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寂寞》by野井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斯人寂寞(父女1V1)
作者
野井

內容简介

地质学家vs女儿

1V1現代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陆家餐厅。拉开椅子刚坐下的陆德尧突然问,“小昕,桐桐升学宴请的亲戚,电话都打完了?可别有遗漏。”才坐好的沉桐一听,心思转到身边人身上,下意识陪他等待答案。只听妈妈陆昕语气爽悦,“放心吧爸,名单你和妈对了好几次,我是照名单都打的,咱们家好多年没这么大喜事了,不会错的。”“有些远地方的亲戚,虽来不了,也不能怠慢了。”“知道,您放心吧,我心里有数。”沉桐觉得爸爸沉默得有些冰凝,她想话题就此打住,最好都不要说话了。可惜,并没有,陆昕甚至把话递到她嘴边,“桐桐,吃完饭,去把那两套小礼服试一下,不合适明天好送去改。”沉桐不敢吱声,不是害怕,而是不忍,担心爸爸下一瞬就会被激得怒不可遏,虽然从未见他那样失态过。她僵硬点点头,好像“嗯”出声来,又好像只闷在喉咙里。余光里,爸爸沉默地吃着寡饭,平和如常,不置一词。“刚刚那件蓝色的有点大,还是这件红色的修身好看,明艳又娇俏。”陆昕对这件束腰小礼服很满意,扶在沉桐肩上,把镜里镜外的女儿看了又看,白皙的鹅蛋脸,灵动的双眼,多俏皮可爱,“就它了,嗯?”“嗯。”沉桐声音淡淡,有些心不在焉,“妈妈,你打电话给奶奶了么?还有大伯。”陆昕脸上顿时有些不好看,折身去挂蓝色那件,“太远了,你奶奶年纪大了,也来不了。”“那你告诉奶奶了么?就是通知一下。”陆昕背着她道,“你爸爸会打电话的。”沉桐也固执起来,“你打电话和爸爸打不一样。”虞申黎进屋发现母女间气氛不对,轻轻关上门,“怎么了?”陆昕一边把小礼服挂进衣柜,一边道,“她在闹脾气呢,要接奶奶来。”虞申黎叹气,拉起沉桐的手,“不是我们不接他们来,太远了,不方便,而且这场合也不合适。”“七叔公家也很远,还在国外呢。我是奶奶孙女,爸爸是奶奶儿子,怎么不合适了?”虞申黎道,“你不知道,他们不会说话,也不会做事,你爸妈结婚那回,在亲戚面前闹了多少笑话。”沉桐不喜欢家里人对奶奶的轻视,压着声音说,“你们不让他们来,连通知一声也不肯?你们让爸爸心里怎么想?我告诉奶奶被清斐录取了,她高兴得不得了,还让大伯转钱给我了。”虞申黎脱口而出,还不自觉扬了点声,“叁百?五百?买你这衣服一块布够么?”沉桐皱眉,心里不高兴这种轻辱,挣开手,“奶奶你小声点,别让爸爸听见了。”灯光漫进,夜色深了,屋内还可勉强视物。沉桐躺在床上,感觉心口发闷,浑身躁意,调低空调温度,翻来覆去,依然睡不着。打算抹黑去厨房倒杯冰水,脚刚踏进客厅,被烫了一般缩回来。阳台上坐着一个人,从额头到鼻梁下巴,乃至靠椅子的脊背,处处线条洗练分明,很深沉伶仃,也很漂亮。沉桐心沉了沉,想起一句书里的话,侧影很美的人,一定是个美人,不论男女。她手扶墙拐,觉得妈妈应该爱过爸爸,但根本无从想象他们的恋爱。不多时,那边的影子忽然站起来,一下子,修身丰仪,阳台外的夜景哗然不同。隔着客厅,隐隐约约地彼此照面,两边都怔住。沉桐脑袋一嗡,噌地缩身溜走,慌不择路,手磕到门边,脱口轻“呀”了一声,惊动了快睡着的陆昕,“桐桐,怎么了?”