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仙王妃》by剪我玫瑰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陈觅仙知道自己会成为王妃,但从未想过会成为陆行赫的王妃。

陆行赫x陈觅仙
疯批变态斯文败类殿下x外柔内刚另有所爱王妃

现代皇室.君主立宪.强取豪夺
两王争一后.先虐女后虐男.追妻火葬场——————————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1V1現代狗血虐心女性向

0001 楔子及第一章
*本文中亚国和季国的现代君主立宪制为虚构设定。

楔子

浪起,xx夜。

漫天天空中浓稠的乌云如海,在云间涌动,迫压下来,狂风大作时将房间一角的窗帘吹得飞斜。

随着狂风灌进,度假村客房内的电视在播放着南安港的气象预报,端庄的女主播正对荧幕:未来一个小时内我市将有特大暴雨,来势汹猛,请市民做好防御准备。

狂风将客房未关xx的两扇窗扑打得啪啪作响,房间内灯火通明,家具静静,却空无一人。

天上,随着云堆的迫进,空中如钩的一轮弯月被乌云渐渐吞噬,最后一点皎洁月光被吞噬,夜色憧憧,如浓墨一般。

特大暴雨来前天地之间一派低气压,黑云压城城欲摧,此时的空气稀薄辛辣,沉重得迫的树林里的虫鸟俱都躲起,一片死寂。

周遭安静得仿佛落根针都能听见,可她的心,却犹如擂鼓一般,猛烈的连呼吸都是急促,牵引心肺的。

陈觅仙按住乱飞的长发,在惶惶的树林里发足狂奔,在将下暴雨的狂乱黑夜里,将亮着温暖灯光可以遮风避雨的舒适度假村群毫无留恋地远远抛在身后。

随着空中白光一声,滞停几秒后,传来轰隆隆的一声雷声,挤压许久的暴雨从空中倾倒下来,漫天雨里,雨点如xx豆般大嘈嘈撞在地上,径直拍打在两旁的树林花木上。

骤然释放的一场大雨里将去路打得朦胧一片,陈觅仙清丽的小脸上挂满雨珠,以手抹脸费力地继续在森林里奔跑。

手脚被大雨xx得麻木冰冷,陈觅仙只有一个念头:逃。

逃离这座度假村,逃离她的家乡南安港,逃离那个随时会摧毁她一生的可怕恶魔。

震天的雷声不绝于耳,雷公发威,雨点如刀,越下越疾厉,唰啦啦在耳边炸开,溅起的泥泞爬满了如玉的小腿,陈觅仙越跑两旁的树木越加高耸幽暗,眼前不见一丝亮光。

她不能停下,纵使心脏已经跳得飞快、达到极点,她怕一停下,一切功亏一篑。

穿过这处森林,越过直挺挺的界树,再经过壕沟,就是国道公路,届时她再躲藏谋求梁越寻到她。

陈觅仙终于看见那排直挺挺的桉树,树叶如盖,高大笔直地立在前方,壕沟前的国道公路有车在雨瀑里亮着几点亮光呼啸着驶过,如同自由的曙光。

终于到了,路上还有车!

陈觅仙心中欣喜,迈动已经毫无知觉的双腿,拨开眼前被雨打得落败的树丛,继续跋涉前进。

突然间,天地之间雷光忽闪,雷声大作的轰隆隆一声盖过一声,自陈觅仙身后滚压而来。

xx接着,她心里一沉,感知到身后骤起梭巡的剧亮光束,随即就是扫荡四野、直升机翼旋转的轰鸣声,旋转的风浪推开她身后的树丛,如老鹰的鹰爪堪堪略过,向她迫来!

一束、两束、三束。

光亮灼得人睁不开眼!

三架直升机在空中投xx下灼亮而巨大的光束,梭巡排查下方的幽暗密林,在某一刻,骤然锁定了临近界树那个依旧执拗地在缓缓前行的小白点。

“殿下,陈小姐找到了。坐标在森林东南处五百七……”直升机驾驶员对着通讯装备报告。

陈觅仙骤然睁大的眼睛里填满惊惧,她知道还是被他发现了,可眼前是国道上偶尔晃过的车灯光,她不愿也不能放弃,强忍着锋芒于背,纵使一身被荆棘划伤,还是踉踉跄跄地往前走。

身后的雷电以及光束亮得吞人,上面有光,身后有光,好像是身后有灯光驶近,此间夹杂倾盆大雨,模糊了眼睛,令人看不清前路。

此时头顶的直升飞机依旧盘旋,照亮陈觅仙,发动机的轰鸣声吵得她耳膜生疼,她像是被老鹰xx盯的猎物,并不急着降落抓住她,而是好整以暇地看她能逃到何处去。

极致的恐惧令陈觅仙的心脏疯狂抽搐颤抖着,她只想着不能、她不能回去,她不能和那个可怕的男人相对,她要自由,她一定要抓住这份自由,只差一点、一点点。

经过桉树排,她前面的壕沟像个倒置的梯形,两米宽的黢黑壕沟里落满雨水,雨水浇打在梯形的沟面上发出嘈烈的响声。

陈觅仙沿着一边滑进壕沟中,肮脏黑污的沟水及到她的膝盖处,沿另一边往上爬就是公路了,沟壁上积了陈年累月的暗绿璧苔,连着雨水,xx滑得她攀上去一截又坠回沟底。

在沟底的她抹开眼前的雨水隐约可以看见公路上呼啸的车灯光亮,陈觅仙不愿放弃,咬xx牙关尝试着攀上壕沟,但一次又一次滑坠下来。

桉树前在暴烈的雨声里响起xx嘎的一声刹车声,陈觅仙捕捉到了,她甚至可以想象是她见过的某辆外型优越霸道的越野车来了,一如他的主人陆行赫一般!

