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痂之癖》by江南哭哭女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这是一个复仇的故事。

背景是架空现代,一个非常腐败的君主立宪制强权系统,民不聊生。——————————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肖遥在少年时代被神秘人强暴后,一直坚持报警维权,却惹上了不得了的强权阶级,一家三口不得不背井离乡,如过街老鼠。
十年后,母亲患癌,肖遥不得不参加大逃杀节目,为了高额的医药费赌上性命。她和各种反社会杀人狂斗智斗勇,命悬一线,却在节目里遇到了强暴自己的凶手?
她终于获得了节目的胜利,拯救了母亲,然而谜底却刚刚露出冰山一角,等待她的,是更扑朔迷离的现实。
她所认为的真相是真相吗?
她所认为的结局是结局吗?
那个她又爱又恨的人,是一切的关键吗?

大逃杀,残酷血腥,浴血的爱情,惊险刺激抽丝剥茧的探案……

1v1,女强男强,浴火重生,杀出重围

女主:肖遥 男主:霍云

男二:程歌 男三:霍城

女主和男主是误会—相杀—解除误会—相爱的感情线,全程1v1

1V1xxG現代強強暗黑

0001 1. 生死有命
警铃大作,是收尸车开过来了。

肖遥朝路边闪了闪,让车从身侧开过去。黑底红字的车身,四四方方的后车厢,看着就像一具奏乐的棺材。

车子在不远处停下,肖遥想努力不看,可是眼光克制不住地飘过去,一具肿胀紫黑的尸体被两个周身防护服的收尸员抬了起来,一瞬间肚皮破裂开来,肖遥赶xx看向地面。

空气中特有的臭味,是那种“人”的臭味,和垃圾,秽物,都不一样。

收尸车呼啸着开走了。快速,有序,高效,体面。十年前收尸队这个体制内工作岗位被建立,警务系统不再参与这种事,总之,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欢呼雀跃,有编制的工作又多了一种。

没有人意识到有预算给这个工种发工资,却没预算救这些街上活活饿死的人。

大家都觉得:饿死活该,不该浪费税款。

满大街高楼林立,街道上,建筑上到处是征兵标语,保家卫国,数代光荣,海报上有一张张年轻的脸,裹在笔挺的军装里。男的帅女的靓,最俊美的都在海报上,仿佛娱乐选秀。

高楼一楼的店铺,却纷纷大门xx闭,贴着封条,肖遥从橱窗里看去,有些店还没有清空垃圾,里面是七歪八倒的裸体模特,积了一层灰,可能是好几年的灰了。地上是密密麻麻的蟑螂屎。

明明没有一家店铺幸存,可是整条街的灯光却无比辉煌,仿佛这依然是全国最繁华的商业街。

肖遥匆匆走着,宽松的连帽卫衣罩住她的头脸。这就是首都,她心道,总算来了一次。

街上没有什么人,虽然这曾经是全国最有名的商业街,但讽刺的是,如今有东西交易,有活儿可以xx的地方却绝不在在这里。靠近大楼屋檐的地方偶尔能见到或坐或躺的流浪汉,衣衫褴褛,一动不动,不知死活。肖遥走近了,望向他们,才能收到若xx个麻木混沌的眼神。

巨大的LED屏幕上忽然闪现激动人心的画面,充满激情的广告声也响彻整条大街,肖遥终于被吸引了注意力,她仰头望向大屏幕,变幻的灯光照在她脸上,让她看起来有些迷茫。

“ ?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们的命运,就在您的眼前!” ? 主持人的声音无比煽动。

大屏幕上滚动播出《生死有命》这档全国最红真人秀的精彩剪辑,有参赛者们相互厮杀的血腥场面,有倒霉鬼被流沙吞没的瞬间,有人蛇毒不治眼睛和舌头都快要掉出来的可怕特写,更有参赛者们原始兽欲被唤醒,绝望之下搞群交的劲爆画面。。。。。。

“ ? 我们已经攻克了西部最蛮荒的沙漠!”

“ ? 我们已经翻越了神圣不可侵犯的雪山!”

