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嘬嘬》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by狗公鱼

嘬嘬 限
我也没想到,对方是熟人。
狗公鱼
发表于1个月前 修改于1周前
原创小说 – xx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狗血 – 高xx

 

又名《那个奇怪的航班》

其韫X林晏渠

互攻互受

无纲 缘更

没营养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 回复“小说名”获取未删减资源————

 

chapter1

其韫和徐小带大吵一顿后便连夜拖着行李走了。
原因无他,就是腻了,没感情,想分手。
徐小带黏黏腻腻,他嫌烦。和他在一起的这几个月,就像是带着个拖油瓶。徐小带十指不沾阳春水,得宠着哄着,绕着他转。而他生来自由无拘束,在徐小带提出要带他出国结婚的时候,就和他闹掰了,半夜收拾行李走了,留他一人在家里。
徐小带哭得很大声,可他头也不回走了。出了小区,走到马路上,随便拦了一辆车朝机场去,就连去鱼城也是在出租车上临时决定。
决定做得太匆忙,其韫风尘仆仆赶来,办理好登机手续,过了安检此时正坐在登机口前大厅中候机。来机场的路上,眼皮跳个不停,眼下终于能够停下来歇一口气,便一把坐在座椅上,抬手揉了揉脑袋。一想起刚才的那些话,脑子就像被门夹一样,嗡嗡抽痛。
一闭眼,脑中就是徐小带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白嫩的脸蛋都哭得泛青泛紫。说实在,起初见他那样子确实让他心疼,但同居的两个月里见他哭的次数太多,实在有点受不了。况且今天说的是要他结婚,任是喊破嗓子他也必不可能回头。
因为他渣。
——更确切说,他怂。
婚姻是爱情的牢笼。结婚,呵呵,必不可能。于是,在北京时间晚上11点55分,他搭上了号称全国机术最牛的航空,准备从东部飞到西部。
总之,先逃离这个地方再说。
其韫的位置在后面。他拿着机票穿过数十排座位走到最后一排,发现有一男子正坐在他的位置上,侧着身子xx握着另一个妇人的手。
他抬头看了一眼座位编号,又对了一眼机票,低头说道:“先生,这是我的位置。”
听到声音,那人抬头,恳声说:“我们换个座位,我老婆晕机。”
大概是害怕他不同意,坐在靠窗的女士也探出头来说了几句,双手xxxx扣住丈夫的手,显得很xx张。
他没说什么,低眉点点头。男人给他指了第一排中间的位置,其韫逆着人流又走了回去,找到位置后便坐了下来。座位两侧都是空的,他还挺开心的,位置大,自在。
飞机很快就起飞了,突然有一名男乘务走了过来,在身旁靠过道的位置坐下。他拧开瓶盖,咕咕地喝了几口水,便把水塞在身侧。其韫撇过头,没仔细看他。
座椅不大,两个身高一八几的大男人邻近坐着位置很小,一不小心便要蹭到对方。其韫缩了缩手,手肘搭在把手上,身子朝另一侧靠了靠。
引擎轰轰作响,耳朵里发出嗡嗡响声,有点难受。通过玻璃窗,便能看到底下灯火。夜深了,困意席来,大家都阖上眼静声休息,其韫也不例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飞机遭遇强对流,一路上颠簸不停。经受一番折腾,其韫只觉得脑壳子疼得厉害,即使醒来也不愿睁眼。身旁之人似乎也很困,隐约之间,两人不时碰撞,但很快的那人又将身体移开。
其韫脑袋摇摇晃晃,不知睡了多久。头顶的小电视便降下来,开始播一些影片。声音不大,模模糊糊。
咔地一声,身侧的人解开安全带起了声,过了一会儿,又坐了下来。突然,有东西掉了下来,滚到脚边。其韫猛地睁开睡眼,探身弯腰要捡地上的东西。一张修长的手探了过来,几乎同时,两人握到地上的东西。温热的掌触碰到他的手,其韫一把将它拿起,递给身旁的乘务。
那人接过,道了句谢。
灯调得暗,目光瞥过,觉得此人侧脸模样有几分熟悉。
对方似乎也察觉什么,转过头回望他。其韫一顿,将目光从他身上转移开。
有点像,又不太像。兴许是认错人了,他想。
位置过于狭小,腿脚难以伸展,坐得他腰酸背疼。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屏幕一开,凌晨两点半,已经飞了两个半小时了。其韫将手机收好,将头撑在一侧靠着,没过多久又昏睡过去了。
然而,这次是被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吵醒的。
耳旁传来呻吟声,若隐若现。迷糊之间,他没忍住仔细一听,这分明就是有人在ml发出的叫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飞机之上,竟然有人如此大胆,叫得如此入骨。
“嗯~啊~”
其韫打了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彻底清醒过来。

 

 

chapter2

似是接触不好,断断续续发出嗞嗞的声音。其韫寻着声音抬头,便瞧见小电视里灰黑色屏幕中有两道蓝线抖动,嘶拉两声里面的影像便变得流畅。
入眼的就是两个穿着浅蓝校服的男生正挨在一起坐在书桌前安静地写作业,神情还挺专注的。突然外侧的男生伸出一只手捏住另外一个的手,手中的笔突然被xx,那人疑惑地抬起头来,下一刻,坐在外侧的男生将头凑近吻在那张纯真疑惑的脸上。
校服外xx搁在他椅背,此时只穿着一件蓝白色的短袖,露出白皙修长的上臂。内侧的男生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亲吻吓到,难以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人,耳朵尖红得滴血,下意识地将手缩起,抵住对方的身子想推开他。
对方比他高了近一个头,身体也要健壮一些。这样的举措并没有让他停下来,而是腾出手来将那置于xx前的手握住,一把锁在身后。短袖男子有些错愕,而眼前的人却越靠越近,狠狠地吻了上来,伸出舌头逗弄着他。