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骑欲逐》by下弦月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轻骑欲逐

作者
下弦月

轻骑欲逐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微H / 正剧 / 虐身 / 强攻强受
两个本不会有交集的人的故事。

关键词条:
疯批刑警攻x美惨大学生受;1v1;强制情节;追妻火葬场;小白刑侦文;三观不正;短篇。

【一】遇见
赵宣走到“夕阳美人”小酒馆的时候,外面的夕阳正巧收下最后一缕余光。酒馆半开的门口冲出一股油腻刺鼻的空气,赵宣松松肩膀,吸了吸鼻子。葛宴在他还转悠着找车位的功夫就在门口站着了,等赵宣走近就伸手捞住赵宣的肩膀揉了两下,拍了拍,两人就前后进了包厢。

“今天怎么自己开车,”葛宴跟包厢里的同事们打了个招呼,弯腰从地上拾起一瓶酒甩给他,“老马呢?”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老马是赵宣的专职司机,赵宣这个酒鬼平时也没什么开车的机会。

赵宣摆摆手没有接同事给的开瓶器,他握住瓶口在桌子的金属包边儿上一磕,瓶盖啪地崩下来,“哪儿来得及等他,刚开完会就过来。谁知道老葛逼逼赖赖半天,一句话分八句说。”

老葛正是葛宴葛少爷的父亲,江曲公安部副部长。

葛宴听完张大了嘴笑了半晌,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我爹在单位多耗几个小时,回家就没精力折腾我了,为了你兄弟的自由,你可担待点儿啊,赵二。”

赵宣冷哼了一声,伸手碰了碰酒瓶,两人一饮而尽。

话说今天其实是同事小聚,至于为什么不搞一些流行的“周边景点一日游”或者团建游戏项目,纯粹是因为葛宴不喜欢。本来他们这个单位的性质来说虽然不可能带着一群公务员在酒吧里鬼混,但请的人也不是关系普通的民警同事。

团建是葛光耀交代葛宴去办的,葛光耀和省公安厅有点那个不清不楚的关系,敢交给自己没事业心的儿子办这个事儿,主要就是因为今天搞“团建”的都是公安厅老熟人的二代,不带他们去酒吧,难道去喝茶?葛宴清楚,跟他们做事的方法,和以前在警校吃粉笔头的读书人不一样。

正所谓穿上制服人模狗样,换了便装牛鬼蛇神。将将喝了两轮,葛宴从裤兜摸出来一张名单,这里面有些人他还记不住,菜等人齐了才方便上,不然冷落了哪个小少爷,回头又得挨他爹的骂。他站起来打了几个电话,回头对赵宣说“有几个堵在小路了,马上到,我去接一下。”赵宣抬一下手表示知道了,回头找了个姿势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继续和人聊天。赵宣一向不是个自闭的人,有饭就吃有酒就喝,颇有真的二世祖的架势。自打他托葛宴爹的福调到江曲这个分局,忙得昏天黑地,还没来得及和当地二代们打通关系。其实闹在一起的一群人里江明德和薛文贺他是认识的。江明德是老同事老朋友,薛文贺则从他这一代起脱离了公检法,跟葛宴的母亲搭上关系,在高校混了个副教授做。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不等见个回头面,几轮拳头划下去赵宣就夹在中间勾肩搭背,二代相见分外亲切,一时好不热闹。

待葛宴把迟到的一车人引进屋,沙发上喝累了的人开始闹哄哄往里屋餐桌挤。这个包厢很大,一半是带软沙发大茶几的ktv厅,推开隔断门是旋转餐桌。正值寒冬腊月,刚来的一车人在厅里烘着手脱外套,里面先来的在换位置。葛宴想到赵宣是新来的,指着正脱羽绒服几个人给他认识。

赵宣眼神挨个扫过去,看见站得偏后位置有个小男生,帽子刚摘了拿在手上,看发型就属于刚毕业学生那一挂,跟这一群牛鬼蛇神比,规矩的很。葛宴一拍那个男生的肩膀:“不过这个不是咱的小警员,是俺妈那边学校新招的高材生,下周去报到呢”,男生忙不迭把捂了半张脸的灰色围巾扯松,露出白皙的脸,精致的五官,脸颊颇瘦,肉眼见处的皮肤净得像是上了白釉的瓷器。赵宣听到后面女生小声吸气的声音。男生看着赵宣点了点头,伸出手和赵宣握了一下:“幸会,我叫谢安。”

葛宴继续介绍,一一握手。赵宣微微侧过脸,看谢安低头认真把帽子围巾叠好,白色的短款羽绒外套也是抚平了挂在衣钩上。里衣穿了灰色颇为合适的鸡心领毛衣,露出个衬衫领子。谢安知道一会儿要喝酒,便把衬衫袖口解了开挽上去,伸手间瞥到赵宣在看他。两相对视,谢安礼貌的笑了笑。

葛宴提了些好酒过来,赵宣帮忙接,伸头小声问他:“不是哥几个吃饭?怎么带个学生过来?”

