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可思妍》by才不是猫大人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君可思妍【短篇高h】
作者
才不是猫大人

內容簡介
沈容只是白云县上任不久的九品芝麻官县令,是个要和同僚共同接待途经此地的东瀛和亲公主队伍都会犯社恐的官场小白。可乱中添乱,居然意外捡到了个失忆貌美武功高强的媳妇。

“就叫你思妍吧。”
沈容有些恍惚,二十二年来第一次走这样的桃花运,本以为只此一生田园牧歌,过完没羞没臊的生活。但没想到,随着东瀛公主的到来,一个更大的阴谋被缓缓揭开。
————————
温柔睿智县令X刁蛮娇憨侠女
甜宠微虐1v1

1V1HBG古代甜文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0001 第一回
且说某朝某代,时间已不可考。在风光独特的蜀地有这么一个小县城,名叫白云县,坐落青城山脚下。虽然地方不大,却也是民风淳朴,物产丰富。

白云县近日来了个新县令,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这新县令却十分谦逊,甚至搞了个什么“意见箱”摆在衙门口,如若谁有意见都可以投递匿名信件到箱中。不过说来也是,新来的县令,姓沈名容,是个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后生,哪里拿得来那些官场老手的翘儿呢?

这沈后生爹妈本做些小买卖,好容易供出了这么一个读过几年书的儿子,自然高兴。沈容也孝顺,把爹娘接进了自己青砖白瓦的县令小宅里。

可就是这几日,给这沈容烦的够呛。

“唉…”

这可是沈容今晚第二百零八十七次叹息了。

旁边已经开始偷偷打哈欠的衙役劝道:“我的青天大老爷,您就回去歇息吧。”

沈容揉了揉太阳穴:“本官也想啊,可这什么东瀛的公主五日后就要来蓉城停歇半月。这可怎么办?还得每个蓉城府的官员都去夹道欢迎…唉!罢,罢!净整这些形式主义的事情!”

那衙役连连摆手道:“哟,我的爷,这可不能瞎说诶。那公主虽然是和亲,却也是公主呀。以后是本国的娘娘,这话儿也就是属下听着,要是让别人听见,编排您一万句呢!”

沈容无奈起身:“唉。我年轻,资历浅,最烦官场应酬。到时候免不得又是一顿你来我往的互相阴阳怪气,互相攀比!无趣!回到府上,爹娘又总是变着法儿地劝本官露脸,搞得本官进退两难。”

衙役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要属下说,县老爷年轻,脸皮儿薄不假,但咱也得历练不是?县老爷通文墨,又生得漂亮,我们白云县您上任后不也好好儿的么,啥事儿没有发生。那些大老爷定找不出由头来刁难您的。”

沈容眉头稍微舒展,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道:“好了,不折腾你了。孙乾,你也回去吧。把你哥哥叫着一块儿买二两饺子就当本官请的宵夜吧。”说罢,排出几十个铜钱在桌上,孙乾喜笑颜开地收下了。沈容看他那样心里暗笑,孙乾和其双生兄弟孙坤乃是自己手下的两个衙役,当初自己刚刚上任就是他们兄弟俩在其他捕快、衙差中说好话儿,自己才能这么快树立威信。再加上年纪相仿,沈容和兄弟俩的关系不错,兄弟俩虽然是粗人,但也生得面皮上有几分风流,弟弟孙乾更活泼一些,所以沈容也多余喜欢同他诉苦。

可没等孙乾出去半碗茶的时间,他居然惊慌失措地又折返回来大声道:“不…不好了!衙门内…有…有尸体!!”

沈容一惊,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岂能姑息?忙道:“随本官去看看。”

二人来到衙门后院,只见黑暗中有一团东西躺在地上,勉强可见其人形。但细微之间可见其仍有动作。孙乾壮着胆子用手上的烛火这么一照——

这会子看清了,并不是尸体,而是一个约莫二十岁出头的妙龄女子!

二人立马七手八脚地把她抬回了衙门厢房。

条件比较简陋,平常都是公务太多的时候沈容暂住的地方,但用来放置女子是够了。

孙乾平常就爱钻研些玄奇的医术,武林秘史一类,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探其鼻息,随后长长舒了一口气:“还活着。”

沈容有些紧张,从小到大,除了自己的亲娘和表妹以外几乎没有和其他任何女性深入接触过。孙乾摆了摆手:“应该没事。”

“嗯…”

只听得床上那女子一声娇呼,再看其睫毛颤抖,面色发红,似乎是很痛苦的样子,但其的叫声却又是那么暧昧。孙乾和沈容面面相觑,都红了脸。

孙乾低声道:“属下看着这状况,唯恐这姑娘怕是中了传说中的摧花散…”

摧花散,顾名思义,乃是一种春药。再看这姑娘戴着面纱,身上的衣服有些狼狈。看其打扮不像是朱门绣户,倒像是江湖儿女,那么被人暗算也是情理之中了。

沈容虚咳一声喝道:“不许瞎说!什么摧花散…你先回去吧。本官留下来带她去看郎中。”

孙乾相信沈容为人正直,所以寒暄几句后就离开了。

等孙乾彻底离开后,沈容才放松了几分。可床上的人儿还是一副很难受的样子。沈容读过几年书,也略懂医理,但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碰见。想来男女授受不亲,如果不把她叫醒解释清楚的话,如若送到郎中那里就算治好了,会不会反咬一口也未可知。那闹起来也有损体面。所以沈容决定先叫醒她再做打算。

沈容俯身先把女子面纱揭下。古人有诗曰:“云想衣常花想容,春风扶槛露华浓。”

只看其露在外面的闭着的眼眸便已经十分迷人,揭下面纱后真容一览无余。这女子面同银盆,眉不描而翠,唇不点亦红。真真是肌肤微丰,雪腮生香。沈容长到二十二岁,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姑娘,心扑扑直跳,忍不住吞了口唾沫。

沈容正不知该如何是好,那女子竟然翻了个身,握住了沈容的手,方才闭着的美目也缓缓睁开——那眼里说不尽的风情和温柔,勾引着人一头砸进她的温柔乡里去。“小…小姐…”沈容话有些说不清了,吓得直结巴。女子软绵绵的小手附在自己手上,指尖纤长微凉,手掌却软软的,肉嘟嘟的,仿佛是猫儿的爪似的。

“好热…我要…我要降暑…”

女子双眼迷离,已然是呵气如兰,动了那淫性。沈容额前细汗密布,孙乾说的果然不错,果然是那什么摧花散!这这…谁能抵挡得住?

“小官乃是正人君子…唔!”

没等沈容多说一句,一对儿香软的唇瓣就凑了上来。女子身上的香气把沈容的头冲得晕晕乎乎的,想推开她的手却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她的腰。

“该死…”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