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情》by才不是猫大人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妖猫情
作者
才不是猫大人

內容簡介
何欢的十五年,坎坷又悲伤。本来是和爹娘生活在镇上的小家碧玉,但爹娘被疾驰马车冲撞,双双殒命。跟着阿爷回到故乡封闭的小渔村,阿爷也丧命于海上。

“阿爷说过,只要还活着,就一定会否极泰来。”

但传来的消息只有——今年拿你去祭祀大虫。

“哟,还哭什么啊?难不成是小爷我长得不好看?”

眼前的少年笑得正开心,何欢却只能哭唧唧。自己得多命苦,说好的祭祀大虫,结果半路跑出来一只小黑猫?还非要把自己抓回去当媳妇儿?这都是什么命!
——————————————————————————
表面傲娇奶凶实则痴情正义的黑猫少年X柔弱无助实则外柔内刚孤女

高H1V1BG古代人獸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0001 第一回 祭祀
“婶婶…婶婶!我不要去啊!婶婶,你不要丢下我啊!”

是夜,少女的尖叫划破了小渔村的宁静。但村民并不打算多管闲事,只是默默地合上了窗。

小渔村并不大,面朝大海,背靠山林。人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每家每户靠着采山珍、捕海味,日子过得还不错。

但外人不知道的是,几年前小渔村也曾经遭遇过灭顶之灾。因为背靠树林,难免有猛兽出没。其中大虫最为猖狂。据说其领首的大虫通体黑色,不带一根白毛星儿。眼睛在黑夜里都能发出骇人的光,视线极好,经常下山伤害家畜和人。

据村里老人说,这可能是在山林里修行千年的大虫精,村民在此发展生息打扰了他的生活,所以带着部下下山作恶。村长建议每个月都给他们送去贡品。虽说听起来不是很靠谱,但居然真的奏效,大虫下山活动的频率确实降低了。

但是就在前几年,村长上山回来着急忙慌地召集大家说自己遇见了大虫的首领——那只黑色的大虫。他说需要每年进贡一名处女帮助他修行,他就能保证绝对不再打扰村庄。

一时间,家家户户但凡生养了女儿的都叫苦不迭。

但为了村庄的宁静,只能被迫牺牲自己都家庭去做那所谓的“进贡”。神奇的是,这居然还真的奏效了。那些失去了女儿的家庭也渐渐闭嘴,毕竟每家至少都生了三个小孩,死一个还有两个呢。

可何欢万万没有想到,这事儿还能落到自己头上。

十年前,自己还是在镇上和爹娘生活在一起的小家碧玉。阿爹经营药材铺子,阿娘做些绣娘活计,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富足。但一场意外,爹娘丧命于马车之下。

何欢只有五岁,哭着抱着布娃娃站在屋檐下,雨淅淅沥沥地下。只能看着官府的人用一块白布裹住抬走了阿爹阿娘。

来接何欢的是阿爷,何欢擦干了小脸,跟着他回到了这个闭塞的小渔村。虽说日子没有在镇上那么丰富滋润,每天只能吃鱼和粗粮,衣服都是粗布裙子。但阿爷对自己极好,心疼自己不能读书,还教给了自己许多药理知识。阿爷已经七十岁的人,还在每日下地干活儿,和年轻人出海,得了一文钱也攒起来。在何欢的记忆里阿爷最常做的就是叼着旱烟,穿着一件有些发黄的粗布褂子,袒露干瘦黝黑的胸膛,摸着自己的脑袋说:“欢儿,阿爷给你攒够了钱,咱们一起到镇上生活好不好?”

但何欢没有等到和阿爷一起到镇上。三年前,阿爷出海遇难,也死了。自己孤苦无依,只能由大伯一家抚养。但大伯好吃懒做,正当壮年的人,家里却还没有阿爷家富足。婶婶又是个刁钻刻薄的主儿,家里养着两个儿子已然是不堪重负,何况再添一张吃饭的嘴?

何欢日复一日帮婶婶带两个堂弟,洗衣做饭,唯恐多行一步路,唯恐多喝一口粥。

索性,村长看何欢孤苦伶仃,但品貌端美,性格温柔,又懂些医术,有意撮合自己的儿子和何欢在一起。村长儿子名叫杨澈,生得高大,是干活儿的好手,人也看起来十分朴实,何欢也满意这门婚事。所以在进贡之事被提出了以后,何欢还暗自庆幸村长应该不会拿自己的准儿媳去祭祀。

但没想到,今年送去进贡的女孩儿居然被退了回来。黑大虫并没有带走她。但女孩儿也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舌头被咬掉,脸上也被自己的指甲划得到处都是血痕,实在是触目惊心。今年村里的适龄女子除了这个可怜的女孩儿就只有何欢了,剩下的女子要么年幼,要么都已经婚配出去了。

乘着月黑风高,村长带着一众壮汉来到何欢的大伯家,强行要把她带走。何欢早就已经被粗手壮脚的婶婶制服,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被几个壮汉强行掳走。

何欢一张小脸已经哭花了,扯着嗓子喊破了天也不可能有人出来救自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且村里也没人能反抗村长的强权。

“婶婶…婶婶救我!不要把我送走啊婶婶…呜呜…我以后肯定好好干活儿…婶婶!”

