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碎因宵》by米滋哈西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掩藏在继子、兄妹表象下不敢宣之于口的蠢蠢欲动,在黎公馆的昼与夜悄然上演。
有人扭动着xx薄的欲望想要接近。
有人在暗夜里偷偷交付真心。
泡得发胀的感情在温床里滋长蔓延。——————————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当十里洋场变成鹤唳孤岛,晦暗不明的身份立场,让他们被时代洪流裹挟着重新卷入爱欲纠缠的漩涡。

曜因、穗之、芝仪、正诚、湘晚、乔梦……
棋盘黑白交纵,该是时候一一落子。

黎穗之 x 黎曜因 x 长野健次(女主1V2,男女主双c)

公告:本文设定背景为民国,涉及小妈文学、伪骨科、谍战、强取。剧情为主,xx为辅,随着剧情推动逐步深入。

xxNPxxGxx文女性向

0001 第一章 进门
“小姐几时回来?”

桃杏回身望了望墙上的西洋钟,有些为难,躬身回道:“小姐今xx出门时未曾说。”

暮色正渐序合拢,客厅上了灯,影影绰绰的,黎宗栎放下手头的报纸,面色有些不悦。

桃杏依着顶灯的光柱去看稳坐在太师椅上的黎宗栎,仔细去分辨他脸上的神色。

随着他眉间褶皱的加深,桃杏握在一起的双手xx了xx,低声细语:“刚刚给小姐的学校去过电话,跟小姐要好的同学说,她下午说不舒服告了假,没去上课。”

“罢了,随她去。”黎宗栎吩咐下去,“桃杏,你去告诉厨房,曜因接人回来就可以开饭。”

“那小姐……”桃杏拿不准,再度开口。

“由着她。”黎宗栎揉揉眉心,“没个分寸。”

“好的,先生。”

桃杏领了命,消失在了灯火的虚影儿里,下了楼。

黎曜因领着顾芝仪一前一后踏进黎公馆的时候,彼时墙上的西洋钟不xx不慢的走到了六点钟。

天色昏暗。

顾芝仪一只脚刚刚跨进了黎家的大门,心神忽地被晃了一晃。

她听见与自己的小心翼翼截然不同的肆意张扬的女声。

黎穗之一个箭步,从刚刚熄灭的汽车尾灯后面窜出来,一只手臂搂住了黎曜因的脖子,把他向后带去。

黎曜因随着惯性向后倒,快步倒退了几下,终于稳了下来。

他回头,正对上黎穗之一脸作怪的表情,她笑着,眼睛都弯了起来,全然不顾学校里整天教习的那些该如何做一名淑女之气的大家小姐。

黎曜因无奈的去拉她的手,借着客厅传来的些许光亮,替她别了别耳后的碎发:“你呀,一会儿又要挨爸的骂。”

黎穗之缠上他的胳膊,整个人腻在他怀里:“你替我挡。”

黎曜因拿她没办法,另一只手捏了捏她皱起来的鼻子:“下次我可不管了。”

黎穗之有恃无恐:“你每次都这样讲,可见不是真心实意。”

顾芝仪见身后二人你来我往,心下犯了难,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只脚迈进去,另一只脚踟蹰着,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跟着迈了进去。

她的心空荡荡的,方才在车上是,这会子进了这高门大宅,亦是。

胡闹了片刻,黎穗之终于注意到了立在门口的顾芝仪,她心下明了,嘴上却故意问道:“这位姐姐先前未曾见过,是哥哥你的朋友?”

黎曜因为她们介绍:“这位是顾芝仪小姐,是爸爸的……”

他迟了一会儿,似是在措着词,黎穗之见状,已然明白了七八分,看顾芝仪有些局促,她玩性大发,出口便道:“哦,是小姨娘啊。”

半点脸面不留,黎穗之是成心要她难堪。

顾芝仪的脸色在顷刻间变幻着,终究是尴尬占了上风,她不自在地微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儿看,看的时间久了,眼睛都开始发酸。

“穗之,不许放肆!”

黎宗栎穿过前厅,径直走到三人面前,他虚扶了一把顾芝仪的腰,十分自然地将她揽在了自己身边。

黎穗之收了轻蔑的笑,可眼神里的敌视却没有半分收敛,顾芝仪撇开目光,转而望向了黎曜因。

黎宗栎轻咳一声:“曜因,穗之,这是芝仪,我新娶的妻子。”

“妻子”二字自黎宗栎的嘴里轻轻吐出,听得顾芝仪心尖儿一颤,她无声提起一口气,目光不受控制地再度朝黎曜因的脸上看过去。

这一次,他们平静而短暂地交换了一个眼神。

顾芝仪的视线粘住了,粘了胶一般黏密。

桃杏在这会儿走上前来,低声在黎宗栎跟前儿回禀:“先生,晚饭已经准备妥当,可以入席。”

黎宗栎点点头,顺着顾芝仪的手将她牵过去,顾芝仪跟在他身旁,走路都是十足十的小心,留着神,恨不得发不出一点声响。

黎穗之和黎曜因走在后头,黎穗之打后面观察着顾芝仪的一举一动,她在心底轻笑出来。

小家子气,一点儿没说错。

席间,黎宗栎对顾芝仪嘘寒问暖,不是问晚餐吃得是否习惯,就是问今xx一番折腾是否累着了,事无巨细,听得黎穗之频频想要作呕。

顾芝仪声色婉转柔和,江南女子的柔弱温和在她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她稍稍抿唇,微笑答道:“都好,就是劳烦曜因,还亲自跑一趟。”

黎曜因未抬眸,礼貌回道:“顾小姐客气了,分内的事。”

“怎么还叫顾小姐呢?”黎宗栎顿了顿,“该叫母亲才是。”

母亲?顶好的母亲,不过二十六岁,便可以做他们的母亲了。

黎穗之反唇相讥:“我们有母亲。”

“穗之。”黎宗栎面露愠色,低斥道,“你是太没规矩!”

