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幻》by马飞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致幻

作者
马飞

致幻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中H / 正剧 / 强攻强受 / 弱攻强受
“谢谢你爱我亲爱的,可惜我并不懂爱情。”
非1v1哨向文,一受多攻,非三人行,主受,三观不正,含ntr。
短篇,开放式结局


砰——

静谧的林中一声巨响,惊起三两只乌鸦,抖落稀疏叶片。

安德背着手站在一条小径旁,身上披着他的哨兵的皮夹克,看起来是那样不合适不像样,但却暖和极了,扫除了他心里的不耐烦。

他的哨兵正双目通红地把拳头砸进树干里,因为不远处就是一座小型的简易信号塔,安德知道,因为信号塔的电波,他的哨兵正痛苦不堪,一边嘴上祈求着他给予一些帮助,一边心里咒骂着他的无情。

砰砰砰——树干眼见着就要断掉了,哨兵的脸英俊而狰狞。

安德无动于衷,从口袋侧兜里掏出了一块压缩饼干,掰开,一点点啃食着。

“求你了,安德,我们离开这里,或者……你救救我。”哨兵苦苦哀求。

“不,我饿了,要去信号塔下面拿补给,”安德终于开口说话了,拒绝道,“亲爱的,我们得快点走。”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他神情淡漠得好像世间万物都与他概不相干,包括他的哨兵,哨兵心中的杀意正在缓缓增涨,安德心想,或许这个男人终于受够了,宁愿承受丧偶的痛苦,也想杀掉他。

安德非常赞同他的想法,故而看向他的眼中悲悯与戏谑交织。

因为他也想杀掉自己的哨兵。

“好了,亲爱的,不逗你了。”安德走上前去,给哨兵扎了一针向导素,轻轻把他的头搂进怀里,哨兵颤抖的身体一瞬间被抚慰了,安德感受到了他心里的委屈和愤懑,那杀意变成了依赖。

他的哨兵回抱着他,痛哭流涕,亲吻着他的脖颈,哽咽道:“安德,我爱你,请不要离开我,求求你……”

安德尽力将自己依偎进哨兵的怀里,冰凉凉的脸颊蹭着哨兵短短的胡茬,柔声安慰:“不会的,亲爱的,唯有死亡能将我们分离。”

安德当晚就杀掉了自己的哨兵,他骑跨在对方身上,指尖划过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哨兵从浅睡中醒来,看到安德背对着月光,眼中的温存不似假意,慌张地昂着头将嘴唇送上去。

安德耐心等待他的幸福感上升到了极点,抄起支在树旁的霰弹枪,一枪打碎了他的胸膛。

这样死掉会比较好看。

安德满意地笑了笑,擦掉了脸颊上的血,摸出一根烟来,躬身蹲在将要熄灭的篝火旁,微微弯曲了后颈,借着火星,嚓——,点着了烟丝。

“要抽吗,”他下意识把夹着烟的手向后递过去,顿了一下,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把烟又叼着深吸了一口,“差点忘记了,亲爱的,你已经死了,非常抱歉我下手太早了,不然我们可以再多聊聊,我现在觉得……有点孤单。”

他耸耸肩表示无奈,然后静静抽烟完了一根烟,月色中冷白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情感,篝火最后的星点火光在他黝黑的眸中灼烧着,对于大部分向导来说,安德的外表是比较危险的,他更像一个哨兵,宽肩长腿,身型窄长,肌肉紧实,有两只光洁的长臂,柔软的胸膛和小腹,会把哨兵的脑袋温柔地抱进怀里,犹如揽进圣母玛利亚那充满慈爱的怀抱——但他多数时间只是冷冷站在一旁,肩膀微斜,看着自己的哨兵为自己杀掉丧尸,圈出一块安全的领域。

安德的存在对于世界上所有的哨兵来说无疑是具有绝对吸引力的,他的向导素汹涌而澎湃,特殊的体质让他与不同等级的哨兵都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契合度,一度被称为活体致幻剂,他是末世基地最重要的资源,作为重要实验对象,他的出入皆有层层守卫,实验员对他关怀备至,高层对他青睐有加。

他的精神体罕见的是食肉动物,作为一个向导,他在基地中和其他向导一样接受教育,将来他会成为某个哨兵的末日指南,和他同生共死,为基地效力,最后死在末日的废土中,等待腐朽。

但他天生就是个叛逆的危险分子,他的精神力忽高忽低,缺乏正确的引导观念,情感极度淡薄,面对急需安抚的哨兵,他不予理会,导致实验室中的哨兵受到他反常的指引,或暴走,或自残,总是血淋淋的收场。

他问一个低等哨兵:“亲爱的,我该怎样摆脱你?”他们甚至刚刚一起完成实验任务,接过吻,做过爱,哨兵深深迷恋上他,但安德已经急不可耐地想要离他而去,那个长得有些乖巧的青年头一次露出暴虐的表情,狠狠掐住了安德的脖子。

