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枝可依》by一只阿茄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何枝可依(NPH)
作者
一只阿茄

內容簡介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幸或不幸,我的余生,都是你。

原来爱情,也能让人成长。

NP/校园/高干/一般轻松向/剧情为主肉为辅

NPHBG校園H輕鬆女性向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0001 NO.1
放学时间。

体育馆,室内篮球场,一场激战即将拉开帷幕。

梁为穿着红色的篮球服,左手手肘自然下垂把篮球夹在腰间,右手搭在东铭肩上,微眯着眼看向观众席:“六中那几个今天也来了。”

东铭同样的一身篮球服,顺着梁为的目光看过去,空空荡荡的观众席上,几个穿六中校服的男生懒懒散散地坐在观众席的最后排,脚搁在前一排的椅靠上,眼神不屑,表情不善。

东铭微哂:“不请自来啊,上次还没收拾够。我可不欢迎有人来蹭庆功宴。”

“蹭个屁的庆功宴,人等着看我们笑话,幸灾乐祸呢。”

“他们就知道我们一定会输?”

梁为叹了口气,把手从东铭肩上放下来:“你看今天,习正奥数比赛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夏祁的腿上次又受了伤。十五中今天来的都是校队的。所以我们任重而道远啊,这次要掉了链子就真被人看笑话了。”

东铭白了梁为一眼,往其他几个队友的方向走去:“就你他妈最爱掉链子。”

一个队友见东铭走过来,四下看了看,问东铭:“今天就你一个人啊?”

“今天该她值日,一会儿就来了吧。”东铭表情淡淡。

“哦。”队友又看向坐在一边的夏祁,“夏祁就这么上没问题吧?”

东铭这才注意到,夏祁衣服鞋子都没换,还穿着他平时穿的体裇牛仔裤加板鞋。

“夏少爷,你什么时候能合群一点儿,别这么鹤立鸡群啊?”东铭无奈至极,真是拿他没办法了。

正在紧鞋带的夏祁抬起头来看东铭一眼,又低下头去:“衣服忘带了,穿这身也不影响。”

东铭把目光移到他鞋子上。

夏祁讪讪地理了理裤脚:“防滑的。”

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去借衣服也来不及。东铭恨铁不成钢地瞪夏祁两眼:“难怪我听有女生说你是‘破坏队形小王子’!”

“……”

快开场了,梁为发现东铭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拿手肘撞了撞他:“集中精力,不然一个差错你就是千古罪人了。习正回来准削你。”

东铭不耐烦地吼道:“滚!”

“啧,蒋东铭,我看你是我队友的份儿上才好心提醒你,吃炸药了今天。”梁为被这么莫名其妙地一吼,心里也不舒服了,看了东铭一眼,走到离他稍远几步的地方。

东铭今天还真是吃了个炸药,现在引线旁边就是一团火,能不能引燃就要看接下来情况如何了。

开始了,那边球传了过来,东铭一边接球运球一边观察着门那边的情况。

怎么这时候还没来。这种情况可是第一次。

东铭一个闪身,快速把球传给了队友。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再不来,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今天该何枝和同桌一起值日,同桌临时有事先走了,何枝一个人把黑板擦了、地扫了,又慢慢吞吞地去倒垃圾。本想着今天老师们开会,放学放得早,何枝也就不慌不忙,结果走到一半突然想起来,东铭今天好像有比赛啊,于是动作又快起来,赶紧倒完垃圾回教室收拾书包。

等何枝到体育馆的时候,比赛已经开始了。也没什么热火朝天的画面,篮球场里挺冷清的,除了比赛的十几个人,观众席上零零星星坐了几个。何枝瞄了一眼,有几个挺眼熟的,好像是他们对门六中的。

何枝抱着书包挪步到了角落里的一个位置上,打开书包,从里面拿出纸笔,又抽出一个硬纸板垫着,开始写字,只是偶尔抬头看看球场上的情况。

刚开始两队还能持平,随着时间的推移,比分逐渐拉大,一中明显差六中一截。

中场休息,东铭向何枝的方向走来。

何枝本来挺认真地在埋头苦干,感觉有人过来了,抬起头来,喊声了:“东铭。”

东铭脸色不太好,没应声,不知是因为输球还是怎么了,一开口就是质问的语气:“你干吗去了?一场都快打完了你才过来。”

“我做值日啊,跟你说过的。”何枝把钢笔盖好放在一旁的椅子上,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他。

“你一个人做值日?”东铭接过水看了一眼,没开,放在了脚边。

“还有一个有事儿先走了。”何枝又把头埋了下去,看刚才她写过的那张纸。

东铭本来想摆摆谱的,结果摆出来了都没人看,倒显得他不尴不尬的。他也把头凑过去看那张纸,工工整整的钢笔字排列满了一篇,像练字帖一样。

东铭忍不住问她:“你这是干什么,练字啊?”

“嗯。”何枝点点头,“我不是报了书法比赛吗,校里的初赛过了,再过几天是市上比,市上过了是省上,省上要过了就能去S市参加全国赛了。”

“书法比赛不是比毛笔字吗,你练钢笔有什么用?”

“这儿不方便嘛,我先拿钢笔练练手,回去再练毛笔。”

又不理他了。

东铭脸色郁郁地上了场。

第二场,一中队奋起直追,总算把比分追回来了。

比赛结束的时候,时间也不早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东铭挎着书包走在前面,何枝走在后面。

已经是九月份了,下过几场雨,却依然不见降温。道路两旁的小叶榕长势甚好,茂盛的叶子遮住了阳光,一只小狗趴在树下哈着舌头。虽然已是下午,日头却还辣着,路上打着伞的行人脚步匆匆。

东铭回过头,看见何枝热得有气无力的。

“看你那虾样儿,我这打过一场球赛的看着都没你累,嫌热也不知道打把伞。”东铭伸出手,“书包给我。”

“我没有打伞的习惯。”何枝也不跟他客气,把书包从肩上甩下来递给他。

东铭接了书包背上,一下感觉到了意外的重量,问她:“装的什么这么重?”

“都是书,关于书法的书。”

“呵,你这是要进全国赛的节奏。练字练得倒认真,叫你来看球赛是不是耽搁你时间了?在那儿坐了这么久,怕连个结果都不知道吧。”

“知道啊,平手嘛。”何枝认真地说,“你们今天情况特殊,这个成绩已经很不错了,你也别不高兴,只是一场比赛而已。”

到了楼下,东铭问:“沈阿姨今天又没回来?”

“没。”何枝闷闷道。

“那走吧,吃完饭再回去。”东铭背着两个书包径直往对面一栋楼走去。

何枝愣了两秒,快步跟了上去。

蒋一行今天回来得早,接了东铭的短信就按着点做饭。两个人回来的时候,一桌子菜已经摆好了。

蒋一行一身军装还没换下来,外套脱了,系着围裙,倚在窗边拿着个什么东西在摆弄,一听开门的声音,看见两个热蔫了的孩子背着书包进来了。

东铭进门就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如释重负般大大喘了口气。何枝喊了声“叔叔”,一眼就看见了蒋一行手上的东西,赶紧换了鞋子跳过去。

蒋一行将镜头递给她,何枝小心地接过,看了看,85mm定焦,真是意外的惊喜,“你什么时候买的?”

蒋一行看着她那高兴坏了的样子,笑了笑:“今天刚买的,喜欢吗?”

何枝一个劲儿点头,捧着镜头爱不释手的样子,已经想着回去要赶紧试一试了。

“现在又不累了。”东铭瞟了一眼兴奋的何枝,冷笑一声,把书包带子从身上脱了下来,起身去厨房拿碗添饭。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