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潮》by池砚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退潮

作者
池砚

 

退潮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微H / 正剧 / 奇幻 / 童话
小海螺要报恩,洗衣做饭全不会,生儿育女做不到,想要给恩公暖炕头,还被嫌弃是雄性……怎么办,报恩比修行还要难!

海螺精:“天道让我给你暖炕头的,你必须让我暖!”
金进:“天道乱点鸳鸯谱,你爱给谁暖给谁暖!”

天真海螺精受×怂包人族攻

“潮水退去,露出爱意。”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第一章
正午时分,潮水随着湿冷的风,倦怠而去,将凌乱与张皇留在了沙滩上。赶海的人越聚越多,谁也不想在三个多小时的干潮期结束后空手而归。

朝汐村村如其名,是朝着潮汐形成的村庄。在朝汐村长大的金进是赶海的好手,三十岁出头的他赶海经验丰富,眼疾手快,很快便搜罗了多半桶的海货。整满一桶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只是眼下这些对他而言已经足够——赶海讲究一个“适可而止”。过度野采不会被罚款,但是海边的人相信,贪婪的人会遭天谴。

“金子叔!你看我逮到了啥!”

拎着水桶往岸边走的金进应声回头,看见踩着雨靴,穿着防水冲锋衣的稚童,从两三米外向他跑来:是邻居钱勇家的女儿,钱多多。

“慢点跑!”金进大步迎上前,他怕女娃摔倒。

“金子叔,你看!”小女孩捧着手里的东西,向金进炫耀。

比钱多多高出大半个人的金进连忙屈腿半蹲,认真查看她手上的东西:是一只触手紧紧包住某种海螺,正在进食的小八爪鱼。

“这是你自己找到的呀?”金进问。

“对呀!”钱多多嘴角一咧,露出她缺了一颗门牙却不妨碍展示灿烂好心情的笑容。

“你好棒啊。”金进夸完后又问,“你自己来的海边吗?”

钱多多摇头,随后侧过身子,看着不远处一群男子:“爸爸在跟叔叔们挖蛏王。”

不是一个人跑来海边的就好。金进指着钱多多手中的八爪鱼:“让我看看它在吃什么,可以吗?”

钱多多大方递出自己发现的海货,因为她记得爸爸说过的话:要小心应对八爪鱼,它们的牙齿很厉害。她知道,金子叔和她爸爸一样,可以轻松搞定难缠的八爪鱼。

金进一手揪住八爪鱼,一手捏住被八爪鱼触手吸住的海螺——八爪鱼的表皮布满湿滑的粘液,触手上全是吸力十足的吸盘,尽管它此刻自身难保,却还在与海螺较劲,仿佛是知道自己将命不久矣,死了也要做个饱死鬼。要分开八爪鱼和海螺,不仅需要力气,还需要一些技巧,而这些都是金进所拥有的东西,因此他很快便分离了猎手和猎物。

“多多,”金进拿着海螺,问钱多多,“知道这个叫什么吗?”

钱多多歪着脑袋,蹙起眉头,低声咕哝着家里人教她辨别海物的诀窍:“……扁扁的,像眼睛……啊,我知道:猫眼螺!”

“多多真聪明。”金进将足有他巴掌大的八爪鱼丢进钱多多挎在手臂上的小桶中,将不足乒乓球大小的猫眼螺放到她的手掌上,“多多,你爸爸有没有教过你,遇到还没有你手掌大的猫眼螺……?”

钱多多低头看着手上的小海螺,撅着嘴巴不悦道:“要放掉……”

“因为……?”金进循序善诱。

“因为它还是个宝宝,”钱多多思索着爸爸教给她的道理,“我们要保护小宝宝。”

未成年人保护法,同样适用于被人类捕食的猎物。

“所以,”金进问,“我们要怎么做呢?”

钱多多一手拎着桶,一手捧着猫眼螺,小心翼翼地走向潮水;金进紧随其后,保护着人族的幼崽。

海风轻轻吹来潮水,淹没了钱多多的鞋面。她捧着海螺,扬起脑袋问身旁的金进:“就这样放掉吗?”

“可以稍微抛远点。”金进说。

钱多多点头照做,她使出吃奶的力气甩出手中的猫眼螺,约莫就抛了个一米多,不过也够猫眼螺进入海水中了。

“放掉小海螺,”金进对着有些失落的钱多多说,“然后呢?”

钱多多看着金进,眼中写满了茫然:“然后……?”

“然后我们要告诉它什么呢?”

快乐的事情总是比伤心的事情更容易被记住。钱多多转身冲着海面,将一只手拢在嘴边,大声喊道:“小螺螺,你要快快长大!长大后要来我的碗里做客呀!”

四五岁的小孩不知道海有多广,也不知道再一次抓到此前放生的海物的几率有多低;她只要开心快乐,健康成长,给她足够多的时间,她便可以学会并记住在海边生活的规则。

赶海便是这样,得失兼备,但是因为大海的慷慨,所以多是得大于失。金进教导邻居家的小孩放生海螺幼崽,不是为了积德行善,而是为了遵守规则,并将规则延续下去。他从未想过今日放生一颗螺的行为,会重要到影响明日涨落潮的时间,毕竟不是每一只蝴蝶都能引起龙卷风——那颗海螺和他一样,不过是沧海桑田中的一只蜉蝣,只对自己而言举足轻重,对大千世界而言实在是微不足道。

“它以后真的会来我的碗里做客吗?”小女孩问。

男人说:“那就得看你和它的缘分了。”

“什么是缘分?”

男人眉头紧皱,显然是小女孩提的问题让他感觉有些苦恼:“嗯……就是你再遇到那只海螺的可能性。”

小女孩又问:“那我还有可能遇到它吗?”

“或许吧。”男人回答得模棱两可,甚至强行转移了话题,“你还要继续赶海吗?”

“要的。”小女孩指着自己的水桶,“太少了。”

“我和你一起,可以吗?”男人问。

小女孩欣然同意。她伸出肉乎乎的小手,男人轻轻接住,于是她放肆地踩着浪花,任由海风吹乱她柔软的头发和欢快的笑声。

男人与小女孩逐渐远去。沙滩太过广袤,稀疏分布于沙滩上的人们又太过繁忙和专注,没有人注意到潮水边骤然出现的一团白雾,以及白雾散去后留下的一个人。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