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为了拯救狗男人,老娘豁出去了》by煉爓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快穿:为了拯救狗男人,老娘豁出去了 1v1
作者
炼爓

内容简介

从娘胎开始的青梅竹马贺致理与葛容雅二人从大学起开始同居,从此过着闷骚男╳吐槽女的幸福生活。

恐怕是老天爷被齁甜齁甜给腻坏了才给他们开了个大玩笑,让贺致理在生日当天遇上事故而昏迷不醒。伤心至极的葛容雅意外获得了个系统,要她进入贺致理的脑中达成他脑内三千小世界里的心愿以避免他走向脑死的命运。

当葛容雅看着向来一本正经的贺致理脑中所谓的「心愿」皆是得打马赛克销毁的x癖和角色扮演时,她深深地吸了口气:「为了拯救狗男人,老娘豁出去了!」

阅读指南:
一、快穿世界,男女主皆为同一人!
二、快穿故事内容长短全凭作者脑洞大小决定,

简体版1V1轻松快穿青梅竹马

0001 ※世界设定/世界目录※

附注:世界里也全部都是1v1    SC

#故事的最开始

#世界一#    (已完结)

严肃死板的家庭教师╳在家自学的别扭大小姐

#世界二#    (已完结)

传闻中杀人不眨眼的高武力魔尊╳正义感爆棚的女掌门

#世界三#    (已完结)

权倾天下的反派大佬╳被献上的娇俏美人

#世界四#    (已完结)

恋慕女神的穷书生(马甲)╳带发清修的矜持王妃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世界五#    (已完结)

魔物横行的末世人造人╳变异魔物少女

#世界六#    (已完结)

远离世俗规矩的仙门万年老祖宗╳送药入山的凡人小村姑

#世界七#    (已完结)

拐了一百八十个弯的亲戚表叔╳被宠上天的娇俏小姑娘

#世界八#    (已完结)

残暴狠戾(X)的巫国国王╳被灭族的公主俘虏

#世界九#    (已完结)

一锅乱炖

#回到现实后    (已完结)

0002 第一章 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时,葛容雅觉得这个世界简直要塌了。

急忙撂下一整桌她亲手为他做的菜肴,也赶不急换下特别为了这天生日所买的小洋装,她甚至连屋子里的灯也都忘了关上,只抓起与身上洋装毫不搭调的运动背包便匆匆赶出了门。

作为伤员贺致理在当县市的唯一「非合法家属」,虽然不能替他负责什么,但医院的服务志工也尽责地宽慰起她来并说起事件发生的经过。

志工说道事故发生的时间点在下午一点半,一位赶着回公司打卡的上班族闯了红灯右转,因为一边讲手机没看路、车速也很快,正巧撞上了过马路中的贺致理;不幸中的万幸是,肇事驾驶第一时间并未逃逸,而是赶紧报警叫了救护车,使得昏迷不醒的贺致理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被送往医院急救。

葛容雅才不管那位肇事驾驶良心有没有泯灭的事,又问了几句确定了院方已然联系远在外地的贺父贺母后,这才抿着嘴在手术房外坐了下来。

虽然志工口中轻描淡写,但她仍能想见事情的严重性。

仔细考虑了自己的工作性质后,她姑且打电话向主管说明,并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愿意顶替她班表的同事、直接辞去了现在这份可有可无的兼职。

他们在同一天、同一间医院出生,两人的母亲甚至是同一天入住同一间病房待产,加上彼此家境相当、住处竟也只隔上一条街,如此奇妙的缘分自然促使两家人愈发亲密。

葛容雅从记事起除了「爸爸」与「妈妈」外,就只会「哥哥」、「哥哥」地叫着,惹得出生证明上分明被记着晚了两分钟出生的贺致理直接当起了人家的便宜哥哥来。

两人自出生以来便一路相伴,而后竟也展开了双向暗恋的校园喜剧过程,直到按捺不住自己心意的葛容雅在十七岁那年告白「未果」又反被告白一回后,两人便一路交往了十年直至今日。

葛容雅在手术室外盯着那亮着「手术中」的灯不知道多久,正要低头看看时间过了多久时,余光中看见一名身着西装套装的中年女性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她一眼便看见了双眼通红的葛容雅,忙走到她身旁问道:「小雅,致理他现在怎么了?」