“ ? 就连核试验废岛也成了我们的战场!”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还有什么我们能为您奉献的???”

“ ? 就在今年,我们将带您一起探索本国最神秘的无人区——灌湘山死亡谷!!!”

不得不说,《生死有命》的宣传片拍得确实激动人心,肖遥仿佛挪不动步,脸色呆滞地看了好几遍。

这个大屏幕的xx,是一个广场,上面有一队人,正在缓慢地,沉默地排队。

肖遥终于把思绪拉了回来。

屏幕下方是一行古早的题字:“ ? 首都电视台”。开国伟人的字体苍劲古朴,充满了上个时代的味道。

肖遥知道,目的地到了。

她低下头,拉低帽檐,打开包又快速检查了一下带来的文件,便快步走向队伍末尾。

队伍里有三五人回头看了她一眼,很快又转过头去,没有人互相说话。

肖遥跟着队伍缓缓前进,很快,她也要成为这些搏命的参赛者之一,为全国观众们奉献一场诚意十足的献祭了。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

队伍缓缓挪动,一点点,挤牙膏一样。

终于,肖遥踏进了首都电视台的大门。

电视台大厅充满了70年前的风格,一瞬间仿佛穿越回了那些建国题材的电影,那种热血昂扬,又勤俭为荣,浪费为耻的设计风格,在肖遥这个现代人的眼里,竟然有种古早科幻的味道。只不过前厅正中的伟人题字“以人民为先”,明晃晃,红艳艳,分外讽刺。

他们竟然保留着这个装潢,不可思议。每天那么多政要进出电视台,看到这个装潢,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肖遥微微摇头,嘴角扬起不易察觉的笑。

据说这个前厅如今是“历史文物保护建筑”,不得改动,有些时代电影甚至在这里取景。

“ ? 我现在也算是身在电影布景里了。” ? 肖遥想着,不知为何已经有种人生如戏的感觉。

到了大厅,发现人流分散成了三四股,尽头是工作台,有好几个工作人员在登记。

肖遥朝左右两侧的队伍看了看,这一看不得了,她和一个人对上了视线。

她只觉得晴天霹雳,一瞬间很多早已遗忘的痛苦画面又在眼前一一闪过,她觉得坐骨神经开始剧痛,半面身子麻痹不堪,她险些站不稳。

那人看到肖遥,面色也是难掩震惊,一双眼睛顿时溢满了复杂的情绪,可他机警异常,不出一秒就已神色如常,将姿态也调整得毫不引人注意。

肖遥眼冒金星,堪堪站稳,她重新看向那人,那人却非常隐蔽巧妙地递给她一个眼神:稳住,假装不认识。

肖遥也火速反应过来,她故意转了转脚腕,仿佛活动一下麻痹的双腿,将刚才的失常掩饰过去。前面的人只回头看了她一眼,便复又转过头去。她用余光瞥向四周,没有人注意她,还好。

肖遥表面平静,实则心跳如擂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节目?

时间过得如凝固了一样慢,好不容易登记完毕,肖遥心急如焚,大步流星地走出了电视台外,长长出了一口气,左右望望,不见人,再仔细一看,那人竟然站在十几米开外的花坛处,朝她隐蔽地摆了摆手,便慢悠悠往广场外走。

肖遥意会,保持距离,不xx不慢地跟着。一直走到了完全没人的街巷里。

那人正站在尽头等她,两人隔街相望,仿佛隔着银河,隔着千山万水,隔着前世今生,隔着肖遥早就不想再记起的过去。

“ ? 程,程歌!” ? 她终于说了出口,出口只能是气声。

“ ? 好久不见,小姑娘。” ? 那人摘下帽子,露出一张疲惫却坚毅的脸,也不知道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但他憔悴的皮囊下,还有当初那个青年闪光的样子。

肖遥脚步有点踉跄,但还是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她在他对面站定,终于伸出双臂拥抱了眼前的人,一个大大的,老朋友的拥抱。

那人也轻轻在她背上拍了数下,二人相视一笑,眼里已有泪意,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再见已经到了生死有命的地步。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