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缺》byToffeejust1Time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

原创小说 – xxL – 中篇 – 完结
xxE – 三观不正 – 暗恋 – 年上
骨科

楚慕??丁曦然 同父异母骨科

假心机??真勇敢 攻暗恋受

白切黑哥哥和笨小孩弟弟

慢热+互相成长

酸甜口~

——————————阅读全文伽QQ❤:209158465,回复“1”获取未删减资源—​​​​————————

第一章 惦念

正是夜晚高峰时间,司机开车载着楚慕一周一度地来校门口接人。车窗外闹哄哄是下学的高中生,有的熙熙攘攘成群结队地走回家,也有人一路狂奔到自己爸妈面前。
丁曦然没有爸妈,但是有每周雷打不动来接他的哥哥。最近公司下属的项目出了问题,试图掩盖着一直到实在兜不住了才让楚慕知道,他特别忙,忙着给一群下属擦xx。
李叔今天照例开车到公司楼下接楚慕,等了近半小时,眼看马上就要到下学的点儿了,楚慕才匆匆从会议离开。
楚慕只催了他一次,就打开笔电在后座看文件,偶尔敲击键盘的声音会体现一点他的焦急。
正值寒冬,天暗下来很快,只二十多分钟的功夫,从xx昏便至华灯初上。校门口人渐渐稀少起来,迟迟没见到丁曦然的身影。李叔顺着车窗张望,大概十几分钟,终于看见急急忙忙跑出来的丁曦然。
零度的天气,丁曦然像每个不服冷的高中生一样,裤管空空荡荡晃着,大剌剌xx个棉服,衣链一如既往不肯拉上,誓要与北风共存亡。
丁曦然拉开车门,裹挟一阵寒风坐在楚慕身旁。
“哥!”丁曦然听起来有点兴奋,很亲热地跟楚慕撒娇:“晚上吃什么?我好饿啊。”
楚慕伸手捂了一下丁曦然冻得发红的脚踝,只一下便不动声色地拿开,然后让李叔调高了空调温度。
“你想吃什么?”楚慕知道他这样子定是心里有想吃的东西,便顺他的意问他。
“想吃火锅。”丁曦然立马说:“我同学说春光路那边新开了一家火锅店,很好吃的。”
丁曦然说完一脸期盼地看向楚慕,李叔也在后视镜里窥着楚慕,等他发话。
“好。”楚慕没什么犹豫:“李叔,去他说的那个吧。”
“耶!谢谢哥哥!”丁曦然很高兴,凑近楚慕,抱着楚慕的胳膊倚靠在他身上。
李叔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什么,最后还是踩了油门。
楚慕任丁曦然抱着胳膊絮叨他在学校里的事情,笔电早在丁曦然坐进车里的时候就已经合上,他左手摆着手机给齐秘书发信息。
-“餐厅退掉。”
单手打字总是不便,楚慕只好言简意赅。
到了地方,丁曦然抢先下车进了门,楚慕跟在后面半步,半晌又回过身对李叔说:“叔,您先回吧,吃完我自己开车就可以。”
“哎,好,那我把车给您停那边。”李叔心里有点不好意思,自家女儿最近忙中考,自己虽然没提,可是楚慕都知道,一般到了晚上就都不会再让自己开车了。
交代完李叔,楚慕就和丁曦然一起进了火锅店。其实是会有一些格格不入,楚慕一身裁剪细致妥帖的西装,带着穿着一身校服的丁曦然,走进周五晚上闹哄哄搞着开业酬宾的火锅店。
自然是没有什么包厢,楚慕任丁曦然选了靠窗的位置,把西装外xx脱下来随手挂在椅背上,坐在丁曦然对面给他烫餐具,笔挺的白衬衫挽在手肘,竟显得十分自然。
菜很快上齐,几乎都是丁曦然喜欢吃的东西,小时候家里面管这管那,他不爱吃隆重的正餐,那时便是楚慕带他出来开小灶,想是惯出了毛病,愈发爱这样的店子。丁曦然吃的头上冒汗珠,楚慕拿起纸巾在他额头上按,丁曦然接过纸巾胡乱擦了两下丢到一旁。
“哥,”丁曦然咽下一个牛xx卷突然想起来说:“下周有个音乐节…”
“你高三了。”楚慕烫好一片毛肚放到他盘子里,然后提醒他。
丁曦然瘪瘪嘴,放下筷子求他:“哥,我想去。这次有我最喜欢的rapper,就这一次好不好嘛。”
“然然,”楚慕也放下筷子,面上带了几分严肃:“你以后要做什么,你想好了吗?”
丁曦然立马露出一种欲言又止的表情,明显是有话想说,偷偷觑着楚慕的脸色,又拿不准该不该说。
楚慕看他的样子觉得颇为好笑,也便不拆穿他,等他什么时候愿意跟自己提了再说。
丁曦然见楚慕没应声,就继续磨:“哥…”
