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喜欢装嘛》by穿裙子的费事儿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他就喜欢装嘛 限

穿裙子的费事儿

原创小说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ABO – NP – 高H

 

第一章

朱骄站在电梯里侧,眼看门要关闭,又进来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说着话。
走在前面的男人好像是上级,个头约摸有一米八几,梳着利落的背头,双手插兜,“这次会议不用担心他们. 会马上响应上面的政策 ,马上要改革了他们没时间处理当下的问题”身后的人一直在点头,手上还在不断翻动文件。
切。朱骄有些不屑,又是一个高阶的Alpha。他扭开头开始数电梯顶部的排灯。
电梯开始缓缓上升,细微的失重感让朱骄有些发怔,脑子里开始神游太虚。
渐渐地,封闭的空间里开始弥漫出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不是花果的香味,也不是蛋糕糖果之类的甜香,是 一种青涩又新鲜的植物香,让人闻了忍不住会分泌唾液,食欲大增。
朱骄发现自己的信息素泄漏了,这种社死状况不亚于在电梯里放了一个浓郁的屁。
为了掩饰尴尬,他率先小声提出了质疑,“….什么味道?”放了屁一定要装成别人放的,信息素泄漏也同理,这样大家互相揣测,在猜忌的过程中会忘记这个味道带来的影响。
任修看了两眼角落里的男人,一身标准的Beta打扮,个头也就一米七出头,模样看上去平平无奇,上下打量了一圈实在是乏善可陈。
就是这个贼喊捉贼的家伙,一个假Beta,一个真Omega,信息素泄漏了还打算栽赃给其他人。
作为顶级Alpha,对周围环境的洞察力是极强的,在敏锐的感官侦查力面前,任何伪装都是徒劳。
他盯着这个还在假装环顾四周的男人,心想,真会装。
电梯里的人互相看了一眼都在纷纷猜测谁是嫌疑人,还好电梯也终于到了指定楼层,朱骄赶紧走出电梯,缩着脖子跑进了厕所。
信息素阻隔贴出门的时候没贴好,结果导致了信息素泄漏。还好,重新处理了一下,把厕所的排风开到最大档位后他赶紧离开了。
要不是为了给沉祝山送东西,他也不至于今天差点丢人。必须让他请自己吃顿饭。
沉祝山看到朱骄来了,脸上掩不住的高兴,他拉过朱骄,说,今天我们部门要聚餐,我已经给大家说了你要来,你再等我半个小时,我马上就下班了。
朱骄有点不愿意,他不想和陌生人一起吃饭,他拉回自己的手,说,不要,我不想去,你自己去吧。
沉祝山看到他一脸不愿意,开始哄道,就一起吃个饭,我们吃了就散伙了,你陪我去呗,我要是喝醉了没人管,出事了怎么办啊。
朱骄翻了好大一个白眼,他毫不留情的拆穿沉祝山:“就冲你这张脸想管你的人多了去了,你给我少来这套,”他就是不想和陌生人吃饭。
沉祝山把他叫来也不过是因为部门的同事们一直都在好奇身为众人心目中的男神,暗恋的人会是什么样,大家一个劲的起哄要他带出来给大家见见,他实在推不过,只好把朱骄骗过来。
朱骄既不知道沉祝山暗恋自己,也不知道这顿饭是专门为他约的。
沉祝山好说歹说,威逼利诱,最后以给朱骄冲两个游戏礼包为交换,换得了朱骄的应约。
朱骄也不是见钱眼开的人,只不过每次沉祝山要求他做什么他一拒绝,这个家伙就开始用糖衣炮弹轰炸他,他虽然有时候很乐意,但是老是接受他的礼物也会觉得很不舒服。
就跟哄女朋友一样。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他可是一个beta,虽然是装的。
Beta都是极其独立又理智的,被当作omega一样呵护那他的努力不就是白费了。
朱骄是个Omega,但是他讨厌做Omega。
朱骄一直觉得Omega都很娇气,一天到晚就想着活在alpha的保护之下,没了alpha的信息素就活不下去一样,除了被alpha标记,怀孕,繁育后代之外,简直是一无是处。说的难听点,只不过是个生育机器罢了。
他想做一个beta,独立,理智,既不会像omega一样柔弱娇气,也不会像alpha一样自以为是高高在上。
为社会建设做出贡献最多的也是beta,他们是整个推动世界向前发展最基本最庞大的组成部分,如同蜂巢中兢兢业业的工蜂一样。
这样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人生,不会被信息素和发情期本能支配的活着多么幸福啊。
沉祝山深怕朱骄等自己等不耐烦了,迅速的完成了手上的工作,招呼着部门的同事赶紧收拾下班,他拉着朱骄率先下楼打车先去了目的地,准备把聚餐安排好。
朱骄完全没注意到,沉祝山的种种行为几乎带着一种官宣请客的味道。
沉祝山预定了商业中心生意最好的会所,准备请同事们今晚好好玩一晚上。同事们陆续赶过来,个个都说男神好大方,多金帅气还专情。
虽然大家都有些觉得那个看起来很一般的beta配不上他。但是好歹人家都请客了,总不能吃着饭还说三道四的。
因为沉祝山事先就有给大家说他的暗恋对象还不知道自己的心意,请大家不要给他太多压力,免得吓到他, 所以每个路过沉祝山进包房的同事都悄悄朝他竖起大拇指,给他加油,希望他今晚能有所突破。
沉祝山一一笑着点头表示感谢。
朱骄因为和其他人不熟,进了包房就一个人躲到角落去坐着,本想以此减少存在感,谁知所有人都跟看大熊猫似的盯着他瞧。
他拘束得不行,还好沉祝山进来了。沉祝山挨着他坐下,倒了杯水递给他。
所有人开始该吃吃该喝喝,玩游戏的玩游戏,喝酒的喝酒。沉祝山一直是当晚的焦点,所有人都围着他在转,时不时会开一下他和朱骄的小玩笑,但是怕朱骄不高兴,也并没有说什么过于暧昧的话题。
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端着酒杯要来和朱骄干杯,朱骄不好推拒,硬着头皮喝了下去。
他其实不太能喝酒,不过好在只喝了一点,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房间内人太多了,空气不流通,朱骄扶着额头给沉祝山说我出去透透气,沉祝山点点头示意他别乱走,等会自己就出去找他。
这酒的后劲有些大,他腿止不住的发软,本想爬上二楼去阳台吹风,但是走路都歪歪扭扭,在自己软成一滩烂泥之前,他随手拧开了一扇门准备先找个地方睡觉。
他摸着黑就进了房间,也不开灯,关上门就准备朝着床倒下去。
黑暗中谁也没发现,那里已经躺着一个正在进入发情期的高阶alpha。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