住在别的县市的贺母能在接到电话后赶来,也就代表这时间至少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了。

「阿姨……」看见贺母,葛容雅彷佛找到了知心人,原本坚强不掉下的眼泪立刻从眼眶涌溢而出,她抽抽咽咽地转述了从护士那里听来的事情经过,又勉强自己关心了贺母几句。

贺母摆了摆手,道:「没事,我那边也没什么重要的案子,晚点再到外面的超商买东西吃就好,不用担心。」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阿姨,我把兼职先辞掉了,反正过不久后也要换工作的。」为了追上贺致理而再工作数年后选择考研究所的葛容雅小心翼翼地与熟悉的长辈商量:「妳和伯父都不住在这边,阿理之后就交给我照顾、可以吗?」

「怎么能把担子都压在妳身上?」贺母并不赞同这件事:「我们家里又不缺钱,请医院看护就好了,妳再过几个月就要考试了,要好好照顾自己、安排好自己的时间知道吗?」

「可是别人照顾我不放心啊!」葛容雅深知贺母的脾气,因此语带撒娇地说道:「我也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啦!以前我在学校的成绩也不错、学校的教授们也还认得我,考试我很有把握的!」

如果是更加严肃的贺父一定会否决葛容雅的提议,然则贺母的心却软得多,只得退一步说道:「等到致理出来的时候再说吧!」这话的意思就是退让了。

两人说完了一段话后,葛容雅又将注意力放回那手术室的红灯上,而身为律师的贺母则回头找上警察与联络事务所同仁处理后续事宜。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手术室外头的红灯才熄灭,而精神已经有些恍惚的葛容雅则反射性地立刻站起身来,直勾勾地看着大门打开,与早已回到自己身旁共同等待的贺母一道趋上前去关心,却是眼睁睁地看着病床被推往加护病房而暂且不得见。

贺致理在加护病房住了一个多礼拜才转到一般病房,期间医生虽然表明其恢复状况良好,却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醒不来,在经过各项检查后也发现所有的指数都正常,只能委婉地说要住院观察。

贺家家境殷实,又顾念到葛容雅的心意,不但给贺致理换了单人房,更给他请了看护。只是贺致理昏迷了将近两个月都没有醒来的迹象,而她除却极少数的时候得回家打扫维持环境整洁,其余的时间都待在医院里照顾。

──对她来说,贺致理就是她的一切。

与她同生在一间医院、与她共同成长、与她经历那些喜怒哀乐,在她的想法里,将来也要与她一道携手共度余生。

贺父与贺母甚至暗示她可以回家专心备考、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但,这又怎么可能呢?

她向来尊重贺致理的双亲,但却忍不住朝他们使了性子,而贺父贺母也只能默默地离去。

她又给他做了一套完整的按摩流程后,照着惯例用消毒酒精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后往他的脸上亲了一口,而后拉着椅子趴在床沿,将双手伸进去握住了贺致理没打点滴的那只手感受他的体温。

饶是两人同年同月同日生,她的头脑向来不比贺致理灵光,因此相较于贺致理学测时轻轻松松地获取推甄资格而提早「毕业」,葛容雅愣是熬到了指考──也不是她在学测的成绩太糟糕,而是那样的成绩根本不足以跟贺致理上同一所大学,而贺致理自然知道她的心意,也放下一切陪着她读书。

葛容雅还记得高中指考最后冲刺一百天,贺致理天天在她家待到晚上十一点半,就是为了陪她读书,中途还会允许她小睡半个小时,那时她为了避免自己睡得太舒服不想起床,就让贺致理伸直那双令人艳羡的大长腿椅着床铺坐好,自己则躺在他的腿上让他摸着头睡。贺致理的触碰让她感到十分舒适、安心,他摸着自己的头与脸的力道也让她感到十分舒服。

葛容雅昏昏欲睡,也自顾自地觉得当自己再次醒来后,或许就能看见贺致理伸手要抚摸自己的模样。

再次自顾自地陷入回忆的葛容雅陷入了梦乡,全然没有意识到一道特别的机械声从由远而近地传来,最后甚至深植于她的脑中扎根──

「滴滴──」

「滴滴──」

「滴滴──」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