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时晚》by彳亍之尸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相爱时晚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微H / 正剧 / 黑社会 / 家族
文案:他的狗喜欢上了别人,还是个劣质的替代品。
一句话简介:齐人有一攻一受。
CP:黑帮大佬攻×忠犬下属受/心有他属金主攻×小美人替身受。
1×0.5和0.5×0,白月光和替身之间无感情,0.5中心的等腰三角形,结局也是3p。
主角:马嵬月,令夺,盛时晚

贺生
在令夺家的大画室,盛时晚正在用颜料画一盆放在白布前照着白纱的水果。盛时晚弄得身上脸上都是彩色颜料,正在专心地上色,这时候,一个男人开门进来,说道:“换身衣服,跟我去参加一个宴会。”
“宴会?谁的宴会?”盛时晚问。
“我们老大。”
“什么?你居然要带我去见四爷?这不合适吧。”
“总是要见面的,毕竟我说过,你是我的人。”
“我还以为你只是在床上开玩笑。”
“我没跟你开玩笑,我是真的喜欢你。”
“我不敢被你喜欢。”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嫌弃我枪林弹雨朝不保夕?”
“不是,我怕我信以为真,而你只是随便说说。”
马嵬月是焰火帮的帮主,因为在家排行老四,所以黑道人称“四爷”。焰火帮在红岛也是十分有名的,盛时晚小时候就听过马嵬月和他父亲的名号。除此之外,盛时晚还知道自己长得和马嵬月有几分相似。
三年前,盛时晚十八岁,为了追逐艺术梦想考上了红岛美术学院,考上了却为昂贵的学费发愁。于是盛时晚去大酒店做了特殊服务员,负责卖酒,可以亲摸,但不做擦边以外的生意。就在第一天,盛时晚遇到了令夺。
盛时晚脸长得不错,年纪又小,经理十分放心地让他去伺候重要客人。盛时晚接受了一些简单的培训,也知道了酒店内部的规定,推着送酒车就进去了。豪华包间内几个男男女女相邻而坐,动作十分暧昧。
“令哥,经理让我来问你需不需要酒。”盛时晚说得不急不缓,语气态度本分而谦虚。
令夺听到声音,抬起头看了盛时晚一眼,就在那一眼,他差点以为自己看到了马嵬月的儿子。当然,马嵬月没有儿子。马家四个兄弟,马嵬月和谁都不像,因为他长得像母亲何惋红。令夺顿时有了兴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盛时晚。”
“长相倒是有几分四爷的品格。”令夺的好兄弟武沛说。
“年纪多大?”令夺问。
“十八岁。”盛时晚说。
“在上学还是没上?”
“在红岛美术学院,快开学了,现在正在打工挣学费。”
“我可以资助你,不过,你要怎么报答我呢?”令夺拉住盛时晚的手,让他坐在自己身边,搂上他的肩膀,脸贴着脸。
盛时晚现在非常缺钱,而他也不敢得罪火焰帮的人。以这样的开头,盛时晚在令夺身边呆了三年,他获得了不菲的包养费,生活优渥,可以专心追逐梦想。盛时晚一直知道自己是因为长得像四爷才得到这一切,所以从来不会对这样的关心跨越一步,更不会有不该有的妄想。
马嵬月已经三十九岁了,那份近乎凌厉张狂的美貌却依然不减。马嵬月的母亲何惋红曾是红岛红极一时的大明星。盛时晚看过马嵬月的照片,两个人的眉眼和鼻子长得像,只不过马嵬月的脸型比他的脸稍长一些,轮廓也更分明。
马嵬月天生一双丹凤眼,对别人侧目而视时目光锐利,那样的气场让人不敢直视。而盛时晚的目光柔和得多,甚至带着一股阳光的气息。他到底是年轻人。令夺比马嵬月小整整十岁,盛时晚比令夺小八岁。
马嵬月身边站着一个花枝招展的年轻女人,好像是个模特,脸蛋和身材都不差。马嵬月穿着一套黑色西装,那个模特穿着长长的露肩正红色晚礼服,裙摆将将拖到地面。马嵬月正和几个手下相谈甚欢,看到盛时晚挽着令夺的手进入会场。
“阿夺,今天来得这么晚,可得自罚三杯。”马嵬月说。
“是,四爷。”令夺说。
盛时晚当时脸上沾了颜料,用各种东西揉搓好久才洗掉,结果脸被搓红了,又拿出冰块冰敷,弄了好一阵才出门。
马嵬月注意到盛时晚,问道:“这位就是你的小情人?果然是长得不错。”
“他叫盛时晚,现在是我的恋人,我会和他一直在一起。”令夺说。
令夺几个手下开始起哄:
“令哥的人,那他是不是我们的嫂子?”
“嫂子好。”
“小嫂子真漂亮。”
马嵬月依然微笑着,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这时,身边的女人给马嵬月递上一杯酒,马嵬月转身甩了一下,红色的酒液便浇在了红色的裙子上。马嵬月反而问她:“你这么这么不小心?”
“四爷,是我手不稳。”她说。
“我带她进去换身衣服。先失陪了。”
马嵬月拉着女人的手离开现场,女人觉得自己的手腕被马嵬月攥得生疼。她不知道马嵬月为什么会突然生气,按照平时,马嵬月一直都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对情人温柔妥帖的人。她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不安,马嵬月毕竟是一个危险的大人物。
马嵬月和她走到更衣室,两个女仆已经拿了一套新的晚礼服过来。这一套晚礼服是鹅黄色的,单肩设计,裙长比之前那一套稍微短些。女人跟着女仆到隔间换衣服,马嵬月看着桌子上摆着的一套明代茶具,只觉得怒上心头,一把将桌上上的东西全部扫到地上,噼里啪啦响了一阵。
外面的手下听到动静,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举着枪就进来。马嵬月坐在沙发上,背向后一靠,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放下枪,说道:“找人进来收拾屋子。”
“是。”手下说道。
马嵬月第一次见到令夺,是在二十一年前。令夺的父母都是火焰帮的人,结果在一次行动中双双丧生。令夺没有其他可以依靠的亲戚,当时的帮主便让令夺到马家大宅里让仆人们照顾着,也是给尽忠职守的手下们的在天之灵一些安慰。
当时的马嵬月十八岁,正好从英国的大学放假归来。红岛的冬天有几天很冷,需要穿上毛衣和外套。马嵬月穿着英式的风衣,看着那个在大宅门口哭泣的孩子。他问马家的大管家:“这个小孩是谁?”
“他叫令夺,父母都是帮派的人,不久前都为帮派去世了,”管家说完,又对令夺说,“四少爷回来了,叫人。”
“四少爷好。”令夺抽噎着说。
“你以后就到我屋子那边住吧,别哭了。”马嵬月蹲下来,拿出手绢给令夺擦拭眼泪。
“我的阿爸阿妈都不在了。”
“我以后会保护你的,你愿意相信我吗?”
八岁的令夺觉得这位四少爷光彩照人,比马家的任何一个人都生得好看。这时,令夺居然上前搂住马嵬月的脖子,鼻涕眼泪都落在马嵬月的衣服上。马嵬月也不生气,抱着令夺抚摸他的后背。
“四少,你这是要收了他?”管家说。
“我母亲也在我很小的时候过世了,也许是触景伤情了。”马嵬月说。
“四少爷,老爷最看重的人就是您。恕我老了多句嘴,干我们这行的人,还是要冷心冷面的好。”
“嗯,我知道。”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