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明天》by轻语者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备注:
只有渣攻一枚。小受两次被掰弯的故事。本文琐碎慢热,有温情可化水,有暗黑可为夜。敬请慎入。不会V不会坑不会再误删的文,作者需评论和收藏渡过漫漫寒冬。完结,谢谢大家鼓励和陪伴。下个文再见。
☆、第1章

“张明水”
“叫老大”
“张明明”——————————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资源—​​​​————————​​​​
“叫老大”
“张果老”
张明水泄气地伸起手投降,“好吧,好吧,你想怎么叫都行,可是月饼只许吃半个,多一点都不行,那个太油腻,不好消化,医生不许多吃。”
说不出理由,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别嗜好的口味。想想云腿月饼咸中带鲜的滋味,唾沫都已经溢满了口腔。
我眨巴眨巴眼睛无辜地看着他,努力想挤出几滴泪水来,心里在倒数计时: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可是这次失了算,平时对我简直可以说包容得过份的张明水,完全不肯让步分毫。
张明水自称是我的同学,我完全没有印象。连自己的名字还是他告诉我的。
生活中非常难得,电视中常可以看到的失忆情节居然可以出现在我的身上。这样的概率,我完全可以去买彩票了。
失忆的原因,因为车祸,造成了颅骨折及颅内淤血。幸好,撞我的车子没有逃逸,不然,记不得名字的车祸伤员,很有成为街头流浪汉潜质。
我完全记不得名字、朋友、家人、同学,刚醒过来的时候,象个格式化了的xx盘,崭新的、全空白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医院,睁开双眼,迷糊地问了句经典的问题“我在哪里?”明水说,四个字,我停顿了四次才说出来。
那时看着床头贴着的床号都可以愣半天,我知道那是个数字,好象那个字就在我嘴边,可是我就是不知道读音,也念不出来。越看越急,我拉住钟瑶的手,又比又画,我忽然意识到,恢复期很长,自己还不是个普通人。
今天能从十倒数到一,亏了张明水买了小学课本,从汉语拼音和个位数的数学开始教,整整半年才有今天的成就,成功让我脱盲,有了小学生的文化程度。后来半年,才能语速极慢地和交谈。张明水对我太好,我不止一次问他,是不是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心里面特内疚,现在才会这样对我好。听了我的高论,张明水露出要暴走的模样,想敲我个爆栗,抬手却又舍不得,你看,我变成这么无赖的样子,都是他纵容的结果。
张明水是学钢琴的,他的手指修长柔韧,我看看自己的手也差不多,那么我也应该是学音乐的啦。不过,他难过地摸着我的右手掌上很明显的那道贯穿伤痕,说我已经不能再做专业的钢琴家。我想,我一定是得罪过上帝,才会伤了弹琴吃饭的家伙,又伤了高贵的头颅。忘了,左手腕上也还有道丑陋的割伤。最高水准的音乐学院,没有十年寒窗,是谁都能考进去的么?我以前是个很聪明的学生吧。就是运气差了点,意志薄弱了点。腕上的伤痕,不是割腕自杀未遂后的明证吗?
不过,张明水跟我说我的名字,医院抢救我时的惨状,学校舞会上的丑事,我的姐姐,我的单薄身世,就单单不提那处伤怎么来的,我很郁闷,躲在后面的不知是什么样的心灰意冷,黯淡凄凉。看看手腕上的红得象只蚯蚓的伤疤,我又有些畏惧,我觉得自己很有点驼鸟的潜质,遇到麻烦,用沙子把头埋起来就好了。但是心里面痒痒的,养成了摩挲那道伤痕的习惯。张明水看到眼里,终于有一天阴阴开了口“我说,秦西树,你想问什么就问吧,天天做出欲言又止的小样,我有不准你问了吗?”
我惴惴一笑“我不是怕自己做了没出息的事,怕知道了没脸么?”
“除了好吃、不好学以外,你秦西树从没做过什么低下没品的事,那伤口就是一时脆弱,你签约的单位忽然被别人抢了,自己喝醉了酒来了这么一下子。”
“唔,就这样?” 我仔细盯着老大的脸不甘心地问。没有三角秘闻,没有抵死缠绵。我对自己隐隐有点失望,动不动就这么给自己一下,还真能下得去手。怎么不是给抢我工作的人那么一下子
“我说错了,是你爱人人不爱你,不爱的人又爱你,你爱的人xx你的人。”张明水正脸道。
什么乱七八糟,我不受xx扰“抢我工作的坏胚呢?”
“好好地养着,怎么,你这小身板还想去打击报复么?”张明水露出满脸不耐烦的样子。
我有些沮丧。
长的记忆,我是完全没有。清醒后的记性,也不算好。医生说对于失忆的病人,还可通过重新识字、重新学习等强化记忆的办法,帮助恢复记忆。
每天背诵默写一首古诗,张明水的女朋友是学中文的,遇到我这么大张白纸,喜不自禁,要亲自给我量身制作一身好文采,打造一个亦古亦今的白面书生。
古诗,加上张明水布置的三篇两位数的计算题,对一个整天在医院无所事事混吃等出院的人来说,也真的不算多。
撞伤我的人不仅道德高尚,并且还很有钱。这间医院单间病房一年下来数目应该是,等等,我扳着指头挨个数了三遍,是四万。我现在知道这是个很大的数目了,我有些担心,会不会把肇事车主陪我的医药费、伤残费、精神损失费什么的都花光了,我现在没有一技之才,不精打细算一下,以后下场不过是饿死街头与饿死荒野的区别而已。
我闹了几次要出院,被老大坚决制止了。最后只得期期艾艾把我的想法说给张明水和钟瑶听。他们两个放声大笑,末了张明水恶狠狠地说“花点医药费,那是便宜那个杂种,没钱了我养着你。”钟瑶则理智得多,她问了我一个问题后,就让我明白了自己错在哪里。
“你想得起自己是谁了吗?”我摇摇头,所有对自己的了解都来自于周围的人,一点也记不起过去的人和事。车祸后遗症让我常常觉得头昏,全身的零件好象都被撞松了,今天这里有问题,明天那里故障,整个变一朵温室里的花了。钟瑶精明地摇头叹气“前天还差点昏倒,上上前天胃还疼,那还闹什么出院?养成钢铁战士才能出去。”
张明水嘴里那个“杂种”我见过,叫卢卫红,和我相仿的身高,满脸精光,说话严谨,但也不咄咄xx人,举手投足,规范有度,象是个军人出身。我觉得卢卫红看起来就是不苟言笑,脸上线条xx了点而已,也没那么坏,坐在我的床前也没多话,都是张明水在和他打交道。
我举了香蕉边剥边吃,看张明水拿了张银行卡冲我摇晃“猜猜,这里有多少钱?”
“六万”想想这间病房的价格,我狠了狠心报了个数字。
“再猜”
“六万零一百”
张明水怒目“再猜”
“六万零一百一”我也给他瞪回去。
没想到张明水反倒乐了“呵呵,行,能数到万位数还不带错的。孺子可教也,让张老师很有成就感啊。”
张明水冲我伸出十个指头摇晃。真的?我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真的,他严肃地点头回应我,又比出个八字。
整整十八万元钱,我觉得自己成了有钱人。虽然记不得以前的财务状况,不过再喜欢的东西我也是先看价格的习惯来看,肯定不是富人一族。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