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byLemonm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致郁 – 暗黑 – 校园 – 强制爱
NP

程余的余,是多余的余。

他的灵魂生于红灯区,死于器材室。

注意:

这是一个关于校园暴力的故事——————————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很虐,慎入

第一章

“xx你妈的,还敢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今天非打得你跪地求饶。”在略显空旷的体育器材室里,身形高大的少年一脚接着一脚不停地踹着蜷缩在地上的少年。
程余躺在地上缩成一团,全身都钻心的痛。他死死地咬住牙,不发出一声痛呼。
“妈的,这小婊子还挺能忍。”江庭都快打累了,xx是没听到程余的求饶。
“嗤,江庭你行不行啊?”蹲在一旁抽烟的少年见状发出一声嗤笑。
“xx,沈钰你少说风凉话,等不及了也不见你自己动手啊。”江庭收回脚,活动了一下脚腕,“xx他妈的,这小婊子全身上下骨头xx得很,我脚都踹疼了。”
江庭脚上穿着限量版的运动鞋,质地比较坚xx但是减震耐磨,穿在脚上很舒服。
此时他的脚都踹疼了,可想而知,被踹的人身上是什么滋味。
这时,一旁坐在椅子上,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少年慢悠悠地开口道:“你小心点,把他打死了以后我们玩什么呀?”
他旁边还站着一个面色冷峻的少年,双手抱xx靠在墙边,淡淡的皱眉看着眼前的一切,一脸的索然无味。
程余捂着肚子,痛苦的闭着眼睛咬着牙,他感觉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不疼,心脏更是疼得无以复加。
为什么他要忍受这种痛苦?为什么这群纨绔子弟总是以欺负他为乐?为什么这群人渣还不去死?
沈钰随手把烟按灭后走过来,蹲到程余身边,嘴角尤带着笑说道:“怎么样小婊子?还不服软啊?只要你给我们磕头认个错,我们就放过你了。不然啊,就江庭这暴脾气,你恐怕得竖着进来横着出去了。”
这话听起来是给程余一个台阶下,但是其中的侮辱意味不加掩饰。
程余抬起眼皮看着面前衣着光鲜、容貌昳丽的少年,恨意如滔滔江水般涌了上来。他恨眼前这个虚有其表、笑里藏刀的人。
跟这些人根本多说无益,就算他按照他们说的跟他们磕头认错,他们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一定会找其他的理由继续为难他,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程余没有理会沈钰,继续闭上眼睛用手臂抱着身体,企图缓解疼痛。
沈钰见程余根本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脸色立刻变得阴沉。
他一把抓住程余的头发,迫使他看向自己,嘴里阴森森的吐出几个字:“给脸不要脸。”
说完就一巴掌扇了过去,程余的左半边脸xx眼可见的肿了起来。
程余感觉自己的嗓子眼里立刻涌出一股腥甜,左耳也嗡嗡的,听不清东西了。
“哈哈哈,我以为你有本事让他求饶呢,不还是吃瘪了。”江庭在一边对着沈钰幸灾乐祸。
沈钰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这世上还没有他沈钰办不成的事,他就不信这个小婊子能忍多久。
林深坐在一旁看完全程的好戏,他不xx不慢的摘下眼镜,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灰,漫不经心的说道:“像这种社会底层的人,有时候就是把一文不值的骨气看的比什么都重要。要想毁了他这种没来由的底气,就要把他的自尊和骄傲从底子上全都摧毁了。”说完,他把眼镜又戴上了,遮住了眼里隐隐的期待与兴奋。
沈钰闻言看着面前略显倔强的脸庞心思一动。
程余由于常年营养不良,所以身体格外瘦削,脸庞清瘦,轮廓明显。此时身体因疼痛而缩成一团,眼睛泛红,泪水在眼眶打转,将掉不掉,颇有些楚楚可怜的味道。
沈钰看着程余的脸,勾起一边嘴角,“以前倒没注意过,这小婊子长得还不错。”
江庭皱了皱眉,有些疑惑的问道:“什么?”
他走到程余身边,弯下腰用手指用力捏住程余的脸颊,左右看了看,“还行吧。”
“你对上男人有没有兴趣?”沈钰突然问道。
江庭震惊:“什么?”
沈钰笑着看向他,然后对着程余的方向抬抬下巴,言简意赅道:“上他。”
江庭顿时睁大了眼睛,眼里的惊讶快要xx来,“你有病吧?你自己怎么不上?”
“我是想着让你拿一血呢,还不领情,啧啧。”沈钰一副他不识好人心的表情。
“我信你个鬼,我怎么不知道你对我这么好呢?”江庭有些嫌恶的撒开捏着程余脸颊的手,退后几步,“要上你自己上,我没兴趣。”
“嘁,自己上就自己上。”沈钰作势就要来拉程余的胳膊。
程余在一开始听到沈钰的话时脸上的血色已经褪了个xx净,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想到用这种方法折辱他。
他又恨又怕,一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一下子将沈钰推到了一边,自己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外跑。
沈钰一时大意,竟被这小婊子推了一把,他失了面子,脸上立刻阴云密布,阴狠的说道:“妈的,拦住他。”
肖焓靠在墙边,离门最近,在程余即将夺门而出时,伸出腿狠狠一脚踹在了他xx口处,程余一下子摔出一米多远,他捂着xx口疼得直不起腰来。
肖焓触到程余带着浓浓怨恨的眼神,淡淡的移开了目光,像在看一团不起眼的垃圾。
沈钰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程余身边,抓着他头发把他拖到了器材室里的瑜伽垫上,随后将他脸向下翻了个身。
他一字一句的说道:“臭婊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放开我,你个畜牲。”程余现在虽然浑身都痛,但是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的恐惧已经盖过了一切,他只希望这些畜牲还有一点点人性。
“江庭,把那边的跳绳拿过来。”沈钰对着江庭说道。
江庭见他似乎要来真的,颇不赞同的皱了皱眉,“这小婊子从小跟着妓女长大,恐怕早就被男人xx烂了,说不定有什么脏病呢,你真要碰他啊?”
沈钰冷笑一声,从校服裤口袋里掏出一盒安全xx,“老子有xx呢,怕什么?”
江庭嘴角抽搐,“随身带着xx,你真行,我服了。”
他说完拿过一旁的跳绳,扔了过去。
沈钰接过跳绳,三两下把程余的手绑得结结实实的。期间,程余不停的挣扎,可是于事无补,沈钰把他死死压制在身下。
他单薄的力量在他们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程余已经有些崩溃了,未知的恐惧疯狂袭来,求生的本能使他不得不向恶势力低头,“不要,我求你了不要这样。”他的声音已经染上了哭腔。
“呵,”沈钰冷笑一声,“现在知道求饶了?”
他残忍的下了决断,声音低沉的宛如来自地狱,“晚了。”
与他的声音一同落下的还有程余的校服裤子。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