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久了腿麻》by轴石简书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蹲久了腿麻
作者
轴石简书

内容简介

话唠男主*娇嗔女主

男性视角较多,文案废物。
文笔清淡,肉与剧情并重。熬夜睡前向。

1V1BG甜文轻松青梅竹马

0001 西瓜和糖
何路和李莱是从小认识的朋友了。至于到底有多小,那估计只有他俩的妈知道。

何路比李莱大两个月的,上学自然是一块儿上的了。从小学开始结伴,直到高中被班主任约谈了几次才分开上学,但也只是前后脚进出校门而已。虽然两人从小认识要有什么早有了,但毕竟是学校里,影响不太好。特别是何路有事没事就过来送点零嘴,嘴巴不停地聊天。心里都不能装事儿的,什么都要和李莱说。那个老师说错什么了布置了什么作业你们有没有啊等我写完咱俩可以对一对什么时候我要去打篮球先不来找你了有一搭没一搭地。李莱只管趴在护栏上吃东西半出神地听他唠叨,也不嫌烦,时不时哼哼两声就算知道了。上课铃一响生怕她听不见又叮嘱了一些有的没的,让她记得(在上课的时候偷偷)吃自己带的零食。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何路像他妈,话多,聊天聊不尽的。娘儿俩在家能呱唧呱唧说上半天,这点让何爸颇为头痛。这儿子除了聪明和帅还真没从老爹这儿遗传到什么。想到这,何爸笑了:唉,帅气的基因就是这么强大呀~

何妈不以为然:老不正经!人家莱莱都没嫌弃,轮得到你这老妖怪说三道四?

何爸放下报纸,眉头皱着:怎么说话呢?现在嫌我老了是吧?想当年我老何也算是镇上……

何妈:你也就剩当年了,快别……

是,我就剩当年了。也不知道谁每回打雷都往我……

胡说什么!我现在已经在逐渐锻炼自己了谁怕呀你再胡说看看!

……

何路懒得看这两口子在自己面前拌嘴。这俩也就自己在的时候吵吵。

何路出了门,往李莱家走过去,也就百来米的距离。

日头正大,知了喳喳喳地叫个不停,阳光晒得人发晕。

何路快到李莱家楼下,看见李莱妈正准备把自行车掉个头。前面车框里放一个菜篮子,正准备出门。

“李姨准备出门啊?”何路被太阳晒得皱起眉,“天气这么热您这是去哪啊别中暑了好歹戴个帽子。”

“小路来找莱莱玩啊?”李莱妈停下动作,“我这不想着去买俩西瓜么这天气热得,莱莱在二楼呢,你俩在家等我哈。”

“李姨你把车给我我去呗,这太阳晒得。”说着何路就伸手过去接车。

“哎不用,我就是去趟学校,学校有点事要处理。我是打算回来的时候顺路买菜再买俩西瓜。”李莱妈笑得可亲,眉眼温润,“帽子我放学校了正好去取,这段距离不打紧的。”

“你俩先玩着,饿了就自己吃饭,都在厨房里啊。”李莱妈把车转过头,准备骑走。

何路了然:“那您路上得小心点,李姨再见!”

望着渐远的李莱妈,何路转过身掏掏口袋,把钥匙对准门锁开门。

何路走到二楼李莱房门前,敲敲门。

“进。”

李莱正趴地板上看电视,枕头压胳肢窝和胸下垫着。前面一盘切好的西瓜和一盘小糖果。

天气热,李莱就穿了一套浅鹅黄色的吊带和短裤。没有什么花纹和点缀,衬得本来就白皙的李莱更肤白胜雪。

风扇放在盘子的旁边,最大档从头开始呼呼地吹。饶是如此,额上身上还是有一层薄薄的汗,碎发贴在额头上。

李莱并没有看何路,仍自顾自地看着电视。

何路捞起李莱掉到地上的被子小玩偶和枕头。

“又乱丢东西了,睡觉就不能好好睡?看你这乱得。”何路把枕头玩偶摆好被子叠好,又看了看趴在地上的李莱。

“明天可得感冒了再这么吹,”何路把风扇拿起来关了又放下去,“忘了自己上回怎么发烧的了是吧?”

“一个人不会在同一个季节感冒两次,没事的。”李莱手指头一戳,打开了最小档。旧绿的风扇里三个叶片转成一个圆,有点嗡嗡地。

何路也假装看不见她停下动作看电视偷瞄他的脸色,从她床头柜上拿过来一把蒲扇坐在她旁边,把风扇拖过来自己吹。

李莱撑起上半身,眉头有点皱看着他。

“我热!”看着动手给她慢慢扇风的何路,有些不满。

似乎是想到什么,又加了一句:“心静也不凉!”

何路没理她的话:“你怎么不穿内衣?”

李莱“哼”一声抻着手又趴了回去。

天气这么热明知故问什么?臭何路!

看着李莱被话题带走,何路终于能好好给她扇扇柔柔的风。

“李叔又出差啦?我刚来的时候没看见李叔。李姨刚出门了说要去学校一趟回来的时候带西瓜让我们先玩着但是你也别吃这么多容易腹泻。”

李莱可能是被气温和刚刚的事气得,呛他一句:“那是我爸妈。”我当然知道他们哪去了用不着你告诉我。

何路一愣,脱口而出:“以后也是我的。”

李莱哼一声把头背过一边生闷气。手臂缩回身侧,食指一下一下地慢慢抠枕头。

是天气太热了,何路又惹我生气所以脸才这么烫的。臭何路!

