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游戏》by葱油肉烧饼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风流游戏
作者
葱油肉烧饼

內容簡介
谢家的长子去外面留过学,攒了几年洋墨水,归国后最喜欢在自家公馆开时兴的沙龙舞会,夜晚天天开着电灯,烧到天明。
这一日,徐修文带着自己的妻子拜访了谢家的公馆……
本故事灵感来自于朱利安·费罗斯的小说《昨日将至》

簡體版H狗血虐心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0001 1.
这是一个一生中只相见过一次,只拥有过一个晚上的故事。

0002 2.初见
谢家的长子留过洋,肚子里揣了几年的洋墨水,回国后,最喜欢在谢家的公馆办时兴的沙龙舞会,那家大宅的电灯夜夜亮着,直烧到天明才会停息。

他老子是银行家,家里有钱,他也爱花钱,出手大方,办的沙龙有社会名流,达官贵人出入,也是各家纨绔子弟喜欢的场所。

徐修文爱赶时髦,没少往谢家的公馆跑。不过除了喜欢去谢家玩,他多少还有点别的意思。

这天,徐修文乘着车抵达谢公馆,谢云辉出去迎接。

徐修文从车上下来,身后有个女人跟着他下来。

一个紫色天鹅绒宽身旗袍的女人跟在徐修文的身后,等着徐修文和谢云辉寒暄过后,徐修文便同谢云辉介绍起了她。

原来,那是他的夫人。

徐修文介绍完,侧身让了位置给他的夫人,示意她上前同人打招呼。

谢云辉大方伸出手,同她自我介绍:“徐夫人好,敝人姓谢,名云辉。”

“轻云出釉的云,熠熠生辉的辉。”

他介绍得很文雅,徐修文却尴尬地咳嗽,他不明所以,她已经低着头,伸出了手。白净修长的指尖略微触了一下他的手掌,当指尖碰到他的手心,像是碰到了滚烫的开水,很快缩回了自己的手。

对于自家夫人这副模样,徐修文真是恼恨极了。

“不过握个手而已,”他压着怒火,但听上去很不高兴,“都和你说了,握个手,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说话间,谢云辉猜到了大概,不在乎地笑笑说:“你头回带夫人上我家里来,人家第一次见我这个丑模样,被吓着是应该的。”

这一句纯属玩笑话,谢云辉长得可不丑,万花丛中过的风流浪子,能丑到哪里去?

她却当了真,怯怯地抬起一双葡萄似的眼睛,满是歉意:“对不起,谢先生。”

徐修文知道这是在给自家夫人解围,有些感激,嘴上还是不客气:“什么吓着了,明明就是她自己小家子气。”

被丈夫嫌弃,她慌得垂下脖子,不敢说话。

谢云辉领着他们进谢公馆,背后是徐修文不住地数落自己的夫人。

“你央着我带你来,说要见见世面。可我带了你来,你还是一副活在大清国的样子,西芒,你不能这样叫我下不来台。”

“我……我……”她一直我我我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真是可怜的女人,谢云辉想,被丈夫嫌弃,也不知道怎么为自己说话。想来是从小生活在那种封建家庭的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见过外男,连同他握个手,都能羞怯成那样。

大家都知道徐修文有位夫人。这桩婚事当初是徐修文父母定的,也就是当下青年最讨厌的包办婚姻。他反抗不得,只好无奈接受。不过他在外边玩,他的夫人向来不会管他,也没有出来玩过,一心规规矩矩地守在家里侍奉公婆。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居然央求徐修文带她来这种玩乐地方。

他们进了谢公馆,和那帮子朋友见过。那些朋友见到了徐修文的夫人,无不透着好奇的目光。她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被人看着,也只是低着头,任由徐修文介绍自己。徐修文虽然对她有些照顾之情,但看到她低眉顺眼唯唯诺诺,不像那些留过洋,或者接受过教育的女子言谈大方,厌烦像是一只苍蝇,扑在他的心头,怎么挥都挥不走。

他叹了口气,想到要见的人,急着把自家夫人托付出去。他也不在乎谢云辉的名声,谢云辉身边的女人都是美艳有见识的女子,几时同那些封建做派的妇女来往?于是找了机会,专门同谢云辉说:“谢兄,今日……我家夫人还得请你照顾照顾。”

谢云辉倒也不在乎他给自己塞个累赘过来,推了推眼镜,一口答应:“这事好办,贵夫人不是要见见世面?我带着她玩玩儿便罢了。”

“她那个木头脑袋,”徐修文头疼地摇了摇头,对自家的夫人不抱什么希望。

谢云辉失笑,对旧式家庭出来的女子,他们都是一样的想法。

徐修文托付完了,对他夫人说了几句。她不可置信地抬头,睁圆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丈夫就这样丢下了自己。

谢云辉便是在那个时候见到了她整张脸。

那是一张鹅蛋脸,一双精心修饰过的柳叶眉,那双眼睛如乌黑的葡萄,许是因为旧式家庭出来的,身上有种古典沉静的气质。但她的长相没有惊艳到谢云辉,他见惯美人,她的长相未有美到能叫他一眼记在心里的地步。

“夫人不必慌张,”谢云辉坐在她旁边的沙发里,“徐兄应酬多,不带着你,是怕你不习惯,会辛苦,毕竟夫人不常出来,不是么?”

她转过头看他,那双葡萄似的眼睛犹带着怨气。她很快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这样太无礼,无措地说:“对不起,谢先生。”

“我我……”她又开始我我,话卡在嘴边,不知道怎么应付眼前这个男人。

“夫人放松些,谢某不是什么老虎豺狼。”他坐在她身边,翘着二郎腿,温柔地说。

她依旧低着头,不安地坐着,如坐针毡。

他既说要带着她玩,便真的想带着她去玩。可问下来,她竟然是这也不会,那也不懂,竟然连字都不识。谢云辉明白了,何以见面时徐修文尴尬地咳嗽,她不识字,他介绍得再文雅,她也不知道是哪两个字。

两人相对无言间,正巧,客厅中聚集了许多人,有社会的名流,有青年才俊,他们在那讨论交流文学与艺术。她听不懂,但不碍着她生出好奇的心,投去目光,竟然瞧见了丈夫徐修文和一个穿着墨绿洋装的女子站在一起。

她的脸色瞬间变了,前一刻还不知道手该怎么放在哪里,这一刻那张鹅蛋脸蒙上了深深的怨气。

那个女人是谁,她当然知道。

徐修文为了她,在家里闹翻了天!

他说……他爱着一个女人。

爱?那是什么东西?能叫人不顾廉耻抛弃发妻?让他吵着嚷着要和自己离婚?

她当然不肯,她怎么会肯?一个被丈夫休弃的女人,以后还怎么活?!

莫说她不肯,两家的父母也不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桩婚事是父母做主了的,做孩子的哪有违逆父母的道理?为这事,徐家的父母没少劝说徐修文。她娘家也托人给她捎了口信,教她好好伺候自己的丈夫,得学着让丈夫喜欢她,这才有了她央求徐修文带着她一起出来的事。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