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瑟公主》by天天加班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內容簡介
莱瑟萝妮尔公主是光明神殿的圣女,她以信仰圣光为荣,她坚信自己会成为一名合格的牧师。
直到,她养了一条鱼。
直到,她引诱了教导她的圣骑士长。
……
一切都开始混乱起来了。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
1.NP文,不是纯xx,喜欢走剧情,没有三观,只图个自己的乐趣。
2.xxE,有大纲,不虐心,最多虐身,有强迫情节。
3.女主是人类(非女强),所有男主人外。
4.有些背景种族要素借鉴了魔兽,其它都是作者胡编乱造。

簡體版NPxxNP奇幻

0001 1.
弗尔格罗王族,是被光明神眷顾的人类,他们被赋予沐浴圣光的权利,弗尔格罗王都的光明神殿是最接近神祗的地方,是所有光明神信徒的归属朝圣之地,所有人都深信不疑。

莱瑟萝妮尔公主是神谕的传话人,这是在她出生时就被决定的事情,由光明神殿的守护巨龙契沙图亲自传达了光明神的旨意,她一生到死都会是神殿的圣女。

幼小的莱瑟萝妮尔公主不会理解圣光是什么意思,但她必须信仰圣光。

她的眼睛被献祭给了光明神,以示她自愿的“忠诚”,这并不是历来的圣女应该做的事情。

其实圣光的力量会给她远超于普通人类的视力,只不过这仅限于蕴含无限圣光之力的神殿里,一旦离开了光明神赐福的地方,她和盲人无异。

好在那个时候她刚出生不久,疼痛之类的事情很快就会忘掉,并且会习惯不在神殿时周身的黑暗。

弗尔格罗王族的公主被光明神钦定为圣女其实并不是一件特别奇怪的事情,可是莱瑟萝妮尔公主作为一个婴孩被选为神殿的圣女,还是头一次,并且神殿对她格外关注,甚至连契沙图都宣称愿意成为她以后入职牧师的名誉导师。

萝妮尔的童年对诸事懵懂,每天只往来于神殿和王宫,她最熟悉的人甚至不是她的父母,而是她的侍女和教导她的契沙图。

直到她十五岁后的某一天,她的马车在回王宫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奇怪的拦路商人。

萝妮尔听侍女塔莉描述着那个举止非常怪异的人。

那人穿着棕布斗篷,戴着兜帽,身上缠满了绷带,他想给萝妮尔推销他鱼缸里的鱼。

萝妮尔已经离开了神殿,无法看见他的模样,但她知道最近城中的集市有过严重的火灾,塔莉说街上还能看到一些裹缠着绷带还在做生意的商贩。

“可怜的人。”

萝妮尔从小被教导着对所有事物都应抱有怜悯之心,她不觉得这对她来说是一种冒犯,反而她认为这样能够直接地帮助那些人。

于是她买下了他捧在手里的小鱼缸,还有里面的鱼。

虽然只有一条,但似乎是一条很稀有的鱼。

塔莉说这条鱼的鱼鳞是紫黑色的,眼睛赤红,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鱼。

“是吗?那再给他一些钱。”萝妮尔嘱咐着塔莉。

鱼缸被塔莉交到了萝妮尔的手中,她捧着小鱼缸,隔着器皿能够感受到里面水的温度,传来冰凉的寒意。

那条鱼似乎很安静,她甚至都没能听到鱼尾摆动拍打水面的响声。

塔莉又进了马车,告诉萝妮尔说那个人并不想收下多于要价的钱。

萝妮尔示意塔莉掀开马车的绒布。

高贵美丽的公主在马车之上俯视着仰望她的卑微商人,虽然她什么都看不见,但塔莉会为她引导方向。

“祝福你。”萝妮尔对他所在的方向微笑。

快要落下的夕阳金辉洒在马车里,神殿朴素的白色教袍没有让她的美丽失色,只会显出和她容貌相匹配的纯洁,黑色的长发在余晖中有淡淡的金色光芒,声音稚嫩但却无比虔诚,阖着的眼睛让她的神色看起来无比端庄而宁静,这是王城里所有人都爱戴着的莱瑟萝妮尔公主。

那人凝视着萝妮尔,然后低头将手放到心口,道:“光明神也庇佑着您。”

有些喑哑的低沉男声,一字一顿地小心翼翼地回应着萝妮尔的祝福。

厚重的绒布被塔莉重新放下来,马车在一阵沸起的尘土中很快走远。

……

第二天,萝妮尔回到了光明神殿,与契沙图说起她有了这样的一条鱼来作为她的伙伴。

契沙图作为光明神殿的守护巨龙,同时也是圣骑士团的骑士长,他平时很忙,但还是会倾听萝妮尔对他絮絮叨叨的诸多无聊的事情。

也许是因为他已经活过了足够漫长的时间,也许是因为这是他第一次教养一个人类的孩子,也许是因为神殿和骑士的教条。

反正他对萝妮尔始终有足够的耐心。

萝妮尔趴伏在他办公的桌边,双手撑着下颌,看着契沙图用羽毛笔快速写着一些潦xx的文字,她并没有分心去努力辨认他在写着什么,因为她在向契沙图请求着一件事,她专注地看着契沙图的脸,即使她习惯性地阖着眼睑,但她想要让自己看起来足够真诚。

“大人,我想将霍尔带到神殿来,可以吗?“

买回来的当天晚上,萝妮尔就给那条鱼取名为霍尔,在圣光魔法术语里是黑夜的意思。

她没有见过夜晚是什么模样,也许塔莉口中的紫黑色就是晚上的天空应该有的颜色。

少女的脸庞有着柔和的轮廓,但她的眼角有天生的微微上挑的弧度,带着些许不符合她气质的媚意,如果她能睁开眼睛,一定会愈发楚楚动人。

但现在她忸怩祈求着的问询已经可以让人心软不已。

“殿下,这可不是个好主意。“

契沙图简短地回道,放下了手中的笔,没有完全拒绝她,似乎是因为他现在有时间能和萝妮尔好好争论一下这个问题。

萝妮尔看着契沙图的侧脸,他的下颌处有陈旧的褐色伤痕,一直延伸到他被长发遮掩的颈后,萝妮尔无聊的时候会想那道疤究竟会有多长。

不是萝妮尔在肖想一些奇怪的事情,她只是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能够如此接近契沙图,还能将伤痕留在这种致命的地方。

拉长的深深痕迹显示出那段经历可能是一段痛苦的回忆,但这并不影响他英俊的容貌,龙族能够按照自己的审美变幻自己的化形,他和人类的渊源已经能让他的容貌诱惑很多人类的女性沉沦。

而那道伤疤,大概是对他意义重大的一件事,至少让他觉得这是应该被展示出来的荣耀。

契沙图随时都会穿着沉重的银色圣殿铠甲,他总是那么一丝不苟,会考量到神殿的方方面面。

或许萝妮尔是个意外,她还是个孩子,不会明白也不会那么严格地去遵守所有的规则,总要犯错才会成长,但也需要适时的纠正。

所以契沙图的拒绝在萝妮尔的意料之中,她也从来没在神殿里见过活着的鱼。

但她要尝试着说服他,塔莉说霍尔的眼睛像夜晚里的太阳,虽然这个描述听起来很奇怪,但她言之凿凿地说了好几遍,这让萝妮尔想要看看霍尔到底是什么模样。

只能将那条鱼带来神殿,这样她才能看清霍尔鱼鳞和眼睛的颜色,才能和塔莉辩论说夜晚不会出现太阳,更不会有这种可能。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