野之间。

黑与白在边际线缱绻,四散的雾气垂落云边,化为点点水渍,而它们相融的部位正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慢慢缠握。

自两边而生的光圈重重叠叠,四散而出的或明或暗的光线锻为圈与圈之间相连的锁链,在宽阔又独立的几何空间内形成一个镂空的通道。

明明暗暗间,那条通道逐渐变得凝实,直到轰隆一声雷响——

大地剧烈震动,黑与白在霎那间化为巨大的威压,排山倒海般前来。极寒与炙热交错,飞腾而起的雨水在空中编织出一张巨网,死死地压制住整个世界。

天地颠倒,万物旋转。蔺瑜摔倒在地时,唯一能看清的,只有映在眼前却无法触及的双极。

“咚!”

远处的鼓楼敲响了第一声。

“咚!”

通道上的光芒开始四散,雨水被地心引力把玩于股掌之间,落下又升起。

“咚!”

千万种表情的人类维持着最后一刻时的表情陷入沉睡。

“咚……”

凌晨四点,产房内突然传来孩子的啼哭声。

世界像是被重新按下了开始键,一切重归往日模样。

蔺瑜被啼哭声震醒,他像是感知到了什么似的,怔了几秒后踉踉跄跄地冲向产房,正好撞见从产房内出来的医生,“医生!我老婆怎么样了,还有孩子!她们怎么样了!”

“抱歉。”医生看着眼前一脸焦急的年轻丈夫,遗憾道,“产妇顺利生下了一个孩子……”

“一个?”蔺瑜无意识地重复了一遍,“一个……医生——”他顿了顿,良久后扯了一下嘴角,喃喃道,“辛苦了,医生……”

【姐姐应该照顾妹妹的,所以我想……不如姐姐叫蔺驯,妹妹叫蔺雏吧,阿瑜你觉得呢?雏之一字,代表了幼,她会是我们一家人的宝贝。】

蔺瑜看着再度推开的产房大门,伸手握住妻子柔软的手,“她永远是我们的宝贝。”

对吗?知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