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相骨》by liziv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月相骨
魔法世界中一对叔侄的故事。
liziv

原创小说 – BG – 中篇 – 完结
西方

简介
一个叔叔和一个侄女 他们会魔法 他教的她
世界上最好的叔叔和世界上最好的侄女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1

在他往制药室赶时,宅子里的鸡毛掸子正殷勤地擦拭老旧家具的每一处,也许是他所用的魔法量过多它们拍打书柜的力度过于之大。他只看到那灰色的尘埃在阳光下呈散花般挨落,哈伦伯爵淡定地掀起披风从那烟尘里穿过,看那藏在袖子里手指的动作不清楚他有没有施展一个保护咒法,不过他倒是完好无损地走了出去。
即使外面是大热的艳阳天,这幢房子里还是阴郁异常。
那厚重的绸缎窗帘自进入这里,就跟长在了墙上一般,几乎没有打开见世面的时候。
屋子里还有一些奇异生物在攀爬,不管那是织网的蜘蛛还是从外进入的猫头鹰,甚至在地毯上繁衍生息的老鼠,哈伦从来不会管这类生物。
对他来说,顾好自己的事便行了。
一打开炼金室的门,那自行燃烧的烧瓶就开始运作,哈伦在高位椅上自然坐下,手指一勾烫金书封的古老书目便飞到了他手上。
今天学点什么好呢?
解剖生物他早看够了,奇妙药草的处方他也是不想再阅读了,最后那些古板教授所书写的自大妄为的书本他可是一眼也不想瞄。他往书架上看了一眼,那只剩下他早背得滚瓜烂熟的炼金材料原表和一些他从没翻过的故事书了。
还是,算了吧。
让哈伦读故事还不如让他去农村养猪,他从来就对故事不感兴趣。
他不明白那些每个人嘴里不同版本的有远古起源的每一个故事有什么好听的,上学时他也极其不喜欢翻阅书上和故事有关的任何内容。哈伦的写作能力可以高瞻,但他不屑于听从那些可有可无的故事,从来都不。
记得他毕业时除了在学生群面前表演需要讲解的几次历史事件,其他的科目都以全优得分,只有前者是不合格的。可他也不在乎,那并不影响他在魔法学校的成绩。
他们是想要会说故事的人,还是务实的能上天摘星星下至创造新元素之人。
答案不得而知了吧。
所以他不在意,也不会去在意。在未来的时候,哈伦也不会没事去接触那无谓的故事书,对他来说,那不可能也不适合他。
炼金室是这幢房子内难得能见到到阳光的房间,为了测试药水在空气里的可燃性等原因,这里是哈伦允许日光照进来的地方。
那些乘着气流在窗格影下跳舞的尘灰团,哈伦望过去放空,瞧着那刺眼的又代表生际的太阳,不知怎么地,他的脑海联想到了火。不是实验里那或大或小的火苗,也不是壁炉里添柴火就会冒盛的火团,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看不清的身影。那小小的孩童影子在冒着巨大火焰的房屋前,她似乎在哭喊着父母的名字。
哈伦掐了掐眉心,叫他一天到晚和别人倒时差,现在好了,都出现奇怪的臆想场景了。
他把视线重新聚回书上,其上的文字似乎也在火焰中跳跃。
“啪”一声,哈伦把书扔回了桌面。
还是起来去哪里走走吧。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看来今日不是个适合阅读的日子。
穿过红地毯路过大门的时候,他敏锐地感觉到门口也许有其他迷路的小孩又在石像鬼那搞什么幺蛾子。又或者是他需要呼吸些新鲜空气,于是哈伦在三千七百小时之内第一回打开了沉重的城堡大门。
躲在室内的椅子上安生看书和直接站在晴朗天下是完全不一样的,哈伦不得不抬起手,光线过于强烈他有一时睁不开眼。
他还只是站在台阶上那有温度的阳光就那么侵蚀了他,他要是直接踏入阳光内的话,哈伦怕不是会像吸血鬼一样灰飞烟灭。
哈。他的幽默感与日俱增。
就在温暖皮肤的日光下站了会,他才想起他打开城门的意图。
哈伦望向正对森林的邮箱,至于他为什么会有邮箱这个东西,如果当年要不是教会执意要他在家门装个“能收集寄给他邮信的装置”,哈伦觉得他可能真的与世隔绝了。
为了和普通人类区分开,他的房子选在了森林深处延伸出的一片空地。
外表看上去是个和常人家无异的农村房,在门外立一个邮箱也不违和。由于哈伦在城堡外施了隔绝咒,那些跑进森林来玩的小孩看到这间“农村房”也不会驻足多久。往往是看一会就会跑掉,因为他下的基础咒里有一个“恐吓”的条件在里面,对于不了解的事物,相信人都会选择跑掉而不是上前来探究一番。
现那装满了魔法生物或邮差送来的信件塞满了那可怜的锡铁罐,哈伦打打哈欠伸出一根手指那些邮件便簇成一团跟着他飘进了堡内。
不需要阅读省出了他不少时间,他就勉为其难看看这些东西吧。
彩色的纸封一看就是集会的产物,他抽出信纸,只扫了一眼就扔到了一边。那些到处游说争求资金的高官达人就和他们的说辞一样无聊,哈伦连看都不想看。那一些花花绿绿的又有贴纸的看样子是出自小孩子手笔,大约是那些出于好奇的人类孩子往他这里投递的。没有利用价值,所以也不看。
这些一会都能给壁炉的柴火增添姿彩,哈伦正百无聊赖时一封白色封装带有印泥的信掉了出来。
他往信戳那一瞧,这个纹章好似在哪见过。
他边拆信边思考,他是在哪见过这个家族徽章呢?
