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拂晓》byWolfberry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xxE – 青梅竹马 – 因缘邂逅 – 互攻

幡然醒悟的高岭之花x八面玲珑五行缺0男神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飞机穿越赤道,掠过边境线,谢儒星从浅睡眠中醒来,窗外深深浅浅的石板色和机翼完美地融在一起,故乡的轮廓越来越清晰。
谢儒星揉着脸上被手腕压出的红印,微微蹙起眉头。小石桥市是他曾经生活过二十年,又离开了十年的城市,命运就像一块磁石,无论谢儒星愿意与否,都将他带了回来。
下飞机后,谢儒星深吸一口气,关闭手机飞行模式,上百条未读信息瞬间将他淹没。他有条不紊地将信息分门别类,按优先级回复完毕,最后又将与他隔了一条赤道的心理医生加入了黑名单。
做完这一切,他xx了xx手里的袋子,唇角露出一个有几分僵xx、只能称之为傲慢的细小弧度。
来接机的人很快就发现了谢儒星,一边谢老师谢老师地喊,一边高举起中规中矩的接机牌。
谢儒星微微一点头,和他打招呼:“来了。”
“谢老师我来帮您拿行李吧?”
谢儒星侧开身,将自己挡在郭濯海和手提袋之间:“不用。”顿了一下,语气不甚诚恳地补了两个字,“谢谢?”
“不客气不客气,老师您真的没有东西要拿?”
谢儒星拢起衣领,没有再回应他。
郭濯海才刚跳槽过来一周,和谢儒星一样是新人,眼神冒着兴奋的光芒。谢儒星比他想象中更年轻、更疏离、也更gay。
谢儒星有对狭长的凤眼,配上冷冰冰的没有什么表情的脸,怵人得很,偏偏睫毛浓密,皮肤细腻,泛着健康的粉,和大衣里露出的一截戴着细金链的珠光色手腕相映,高出旁人半头的个子,都长在了肌xx匀称的小腿上。
接机人脑子里冒出四个加xx加大号字体--禁欲大佬,一时没忍住多看谢儒星几眼。
过去,郭濯海一直觉得谢儒星才华出众,是他的偶像,现在却馋起了偶像的身子。
谢儒星对他人的视线很敏感,发觉他心中所想,眉眼间有些不耐烦,从喉咙底发出一声低沉的“呵”声。
郭濯海尴尬地挠头,抬手叫来车,心道谢老师不近人情的传闻是真的。
谢儒星的确没什么东西要拿,他的行李只有一个简单的深灰色帆布袋,里面放了一本护照、两本书。还有一叠设计稿。作为即将入职nay的外聘设计师,谢儒星胜券在握,无论他要面对的“对手”是谁,都与他无关。说直白点,他需要负责的只有作品。
n.a.y是家合资企业,作为现代家具设计生产厂商和定制服务商,每年不乏新鲜血液流入其中,加班适度,福利优厚,多是人员跳槽过来,谢儒星却是少见被从国外挖回来的。
就这一点,郭濯海有很多赞美要说,此外,谢儒星听他介绍公司规模和共事的同事,其中有个特别的名字,应知非。
谢儒星手指发麻,抓着帆布袋的指腹用力,缓慢地重复:“应知非?”
焦灼的口吻十分明显,不止郭濯海,就连公司司机都在后车镜里看了一眼。
郭濯海接着介绍:“应老师获过国内外多项设计大奖,和您同岁,听说和您一样是转专业后深造的家具设计。应老师之前学过魔术表演,很会活跃项目组的气氛,不过这些我都是听带我的前辈说的。说来也不凑巧,就在陈总公布您过来的那天,应老师xx急出差,接手了别的公司的烂尾项目,少说三五个星期不能回来。”
谢儒星坐正身体,耐心听完,对郭濯海微笑:“谢谢你的介绍,我想进一步了解我的同事,你有那位应老师的照片吗?”
