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惩罚的Alpha》byPluiee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一觉醒来,自诩地位显赫身份尊贵的Alpha沦为任人宰割的阶下囚。
被投放进养殖场,与不同的野兽交配,获取它们的体液——荒诞的人兽交媾似乎变成了这位Alpha唯一能做的事情。
可他始终不明白,自己究竟犯下什么罪过,值得被如此惩罚。
纪清:“如果我真的犯了天大的过错,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对方温和一笑:“您罪该当诛,更该当折辱。”

委屈巴巴犬系攻——————————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斯文腹黑禽兽攻
表里不一金主攻
冰山高冷美人攻
温柔阴狠残疾攻
……
X
一无所知懵圈受

————

?在废文也有更新啦?
?特别卡的小朋友可以去废文观看?
?废文:《罪该当诛》(Pluiee)?

1、人攻有,兽攻有,触手有,np有……blabla
2、第一次写AxxO应该有很多私设?(沉思)
3、有可能(划重点)、有可能在后期会有neinei(因为没尝试过所以不确定XD)

 

 

 

 

 

1、沦为饲料的Alpha

黑暗,冰冷,奇怪的香味。

 

这是纪清醒过来的第一感觉。

 

没办法动弹,没办法看见,像处在一个人的深渊。

 

可他明明又能清晰地感受到另一个人的视线。

 

戏谑,火热,肆无忌惮。

 

“放开我!”纪清遵循本能地怒吼道,“放开我!这是命令!”

 

声音传播出去撞击到墙壁,又波纹一样回环往复,最终平息的了无痕迹,像是他从来没吼出过这几句一样。

 

轻笑声最先从身前不远处传来,方位是居高临下。

 

“您损失了这么多记忆,竟然还记得以Alpha的尊贵身份自居吗?”

 

“我说,放开我!”纪清接着朝那声音怒吼,“你敢绑我,你不怕我杀了你!”

 

照样是一片寂静吞噬掉他的吼声以后,那笑声才接着续上前面的话:“可是您没法再证明自己是一个血统尊贵的Alpha了,您自己也感觉的到,不是吗?”

 

黑暗的深渊里,纪清努力维持尊严的薄薄屏障突然不堪一击,碎成了满地脆弱。

 

是啊,他怎么感觉不到?

 

从刚才醒来他就感觉到了,自己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Alpha气息,不仅如此,他身上根本没有气息——他像是被AxxO这个世界抛弃了一样。

 

所剩无多的记忆告诉他,他明明是个身份地位显赫的顶尖Alpha,怎么会突然沦落至此,还被强行剥夺了继续以Alpha身份活下去的资格。

 

或者说,现在的他,根本不配被称之为人——AxxO世界里的人。

 

“您露出了很适合您处境的表情,茫然而无助。”那个讨厌的笑声说着,“而我,不仅会帮您解答疑问,还会让您的表情更加丰富。我尊贵的Alpha。”

 

充满讽刺。

 

“您确实不能再被称之为一个完整的Alpha了,您犯下罪无可赦的过错,被剥夺了成为Alpha的权利,变成了一个实验品。”那声音彬彬有礼,“准确来说,您现在的身份,是我们研究所研究对象的饲料。”

 

“饲料……”纪清艰难地咀嚼着这两个字。

 

“没错,饲料。”对方好心重复了一遍,“为了使实验数据更全面,我们为您植入了两性内外生殖器官。虽然可惜的是您暂时无法受孕,xx房也并没有发育迹象……不过我们会努力完成这一切的,希望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混蛋!放你的狗屁!”纪清疯狂挣扎着,“我是Alpha!我明明是Alpha!我不是怪物!”

 

吼声湮灭,那人置若罔闻,仍旧礼貌地进行着下一步的说明:“接下来,我们会将您放置在养殖场内,您曾经身为Alpha的身体极为强大,但也要注意不要频繁与养殖场内的生物进行交配。每隔一定时间我们会将您吊上来提取其他生物的体液,希望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黑暗,冰冷,冻涸的血液。

 

纪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让我xx什么?”