0002 阳光和雨
“快一个月了,”何路看着李莱的后脑勺,“你可快一个月没出门了。”

“昂。”李莱正用吸管喝着何路刚买回来的冰冰凉健力宝,敷衍着给了个回应。

“虽然说高考结束了但咱们可不能太放松了对身体不好得多运动。”何路摸摸她刚剪没多久的头发。以前长发飘飘的很温婉可人,现在发长到脖子也很适合。

但是李莱不这么想,她觉得自己像个文工团的。

只是说剪短一点,哪说这么短都没办法绑马尾了!

李莱哪里知道人家发廊的人是贪她发质好,“不经意”多剪些能卖出高价钱。

何路摸摸头发又摸摸她的发顶。李莱像只被顺毛舒服了的猫,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儿:“不想出门,热。”

“天下雨阴下来也没见你出门啊,你可别不听话。看看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就得出去多活动活动,不然肌肉退化小事儿骨质疏松身高缩水了。”

“哼,你就想法子吓唬我吧。”李莱撑起身体,薄薄的汗液将大腿前侧皮肤和地板黏在一起,起身的时候发出便利贴撕下来的声音。

“哎哟……”还有点疼。

李莱坐起来小腿往后收,摸摸自己两片被自己压得红彤彤的大腿肉。

“我要洗澡。”李莱撑着何路的肩膀站起来,觉得腿有点不听使唤。摇摇晃晃跌跌撞撞地扶着墙准备出去。

何路皱着眉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腿,鼻孔叹气。

“看你,多像个配合开展复健的病人。”把李莱气得够呛。

本来腿就有点麻,走到门框那那股麻劲儿上来了。李莱动也不敢动大气不敢喘扶着门框想等着腿自己恢复过来。

不料何路从后边把她扳过来扛肩上,手牢牢困住她的腿。

“啊哈哈哈哈哈……”钻心的麻意控制不住了,李莱非哭非笑地哀嚎,反抗也不是屈服也不是。过了一会儿被何路放在浴室白绿相间的马赛克瓷砖地板上站好。

这时候李莱腿也麻得差不多了,就是觉得小腹里面有东西在挠痒痒特别想笑。

“干什么!呵哈哈……出去。”李莱靠着浴室干净的墙面,有点脱力。

“哪儿麻多动哪儿,好得快点。像你这样站在那现在指不定好没好呢。”何路挺正经地。

“……”李莱呼口气缓了缓,“我要洗澡了,你先出去。”

何路没再说啥,把门带上了。

过了一会儿,水声停了。

李莱在浴室里出声:“何路!我的衣服。”

何路就靠在浴室门边,扭开门把衣服伸进去。李莱迟迟没接。何路也没动。

过了一会儿,李莱把何路的手推回去,自己把门打开露出一个头:“我的睡衣呢?”

何路侧低着头看着她:“我洗了。”

李莱气不打一处来:“我睡衣干净的你洗了干嘛?”

“没什么就是想搓搓。”

“何!路!”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何路打开衣柜的时候确实是闪过老老实实给她拿睡衣的想法。毕竟莱莱穿吊带短裤真的很好看。纯纯欲欲的,想再多看一会儿,能抱在怀里就更好了。

“你先穿这个,等会儿睡衣干了再说吧又不是没衣服穿了嘛。”

李莱看着比睡衣多很多布料的浅豆绿色裙子,想想已经换下来的睡衣,不得不屈服。

他就是想逐步击破地骗她出门!好你个何路想算计我以后没你好果子吃!

李莱气鼓鼓地开门,站在浴室门框中间。

她没穿鞋,在等何路把她抱过去。

纤细的脚踝,匀称的腿,被裙子所突显出的细腰,不算很大但是很符合她身材的胸部,白皙紧致的脖子,还有,不藏愠怒的脸。

李莱脚趾不自在地动了动,伸出双手,象是受了委屈气的小孩想要一个拥抱。

“真乖。”何路顺势迎面抱起她,手拖着她的屁股让她的腿缠住他的腰。确实李莱也这么做了。

李莱直起身子和竖起耳朵,像只兔子似的看了看四周,哪里有什么可以搓衣服的地方!差点忘了这是她家!

又被摆了一道。

何路把人放床上,李莱直接躺下,气呼呼地,随着呼吸胸部起起伏伏。

“既然衣服都换了不如我们就出去走走?今天热得邪性等会儿肯定下雨我撑伞罩着你就算不下雨也能遮遮太阳怎么样?”何路跨上李莱的身体,手抓住她的手腕。让她困在自己的手脚之间,“雨下得大还能玩玩水可以让你踩一踩。”

李莱十分喜欢雨天。

“哼。”李莱侧过头不看他,但是耳朵却被何路呼出的气吹红了,并且以很快的速度蔓延到全脸和脖子胸口。

何路沉下身子,把唇靠在李莱的一侧脖子上,轻轻啄吻:“同意吗?”

李莱随着他的动作而战栗,下意识闭紧双眼和牙关。

滑腻腻舌头一下下地由下至上地舔过李莱的脖子直勾到耳垂。

是甜甜的,莱莱的味道。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