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飞行》by5t5mine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失眠飞行 限
深情霸总和漂亮笨蛋酸酸涩色甜甜的恋爱故事
5t5mine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现代 – 小甜饼 – 治愈 – 养成
年上

外冷内热深情攻✖笨蛋美人受

CP:梁耀离×陶谦雨

攻宠受

双向治愈

没别的,就是甜甜甜

第一章

陶谦雨离家出走了。
七月盛夏,大中午的烈日当头。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滚烫的阳光,滚烫的街道,连同走在路上的人也变得滚烫。迎面的风似热浪扑来,陶谦雨拉着小行李箱在马路上慢慢踱着步子。
离家出走的原因实在是令人气愤。昨晚在床上明明认真求他了,说明天早上要出门,求他轻一点只做一次好不好?
可梁耀离不听,还是把他折腾得狠了。最后软在男人怀里困得睁不开眼,嘀嘀咕咕连续说了三遍,叮嘱他给自己订一个八点的闹钟。
男人低下头吻了吻他的唇角,说好。
梁耀离骗人,他第二天一觉睡到中午,错过了心悦已久的音乐会。那张票是他拜托秦乐思加了一千块才买到的vip座位,就这么打了水漂。
叠着起床气,陶谦雨手臂一扫,“哐当”一声,床头柜上的玻璃水晶灯摔落到地板上,稀碎。
那是梁耀离半个月前去冰岛出差带回来的,他很喜欢,梁耀离也很喜欢。
无能狂怒地发了一通子火才意识到自己闯了祸。
完蛋,等晚上梁耀离回家一定会借机欺负他的,还会扒裤子打他的屁股。
陶谦雨已经十九岁了,再过不到五个月就二十了,梁耀离却还是把他当做小孩子,惩罚的方式也只有打屁股一种。哦,还有把他压在身下欺负,陶谦雨很不喜欢第一种,有时候喜欢第二种。
他下了床,光着脚把碎片小心翼翼地拨拉到床底下,提心吊胆地洗漱完走出房间。
家里的阿姨又做了他最讨厌吃的西蓝花和青菜。他受够了,自己喜欢吃甜食,梁耀离偏偏不让他多吃,强迫他吃绿色的难吃的蔬菜。
阿姨在一旁看着他,陶谦雨知道那是梁耀离吩咐的,盯着自己好好吃饭不准挑食,阿姨会跟男人打小报告。
有一回,自己把不爱吃的蔬菜偷偷倒进垃圾桶里,阿姨表面上没说什么,晚上梁耀离回到家就把他压在床上欺负,一边狠狠地顶弄他一边问他还挑不挑食了。
陶谦雨的呻吟声都变成了哭腔,被弄得嗯嗯啊啊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一个劲地摇头。
射了两次后他哭着求男人停下,并且保证以后会好好吃饭,梁耀离还是掐着他的后腰又顶了进去。
想到这儿,陶谦雨只得皱起眉头吃干净盘子里的蔬菜。
种种恶性事件撞在一起,陶谦雨放下筷子鼓了鼓脸颊,他决定离家出走。
大街上太热了,陶谦雨还没想好自己可以去哪儿。
四处看了看,陶谦雨拉着行李箱走进不远处商场外的一家甜品店。他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把行李箱放好,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了擦汗。
店里冷气很足,陶谦雨很舒服地哈了口气。
拿起手机去柜台,他点了小份的香草慕斯蛋糕和一份蛋挞。
平常在家里梁耀离规定他一个星期只准吃两次甜品和冰淇淋,还是很小的一块,真是小气!
陶谦雨两口解决了一个奶香浓郁的蛋挞,又拿起一块咬了一口,他满足地想,离家出走这个决定是明智的。
吃完四个蛋挞,陶谦雨拿出湿纸巾擦着手指,一寸一寸擦得很仔细。擦干净后将蛋挞壳子和湿纸巾扔到脚边的垃圾桶里,开始解决下一样。