虽然这笑容并不走心,郭濯海依然觉得谢儒星在使美人计,原因不明。
谢儒星如愿以偿地拿到了照片,从心底里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他在小石桥市有太多不想见到的人,唯独没有这个人。
照片上的人是三十岁的应知非,小小的白底工作证,一个崭新的、让谢儒星感到陌生又熟悉的面庞。
原来应知非也是能笑得这么含蓄温和的,从盛夏的xx光变成了秋xx的风。
谢儒星回忆起从前的老照片,十二三岁应知非坐在三角钢琴前,正视着镜头,露出他本人最清楚的好看笑容,有时还想拉着谢儒星一起笑。在他们一同成长的岁月里,谢儒星偶尔会对应知非说:“你别这么笑。”
应知非问为什么,谢儒星说不上来,只好刻薄地回答:“我不喜欢。”
应知非总有曲解他的说法:“你是吃醋,怕我对别人这么笑?”
“你太自信了,说不过你。”
二人从小师从同一个钢琴老师,但凡有参赛,谢儒星和应知非总是包揽金银奖章,留给其他对手一个季军。
在谢儒星人际关系空白的青春期里,应知非是唯一一个主动靠近的人,他的喜欢热烈而纯粹,像太阳一样,永远不会衰减和熄灭。
谢儒星不止一次问应知非:“我不会教人,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应知非与谢儒星保持着明面上亦敌亦友的关系,每一次都用笑容敷衍过去,说他偷师就好。只有一次,他反问谢儒星:“如果有一次成绩碾压你,我能有什么奖励吗?”
谢儒星知道应知非想要一个吻,从他这里得到,可谢儒星不会给他,应知非也永远不会超过他。这是属于谢儒星的傲慢,也是个事实。
可他们依然拥有过一个共同的吻,一场本不该发生的荒诞的情事。
然后一切都破碎了--谢儒星毅然决然地逃了,如果这样能让应知非知难而退,他愿意不负责任到底,让应知非看清,他并不值得。
三十岁的应知非临时出差,大抵是听说他过来了。
“谢老师,您还好吧?”郭濯海推开车门,喊谢儒星回神。
有人在公司楼下迎接,扶郭濯海出来,又徐徐绕到另一侧,为谢儒星护住头顶。
郭濯海关切地问:“您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路上我给您看手机,您晕车了啊?”
“我没事……”谢儒星从车里出来,话说到一半,卡在舌间上。
郭濯海惊讶地问:“诶,应老师你不是去出差了吗?”
应知非看着他,认真地回答:“迎新比较重要。”
周围一起出来的人都说:“是啊是啊,怎么样也得比迎接小郭有排面吧!”
郭濯海想起刚来那天在门口摔个四脚朝天,给陈总行大礼的画面,就尴尬得不行:“你们就别取笑我了啊!”
应知非也跟着几人笑,手还没放下,顺手就要去揉谢儒星扎手的头发。谢儒星躲闪了一下,多年后意外重逢,没能摸到他头顶,应知非颇为遗憾。
对应知非出现在这里,其他人却不意外。
郭濯海刚来的时候,应知非也推后了一个案子特地为他举办隆重的迎新趴,但这一回的气氛比往常来得特别。
应知非给人的感觉是热情进取,称得上是八面玲珑,而不是像面对谢儒星时的淡然佛系。
应知非身上的香水味漫过了谢儒星的身体,话音也包裹住了谢儒星的双耳。
“儒星,好久不见,欢迎回来。”应知非笑着,牙齿整齐洁白,脸上露出一个小小的梨涡,从前有很多人被这样的笑容迷住,应知非也从不吝啬对他人报以善意,但他的爱意与欲望却只对谢儒星一人流露。
一样的,谢儒星想,应知非一点也没变,气味,声音,都是一样的。唯一改变的是,应知非好像真的把他放下了。
少年时代的喜爱,大多是种求而不得的偏执,时间会像熨斗一样,抚平每一道千千结。
“陈总看过你的作品,和我们调性相投,我相信你会高兴在这里工作的。”
二人本就是故交,应知非说话时不自觉凑近了谢儒星,惯例要和新人握手,体谅谢儒星一时也有些受困扰的情绪,又放下手,人也退开了,保持礼貌得体的社交距离。
那香水味却蹭上了谢儒星的衣袖,从白皙的手腕一路烧到了头顶。谢儒星耳根由白转粉,又由粉转白,半晌冷笑着蹦出一句回答:“我不高兴。”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