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倒记》by般涉调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颠倒记[百合/abo]
作者
般涉调

內容簡介

高岭之花(已黑化) x 立身甚正小妖女

被坑得身败名裂、掉入千丈崖底、吃了三年野果子的前正道首徒回来第一件事便是找那惯会惺惺作态装可怜的罪魁祸首小妖女算账。
可惜人是很轻易地找到抓到了,如何报仇却很是伤脑筋。
杀之不舍,放之又实在是咽不下心里这口气。
连责打都担心这武艺不精身娇肉贵的祖宗挨不了两下就归西。
想来想去也只好……

高H1V1古代年上百合

0001 大河溯轻舟
第一章   大河溯轻舟

江南一带,水道纵横。春水方生时,不说钱塘、富春这两条大江,单说各水支流蔓生相连,几乎村村邻河。民人出门,不靠车而靠船。再加此地多山,当地熟悉山形水势的舟人轻棹一带,便能将小舟拐到不知哪条小河道上。因此上这一带委实是大盗隐避追缉、江湖人甩开尾巴的好去处。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浙西某处不知名的河道里,一艘乌篷船顺流而下。船尾站着一个艄公,船头坐着一男一女,二人俱是劲装结束,瞧着甚是利落,只是脸上都带着忧色。那男子瞧着五十出头,身型甚是魁梧,目露精光,额头两侧太阳穴微微鼓起,一看就是江湖上的好手。那女子十七八岁年纪,是乡野间常见的小丫头模样,只是木着一张脸,比那乡间的小丫头,又更缺少一些灵气。

这天时近黄昏,红日西坠,一河水半曝在夕照下如红玛瑙,半隐在山影里如碧琉璃。那男子见了这景,向那女子感叹道:“小姐,这江南果是形胜之地,不见经传的乡野之处,也有这样美的景。只可惜这趟有事在身,无福细细观赏。”那女子直若未闻,面对美景,却幽幽叹息道:“吴叔,不知师哥现在在做什么。只望他尽快将事情料理清楚,赶来和我们一道。”声音倒煞是清脆动听。

这船船身不大,中间船舱不过四五席大小,因此虽那女子不曾大声讲话,船尾的艄公也将他们的话语听得清清楚楚。老艄公朝那女子的方向瞥了一眼,不禁半是好笑半是怜惜,暗想:“这小娘儿声音好听得紧啊,身型单望上去也窈窕得很,可惜,可惜!这张面皮实在是……她把什么师哥放在心上,她那师哥恐怕却是能拖能拖,不知道现在哪边快活呢。”

两岸空阔,四面无风,小舟顺着河水顺滑地向东驶去。那艄公懒懒地掌着舵,想着昨夜被他二人从船舱中叫起时,四周昏黑一片,只一盏老油灯发出昏黄光,摇曳不定地照在那姑娘蜡黄枯瘦的脸上,瞧着真如鬼魅僵尸一般,可把他老人家吓得不轻。幸而这两位客官出手大方,虽然来历多少有点蹊跷,但这条河道向来少人,自己不看不说,老老实实划船载这二位,料来也不会有什么乱子。再过一天,一锭金子到手,自己几年的吃用也就不愁了。他把这两人看作从天而降的财神菩萨,不知不觉就跟他们站在了一边,又喜那少女声音清脆动听,虽然知道她相貌粗陋,但也暗暗替她骂了那劳什子负心汉师哥七八遍。

这么一晃神,再想听船头那二位说话,却听不到了。他慢慢探头望去,见二人嘴唇微动,显是在交流什么秘辛,不想让这船家听到了。这艄公也不恼,心说知道的越少反而是越安全,腔子里的心倒是放得更定了一些。

船头那被称作吴叔的男子低声道:“少主聪明机变,自会平安的。小姐不必太过挂怀。此次事情顺利得很,又有少主引开那些人的注意,我们顺流而东,明天改走陆路,一旬之内必能到家。这一趟拿到了这件东西,家里必对少主和小姐更满意了。”

那女子显是对吴叔甚是相熟倚重,也不遮遮掩掩,直白道:”就是太顺利了。吴叔,我们这一趟为的这件宝物,是多少英雄豪杰舍命争抢的,怎么却像探囊取物一般,就被我们拿到手了?”