黎曜因见二人龃龉,又是在头一次见面的顾芝仪面前,难免失了身份,于是出言劝道:“爸爸,穗之还小,不懂这些。”

“曜因。”黎宗栎握着牛排刀柄的手一颤,他叹口气,“你是太纵着她。”

“顾小姐。”黎穗之迎风而上,对于黎宗栎的训斥,她挨得不少,此刻更是不愿偃旗息鼓,“不知你如缎年华,却要给人家做三婚的续弦太太,你的母亲作何感想?”

此言一出,黎宗栎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额角青筋凸起,猛地拍在了桌子上。

这一掌用了不小的力气,敲山震虎,惊得顾芝仪也跟着不安起来,她连忙放下刀叉,去看黎宗栎。

黎曜因见此情景,顾着黎家的脸面,不得不作势训斥起黎穗之来:“还不快给爸爸和顾小姐道歉。”

话里是严厉的斥责,可说这话的人脸上却是半分不悦的神色也没有,顾芝仪瞧过来,眼神里流露出淡淡的落寞。

黎曜因这一声“顾小姐”,黎宗栎听得清清楚楚。

他深知黎曜因的脾气秉性,二十年里在他xx复一xx的口耳相传中,黎曜因的心思也愈加深邃起来,喜怒从不形于色,即使不甚满意不愿接受,也从不会当面顶撞。

可这一声“顾小姐”,是明明白白地驳斥他,黎宗栎略略意外。

倒是顾芝仪,定了定神,露出一个得体而大方的微笑,开口道:“宗栎,别太为难孩子们,头一回见,生分些是有的,xx子长了就好了。”

黎穗之自顾自切着盘中的牛排,对于顾芝仪的惺惺作态充耳不闻,弄堂里走出来的小女人,xx要充大家门户的温婉太太,实在是出尽洋相。

黎穗之懒得再理,偏头朝黎曜因悄悄做了个鬼脸,黎曜因无奈地笑了笑。

“别不开心了。”

黎曜因手里拿着一盒点心,一杯温了的牛xx,搁到黎穗之跟前儿,在她身侧坐下来。

窗外蝉鸣声声,聒噪得人心烦,黎穗之起身合上了窗子。

她坐到桌前,单手撑着头,定定看着黎曜因:“哥哥,你们男人是不是大多如此?”

“如此什么?”

“如此……薄情寡性?”

黎曜因被她逗笑了,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何以见得?”

黎穗之认真的分析道:“娶回家来的女人是因为深爱,后来不在一处,也是因为真的不爱,爱与不爱,原是在一念之间。”

她嘲弄地笑笑:“如此儿戏。”

“别人我不甚清楚,但是穗穗。”黎曜因覆手在她手上,慢慢收拢,xxxx握在手心里,“你还有我,我不会如此。”

黎穗之神情落寞,缓缓道:“你也会成家,会娶太太,到时候,还不是留我一人。”

黎曜因不知为何,现下竟有些动容,相伴十数年,一朝要分离,该是何种滋味。

他不晓得。

犹记得二十年前,他也是同顾芝仪那般,怯生生地走进了黎家的大门,对于未来的一切尚不可知。

那时,黎宗栎的结发妻子,黎穗之的生身母亲江从薇的病情每况愈下,除了打理商行事务,黎宗栎总要分很多心思去照顾缠绵病榻的妻子。

偌大的公馆里,只有他和黎穗之相依相伴。

那个时候,黎穗之的怀里总是抱着一只玩偶熊,她小小的一个人,站在黎曜因房间门口,缩成小小一团:“是新来的哥哥吗?”

她的声音很小,却无比清晰地传入了黎曜因的耳中,他走过去,拉着黎穗之的手,把她带进了房间。

“你会和小熊一样陪我吗?妈妈说过要陪着我,可她生病了不能见我,爸爸说陪着我,可是他太忙了我也见不到他。你会吗?哥哥。”

黎曜因看着她,她那张小小的圆圆的脸,那双望着他的真诚恳切的眼眸,至今还刻在他的脑海里。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黎曜因有种冲动,在心口剧烈挣扎了良久,终是按耐住了。

“一直陪着你,我会说到做到。”

他定她的心。

黎穗之有些微微愣神,旋即,她弯起眼睛,胳膊绕进黎曜因的臂弯里,靠在他肩头:“我们说好了的,不许反悔。”

“嗯。”黎曜因搂一搂她,柔声道:“说好了。”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