挖了一大勺慕斯蛋糕放进嘴里,陶谦雨思索着自己带的东西够不够用,能撑几天。
出来时匆忙,趁着阿姨在洗衣房里收拾卫生,随便往行李箱里放了几件换洗衣服和小零食。
自从他成年上大学后,梁耀离就带他搬离了别墅,在大学附近的高档小区买了一套大平层,别墅里的保镖自然就撤下了。陶谦雨能顺利离开家,得亏了男人没有再安排保镖跟着他。
手机里的钱还有很多,可是他讨厌和陌生人接触沟通,陶谦雨很懊恼,吃完甜品要去哪里呢。
拉着行李箱在大型商场里漫无目的地走着,陶谦雨暂时还不想出去,外面实在是太热了。
目光分散向四周看去,抬眼看到三楼左侧巨大的电影城标志,陶谦雨展开嘴角,迫不及待地坐电梯上了三楼。
中午一点多钟,电影城内的人不算多,陶谦雨松了口气,拉着行李箱找到一个角落里的位置坐好。
拿起手机打开购票软件翻了翻,看了一圈找了评分比较高的电影连续买了三场。
陶谦雨算好了时间,看完三场电影大概是晚上七点半左右。他可以打电话给他大学唯一的好朋友秦乐思,约他一起吃晚饭。
取好票离第一场还有几分钟时间,陶谦雨有些口渴,想了想,还是得买点饮料。
为了避免柜员热情的询问以及更多的沟通,陶谦雨走的这十几步间反复在舌尖重复着自己要什么。慢吞吞地走到购票柜台前,他动了动嘴唇快速地吐字:“我要一份A套餐,谢谢。”
影厅内的观众稀稀拉拉坐了十来个,陶谦雨一手抱着爆米花可乐一手拉着行李箱,费了半天劲还差点摔一跤才找到座位坐好。
早知道刚才检票时同意那个好心的姐姐帮自己存放行李箱了,陶谦雨好不遗憾地想。
看到第三场的时候已经六点钟了,陶谦雨中途去了趟洗手间,又出去买了瓶矿泉水。
一下午吃着爆米花嘴也没闲着,陶谦雨低头看了看自己鼓鼓的肚皮,很轻地叹了声气,晚上没有肚子吃饭了。
第三场是个冷门的黑色幽默轻喜剧,影厅内依旧没坐多少人,陶谦雨看得直乐,捂着肚子咯咯咯笑。
短裤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响了,陶谦雨笑声没停,掏出来看了看,是梁耀离的电话。
陶谦雨不想接,把手机设置成静音倒扣在腿间。
电话一直没停,久而久之,陶谦雨看电影的注意力都被分走了一半。哼了一声,他拿起手机好不情愿地点了接听。
“喂,梁耀离。”
“去哪儿了?”男人低沉浑厚的声音顺着听筒传来,陶谦雨的身子颤了一下,他皱了皱眉头,想着肯定是因为影厅的冷气开得太低了。
“不要告诉你。你骗我,还总是欺负我,所以我离家出走,不会再回去了,”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梁耀离,再见。”吐字很坚决。
隔着手机屏幕,梁耀离都能想象到小家伙那边气鼓鼓的表情。
梁耀离看了眼下属递过来平板上红亮的定位,他笑了笑,却还是哄道:“小雨乖,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接你好不好?以后不会欺负小雨,我发誓。”
“骗人!你骗我好多次了,都、都数不清。”
电影主角说台词的声音过大,陶谦雨生怕男人听不见,特地抬高了嗓门,即使这样,声音听起来还是软绵绵的。
梁耀离歪头点了根烟,吐了口烟雾,笑道:“晚餐阿姨做了你爱吃的草莓奶冻,喊你吃饭你却不见了。”
陶谦雨一听草莓奶冻,鼓鼓的小肚皮瞬间瘪了下去,不受控地砸了砸嘴巴,叫梁耀离听见了,男人开始诱哄:“小雨,别乱跑,我现在去接你好不好?我们一起回家吃晚饭。”
电话那边沉默了十几秒后,陶谦雨软着嗓子开口:“那好吧,但是你要跟我道歉。而且、而且草莓奶冻我要吃三杯。”
梁耀离夹着烟冲下属抬了抬下巴,下属会意,走出办公室去地下车库取车。
抽完最后一口,梁耀离欠身捻灭烟头,起身走到落地窗前。
看着远处天幕夺目的红霞,他笑着应声:“好,都听小雨的。”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