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的咖啡和00的可乐》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食米不食面

90的咖啡和00的可乐
江医生,你收了我吧!嘤~
食米不食面
发表于3 months ago 修改于3 days ago
Original Novel – B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可乐年下小哭包,追不到人就撒娇;易哭易燃易吃醋,演技堪比好莱坞。

咖啡清冷有回甘,床上放荡有色胆;颜控腿控大x控,三十有为俏青年。

年下哭包攻x成熟清冷受

 

宁城第一人民医院外科部,江起云刚结束四个多小时的手术,习惯性地在诊室又洗了一遍手。纸巾吸干净指缝间残留的水珠变得薄而透明,桌子上的手机响了两声,江起云眉头不自觉地拧紧又极快地恢复平常。
【你落下的东西我都整理好了,找个时间回来拿。】
号码并不陌生,过去五年背得烂熟的手机号哪怕删了也能一眼认出来,看一眼过往的记忆碎片就在脑海里翻腾。本来四个小时的手术不会让他觉得过分疲劳,偏偏这么一句话却把所有的酸楚痛苦无限放大,精力贫瘠像块朽木。
【扔了吧。】
他回复的干净利落,指甲修剪整齐的手指擦过屏幕上的数字,然后点出去把对方拉黑。天气并不很好,中午还能勉强露头的太阳这会早就不知道被挤到什么地方去了,江起云仰头坐在椅子上,走廊上的声音传进来,一点一滴落在空旷的心口,把他压得几乎喘不过气。
“江医生,还不走吗?”
江起云睁开眼,目光正碰上刚刚一起做手术的舒菁,她被捆在手术帽里四个小时的头发还卷曲着,“今天你不用值班吧。”
“嗯,歇歇脚就走,舒医生有事?”江起云撑着扶手坐直身体,理顺了白大褂上的皱痕。
舒菁摆了摆手,顺带从笔筒里抽了支笔,笑着说:“借支笔!”
江起云食指点了点,无奈道:“最后一次。”他走到衣架旁,换上大衣,边理领口边说:“那我先走了,你忙。”
踏出医院大门,迎面而来一股邪风吹得江起云微微偏头,空地的枯叶打着旋儿地向上飞,那些贴在水泥路面没飞起来的发出刺啦刺啦的声响。
江起云坐上车,手肘撑着额头,心里好像破了个洞,漫无边际的苦涩被血液带往四肢百骸,他浑身发疼却又没法把自己干干净净择出来。
奥迪车开出停车场,直奔永安路的酒吧街。
下午六点的酒吧不过刚开场,除了吧台基本没什么人。江起云点了杯酒,就盯着调酒师的手出神。深秋时节,加了冰的烈酒喝起来刺激口腔也刺激大脑,但过了口,酒液就成了灼人的火焰,一路从喉管烧下去,烧得江起云眼角都泛红。
他不是酒量很差的人,但是对酒却有着生理性反应,喝一口就会眼红。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球里正慢慢拉出红血丝,刚开始只是零星几道爬在眼尾,一杯酒下去眼睛已经像是哭了一整天,除了中间那点纯净的黑,只有狰狞的红。
酒吧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好看的人不少,放纵的人更多,来到这里的人大多都扯了面具恣意张扬,所以坐在吧台旁安安静静喝酒、气质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江起云就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江起云点的第二杯酒还没调好,就有人贴上来要联系方式。
“小哥一个人?”这已经是第三个了,江起云歪头看了一眼,这个人比刚刚的几个都好看一些,不过大概率是提前来这里准备晚上钓一波鱼。
江起云照例冷处理,盯着玻璃杯里没化干净的冰球,冰球切成数不清的镜面,反射着四面八方的灯光。
身边的人极低地笑了一声,像是闷在胸口没放在明面的笑,“我这个人耐性足,小哥是没看上我?”男人毫不顾忌地打量,最后停在了从领口伸出来的一段脖颈,那段皮肤很嫩很白,连一颗痣都没有,堂而皇之地暴露在灯下,肆无忌惮地勾着别人蠢蠢欲动的心。
“免贵姓秦,单名一个杉,有这个荣幸认识一下吗?”名片推到玻璃杯下,卡在斑斓的灯光里。
江起云被烦透了,把刚调好的酒一饮而尽,酒精的刺激直冲大脑皮层,他从钱包里抽出几张红钞,“啪——”一声盖住了那张名片,并没有半分留恋地穿过大堂离开。
秦杉并没有放弃这个目标,跟着江起云出门。今天的风格外大,带着初暮的冷冽,刀片似的刮过脸颊,刚刚吞下肚的那两杯酒开始闹脾气,后劲儿顶得江起云靠在粗粝的墙面上缓了许久。秦杉站在他旁边点了烟,尼古丁让人上瘾的香气在风里四处流窜,江起云压着烦躁说道:“再跟着我,我就报警了。”
旁边正好有一家咖啡店,江起云脚步发虚,几乎是小跑进店,他选了一个角落坐下来,浓郁的咖啡搭着火热的烈酒,江起云似乎更醉了。
穿着深棕色围裙的服务生走过来,微微欠身问道:“先生,请问您喝点什么?”
服务生看起来很年轻,也很干净,眉梢都没能彻底摆脱初出茅庐的少年气,江起云抬头的一瞬间,他就睁大了眼,那些小心翼翼收起来的活力青春直面而来,比酒精和咖啡都要强烈。
“江医生?真是你呀,刚刚你进来我还以为看错了呢。”
“你是……林逾?”眼前人长得实在是帅气,前段时间住院的时候就有很多护士议论,舒菁更是直接叫他“3号床的小帅哥”。
林逾笑起来总会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给人格外真诚的感觉,“是啊,江医生还记得我的名字。”
江起云双手搓了一把脸,靠着椅背,说:“最近腿怎么样,会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没有,这几个月静养得都快肌肉萎缩了。”
“嗯,帮我拿一杯冰美式吧,不加糖。”江起云双手撑着头,疲惫感快要把他压垮了。
林逾没有离开,他缩了缩鼻翼,而后锁定江起云,“江医生喝酒了吧,别要咖啡了,店里有果汁,也不是很甜。”
江起云胡乱朝窗外看了一眼,哂笑着说:“那你看着拿吧。”他看着渐行渐远地林逾,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不过是失恋,江起云心里这样告诉自己,没必要为了一段感情这样失意,三十岁而已,都可以重新开始。但面对这样年轻的面孔,江起云还是会感念岁月蹉跎,硬生生把人的期盼都磨平了,空留下一套破烂的躯壳。过着一眼望过去能看到老的生活,拥有过一段并不被祝福的感情,还有不得不向现实低头的无力。
程让初提分手,江起云并不是很意外。之前收到过程让初母亲的电话,家里人能容忍年轻时玩玩,却不能接受儿子把同性爱情当作真正的一辈子。
桌子上落下一杯鲜红的西瓜汁,林逾搓着手指说:“我看西瓜汁能解酒,江医生慢用。”
人走远了,江起云才喝了一口西瓜汁,“解酒,呵,喝了酒为什么要解。”他把西瓜汁推到一边,皱着眉头看细碎的瓜肉,四周的嘈杂声此时好像已然湮灭,江起云的世界里终于只剩下自己。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 回复“小说名”获取未删减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