灰鹰的漆蜡脱落后,内里藏着的图案才显露出来。两头长角的雄性驯鹿上跃抱住以首字母示人的家徽,长枝的冬季花作物生出长长的花径,用其白色的花蕊包裹住整个徽章。
哈伦心一惊,这是他们家的标志。
他匆匆瞄了几眼展开的信纸,确定落款人是奥古斯丁后哈伦忽地站起。
看来是时候去那他许久未踏及的土地拜访了。
他刚想上楼收拾行囊,才走了几步就发现他根本没什么要准备的。披上大衣,扑灭炉火,再看一眼有无正在火上的材料瓶,哈伦就出了大门。



坐火车去也许不是最好的主意,但信上所表示的让他在“那个日期”前到来,离那日只剩两天了。哈伦看了眼太阳在空中的位置,判断这应该是中午之时,离午膳还差刻把钟。
火车虽然慢,但他在心里过了算盘。
如果他脚程快的话,他应该能在正正好好那日到达。
奥古斯丁家是在城中心还是荒无人烟的平原?哈伦开始在脑子里快速过以前那里的地图,太久没去拜访了,他连他们家墙砖漆是什么色儿都不记得了。
静下心是唯一的出路,哈伦靠在座椅上,闭起眼想小憩一会。
从自家到他哥家,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到的。
虽然去公会排队也能拿到上等坐席的动力马车,可他怕他赶不及奥古斯丁所说的时间。
为了确保他能准时到,他还是选择了人类有些老旧却有保证的驱动方式。
一站又一站过去,哈伦睁眼又闭眼的,终于在汽笛鸣响之时提着包下了车。
他先在车站看了地图,随后走到几里外的一建筑阴影里。拿出包里的混合药粉,三下两下掷于黄土,一阵风过后他就来到了奥古斯丁所处的群落附近。
他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往里走。
沿着有些年数的天桥直线走,穿过那些寻常人家的屋子。
哈伦走走停停,记录下他走过的路,他可不想走回头路。
问路是不切实际的,就算问到了奥古斯丁的大致方位,也没人会知道他们这类人的具体地址。就像他自己的城堡一样,给人呈现的都只是肉眼看不出的“假象”。
他哥虽比他开明,但哈伦猜为了保全他们一家,奥古斯丁也会在房子周围布下安全阵。
果不其然,寻着魔法的痕迹,他找到了一处在山崖上的小城堡。
才刚走近一些,哈伦就闻到了严重的烧焦味。
那座他几年没接触的房子居然就在山坡上被烈火熊熊包围着,哈伦震惊迅速地走到了能离之最近的方位。他从包里拿出法术书,和天气有关的在哪在哪,啊找到了。
他一手捏书一边口中振振有词,一定要起作用啊,拜托了。
他在天气这方面没有十足的把握,因为足不出户他没在这有手熟的练习。
那乌云聚集的天空没一会便下起了淅沥的小雨。哈伦微微松了口气,等火势浇灭时他又看了遍奥古斯丁的信。
上面透露的不多,还是奥古斯丁一贯的作风,展信开始他写道:“亲爱的哈伦,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我和妻子都很想念你。还记得父亲曾说过一旦我们有人成了家,不管是谁先,哈伦一定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是父亲的刁侃,也是你可能的写照。虽然我很想与你聊家常,不过今日,我写信的目的是为了一个更严肃的话题。”
哈伦顺着奥古斯丁的笔迹看下去,他有些后悔没把信读完再来,“哈伦,请你于春日三分天来至我家。我已预料到了可怕的后果会降落于我们城堡上方。如果你恰时到了,我相信你面对的可能就是一座残壕。也许是被燃烧殆尽的土地也说不定,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若你没找到我们的尸骨,也请不要过怒。上天会知道我们应有的后果,也请你心平气和地接受这一结果。最后,我知道这是一个可恶的请求,但我希望你能照看我们的孩子——艾娃。”
“如果有缘再见,我绝不会用这种方式来和你联系,哈伦,请原谅我。”
信的落款人那用花体签的名,就算化成灰哈伦也认得出来,那臭屁又夺人眼球的字迹只会属于——奥古斯丁·莱特。
读到最后哈伦的手指差点把信纸给撕烂,他为了赶路而错过多少内容。
他绝望地抬头时,才发现那烟雾过后,那宏伟又不失气派的小型城堡只剩下了零落木材的残肢和掉落的剥落砖块。
奥古斯丁这混蛋,到最后还是以这样窝囊的方式告诉他。
更混蛋的是他,居然在收到许久未见的哥哥的信时才知道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
等等,艾娃。他遥远的记忆告诉他是他哥的孩子没错,但他没在任何地方看到她。
她不会也在火场吧?!