“碰了一下,没事。”沉桐慌忙回答,感觉自己向谁招供来着,顿觉心虚。反手关上门,手脚乱用窜进被窝,捂着手,心跳得厉害,血气乱涌,情绪反而安定了不少。*蓝天酒店。沉桐被陆昕拉着周旋于亲友之间,有她熟悉的,也有陌生的,作为焦点人物,少不了被询问,被夸赞,被树作榜样。她妈妈奶奶对谁都一样的热络,什么话都能挥洒应对,游刃有余。沉桐跟着一一迎笑应对,既不自在,也吃力,难免开小差,神色木然,这时当然少不了收到陆昕满脸笑容下的眼神警告。好容易挨到吃饭,陆昕终于放开她,亲热地说,“桐桐,你去隔壁包厢陪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话音一落,沉桐如释重负,自己又能呼吸了。包厢的门推开一点缝,飘出交谈声,几分漫不经心的散淡嚣张。“去年我的升学宴,家里份子钱收了一百多万。”有人揶揄,“你升学,在国外呆一年,学的什么整明白了么?”“去,你敢说不要枪手,自己毕业?”“那又怎样?我又不是继承家业的料,我爸妈连文凭都不指望我拿,不过想用学校多圈我几年罢了。”话里话外,有点无所谓,也有点落寞的意思。“有写作业的业务,可以找我们啊。”沉桐推开门,开玩笑接了句话。她本来生得好看,又青春自信,还穿了件衬人的精致红裙,越发苗条窈窕,风彩照人。那几个小纨绔抬头对上眼,个别着实愣了片刻,而后一个叫谭商的少年笑说,“小状元来了,小时候我们一起上的学,学校都一样,没见有什么差,好像一觉睡醒,周灵韵、邓安哲的学校是重点,沉桐考进了清斐。”旁边人搭上他的肩膀,“高中毕业,觉皇谭少开始人间清醒。”他们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圈子里,沉桐、周灵韵和邓安哲是比较能潜心学习的。从初中到高中,学校不一样,各种分流也渐渐明显。不过现在聚在一起,还都愿意说一说,无非是些吃喝玩乐,变化的是,时不时注意说话适可而止。家境相当,年龄相仿,貌似能聊到一起,又似乎不会尽兴。沉桐抽身出来,轻轻带上门,也不知道去哪,随意没走多远,便在休息室门边止步——又碰到爸爸了。沉适正坐在沙发上跟人说电话,脸不自觉往手机那边倾,嘴角有笑,目光柔软——“嗯,她现在在陪朋友。”“我知道,您放心,等会儿我就过去。”“我也是才从那边出来,抽空跟您说说话。”那么依恋,那么亲昵,爸爸跟奶奶打电话时才这样。远处突然有高跟鞋的声音渐近,像是妈妈。沉桐下意识躲到一边,陆昕进去不久,里面传出带情绪的低声争论。“你没看见有多少亲戚?我和爸妈都忙成什么样了?你躲这自在!”“我也才出来。”“你跟你妈打电话,什么时候不能打,非得挑大家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丢下一摊子亲戚,你诚心的?”“你不能好好说话?今天非要在外面吵架?”“是,是我要在这里吵,难道你要回家当着我爸妈来吵?”“我先出去了。”沉桐看她爸爸穿得休闲,气质干净挺拔,此时脚下却有些凌厉带风。她没料到,今天爸爸妈妈也可以发生争执,她不大喜欢妈妈的语气和态度,等沉适远去,她站出来,“妈妈,来了这么多亲戚,你们亲亲热热的,爸爸想奶奶了,也是人之常情。”陆昕脸色仍是难看,语气更不好,“他有人之常情,就不「cyzl」管咱们家的人情往来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