“是买不到票吗?”楚慕平静地问。
“是!哥你最好了!”丁曦然眼睛一下亮了,得寸进尺道:“我想要两张,我后桌也想去,好不好嘛哥哥。”
楚慕轻叹一口气,露出一点很无奈的表情:“快吃吧,我来买。”
丁曦然欢呼一声,果然不再闹腾,剩下的这顿饭都吃的很乖。
每周五晚上丁曦然会照例打会儿游戏,他念的私立高中课业并不重,大部分学生都会选择毕业出国,反而要参加高考的是很少数。
楚慕对于课业方面并不苛责丁曦然,当时念书时候对自己的狠劲儿都不见了,只要他差不多就好。
丁曦然在客厅连着电视打游戏,楚慕就回了书房继续没完成的工作。
十点的时候家里雇的陈姨敲开书房的门,给楚慕端来一杯热牛xx。
“先生,您早点休息。”
楚慕接回来问:“然然睡了吗?”
陈姨答:“刚刚小少爷回房间了,应该要睡了。”
楚慕点点头,又对陈姨说:“您也早点休息吧,我没点儿,不用管我。”
陈姨关上门之后,楚慕又继续看报表,又不知过了多久,他抬头看向窗外,恍然发现小区里的路灯都熄了。楚慕看电脑上的时间,已是凌晨两点半。
他起身揉了两下腰,竟觉毫无睡意,关了电脑向楼上卧室走去。经过丁曦然的房间,灯还亮着,但人明显已经睡着了。被子掀着,人趴在床上,大剌剌露着半条腿悬空在床边。
楚慕微微笑了一下,没办法似的摇摇头,轻手轻脚地把丁曦然塞回被子里,又关了灯,然后走出房间。
楚慕回到自己的房间,站在落地窗前,从床头摸出一支烟点着,把窗户大开,一口一口抽着。
他其实很少抽烟,尤其是在丁曦然面前。也不是怕给他起不好的表率,主要是因为不想让丁曦然吸二手烟。
楚慕有一床头柜的烟,都不是自己买的,基本都是这样那样的生意伙伴拿给他的,他放了一些在家里,大部分都扔在办公室的柜子里。
寒风顺着窗户溜进来,楚慕突然想到晚上吃饭时候丁曦然欲言又止的表情。他突然想,以后丁曦然是要做什么好呢?
仔细想来,他可能会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安安稳稳地有个工作就好。不需要赚钱,也不需要拼命,甚至在家做一辈子富贵闲人,楚慕也是养的起的。
只是看丁曦然那个样子想必是有什么计划,楚慕不擅长与人推心置腹地交心,他也不知道怎么问才算好。
烟是楚慕随手拿的,这一款抽起来劲儿好像有点大,又正吹着冷风,楚慕不自觉咳嗽起来,又下意识压低了声音,发出几声闷哼。
“哥?”丁曦然的声音在楚慕身后突兀地响起。
楚慕听到声音,条件反xx般地立刻将烟按在窗台上。
丁曦然尚未完全清醒,是迷迷糊糊闻到烟的味道,就随心来找楚慕了。
“哥,你在抽烟吗?”
“对不起。”楚慕有点懊恼,立刻说:“不会再抽了。”
“没事儿。”丁曦然摇摇头,走到楚慕面前仰头看他问道:“哥,你是不是很累啊?”
楚慕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丁曦然,睡衣轻飘飘挂在身上,被风吹起一个角,眼神望向他,专注而认真。
楚慕呼吸停滞,一时间竟没说出话。
丁曦然没等到楚慕的回答,自顾自张开手臂,摆出一个要拥抱的姿势说:“哥,要不要抱?”
丁曦然张开手臂,楚慕没有不将他揽入怀中的道理,他上前一步俯身抱住了丁曦然,手臂收xx,像是牢牢将人嵌入怀中。
丁曦然反倒像在安抚,拍了拍楚慕的后背,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哥,不要那么累了,不要怕,我也可以赚钱的,我很快也可以养你。何况爸爸不是也留了很多钱吗,你不要那么辛苦。”
是了,楚慕想。一直都是丁曦然在告诉他不要怕。
十二年前,楚慕的母亲去世不到一年,楚新词就娶了丁曦然的妈妈进门,那是楚慕第一次见到丁曦然。
楚慕的面前,是面目全非的家,可能是他的背影看起来太孤独脆弱,小小一只的不足五岁的孩子,怯怯地走上前来牵住楚慕的手。
楚慕永远记得丁曦然和他说的第一句话。
不是你好,不是自我介绍,而是一句——哥哥,你别怕。

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8465”添加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