婶婶却将肥胖的身子依在门边,数着村长递过来的“补偿金”,不屑道:“少给老娘鬼哭神嚎的,拿你去祭祀,是对你好哩。省得你个贱丫头活在我们家吃干饭不做事儿。”说着,还冲村长使了个眼色:“杨村长,快把她送走。”村长诶了一声,几个大汉把何欢绑起来塞进了一张小驴车。

何欢的嘴被封了起来,只能发出悲切的呜呜声,但这呜呜声,不会有任何人理会。

不知走了多久,何欢哭到呼吸困难,又累到睡着。似乎是驴车绊到了一块小石子,嘎嘣一下把何欢给吓醒了。何欢拼命睁开眼朝外面看去,借着微弱的月光隐约可见羊肠小道,何欢不知道这路通向哪儿,她只知道,这绝对不是去树林的路。

求生的本能让何欢不停地呜呜闷叫,身子拼命挣扎,想要解开手上的绳索。车外传来村长的低吼:“妈的,都让你们小心点,那小娘们儿醒了不是?快去给我看看!”“是。”

车门被嘎吱一声拉开,何欢瞪大眼惊恐地看着那壮汉。可没等他说话,忽然双眼翻白就倒在了地上。传来其他几人惊恐的尖叫,但很快,就像被狂沙吹过,一切又归于平静。

何欢心下害怕,可手脚皆被束缚不得动弹,心下暗道:“不会真的是有什么大虫成精吧?那自己岂不是真的死定了?”

可何欢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阵黑风迷倒,只感觉自己身体很轻,似乎被人从驴车里抱了起来。

“唔…这是哪里…”

何欢努力瞪大眼睛,试图看清漆黑的房间,但房间里似乎什么的没有——忽然,一双翠绿的眼睛在黑色的空气中闪现,吓得何欢又大叫起来。一摸脸蛋,好像封嘴的东西已经被拿走了,手上的束缚也没有了。

“这是哪儿?你是谁?”

“本尊是谁,你不必知晓。本尊救了你的命,还不道谢?”说话的声音十分年轻,似乎是个少年。和异性男子共处一室,何欢更加害怕了,哆哆嗦嗦地往后挪,直到脊背已经抵在了墙上。周围漆黑一片,那碧色眼眸更是古怪,何欢脑海里只有一个答案:黑色大虫!看来黑色大虫成精并非怪力乱神,而是真有此事!

“怎么?哑巴了?本尊问你话儿,为何不答?”

“奴家…奴家…”

想到那个女孩儿满脸伤痕奄奄一息的模样,何欢忍不住哭了起来:“不要啊!大虫大人在上,奴家孤苦伶仃,五岁没了爹娘,十二岁没了阿爷,如今十五岁,在大伯家受尽虐待…看小奴家命苦的份儿上就放了小奴下山去吧,小奴一定报答您…呜呜…”

那翠色眼眸逼近,何欢都能感受到人说话时候呼出的热气,痒痒的吹在自己脸上。慌得手一摸,居然摸到一根长长的、毛茸茸的尾巴。“啊!对不住,对不住,大人,小奴家不是故意的…”何欢已经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据说大虫都不能被摸尾巴,摸了尾巴的人都是要被吃掉的。

但没想到,那翠色眼眸一转,笑道:“哦?本尊为何要吃你啊?你可知道,本尊其实是救了你呢。”何欢怯怯道:“谢谢…谢谢大虫大人。”

一只有力的大手揽过何欢紧张的肩膀,何欢不住轻轻发抖,却被那人扶着躺在了榻上。床榻上似乎只铺了一层草席,何欢心生疑惑,这黑大虫法力无边,为何只铺一层草席?但转念一想,大虫伤人,毫无人性,想来平常生活习惯也不同于人类,铺一层草席估计只是让祭祀品少女们卧躺。

何欢下意识地拽着人的衣领,轻轻地哀求道:“大人,您放了小奴家吧。小奴家已经是有了婚约的人。”翠眼睛眨了眨,似乎是有些愠怒:“什么?婚约?和谁?”何欢小心翼翼道:“就是我们村儿村长的儿子,杨澈,杨大哥。”那人笑了笑:“那本尊明日就吃了他,你留下给本尊当媳妇儿,可好?”何欢毛骨悚然,连忙道:“不不不,不要伤害杨大哥!我…我留下来就是。”

那人一笑,捏起何欢的小脸蛋。何欢只觉得唇上一软,触碰到了一个冰凉又柔软的东西,随后对方湿润的舌就撬开了自己的贝齿,毫不客气地钻入口腔。哪怕何欢的小舌节节后退,那人的舌尖也把小舌逮过来缠住,何欢又羞又怕,眼泪不听话地滴落出来。大手顺着少女纤细的脖颈往下摸去,何欢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却被人一把握住胸前软软的两团肉,仿佛热身子投入了凉水盆,一时竟忘了挣扎。

那人顺势扯开了少女的衣裳。意外的是,少女居然没有穿肚兜。

翠色眼眸眯了眯眼,懒洋洋地说道:“你一个女儿家,怎么这么没羞没臊?肚兜都没有?”

何欢泣涕涟涟,小脸绯红,哭道:“大人,小奴家和阿爷一起长大,阿爷不懂这个,小奴家也不好意思说。后来和大伯一家在一起,婶婶刻薄,从不给小奴新料子做衣裳。”

那人顿了顿,似乎是有点怜爱的口气说道:“原来是本尊错怪你了。”说着,俯下身在她额前一吻,却只感受到了少女的颤抖。人歪着头,似乎不太理解为何她这样害怕自己:“你这么害怕干嘛?”何欢委屈道:“大人…”那人冷笑道:“本尊也是受先人所「cyzl」托照顾你,你怎的这样不识趣儿?不如本尊现在就把你送去给村长可好?”何欢更是吓得倒吸一口凉气:“不要…不要…大人,我不走。”

那人咯咯一笑:“本尊逗你呢。你乖乖的,本尊自然舍不得放你走。”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