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里的春天》by磨叽磨哩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八月里的春天

作者
磨叽磨哩

八月里的春天
原创 / 男男 / 架空 / 微H / 正剧 / 校园 / 纤细受
素未谋面的奶奶留下遗嘱,将老家一栋日式庭院的产权转给了我,三年后律师找到我,办了产权交接。
那年夏天,我搬去了那个阳光味充裕的庭院,准备在这里开启我的新生活,可为什么没人告诉我屋子深处住着一个妖怪?
———————
那天页子在想,我不会再对他说喜欢,说玫瑰色的黎明。
后来白岂在想,我不会再跟他说疼,说我五腑里的火焰。
———————
阅读指南:
1 1v1 冷得像冰,美得像画,谜一样的妖怪攻(白岂)x 心态积极,同理心强,高中生受(页子)
2 架空,诸多跟现实不同
3 配角都没有被蒙骗,只有主角两个互相伤害
4 写这篇的时候我疯狂迷余秀华的诗集,所以会出现一些有点过分诗意的话,现在下头了我有点别扭但是代表了我过去的一个阶段就不想修了。借鉴了诗集的地方我尽量标,可能有遗漏,因为我真的能复述出太多她的诗,有的已经进入我的血液了,可能会标不到,所以提前说明一下,有借鉴余秀华的三本诗集《月光落在左手上》、《摇摇晃晃的人间》、《我们爱过又忘记》
5 这篇主角有成长过程,剧情铺设我自己非常满意,是我少有的对整体剧情很满意又爽到我自己的会反复回味的文,欢迎阅读(一定要看完啊)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001 他好可怕
我拖着行李箱走在柏油路上,两边都是无垠的田野。

微风拂过,草梗微微晃动,仿若连绵不绝的浪花。

在这里时光忽然温柔下来,路边的树上停着一只鸟,承受天蓝的蛊惑,不停从翅膀中掏出雪白的云朵去挡那样的蓝。

远处房屋零星分布,每一栋都被深掩在广袤的绿意和天蓝中,在这里见证了悠远的时光。

我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带有青草、阳光和泥土的芳香,沁人心脾。

我将会在这里展开美好的新生活。

路人很少,走很久才能遇到一位,我不敢错过,连忙掏出地址细细询问,可这位伯伯口音太重我听不懂,只能看着他的手势大致猜测。

费了好一番功夫,我勉强保持住了饱满的心情,来到了奶奶为我留下的院子前。

推开带着年代感的木门,里面一个宽敞明亮的院落,日式木造平房,周围被葱郁的林木包裹,有鸟鸣,断断续续,仿佛水滴奔跑在阳光里。

我心跳渐渐加快,拖着行李箱在苍翠整洁的庭院内走了一圈,终于按捺不住,由庭院中几步踏上木阶来到外廊,一把推开纸拉门,沉淀许久的时光气息瞬间充盈我的鼻尖——

我扑倒在榻榻米上,发出了一声惬意的喟叹。

正在着享受温馨的静谧,忽然二楼传来一点诡异的动静,仿佛有人拉开了门。

我怔怔抬眸看向二楼,似乎楼上采光不好,从楼梯中部看着便已经很黑,什么也看不清。

我猛地从榻榻米上爬起来,慌张地跑出去从院子里捡了一块雪白的圆石做武器,这屋子里怎么会有人啊?!

难道是因为这三年没人住,被什么流浪汉占据了?

毕竟这房子连个门锁都没有,院墙也低矮,完全防君子不防小人的做派。

我在院子中防备着,然而只一声纸推门响后便不再有其他动静。

等了一阵,我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重新回到一楼,可又不敢贸然爬上二楼去看。

我试探着扬声道:“我是杨慧兰的孙子,她留的遗嘱上将这栋庭院住宅的产权转给我了,现在这是我家,如果你之前住在这也没关系,一个月之内搬走就可以了。”

我话音刚落,原先被我推开到最大的纸拉门毫无预兆地猛得合拢,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房间瞬间变暗了些。

我立刻浑身僵硬,脑子里闪过许多关于国外搬新家搬去老房子结果老房子闹鬼的故事,不会吧我素未谋面的奶奶,你真的要这么坑我,说好的血脉相连呢?

连接一二层楼的木质的楼梯发出了吱呀声,仿佛正有人从二楼缓缓走下。

那种诡异存在渐渐接近的感觉令人毛骨悚然,我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嘴里颠三倒四地说着,“我,我报警了啊,建国后不许闹鬼的,你不能伤害我,不然我奶奶泉下有知也不会放过你的……”

脚步声已经来到我面前,我却什么也看不见。

就在我已经恐惧到快晕过去的时候,眼前的空气荡起微微的波痕。

须臾之间,一个身着月白色交领长袍的青年面无表情地出现在了我面前,雪色长发整齐地部分梳起,剩余的披散至腰际,眼眸介乎于黄和绿之间,比起橄榄绿又更青翠一些,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颜色,微微莹亮,很是摄人心魄。

我怔了片刻,原来不是鬼,见到他的瞬间我就不怎么害怕了,刚才也许是什么奇怪的反射投影装置导致我看不见他。

装神弄鬼,肯定不是什么好人,我警惕地盯着他,防备着他的动作。

他朝我伸出了一只手,冷冰冰吐了两个字,“地契。”

那手肤色冷白,擒着微光,手型优美,指甲却尖利骇人,像故事中的妖物精怪。

我不动声色地悄然退后了一步,“你要干什么?”