实验室拉响警报,闪烁的红光沿着墙壁旋转,枪口已经指向哨兵的眉心,安德抬手示意研究员停止威胁警报,圈住身上人的肩膀,青年带着电流声的痛哭透过收音器传出,他趴在安德怀里,祈求他:“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安德亲吻他的眉心,抚摸他的双颊,哨兵最终平静下来,实验员们松了一口气,纷纷开始讨论给哨兵断开和安德的连接。

但是没有机会了,安德跨出实验室大门的那一刻,哨兵一头撞死在了五英寸厚的玻璃上,颅骨碎片刺穿了他的大脑,鲜血喷溅了整间屋子。

后来他被捆在拘束椅上进行实验,但他拒绝对任何哨兵进行疏导,不停地激怒他们,用生命为威胁,使实验员不得不放了他。

他不该是向导——这是实验结论。

从拘束椅上逃离后,他安分了很久,直到一名少校阴差阳错签署了他的分配书,大概半个月后的某天,他在凌晨两点钟不知用何种方式摸进了少校的房间,毫不避讳地对着监控器一刀插进了少校的眉心,紧接着剜出了他的眼球,用他的虹膜打开了所有的门,穿着一身并不合适的军装,飞快叛逃出了基地,义无反顾地冲进了让所有向导闻风丧胆的丧尸世界里,再没回来过。

少校死时衣不蔽体,基地封锁了他死亡的真相,删除了监控记录,销毁了在他床头柜上发现的一盘录影带,上面写着“送给我亲爱的和他的向导,一份很棒的礼物”,录影带是崔西发现的,他是分配给少校的向导,他们即将去往圣所完成最后的仪式。

一盘让人没眼看的性爱录像——少校臂弯里架着安德一条细白的长腿,把他按在桌面凌乱的文件堆里,性器火热地进出于丰满的臀瓣间,安德弓起身体,一手摸进少校大汗淋漓的发丝中,一手拂过他坚硬扎实的胸肌,呻吟着,摇摆着,满脸通红地喊着“亲爱的,我亲爱的……”少校汗泪混合而下,咬着牙说了什么话,声音淹没在淫秽的拍击中,从口型不难读出,他在说:“不要离开我。”安德忽然撒开手,绷紧了后背,压下少校乱糟糟的脑袋,缠着他的身体接了个高潮吻,一瞬间,那深不见底的瞳仁轻轻转向了镜头。

足足十个小时的录像,各个时间,各个地点,早晨,中午,傍晚,办公室,卫生间,卧室,甚至演练场的草坪,处处留痕,安德自始至终用那种悲悯的眼神注视着面前的男人,注视着镜头,少校逐渐变得慌乱,几次颤抖着给他点上香烟,录像带的最后,安德披着精斑凌乱的军服外套,在烟雾中含义不明地瞥了少校一眼,又回眸,片刻出神,说:“亲爱的,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这盘录像带在满室寂静中被崔西取出来,踩得稀巴烂,一群人脸色铁青地上前架住他,他泪流满面,像被抽掉了骨头一样软倒在地,尖叫着让人把少校的尸体剁碎了扔出去喂狗。

安德·朗曼,荣登3S级通缉犯,照片上他麻木不仁,漫不经心,深坑一样的瞳孔平视前方,看久了,总觉得他能随时笑出一抹明媚的光亮,然后再瞬间掐灭。

他时常混迹于各个地区,但是没有人愿意把他交给基地,从来没有过。

因为他们爱他,一不留神,就爱得无法自拔。

天快要亮了,为他赶走丧尸圈出一块净土的哨兵的尸体已经凉透了,他抽了半盒烟,枯坐了一整夜,什么也没想。

噼啪——他重新点燃篝火,木炭在火中炙烤,飘起星星点点。

他起身,从背包中掏出了折叠铲,在地上挖了个坑,一脚把哨兵的尸体踢了进去,刚要铲土,想起了身上的皮夹克,脱下来翻过领口看了一眼金属铭牌,点点头道:“再见了……嗯……撒克逊,我亲爱的。”

安德的心情非常的不错,他们白天从信号塔拿到了大量补给,足足够生活大半个月,他一边潦草地铲起泥土掩埋住尸体,一边哼唱。

他原地堆砌出一座松散不堪的坟头,斜坡还在骨碌碌往下滚土,他把铲子在坟包上磕了两下,这土堆几乎马上要坍塌掉,收好装备,踩灭火堆,他走之前把刚抽完的烟头倒插在坟包的尖头上,烧香似的。

这似乎仁至义尽了。他转身离去,那截短短的烟嘴,像蚂蚁小小的墓碑。

他的背包里有两把枪,有足够的食物和水,靴子上插着两柄短刺刀,如果这不足以支撑他在末世中生存,那他手上粗糙的枪茧和身体上细碎的抓痕就是凭证。

他可能是世上唯一不需要哨兵保护的向导,也是唯一感受不到失去配偶痛苦的向导。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