葛宴微微皱了眉头,显得有些为难:“我妈学校那边今年收硕士生,这人分太高了几个学校抢得紧,最后招生的开了不少奖学金和补助,人是给拉过来了,但还叫我请人家吃饭,我这不是没空么,干脆一起办了得了。”

赵宣愣了一下:“没见过你这么省事儿的,人家就一老实学生,你也不怕跟这些人弄一块儿给人吓着。”

葛宴嘿嘿一笑,“不至于,你也没比人家大几岁,多见见世面,等他就了业适应得还快点儿嘛。”

赵宣扭头看看谢安,心想特娘的,很有道理。

也不知道是不是空调太足了,他忽然有些口干,此时屋里的人嚷嚷着叫他们快点进来点菜。葛宴也不瞎扯了,今天是他的主场,进去便有给他留了正中的主人位置坐下。赵宣紧随其后,看几个已经喝大了舌头的还站着扯皮,赖着几个座位不肯动,谢安被堵在他们中间不知所措。

这架势赵宣灵机一动,他左手揪住江明德右手推了薛文贺一把,指着自己旁边的空位冲谢安挑挑眉,“坐这儿。”

半桌人都大着舌头的局不用暖就燥热十足,薛文贺这类自诩舞文弄墨的最爱玩“行酒令”,赵宣心不在焉的乱接,老是被他挑错罚酒,最后喝的也是看不清桌前几道菜。倒是谢安在他旁边对句子那叫一个自在,其实他并不像看上去那么腼腆。薛文贺跟着一群天天摸黑逮人的斗嘴斗不到一起,就频频敬谢安满杯叫他多赏两句词。赵宣看他怕是个不会喝酒的,要是真叫薛文贺赖上一会儿吐一地不好收拾,就起来挡了两杯。葛宴看得直呼“你们喝酒不讲理、还不快带我一个,”一桌人哄笑起来,赵宣看向谢安,谢安笑着摇摇头,起身跟葛宴走了一回。葛宴看是一个会喝的,不禁喜上眉梢。最后薛文贺果然喝大了,不知到从哪掏出笔纸非要跟谢安再来藏头诗,拉扯之间薛文贺突然一弓背“哇”的吐了,随即被跟上来的服务员架到一边醒酒。谢安正对面,被溅了一胳膊,又有服务员上来要帮他擦。赵宣走过去叫他们那边忙,一手扯着谢安的毛衫就往上掀。

谢安吓了一跳,忙伸手抓住衣襟,纤细紧致的腰身在眼前闪出来了一下又被遮住了。赵宣挑眉:“毛衫脏了,我帮你脱。你不会穿的是假两件吧?”

喝了酒又吃饭,最后边吃边喝,铁胃也顶不住。饭吃了大半人就开始散了,葛宴要拉着江明德和赵宣去蹦迪,说今晚舞池的playboy一定要去前面摸一把,特别好看特别屌。江明德靠着他晃晃悠悠的说你这个“特别屌”,指的是哪里屌,又指着赵宣,“赵二你,你,脱了,给他们看看!不比、比什么男娃子的好看!”

赵宣小时候身体弱,当时也没想到以后会入这行。倒是以前没少被爹妈送去参加各种体训户外项目,久而久之健身也就成为了习惯。后来高考报学校的时候身体素质还不错,加上也不是想一直读书就进了警校。虽然这两年入了职喝酒比较厉害,但因为工作性质,不是在训练就是出警实战,还是颇有“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感觉。加上后来五官也长开了,脱胎换骨出了凌厉冷峻的气质。

葛宴还记得江明德这个嘴里跑高铁的第一次跟他们河边游泳,几个人刷刷脱了之后非指着赵宣说跟自己找过的鸭长得很像,这肩膀腹肌,这鼻子嘴巴,非得挨了赵宣一钩拳才老实。他赶紧捂住江明德的臭嘴,一路把他往楼下舞池里推,回头朝赵宣喊“我先下去,里面等你。”

赵宣精力好得很,一看表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拾了钱包手机就跟着往外走,走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包厢,之前没留神,以为人都走光了,这时候才瞧见谢安一个人倚在沙发上玩手机。赵宣走过去靠着沙发的低靠背,“不去跳舞?”

谢安收起手机,“不了,那边吵。”

赵宣一个单手撑,贴着靠背翻到沙发上坐定,谢安歪过头看着他,他盯着谢安的脸,盯着谢安微醺而有些失焦的眼睛,薄薄的淡粉色的嘴唇,干净柔和的下颌线。

谢安慢慢的眨了眨眼,睫毛一动挠的赵宣心里痒痒。“失陪,我先回去了,你们玩得开心,”谢安把手机插进裤子口袋,挽起的衬衣袖口掉下来盖住了白皙的手臂。

“我送你,”赵宣想都没想站起来摘了外套,“毛衣什么牌子,回头叫那二货赔你。”

谢安愣了一下,“不是什么牌子,能洗干净,”他把毛衣卷成一团,“也不是第一次弄脏。”

一时不知道说什么,两人穿过一地狼藉,直到酒馆门口,寒风一吹赵宣酒醒了一半。他问:“怎么回去?”

“末班地铁赶不上了,我打车,”谢安看老马接了赵宣的车钥匙,冲他摆摆手,“再见,赵宣。”

眼看要过马路,赵宣一下伸手拉住谢安的胳膊,“你住哪里?叫我家司机送你回去”一下谢安有些迟疑,赵宣看他的眼睛亮亮的,珠子一般好看。他手臂一发力把谢安扯过来,嘴唇贴到耳朵上,“你真漂亮,一个人回家不安全”

对面的白色奔驰双闪一明一灭,瞧不出谢安的脸色,他慢慢脱开赵宣的手,退开一步,“不要着急,今天替我的两杯来日还你”。

出租车走了,赵宣忽然没了兴致,老马拉开车门,他躺进车里喝着解酒饮料发呆。谢安的白色手臂仿佛还在眼前晃荡,直叫人心烦。他闭上眼睛,一会儿就睡着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