吴叔听了这话,沉默了一瞬。他是老江湖,这趟这么顺利如何不觉得蹊跷?心下其实也十分惴惴。只是勉强对自己说,在外行走,三分靠本事三分靠人情,剩下四分倒是靠运气,这趟就是撞了大运了。当下宽慰道:“担心也是无用,今后只是小心谨慎便了。”

正说着,风云突变,方才还晴空万里,这时已乌云漫天,风也渐渐大了起来,河水登时浑浊。老艄公经验丰富,忙高声向那男子道:“客官,这天不对啊,晚上必起大风浪。今晚就靠岸息一宿吧。知道你急着赶路,可是……你看,我这船小,本就不该行远道,天晴时还好,风浪一大,十条船也不够翻的。这个,这个,老汉昨天也跟你说过的,可不是不肯出力气,怕难事。”

那男子浓眉一竖:“靠岸一晚,要耽搁多少路程?我出这一锭金子,可不是让你跟我讨价还价打商量的。”

那艄公如何吃得消他的抢白,可又知道晚上是万万行不得船的。正踌躇间,风刮得更大了,水面上也起了一圈圈的涟漪,眼看雨势就要大了。

那女子道:“我这乌鸦嘴,方才还嫌顺利呢。吴叔,眼看就下暴雨,要是船翻了,这荒郊野岭,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车船,反而更耽误了时辰。还是在岸边暂歇吧,等风浪一小就立刻启程。”

那吴叔看这天色,也知道强求不得,只得答应了。艄公忙笑容满面地道:“我往下再行一程子,那里有个野渡,附近有几户人家。我上岸去沽酒买肉,保准让二位客官舒舒服服好好休息一下子。”

那女子向他道:“如此,就辛苦你老人家了。”她说话时将目光移向那艄公的脸上。那艄公听她语音和顺,虽貌若无盐,一双眼睛却甚是清秀灵动,目光和善得很,自然而然流露出安抚之意,不禁心头一暖,害怕之情顿去。满心是趁着雨不大尽快将船停好,收拾出一顿酒菜,让这位心善的姑娘好好歇息一夜的心意了。

向下行了半柱香的时间,眼前果然出现了一个小渡口。渡口杂草丛生,确是个人迹罕至的所在。老艄公泊船靠岸,披了蓑衣,向两人招呼一声,便上岸沽酒买肉,钻入岸边树林,一径去得远了。

留在船上的两人看望不见艄公影子了,对视一眼,便同时纵身跃上岸边大树。这二人身法好高,足尖一点,便凌空飞起,而借力的水上小舟竟没半点颠簸,只船身下出现了几圈涟漪。他二人游目四顾,见四下里云雨水天氤氲成一片,半点没有其他行船的影子,旅途受阻的焦躁这才略略抚平。其时雨势已十分之大,二人忙踅身进了船舱,一时无话。

那男子坐在船舱靠船头的一侧,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细细擦拭。那软剑细而长,藏在腰间,真是半点痕迹都无。旁人万料不到,这年长的魁梧汉子,竟会用如此小巧柔软的兵器。

那少女呆坐着,不知在想着什么。突然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拿在手上,无意识把玩着。那吴叔听见动静,剑也不拭了,靠过来看这小盒。这时船上四周都只有他二人,他却仍是不自禁地压低了声音:“小姐,这就是那……那物事?”那木盒子三寸见方,四面平整,一个雕刻也无,粗看上去,毫不起眼。“少主怎么确定,这就是那东西?不会搞错了吧,中了旁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不会搞错。”那少女低声答道。她看着那盒子,脸上莫名显出怅惘之色,“吴叔,你看。”她摸索了一下盒子底部,就听咔喇两声,那盒子居然由一个三寸见方的正方形盒子,变成了一个宽一寸、长三寸的铁质的扁长盒子,盒上暗纹密布。“这样的机关,不是轻易模仿得出来的。”

那男子面露惊讶之色:”没想到这小盒子居然暗藏如此精巧的机关。小姐既已识破它这层伪装,想来您和少主打开过这盒子了?”

“没有。”那少女轻拂了一下长方形盒子的侧面,待那盒子变回原样,重新将它放到怀中收好。“这盒子……我与师哥,还有……还有那人,我们三人三年前就已经得到手过,那时我们便使尽了脑筋,还是不得其门而入。这只是最外层的伪装罢了。”

那男子听她提到往事,不禁问道:“小姐,你既主动提到了‘那人’,想是破开心结了?我早就想问你和少主,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何事。只是你二人一直对此讳莫如深,我也不便屡次询问。为何那凝真观的李浸月会和少主小姐扯上关系,又竟让她出手杀了那许多正派人士,连她师父也被她重伤。”说到后面,倒不像是询问,而是喃喃将自己肚中的疑问一吐而尽,“多年之前我倒见过这李浸月,瞧着可不像是能杀友伤师的心狠之人。当时提起她来,武林中人谁不竖起大拇指,赞一声‘雏凤清于老凤声。’便是我们这些,嘿嘿,魔道中人,也暗自佩服她小小年纪后生可畏。神功秘籍确实能乱人心智,多少人为此枉送性命,连那等人也禁不住诱惑。要不是为了这秘宝,她现下当好好地做着那凝真观少观主呢,怎会葬身崖底,身败名裂,为曾经的好朋友好同道所不齿?”

”事情泰半并非传闻中的那样。其中原委复杂,好多事情连我也想不通。”那女子咬了咬唇,“千头万绪,还是不谈了吧。船家也该回来了,吴叔,你去将香点上。”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