 

“您的身体已经完全不能产生信息素了,因此接下来,我会在您体内放置可代替信息素吸引其他生物的香薰,同样,每隔几天我会为您补放香薰,以保证生物体液的多样性——”

 

“你到底想让我xx什么?”巨大的恐惧让纪清几乎尖叫着打断他,“你让我跟连人都算不上的生物交配?你让我xx这个?你凭什么!快放开我!”

 

被打断后的那人也并未恼怒,而是任凭纪清将情绪发泄完毕,这才公事公办地笑道:“是啊,尊贵的Alpha大人,我刚才说了,您现在是我们研究所的饲料——”

 

笑声突然凑近,近到止在耳畔:“而当初那些知情您被带来这里的人,都已经化成xx土了,大人。”

 

声音又突然远离,刚刚好回到方才那居高临下的位置:“那么现在,我尊贵的Alpha,我要往您体内植入第一次香薰了。”

 

短暂的怔愣并没有让纪清想起什么,反而给他不多的记忆徒增混乱,他像一个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小丑,只知道跳脚暴吼:“你不能这么对我!那些下等生物不配跟Alpha交配!放开!我说放开我!”

 

可是那声音不再出现,只有纪清被绑在机器上的双腿被迫分开,他慌得拼命挣扎,却换来对方的轻笑。

 

“您看,曾经尊贵的Alpha不也像野兽一样挣扎,又怎么谈得上别的生物配不配得上您呢?”

 

纪清被他狠狠一噎,却根本也说不出反驳的话,他只知道梗着脖子,暴出满颈青筋,做最后徒劳的反抗:“你要这样对我,就做好我永远不见天xx的准备,否则我迟早杀了你!”

 

“如您所愿,Alpha大人。”

 

锋利的剪刀划开纪清腿间的布料,接触到冰凉空气的不止他习以为常的男xx官,还有一副深埋腿间的女xx官,纪清暴跳如雷却又无济于事,他绞尽脑汁想着如何才能呈口舌之利,却绝望地发现自己连脏话都说不出来。

 

“您腿间是很漂亮的景象,大人。”那人的声音已经飘在了纪清面前,或者说,纪清的腿间,“我要提醒您,这款香薰不会让您觉得不适,反而会慢慢融化在您体内,我们后面要植入的香薰都会作为这款基础香的补偿。所以,请您务必不要擅自取出,也请注意不要在与其他生物交配的过程中掉落,如不慎掉落,请立即用随身消毒液进行消毒,而后自行植入。”

 

“否则,如果不按香型依次有序吸引生物的话,可能会造成整个养殖场的生物围堵您请求交配的壮观场景。”说到最后,这声音已然带上了恶劣而戏谑的语气,“这可不是我们想看到的场景,您也并不想如此吧。”

 

有那么一会儿,纪清都说不出话来,他把脸憋得通红,最终却只是被吓得xxxx收缩起腿间的女xx官,看上去柔弱而可怜。

 

“大人,您别那么xx张。”

 

冰凉的橡胶手xx的触感轻轻按在女性生殖器边缘,纪清忍不住抽搐着又收缩起来,那人叹气,重复着:“大人,请您别那么xx张,否则,我连香薰都放不进去。”

 

“你、你……”纪清的xx膛剧烈起伏着,“你要把那东西放进哪里去?你……”

 

他气得说不出什么话。

 

“当然是您的生殖器里。”对方十分礼貌地有问必答,“男性生殖器,女性生殖器,还有您的肛门里,因为我们不能保证那些生物喜欢您的哪里。”

 

“!!”纪清猛地抽了口气,他几乎觉得自己要昏过去,“你放开我!我再说一遍,你放开我!我不要去跟那些低级生物交配!”

 

说到最后,纪清的声音里都隐隐带上哭腔。

 

“大人,您不要任性。”对方轻轻叹气,“我们研究所会安排人员不分昼夜地监视您的一举一动,您不会有危险——”

 

“你说什么!”纪清在黑暗中睁大双眼,他的气愤令生殖器官更加剧烈地收缩起来,“你们不仅让我跟野兽交配,还要监视我跟它们交配?疯子!你们都是疯子!”