哈伦丢下行李冲进残骸,在那木地板横七竖八躺着的地上,哈伦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在那被大火吞噬还坚持下来的半砖半墙间搜寻,“艾娃——艾娃——”
他从没用这种着急的声线叫过这个声音的主人,事实上,这次久经跋涉的旅途中,他是第一次把侄女的名字记在心上。他真是一个最糟糕的叔叔。
晃过他眼前的墙壁一闪而过,哈伦在房子的最边缘处看到了一个站在灰烟中的女孩。
“喂你——”哈伦不确定是不是她,毕竟他只见过小时候还在襁褓里的艾娃。
那被烟火熏黑的金发女孩转过头来,不止她的衣物连她的脸上也沾满了火场的灰土。
那看不出轮廓的脸上,挂着大颗滚落泪珠的女孩依然在哭泣,“爸爸妈妈——”
哇,这可怎么办。哈伦,人生中带娃的经历为零。
所以在接触到这样一个浑然陌生的女孩,即使是他哥哥的孩子,他也觉得手足无措。
于是他的第一个举动,便是冲过去接住了艾娃随重力掉落的眼泪。
……
他是脑子被驴踢了吗?
怎么作出这样一个举动。哈伦盯着手套里化掉的那颗眼泪发愣。
孩子抽抽噎噎的声音还在继续,哈伦有些头疼,要怎么样才可以令她停止哭呢。
“那个……”哈伦语塞。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
看到她脏兮兮的双手,以及不远处被翻开的地皮和地毯,哈伦开口问:“你是……在找什么东西吗?”
小姑娘点头,哭得更厉害了。
“你在找什么?我帮你一起找。”
“呜,爸爸妈妈——”
呃,除了这个。他现在不知道奥古斯丁是在耍他还是什么,怎么会在失火点一丝痕迹也不留。他觉得蹊跷,但重点不是这。他得先帮艾娃解决其他问题。
她揉着眼睛,“娃娃……”
哈伦不得不移开她的手,防止她的拳头把白皙的眼皮也给弄黑。
“我帮你去找好不好?你待在原地不要动。”
小姑娘还在流泪,但起码点了头。
哈伦走是走了,心里还在犯嘀咕。房子都烧没了,还会留有娃娃?
他找了一圈,结果真的在废墟里找到了那个完好无损的娃娃。在那么多烟灰和黑色的残渣里那粉色的娃娃居然一丝脏也没有。
是一只粉色的蝾螈娃娃。这浓重的大粉色是怕人看不出它有毒是吗?
哈伦仔细看了眼,惊奇地发现这上面有奥古斯丁的魔法。
这下他更怀疑奥古斯丁的下落了,总不要告诉他,奥古斯丁是在火场里发现它,才对这只娃娃施了保护咒语的吧。
他回去把娃娃还给了艾娃,正想着怎么自我介绍,“艾娃啊,我是你的叔叔。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艾娃抱着那黑色斑点的蝾螈娃娃小幅度点头,哈伦正奇怪她怎么记得的。他明明就只有艾娃出生时来看过奥古斯丁一家,其他时候根本没有类似的记忆。
“虽然很突然,但是你爸爸现在不知道在哪。他给我写了封信,总之,现在得由我来照顾你了。”他希望这番说辞不要太古怪,就算他把那封信拿在手上,也不见得她认识那上面全部的字。
他蹲着正费劲地想要怎么把事情和她解释清楚,却发现艾娃抱着蝾螈已经不哭了。
她盯着他,看得他发毛。
“哈伦叔叔。”
原来她真的记得他。
可是他真的没来看过她几次,她是怎么知道他的呢。
现在该纠结的不是这个。他站起来环顾了一圈烧焦的房子,要怎么办才好呢。他头疼地捂住了额,谁知手上一暖。哈伦低头一看,小小的艾娃来到他身旁牵住了他的手。
“好的,那我们俩一起来处理这个烂摊子吧。”哈伦这么说道。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