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略过的花》by我也想闭上嘴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把我偷走吧。
1V1xxG校園

0001 01/
已经过了三分钟,别韵都撕掉了手指甲上新长出的好几根倒刺,无名指下手重了一些扯出了血,不过她现在顾不了那点痛。

连双腿都在发颤,真是见鬼,明明就那么几句话,翻来覆去过了十几遍,怎么见到面连头都开不了。

淳于让已经等的有些心烦,下课睡觉中途打断被叫出教室。——————————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一个短发女生,她没穿校服外xx,圆圆的脸,眼睛不自然的左右瞎瞟,脸颊都染上了红。

一边的耳发被她勾在耳后,但因为一直低着头而又垂到了脸前,遮住了一小半眉眼。

头垂得他挺直都能看到她头顶两个不明显的发涡。

突然想起很小的时候外婆说“两个漩涡的人脾气倔得很。”

叫他出来也不说话,双手扭在一起,好像专门找他表演抠手。

指头被掐的通红,无名指的死皮处还渗出了一点血。

慢半拍反应过来,是找他表白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脱离初中,于高中而言,他们已经成熟极了,少年少女们急切的想要表达自己的荷尔蒙情绪,不知道要向谁证明“我可跟初中那群屁孩子不一样。”

实际上他们才开学没几个月,高一都才学完集合,但淳于让找到教室门口告白的体验,少说也四五次了。

不过有没有搞错,谁会在第一节早自习下课的时候来找人告白啊?

人都还没睡清醒。慢着,不过她怎么没写信?

淳于让的内心活动还没尽兴,听见别韵哆嗦着开口“那个……就是我…..”

他当然能听得出她微微颤动的声音。

然后又不讲话,一度张嘴又闭上。

啧,这磨磨唧唧的文静女书生模样简直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淳于让打断,带着起床气的鼻音,低低开口“快上课了。”

其实也没有不爽,他只想让她讲快一点。

别韵明显慌张,两只手也不继续搅了,分开背在身后。

淳于让看到她的衬衫随着手臂摆动肩颈领口被微微拉开,她没有记最上面的领口纽扣,露出白皙的皮肤,里面隐隐藏着一根细细的银色的线。

走廊外的阳光时机正好得斜照在她身上,露出的那五厘米闪了闪光。

淳于让猜,嗯…应该是项链。

别韵刚组织好的语言被打碎,算了,改xx再战。

“那你回去上课吧。”

然后转头就走,两步之后小跑回了教室。

哦,原来是隔壁八班的。

淳于让看到在进门最后一刻她的衣角随着跑动翻动起来,浅绿色的内衬随着风吹也荡漾在空中。

“胆子真够小的。”淳于让做一句这浪费的十几分钟的总结。

时间掐得不错,别韵刚踏进教室拉开座椅,上课铃响了。

她还没有习惯高中刺耳的铃声,不管上课下课,都是急促的一声“呤———”,像时刻提在学生头顶的一根弦。

不像初中学校的铃声,先是一阵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星空前奏,然后一个女孩声音缓缓开口“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最后再响起悠长的伴奏。

初中几乎每一天都会听到后桌吐槽“李清也真够能行的,这破铃声一响响三五分钟她都当没听见似的,装什么啊,xx脆直接连着上下节课得了。”

无奈一笑,现在居然都开始怀念初中的铃了。

张未卿也从睡梦中惊醒,明显也还没有习惯这铃声,懵懵地抬起头问别韵“这第几节课?”

“正课第一节。”别韵顺便xx了书。

“我的妈啊,我还以为都大课间了…”陈齐也醒了。

别韵是快班,她的初中成绩不算出色,但也够德育高中的分数线。

德育是出了名能折腾的高中,私立学校,因为规模大,光高一就分了四种等级班级。

四个普通班,十到十三班,言简意赅普通的学生,通常是靠艺体或关系户或成绩刚够线的一批组成;

六个快班,四到九班,也就是包含别韵在的八班,其实说白了就是比及格线稍微好一些的一部分,没什么极端不良分子也没什么优秀成分,不上不下得过且过的一批;

特快班三个,一到三班,比起清北班稍微逊色的一百多个人,淳于让的二班就在其中。

还有两个清北班,不知道学校是不是专门让他们显优越,特立独行的A班和xx班。

导致刚开学在校门口看分班栏的“字母班”都极大的戳伤部分学生的面子。

说起开学,别韵和张未卿的认识也发生在那天。

“你是字母班的啊?”有男生拍了一下别韵的肩膀,她本能的往旁边一撤。

“不是。” ? 她不喜欢和男生这么近距离。

“那你一直站在字母班前面xx嘛。”男生手落空,说着又向她身边靠近。

别韵不知道怎么回,眼睛一垂侧身想走。

男生又开口“你叫什么名字?认识字母班的吗?谁啊,我也认识字母班的….”

别韵已经有些不耐烦,跨出的一步还没迈出就听见旁边一声尖锐:

“拽什么拽啊?字母班了不起啊?你读不来A还是念不来xx,张口闭口字母班字母班,你多了不起啊你?!”

别韵被吓得一抖,看见声音来源是个一米七左右的高挑女生。

她指着刚刚跟别韵说话的那个“字母男”,“你碰别人xx嘛啊?字母班就可以乱xx扰啊?”

男生也被吓到,支支吾吾说不清楚,眼见他变得慌乱。

别韵还是头回见这么爱“多管闲事”的人,甚至觉得神奇,xx脆留在原地。

张未卿冲过去跟男生噼里啪啦教育了一番,双手交叉在xx前,不xx不慢地向别韵走来。

“切,是个快班的拽个屁啊。”

张未卿走到别韵面前,表情转换,开启一键微笑模式,

“嗨,别韵!我跟你一个班诶!”

“你认识我?”

“我初中是你隔壁班的啊!”

“啊?”

“你不会不认识我吧?我以前中秋晚会艺术节啥的,主持人啊!张未卿!那个!”

说着急了,张未卿把手xx在腰上,做了一个类似胃痛的扭曲姿势。

别韵在她脑海里过了一遍, ? 还是没想起来。

她初中从没参加过集体活动。

“想起来了吧!我就是那主持人啊!不可能不记得我啊是吧!”

“嗯,想起来了。”

没关系,别韵说谎话很有一xx,她猜这动作应该是她成名作。

“真好诶,我就找到一个我们初中跟我一个班的,你名字太特别了,我一眼就看到你了…”张未卿已经顺势挽起了她的手。

别韵惊了一下,xx手臂,然后非常尴尬的两人愣住。

别韵当然知道这是女生共有的特点。

手挽手上厕所,手挽手逛街,手挽手…反正xx什么都要手挽手。

她没有过,她还没习惯。

别韵有些别扭,手指搅在一起。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刚走神以为有人拽我…” ? 这种话别韵已经朗朗上口了。

好在张未卿很好应付,没什么意见,她们一起去了教室。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