 

吼声再次淹没在黑暗中,那人静静停了片刻,才轻轻笑起来:“大人,疯子也是人,而您已经不配为人了。”

 

语气温柔,语言恶毒。

 

纪清像是要透支体力一样用力喘息着,他被狠狠气到,也被狠狠吓到,以至于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来反驳。

 

又是片刻,那冰凉的橡胶手xx开始慢慢移动,从于纪清十分陌生的女性生殖器官缓缓挪到男性生殖器旁边,而后整个握住他软乎乎的东西:“大人,植入要开始了。如果这一过程中我弄疼您了,麻烦告诉我,我会轻一点。”

 

话音刚落,那只戴着手xx的手便灵活地抓握撸动起纪清的生殖器,身处陌生的黑暗,被莫名的威胁裹挟,令纪清根本没办法顺利勃起,强行刺激给他带来的只有想要翻身扭曲的不耐和痛苦。

 

“别弄了……我说,别再弄了……”

 

喑哑的呻吟声中,对方慢慢停下了这看起来略显徒劳的动作。

 

“大概因为您刚苏醒,身体各项感知还未熟悉。”那声音沉吟着,手指重新滑到女性生殖器旁边,用指尖轻触缩成一点的女xx入口,“这里也无法产生快感?”

 

陌生的器官,陌生的触感,完全的恐惧取代了可以忽略的快感,只有被陌生人的手指触碰私密处带来的无尽羞耻。

 

“别再碰我了!”纪清猛地嘶吼起来,“放开我!放开我!”

 

“您又开始不理智了。”对方微微叹息,一阵窸窣后,他重新握住了纪清垂软的xx,一道尖锐的刺痛直直深入他的双睾,“为了研究顺利进行,我不得不给您打一针以保证香薰的植入,希望您理解。”

 

“你给我打了什么?”纪清疯了一样挣腾,却恐惧地察觉到自己的xx在那人手心慢慢膨胀xx大,甚至连完全陌生的女xx官那里也逐渐胀大,开始分泌令他感觉黏腻的体液。

 

“这药虽然能帮我们快速在您体内植入香薰,但是却不会令您产生快感,而且药效很短,不必担心,于您无害。”说话间,对方已经握住他xx到极致的xx,将一根细长的凉物塞进马眼里。

 

“你、你……”

 

炙热的xx里骤然含住冰凉的细物,纪清条件反xx地收缩肌xx,却xx生生憋出一股xx意。

 

“提醒您,这里面的东西融化以后您才会重新软下去,时间不长,半小时足够。”

 

“半小时?”纪清愤怒地重复着他的话,“你让我半小时都要用这里含着……唔……”

 

另一截手指xx细的凉物顶开女xx的软口,在过量黏液的分泌下顺利地被推进纪清体内,纪清头皮发麻地感受着那凉物越进越深,最终在小腹深处散着冰凉的温度。

 

“你到底——”

 

他的话再次被打断,只不过这次打断他的是女xx里骤然膨胀开的凉物。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纪清恐惧的连表情都扭曲了,“它在变大!”

 

“不要惊慌。”手指携着润滑液涂抹纪清的后xx,那声音稳稳地解释,“只有植入女性生殖器和肛门里的香薰会膨胀,因此会融化的慢一些,大概需要……三小时左右。”

 

“三小时?三小时?!”纪清吼破了音,“你不如直接杀了我!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对方并没有直接回答纪清的问题,而是继续提醒着注意事项:“随着您身体各项机能与感知的恢复,您的身体可能会越来越敏感,与香薰的融合度也会越来越高……我的意思是,您在养殖场的初期,那些生物极有可能会从您体内将香薰抢出,您需要时刻注意香薰的植入情况,只有在香薰第一次与您的身体完成融合后,那些生物才会心甘情愿与您交配,而不是,破坏您。”

 

“你是说,在香薰第一次完全融化以前,我需要时刻注意把被低等生物抢走的香薰重新塞回来?”纪清终于被气得冷笑,“如果我真的犯了天大的过错,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为什么?”

 

对方温和一笑:“您罪该当诛,更该当折辱。”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