在陈觅仙这一次抓住的藤条骤然崩断,狼狈地不知第几次滑跌在沟水里时,身后响起了一个慵懒的男声,像是看戏时的调笑,又带了点淡淡的惋惜:“陈小姐,想走可以正大光明地走,无缘无故来这一出是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男人邪佞的眸子往下瞥到了陈觅仙半浸在污水里的一截腰肢,因她猛地滑落,衣摆被带起往上,xx贴在文xx的背扣处,皙白细软的一截腰肢及亭亭的半个背露在他的眼前。

风雨晦暝的暴雨夜,被雨水打皱的沟水黑浊,她的肌肤细白如萤,强烈的色彩反差,让陆行赫的喉结上下滚动,有些难顶。

陈觅仙绝望地阖眼,分不清是雨水和泪水淌在脸上,转过头,见她身后的壕沟前站着一个身形挺拔高大的男人,带着强烈的压迫感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

男人的身后是漫天的雷电暴雨的恢弘背景,一旁站立的保镖周到地替他撑着一把黑伞遮雨,xx金制的伞柄,此时坚挺的伞面被豆大的雨珠拍打仍然巍然不动,伞面上印有一条威武的金龙蟠旋于一根华贵权杖上的图样,是亚国皇室的象征。

天边霹雳一声雷电的白光闪过,照亮陈觅仙雨水迷蒙的脸,亦照亮壕沟边居高临下的男人,她此刻再也顾不得自己的自尊,任由雨水淌洗着她的脸,半浸于壕沟里向他哀求:“殿下,我不想回去……就让我走吧,求求你了。”

她会这么说纯属事出有因,那时全部被管制于度假村的净一百八十人全部离开,就剩她一个不能离开,受困于此。

聪明如陈觅仙自然知道为什么,皆因她招惹了他,他起了兴致,自此她脱逃无门。

听了陈觅仙的哀求,陆行赫笑得和煦,好像没到她说得这般离奇境地:“陈小姐,谁说我是来抓你的?我是来送你的。”

说着,俊美无俦的男人朝旁使了个眼色,让保镖将她拉离壕沟。

这人说的这般冠冕堂皇,可凭她对他的了解,半个字都相信不得。

被保镖‘帮助’上了壕沟的陈觅仙,在大雨里勉强站定,xx透的长发黏腻于脊背,此时双膝因刚刚一次又一次坠入壕沟而潺潺流血,她的膝盖因为疼痛而震颤,近乎恳求地望着他:“那……殿下,我走了。”

只是大雨里落汤xx的她擦身经陆行赫时,就听见这男人施施然开口,有礼地叫她陈小姐:“不等你男朋友一起走吗?他现在在我这儿‘作客’呢。”

这话一出,陈觅仙立时如同被雷劈一般站定,雷光炸过,照亮她倏然惊瞠睁大的眼。

此时,他站在伞下,她站在雨里,转头看向他时,雨水倾泻在她的脸上,细密的的卷睫缀着露珠,她强装出来的笑容有种断裂感:“殿下说笑了,我没有男朋友。”

她急急解释:“之前是骗殿下的,我没有男朋友……”

事到如今,陈觅仙下意识否认、强撑着骗人的样子颇为惊慌失措,陆行赫知道她在想什么,也知道她想隐瞒什么,可事到如今他懒得和她演下去,薄唇微掀,轻轻吐出两个字:“梁越。”

这两个字似魔咒,陈觅仙开阖着还在否认的嘴霎时顿住,随即就是铺天盖地的绝望,梁越,他知道了梁越……

梁越现在在他这里……

梁越今夜传来讯息说要救她,可一直没有消息,没想到,竟在他这里。

完了,彻底完了。

陈觅仙一颗心骤然沉入谷底,一时呆呆站在原地不知作何反应时,陆行赫已达到他的目的,他现在就是请她走、赶她走,她也不敢离开这度假村半步。

好一对鸳鸯。

他越来越想棒打了。

他径直往车旁走,一旁的保镖上前为陆行赫拉开车门,他英挺的侧脸在雨夜的映衬下,像来自地狱的撒旦:“陈小姐,要走我不送了。请自便。”

这话语亦是温和,一派皇室成员的自矜有礼,可是陈觅仙绝望地心想,走?

梁越在这,她要怎么走?

正当陆行赫要上车时,迈开长腿偏又停了下来,似想到了什么,冷淡地瞥了雨里脏污的她一眼:“要是舍不得走了,想留下来,麻烦打理一下自己。”他说这话时有点苦恼的样子,像是眼里容不得沙子,“我的度假村受不了太污脏的人。”

他话音刚落,一道强劲的水柱向陈觅仙兜头xx来!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