他微微眯了眼,盯着我看了几秒,我大脑似乎晃了下神。

待回过神来便看见他忽然凭空一抓,产权证就莫名其妙出现在了他手中。

我一阵惊悚,他对我做了什么?他要对我的产权证做什么!?

他虽然不是鬼,但也绝对不是人啊!这已经是怪力乱神的程度了吧!

我心中慌乱,却还是快速道:“这都是登记在案的,你就算撕了,我也还是这个屋子的产权人。”

他没理我,打开看了一遍,眉心缓缓蹙起,神色逐渐难看,我真怕他一个冲动撕完产权证把我也撕了。

我脑子里乱糟糟的,想跑又舍不得房子,在原地呆站着盯着他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见他手翻了一下,产权证便消失不见。

那双妖异的眼睛缓缓上抬,尖锐的目光落在了我脸上,似乎在细细观察我的五官容貌。

我不由得抖了一下,“怎,怎么?我没骗你吧?”

长久地静默后,他终于开口,依然是之前冰冷的语调,“我是白岂,小兰托我照顾你。”

我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小兰是我奶奶杨慧兰的昵称,他认识我奶奶,又说“照顾”,所以不会杀我。

我一直提着的心骤然松下,一瞬间腿软地坐到了地上。

我仰头看他,想细细问个清楚,不料正对上他的视线。

他正垂着眸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眉头微蹙,似乎有点嫌弃的意味。

他实在颜值太高,面对着高颜值的人,我羞耻心就会比较重一些。

我于是又不好意思地爬起来,“白岂你好,我是页子,你是我奶奶的朋友吗?”

他无视了我的问题,开始自顾自地说自己想说的,“我不喜欢阳光,所以白天不许敞着门,我喜欢安静,所以家里不许带其他人来,我怕热,所以家里不许煮火锅和吃烤肉……”

喜欢安静和家里不许带人来还勉强有关系,可是——

我忍不住打断道:“怕热跟吃火锅和烤肉有什么关系?”

他冰寒的目光立刻扫过来,我仿佛瞬间被钉在了万丈雪峰之上,一瞬间背脊贴上冰面,透心凉。

我结巴道:“我的意思是……可,可以装空调。”

他盯着我,再次微微眯眼跟我对视,很快恍然一般,仿佛得到了答案,但依然冷着脸,重复道:“家里不许煮火锅和吃烤肉……”

我想问在庭院吃不行吗,没敢问出口,怕他再瞪我。

“……午夜过后不许下楼。”

前面好歹还算个人癖好,最后这是什么?

我硬着头皮开口,“为什么?”

我果然又被瞪了,顺便获得了一句冷斥,“没有为什么。”

他说完了也不许我提问,转身朝二楼走去,“你的房间是二楼右手边第一间,我把你钱包拿走了。”

我摸了一下裤子口袋,钱包真的没了。

我愣了一下,急忙追上去,“你拿我钱包干嘛?”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他不理我,径直往上走,我一路追着他来到我的房间,发现我的行李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房间里。

钱就是我的身家性命,我有点着急,轻轻揪了下他垂下的袖口,委屈地小声道:“白岂,我身份证什么的都在钱包里,你还给我好不好?”

白岂停住了脚步,目光落在了我手指揪着的一小片布料上。

我怕触到他什么逆鳞,立刻松了手。

白岂这才收回目光,抬起空无一物的手掌,转瞬间我的钱包出现在了他手中。

我没敢伸手去拿,眼睁睁看着他把我钱包打开,将里面全部的钱取走,接着合上钱包递给我。

我怔了两秒,心如死灰地接过钱包。

我全部身家就这么点钱,他都拿走了,我怎么办啊?

白岂此时终于好心地解释了一句,“我买菜需要钱。”

我怔住了,“买菜?你饿了?”

白岂居然回答了我的问题,虽然态度依然爱搭不理,“给你做饭,我不吃那些。”

他竟然要给我做饭?

他从露面到现在都一副大爷样,居然要给我做饭?

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甚至不好意思了,连钱也不准备要回来了,反正也是花在我身上。

白岂在我行李箱前跪了下来,接着伸出手拉开行李箱,拿起我的衣物,开始给我一件件挂衣服。

我傻眼地看他挂了两件才回过神来,扑过去抓住他手中我的卫衣,“白岂,我自己收拾行李就行,你休息去吧!”

白岂没什么情绪地看了我一眼,将手中的衣服松开了,我松了口气将衣服用衣架挂好放进衣橱中,一转过头看见白岂的动作,差点灵魂出窍。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添加QQ。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

自学虫APP与学校同步,让孩子每天在家就可以听和学校一样的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